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振强:上海领导“跟风”民众不能止于形式

最近一周来,上海大概已经变成了一座悲愤之城。据北京系及南方系及全国一些都市媒体的报道,前往上海市静安区(没必要、大可不必如前几日那样强调上海胶州路)火灾现场悼念、送花的民众络绎不绝,大有悲痛得以宣泄、抒发,同时也在斟酌、酝酿之势。

我注意到,从报道画面以及照片上看,到现场献花的民众挤满了大街小巷,而被允许到前面献花的民众,只有最多不超过几个人一组。这说明了有关方面组织秩序的井然有序,也说明了对民众献花的态度过于小心翼翼了——民众以近乎破碎的心情前来献花,有什么必要如此防范呢?你多放一些人进去、速度快一点以使更多的人能上前表达哀思不好吗?照这样的一个速度,又能有几个民众能够如愿?

我相信,踊跃前来献花的民众,有很大部分是上网的,有很大部分是读报的,有很大部分是心里明了真相又不满于事实真相至今的迟迟被遮蔽的,有很大部分是在悲痛有加的同时,义愤填膺的——对于火灾背后的官商勾结与起火的紧密联系、对于起火究竟是否由于无证电焊工的原因、对于火灾过程中为何水龙头如垂垂老人滋出去的尿液般弱小无效以及救灾是否“成功战例”、对于长期以来上海发展的是否让民众的“生活更美好”等等,他们是有满肚子的话要问、要说、要表达、要倾诉的。现如今,却只能全部寄托在一只素白、淡黄的菊花枝上。

这是民意,这是民情,这是民心,这是向背。这同时也是一股汹涌的、决堤的力量。

今天是大火事故的“头七”。看新闻报道,大概“头七”是个可以下台阶的由头,是个借口。上海市的领导、静安区的领导,全部来到了火灾现场,个个神情肃穆,来给事故现场献花。静安区的主要领导哀嚎痛苦的夸张面部表情照片,更是大幅张贴在各种报纸版面以及新闻网站上。至于这个领导面部夸张表情为何盖过眼泪,我们就不去追究了,我们姑且可以设定领导哭了好几天,眼泪都哭干了、哭没了,我们想设问的是,若没有民众大规模、持续不断地来到现场悼念,若没有感情浓烈无私、撑托起这个城市、这个国家越来越少的公道、正直的天空的民众的内心表达,上海市、静安区的领导们,还会主动、带头、自发、真心地来到现场悼念火灾现场吗?若是后者,我们相信,上海市的领导们是真心认识到了火灾的无情、工作的疏漏以及腐败的渗入,是欲真心做好以后的工作的。但是,当时不来、“头七”才来以及民众无心工作、生活、大规模涌到现场悼念之后才来,却令我们难于对之认同,或者我们可能会认定:是上海市民自发的、潮涌般的悼念之情以及背后的愤懑,促使了领导们仓促上阵、不得已而为之的。

当然,领导“跟风”民众也非不善意,在最低限度上也是可取的。问题是,民众不会满足于领导对民众形式上的“跟风”,他们希望的是,领导对民众内心的疑惑、问题,能实质性地加以解决。

譬如,现在,不能再等一个“头七”,领导们至少即需要回答的问题是——

这一次暴露出的城市公共安全事件存在的诸多问题,该给上海市相关部门的工作打多少分?是不及格、勉强及格还是“成功战例”?花费两个亿购买的、处于世界一流的先进的消防设备为何没有投入使用?期间是否有失职渎职?他们对这起事件应该担多少责?

佳艺公司和静安区政府以及某些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2007年上海佳艺销售收入已经达到3990万元,2008年是5100万元,2009年更是达到了 1.1亿元,但利润2007年仅有13万元,2008年增长到29万元,而2009年全年利润也只有43万元。这个,该如何解释?

佳艺公司董事长黄佩信在已然火灾前科在身的情况下,是如何获得上海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表彰的“迎世博建筑整治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的?

在上海,与佳艺之于政府部门关系这样的公司、这样的政府部门,还有多少?层层承包、层层转包、层层发包的政府民心工程,究竟还有多少?

抓捕的8个无证电焊工,是否被冤屈的替罪羊?是否该即时释放,而即时抓捕真正的犯罪元凶?

上海市的领导怕不怕“拔出萝卜带出泥”?是一心为民、真心反腐败还是敷衍抑或相反?

其实,若上海市领导对上述问题真心解决,哪怕只显示出解决的意向,民众、社会就会真心予以全力支持的,哪怕他们不去现场献花、不在现场嚎啕大哭,民众也是会理解的。那样的话,全社会就能凝聚起一股团结的、向善的、建设的、和谐的力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