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宸:中国:世界的寡妇?

不得干涉他国内政——这一中国政府惯用的说辞目前又有了用武之地:自印度政府获悉中方在雅鲁藏布江实施“腰斩工程”——修建发电量为51万千瓦的水电站时,印方对此“内政”发表了强烈地抗议。

雅鲁藏布江为亚洲主要大河,全长2900公里以上,流域经过中国、印度、孟加拉三国,最后注入孟加拉湾,是中国的第5大河(仅次于长江、黄河、黑龙江和珠江),也是印度和孟加拉国的第二大河(仅次于恒河)。雅鲁藏布江因海拔落差大,坡降陡峭,蕴藏的水力资源十分丰富。

早在多年前,中国要在雅鲁藏布江建水坝的传闻就让印度不安。作为印度最大的水源之一,雅鲁藏布江无论是在淡水资源、电力开发,生态环境方面,都与印度的经济密切相关。2008年印度总理辛格访问中国时,就向中方领导人谈及关于雅鲁藏布江的问题,而随着传言的证实及工程的上马,印方不满情绪日益激增,除“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科学论证之外,还有印度学者因其工程危胁到国内用水,有“不惜一战”的激烈言辞。

面对于印方的反应,中方则在交涉上尽力淡化此事件引起的矛盾。中国方面向对手表示,此项目将只限于水力发电,既不会贮存也不会分流江水,项目对下游的影响会非常小。而印度外交部官员对中国不愿向印方提供有关藏木水电站的建设详情表示不满,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对这个建设项目的具体方案和将对江水流量带来的影响知之甚少。

不过,目前看来中印两国似乎并不会因这件事翻脸,原因来自国际水资源争端的历史规律:纵览过去50年报道的所有与水资源发生交互作用的数据集。在这些数据中我们可以发现,只有37起由水资源引发的国家间暴力冲突(除了七起外均发生在中东地区)。

从这些记录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即使是高声叫嚣的敌人也能在水资源上进行合作。大多数政府都承认在水资源问题上使用暴力无论从战略上还是经济上都不可行。

不过这一事件的耐人寻味之处,却是几乎进入休眠状态的中国大中型水电项目的审批,何以在此阶段被激活,中国又何以选择这一时间来发布工程立项的消息,而不顾惜领国的反应?若从外部环境来分析一下亚洲地缘政治的新变动,或许可以找出埋藏于动态后面的驱向。

近日《纽约时报》有文章评论,中国的军事扩张和强硬的贸易政策已经引起了亚洲其他国家的紧张不安,很多邻国开始和自己的老朋友重修旧好或者结交新朋友,以避免自己的利益被这个日益崛起的超级大国侵占。

比如,中国人民币不升值立场强硬,其重要的贸易伙伴们对此怨声载道。最近中国对至关重要的稀土矿石的出口加以限制,一开始是针对日本,后来对美国和欧盟也用这招,这提醒了其他国家中国可能把在某些产业的支配地位当做外交武器、政治武器。

又如,让东南亚的越南、老挝、柬埔寨、泰国不断抗议的澜沧江水利工程,被指责对其下流湄公河的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产生严重破坏。四国建立的湄公河委员抱怨中国政府不提供更多真实有效的水利工程信息,而对其不公开,不透时,不沟通的做事方式更为窝火,以至他们最多的抱怨还不是关于中国做了什么,而是他们不知道中国到底在做些什么。

中国的海军快速扩张,在维护远离其海岸线的争议领土主权时态度更强硬,这坚定了日本、韩国、越南、新加坡躲在美国安全保护伞下的决心。

今年早些时候,韩国和朝鲜发生天安号事件时,中国阻止了全世界对朝鲜的谴责,这让韩国很是崩溃。韩国称是朝鲜击沉了天安号,但是中国这个朝鲜历来的同盟不愿意要求朝鲜对其负责。

中国开始在斯里兰卡和巴基斯坦修建港口、修建延伸至尼泊尔的铁路、或者用其他方式让南亚到处都是自己足迹的时候,印度的反映很是担忧。

总之,中国在经济、军事、外交方面的强势发展,让周边国家感到不安。所以,基于许多历史遗留问题,和现实利益的冲突,更重要的是政治体制差异所带来的不信任与不认同,让领国采取更加积极的态度防御可能到来的危机。

在最近的一次对东京的访问中,印度总理曼辛格和日本副首相菅直人就一系列事情进行了讨论。这次讨论的内容涉及了许多重要的方面:包括同意美国加入东亚峰会,印度和日本两国积极合作期望取得联合国安理会的永久席位。毫无疑问,它们这次的共同战略意见是针对中国。

中国在对外政策的强硬,以及中国军队的迅速扩张和加速的现代化进程,推动了日本和印度的担忧,这导致了它们双边的防御性的合作。近日新德里和东京加强了它们军事合作的范围,如反海盗巡逻、反恐怖主义、高端人才及服务的磋商、联合战争演习等。

美国总统奥巴马最近访问了几个亚洲民主大国:印度、印尼、韩国以及日本,他与印度总理曼辛格预签署一项里程碑式的协议:从美国购买军用运输机。奥巴马还和辛格还在讨论喷气式战斗机的采购协议,这项交易可能把五角大楼与印度间国防上的合作关系上升到新的高度。日本和印度正向东南亚的亚洲国家大献殷勤,用贸易协定和“民主圈子内”的讨论来收买人心。越南与其老仇家美国之间的关系迅速升温,这其中很大的原因是它的老朋友中国对南海更多的区域宣布领土主权。

“过去二十个月里我访问了二十多个多家,亚洲领导人对我说的最多的就是‘谢谢,我们很高兴你们再次在亚洲扮演了重要角色。”希拉里在夏威夷的时候这样谈到。

“这些国家中的大多数都来我们这说‘我们真的很担心中国。’”克林顿总统的中国问题顾问、现在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工作的Kenneth G.Lieberthal如是说。

一个在印度颇有影响力的战略分析家K.Subrahmanyam指出,世界上有一半的人现在生活在民主国家,其中包括世界上最大的六个国家,为什么中国就不能接受民主呢?

除此之外,中国在人权方面的黑暗纪录也让许多国家不能接受,比如,司法体系的腐败,财富分配的失调,新闻自由的封锁,对异议者的镇压,对不同信仰者的迫害。最近在联合国纽约总部,联合国宗教“信仰自由”问题特派专员又一次指出中共对某信仰团队学员的迫害,并驳斥中共对于“邪教”定性。这是在第65届联合国大会第二阶段,即议题审议阶段就人权问题讨论时发生的。

或许中国政府应该反思,何以自身的崛起没有让周边国家感到的是发展的机遇,是财富的互利呢?何以中国领导人在世界各地派发大礼包的金元外交,并没有换来相应的道义支持及利益回报呢?当传统的外交政策“韬光养晦”,已被越来越多解释为“在不利时分积累力量以便在合适的时机使用”时,中国在世界上的形象或许已到了川剧“变脸”的关键时节。不过,中国有一句古语,叫做“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这个拥有十几亿人口资源,近千万平方公里广幅的土地面积,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财富国度,为何除了那么几个臭名昭著的盟国外(如朝鲜),在世界的身影上显得如此孤单,茕茕孑立?难道,中国,是世界的寡妇?希望这一形容不要激起愤青的怒火,民族主义在中国已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或许我们可以换个更为贴切的代言:身怀绝艺但又身有缺陷的东方不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