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阳子:为什么要坚持“两个绝不”—— 走进“中国三特”的“大好局面”

自从2009年3月9日,全国人大报告传出“绝不照搬西方那一套,绝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两院制”誓言以来,“两个绝不”就已经风靡网络,成为反对政治改革的保守势力的政治宣言。

  近两年来,中宣部一再炮制《六个“为什么”——对几个重大问题的回答》、《划清“四个重大界限”的有关理论与实践问题》等文本,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给全民洗脑,批驳普世价值。日前,各中央级媒体,更是联合推出拒绝宪政改革文章。从10月18日到11月2日,《人民日报》连发了五篇署名郑青原的文章,尤其是10月27日第三篇《沿着正确政治方向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坚决否认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提出政改要把握正确政治方向,必须循序渐进、不能空喊口号。

  然而,中国普通民众却在如此“正确政治方向”下不断被喝“三鹿奶”,食“毒蔬菜”,用“地沟油”。而誓言“两个绝不”的权贵们,却在一个“我爸是李刚”的国家里,心安理得地享受特权服务与特权供给,体验中国特色社会不平等的快乐与满足。网上曾爆出国务院机关老干部活动中心、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主任祝咏兰,在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授牌仪式上的《讲话》。该《讲话》一语道破了如此“中国特色”中“一国两制”的特权特供制。祝咏兰在《讲话》中透露,甄选“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条件非常严格,要求重点在其“安全性”和“营养性”,说“有机食品的生产必须完全按照作物、牲畜在自然环境中的生长规律进行,在生产加工过程中,不使用化肥、农药、生长激素、无污染,不使用化学添加剂、防腐剂,不使用基因工程技术,并经过有机食品认证机构认证。我国绿色食品的AA级就是参照有机食品的标准而生产的。

  如今,每个省都会有几个这样的特供农场,有武警站岗,每个农场都种一系列的蔬菜水果,品种繁多。这些特供农场还有特供水源,武警保卫,保证不被污染,中共官员使用的食品甚至是超国际标准的。如今,下至各级地方党政军公检法等部门也都有自己的蔬菜食品生产基地与关系单位。在如此一个“我爸是李刚”的国家,其“公权力”注定要搞“两个决不”,并将主要精力与最优资源专于特供。否则“我”的“制度优越性”又在哪里?一个国家竟把同样的公民分成优劣等级,分别待遇,推行两种供给制度,政府把主要精力与最优资源用于特供,视百姓为食草的羊岂不就顺理成章了吗?

  如今,高官的孩子们多喝特制的“三元奶”(三元奶其中就有特供的,与市场上的品质不同);而百姓的孩子喝“三鹿奶”。“三元”与“三鹿”一字之差,却来源于两种供给的两种检测体系,是代表中国特色“一国两制”的两个品牌。喝特制“三元”长大了的孩子还是部长,是省委书记或更高一级的常委,他们还要用“人民公仆”的金字招牌为“免费证券”,在一切社会资源领域“通吃”特供大餐。更具讽刺意味的是,也正是这些人还要“谆谆”教导人民,即使总统也不能享有法外特权的西方国家,体现的是为少数人服务的剥削制度,而他们才真正代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社会公平。要知道入主白宫和国会大厦的人没有敢搞“特供生产基地”的胆量,否则选民就不会再把他们送进白宫和国会大厦了。历史上的秦始皇吃特供,是无人质疑的;如果今天台湾的马总统不顾百姓食品安全,也大搞特供基地,那就该下台了。

  今天,尽管中国在形式上还没发展到如朝鲜那样明显的金家父子王朝,但人们有目共睹的是,这些年来国家领导人子女被突击提干,越来越多地盘踞中央各政要和经济权力部门,特别是军界,查查新提的将军背景就一目了然。网上曾流行一份“中国大陆高官子女”名单,在册收录了大陆高官子女多达七百多人的佐实材料。如今中国,从中央到地方,高干子女已成为政治、军事、经济领域一个头顶“红色记忆”,脚踏“中国特色”、异常凸显出的权贵利益集团,这个集团正在借助于老子的特权,侵占公共资源,挤压社会公共利益。

  前年,继《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研究报告》之后,中国社科院“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结构研究课题组”的第二部力作《当代中国社会流动报告》,一举将“太子特权集团”话题,推到了公众舆论的最前沿,再次激起社会各界舆论的强烈震憾。这份中国官方研究机构的调查报告披露:中国亿万富豪百分之九十以上是高干子女,其中有2900多名高干子女,共拥有资产二万多亿。在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5大领域中,担任主要职务的基本是高干子弟。在这五大领域“有百分之八十五至九十是高干子女,实际上已形成了官僚资产阶级。”这个由中国国务院研究室、中央党校研究室、中国社会科学院等部门联合推出的调查报告,尽管还多有保留,但足以让社会公论大跌眼镜,群情激奋。

  该报告披露:到2006年3月底,私人拥有财产(不包括在境外、外国的财产)超过五千万以上的有27310人,超过一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超过一亿元以上者,有2932人是高干子女,他们拥有资产20450亿元。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之子李勃有句“名言”:“高干子弟哪个不做生意,没个千儿八百万就干脆别在’太子党’里混,别的高干子弟也瞧不起你。”当下,那些在位高干或已退休高干腐败分子背后都能牵出一串贪子女、贪配偶。“老革命”的子女借助其权势,继续掌权或以经商为名不择手段地掠钱、洗钱、捞钱、欺压百姓,这已成为当下中国越来越腐败的一种现象。

  今天,我们可以查一查,那些把“两个绝不”喊得最响的人,哪个不是享有特权或腐败利益的人。回首中国从推行改革开放之初,胡耀邦刚刚引进了一点西方的平等思想和人权保护,马上就有人主张“反自由化”、反精神污染;今天温家宝刚刚谈了点普世价值,马上就又有人要划清“四个重大界限”,声言两个“绝不”,用“中国特色核心价值观”,打拼软势力。由此看来,当代中国当政者一直都在夜郎自大,用不真实的“主义”,自我塑造“最革命”、“最崇高”、“最具特色”价值观对抗现代化文明。正是在这种上下互动,配合掀起反普世价值舆论背景下,政府各机关又开始掀起“党歌曲大家唱”——《党的利益高于天》,甚至还成为网上下载手机的铃声。由此以来,唱响“党的利益高于天”现已成为公检法、纪检、监察、工商、税务等所有公共权利部门的一致口号与最高原则,这就是“中国特色”的最精彩表述。

  由此可见,特色、特权、特供的“中国三特”三位一体:用特色维护特权,再用特权享受特供。现在,中国官方最流行的词汇是“三个代表”,把它用来代表这“三个特”最为贴切。行文至此,本文的结论就已形成:那个来自保守权力集团内部“两个绝不”宣誓的本质,就是拒绝选票与分权。因为选票决定权力的合法性:代表需要委托,管理需要授权;而分权则会制约权力垄断,瓦解特权地位。保守权力集团誓言“两个绝不”的真正目的,就是要在继续维持中国特色的政治“稳定”中专权,在强调管控舆论的“和谐”中通吃。如此以来,“中国三特”的“大好局面”才可以一统江山、千秋永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