曹建海:房屋拆迁正在演化为最深刻的社会矛盾

以“建设一个新中国”口号下的中国房地产“大拆迁”活动,目前已经由城市波及到遥远的农村,在全国几乎一切区域,形成了声势浩大的圈地运动。其来势之猛,恐怕只有中国元朝时期的蒙古贵族在全国各地纷纷“跑马圈地”、大建牧场的混乱相比并论。不过,与蒙古贵族的血腥残暴、毫无理喻相比,当代中国各级政府的圈地活动,都有一个由党政官员随时并随意修改、但名义上出自某国际知名设计机构,或者国内外知名大学、研究院之手的城镇、村镇规划——这属于党政官员与其有染的开发商秘密制定的规划,任何当事的土地使用者几乎没有任何权利获得任何有关不动产未来命运的信息。有了这个规划,哪怕你所住的房子是刚刚入住的,并且是领取了先期规划许可、建筑许可并合格竣工验收领取产权证书的,一律要以这个规划为准。如果规划中的建筑物与您现在的房屋位置有重合的,对不起,麻烦你把楼房搬走!如果搬走有困难,只能履行房屋拆迁程序了。于是我们看到,生产用于房屋拆迁工程的机械装置——工程机械相关公司的股票大涨,其发红发黑的程度,已经远远胜过为劳苦大众解放奋斗的烈士鲜血染成的五星红旗。

  中国政府在美国金融危机之后,滥用本受巨大争议的凯恩斯“挖坑”理论,实施不受预算约束的巨额赤字财政政策和不受信用约束的超级宽松货币政策,干预可力度之大冠绝全球。两年后看结果,除了仅仅在GDP增长数据上略有起色外(主要拜各地统计局在官员意志控制下拍脑袋高估),来自地方政府的庞大债务已经足够令高层焦头烂额,而本来以正常生产经营为商业模式的实体经济,在政府和国有企业的高压下失去生存空间,普遍转入与土地、股本、资金、大宗商品等有关的商业投机活动领域,反而获得了较之原有实体经济高得多的收益。目前,四大投机行业(房地产、证券业、银行保险业、大宗商品投机业),加上以出卖权力获取高额收益的官员行业(实质是中国第五大投机行业)构成的庞大投机产业,与水泥、钢铁、采矿等粗放经济一道,已经分别占据了中国经济的半壁河山。由于大量顶尖人才蜂拥于公务员、证券、房地产、期货等投机行业,科技研发人员多由二三流甚至四五流人才充斥顶缸。所谓高技术产业项目、战略新兴产业项目,多数不过是为了获得政府批文、银行贷款、免费土地的“诱饵”而已。

  眼看国家强力干预及战略新型产业发展无望,高层的焦虑可想而知。此时,作为备用工具,一个与凯恩斯“挖坑理论”齐名的“破窗理论”被拿来尝试,高层希望借此“建设一个全新的中国”。

  “破窗理论”也称“破窗谬论”,源于一个叫黑兹利特的学者在一本小册子中的一个譬喻(也有人认为这一理论是法国19世纪经济学家巴斯夏作为批评的靶子而总结出来的,见其着名文章《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黑兹利特说,假如小孩打破了窗户,必将导致破窗人更换玻璃,这样就会使安装玻璃的人和生产玻璃的人开工,从而推动社会就业。

  在这里,学者是为了说明孩童的行为与政府的行为所能产生的后果,从而彻底地否定凯恩斯注意的国家干预政策。“破窗理论”就是典型的“破坏创造财富”。把这样的谬论放之于洪灾,放之于地震,放之于战争,好像没有什么不妥。

  在企业生产经营中,对于由于各种原因可能对财产存量造成损失的,通常以拨备的方式进行资产核减。拨备是对企业经营中可能已经构成的风险和损失作出准备,反映企业承担的风险和成本,直接冲减净资产,更真实地反应企业的经营水平和资产质量。

  国家层面的经济核算理论,由于建立在作为国民经济主体的企业和家庭将自动保护自身的产权的假定基础上的,将重点放在增量国民经济增长上,忽略了对全社会总财富和净财富的核算方法。这给那些滥用公共权利侵犯私人产权的政府,以发展经济为借口,通过掠夺公众存量财富的手法,在满足权贵奸商贪婪私欲的同时,实现即期国内生产总值的快速增长。

  可以说,当前中国政府实施的联合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就是一种只计算生产增量而不核减存量资产损失的一种方法,是与“破窗理论”一脉相承的。这为“拆迁创造财富”、“洪灾创造财富”等以破坏性手段促进国民经济增长,提供了扎实的理论基础。

  在我看来,所谓“拆迁再造中国”、“三年大变样”、“拆村运动”、 “宅基地换房”、“土地换社保”等口号与政策,与其说是为了建设一个现代化的中国,倒不如说是权贵企业勾结,借以获得广大若是群体的土地牟取暴利,可谓“醉翁之意不在酒”也!这决定了从一开始,这种打着城市改造和新农村建设的幌子,实际在于掠夺城乡居民土地财产的拆迁运动、圈地运动,实际上是权贵、奸商构成的既得利益集团,同最广大的弱势群体之间,最赤裸裸的财富掠夺,属于最深刻的利益矛盾,并将进一步演化成为社会严重的敌我矛盾,引发最严重的社会骚乱。

  固然,城市改造、新农村建设的确可以起到推动现代化的作用,但这些现代话的推动,如果以拥有占有土地的城乡居民为主体,则有望如欧美国家一样,实现“分享式增长”。可惜的是,在权贵的观点中,如果让普通大众成为城乡改造主体,自然就剥夺了他们获取社会财富、迅速暴富的千载良机。因此,他们一定要竭力阻止新拆迁条例的出台,利用政策空白期的绝佳时机,动用黑白混编武装,不惜一切社会代价,摧毁一切阻碍他们发财致富的建筑物。

  如果这一切发生在居民可以佩戴枪支的美国,相信这些擅闯私宅的官员、开发商、拆迁人员将以暴徒的名义被大量击毙。可惜,这是在中国,一个与众不同的“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一个权力决定一切,有钱可以推动一切的中国!弱势的被拆迁居民哪怕再英勇,在政府组织的强大武装攻击下,最终也只有失败一条路可走。

  对于屡屡发生在各地的、灭绝人性的房屋拆迁,这种堪称现代法西斯的活动,任何姑息迁就,只能助长他们的嚣张气焰!要保卫自己的家园和土地,只有团结起来奋起反抗,不仅要运用工程车辆、汽油弹、砖头等武器,更要学会动用网络舆论的力量形成巨大的声势,才有可能获得对权贵集团的临时胜利。

  放眼长远,执政者只有尊重民生、民权和基本人权,才有可能获得民众的支持;否则,一味贪图私利鱼肉百姓,等待他们的,也许只能是斧头和绞索了。一个不代表绝大多数人利益、而只代表权贵既得利益的、变节的政党,不管其如何冠冕堂皇,也不管其历史多么辉煌,也终将难逃被全人类唾弃的命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