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现在真的好象是87,88年.

现在的社会情绪真的好象是87,88年,我觉得在如下几点上,历史的轨迹好象是相同的:

一.单纯的经济增长和进步给好象是到了尽头的同时,社会不公平却在持续发酵,达到社会公众忍耐的极限,任何敏感涉及社会不公的社会事件都可能引发全国性情绪共鸣.

二.面对社会群众的普遍要求政治进步的要求和呼声,政府持之以恒的给予不理睬,将公众推向了另一方面,失去了道德高地和希望诱饵.

三.通货膨胀的幽灵,将社会公众对于近十年经济增长的信心,一下子又回到了重前.二十多年前,人们发现工资增长的喜悦一下子被通胀洗没了.现在人们发现十年的积蓄除了一个还在还贷款的房子外,基本上可能重回十年前.

四.严重的官员腐败,二十年前恐怕是没办法比.

五.社会没有了进取心,社会创新改革全面停滞不前,疯狂地报考公务员,将希望寄托在未来二十年孙子般付出后腐败预期收获上,这个社会恐怕是存在极大的危机.

六.精神状态的全面迷茫,社会进步的信心全面失去,体制的僵化已经让民众无可奈何,将要完全对此失去信心.

七.从上海静安大火,民众的表现来看,政府回避民众直接关心的利益诉求,一味以”办大事”转移注意力的方式已经破产.

八.政治交接的不确定性.

九.国际环境同样处于一个动荡和变革之际,二十年多年前是苏东将要垮台之前,现在是全球性经济危机动荡,所谓”国际大气侯”.

十.社会进步促使用民众的普遍智力和认识越发接近于政府的视野和操控上限时,政府将失去权威感和控制力.现在的政府就处于这样一种僵化的已经让民众瞧不起的地步了,这是很危险的.

这是你们的87,88,不是我们的87,88。

你们的87,88:
一.单纯的经济增长和进步给好象是到了尽头的同时,社会不公平却在持续发酵,达到社会公众忍耐的极限,任何敏感涉及社会不公的社会事件都可能引发全国性情绪共鸣.

我们的87,88:
对你们来讲,还有经济增长和进步可言,对我们来讲,只有社会不公平在持续发酵,
但是从来就谈不上到达忍耐的极限,我们早就习惯了,共鸣不共鸣就是那样。

你们的87,88:
二.面对社会群众的普遍要求政治进步的要求和呼声,政府持之以恒的给予不理睬,将公众推向了另一方面,失去了道德高地和希望诱饵.

我们的87,88:
你们还有闲功夫要求政治进步,我们从来就是面对的政府持之以恒的给予不理睬,
所以也无所谓我们在哪一边,在我们看来,政府这三十年从来就没有道德高地,更没有给我们什么希望诱饵,
所以也就无所谓失去不失去。

你们的87,88:
三.通货膨胀的幽灵,将社会公众对于近十年经济增长的信心,一下子又回到了重前.二十多年前,人们发现工资增长的喜悦一下子被通胀洗没了.现在人们发现十年的积蓄除了一个还在还贷款的房子外,基本上可能重回十年前.

我们的87,88:
我们已经不关心经济增长很多年了,二十年前就是92年涨过一次工资,不过我们很快就发现
那不过是欺骗我们好把我们剥光的最后一块糖而已。

积蓄?我们早就不知道积蓄长什么样子了。

你们的87,88:
四.严重的官员腐败,二十年前恐怕是没办法比.

我们的87,88:
官员的腐败?我们实在没工夫关心这么高端的东西了。

你们的87,88:
五.社会没有了进取心,社会创新改革全面停滞不前,疯狂地报考公务员,将希望寄托在未来二十年孙子般付出后腐败预期收获上,这个社会恐怕是存在极大的危机.

我们的87,88:
确实,我们二十年前就没有进取心了,因为我们早就被剥离在社会之外了。所以进取心也好,创新改革也好,
那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公务员?希望?危机?这些和我们都没有什么关系。

你们的87,88:
六.精神状态的全面迷茫,社会进步的信心全面失去,体制的僵化已经让民众无可奈何,将要完全对此失去信心.

我们的87,88:
我们二十年前就迷茫了。信心?太奢侈了。

你们的87,88:
七.从上海静安大火,民众的表现来看,政府回避民众直接关心的利益诉求,一味以”办大事”转移注意力的方式已经破产.

我们的87,88:
你们还可以搞搞利益诉求,我们早就死了那个心了,所以政府的工作方式在我们这里也无所谓破产不破产。

你们的87,88:
八.政治交接的不确定性.

我们的87,88:
天哪,政治交接?对我们来说,这跟天顶星的事情没什么区别。

你们的87,88:
九.国际环境同样处于一个动荡和变革之际,二十年多年前是苏东将要垮台之前,现在是全球性经济危机动荡,所谓”国际大气侯”.

我们的87,88:
国际环境?那实在远远超出了我们有能力考虑的范围,只希望下次 75 的时候,
能够让我们少死几个人,死也不要死得那么惨,至少留个全尸,好歹这也是我们老百姓的传统。

毕竟,你们住着高尚住宅区,治安远远好过我们,实在不行,你们还可以坐飞机躲得远远的。
我们只能用天灵盖对付狼牙棒了,我们好容易自己想搞搞长棍菜刀,政府又不让。

你们的87,88:
十.社会进步促使用民众的普遍智力和认识越发接近于政府的视野和操控上限时,政府将失去权威感和控制力.现在的政府就处于这样一种僵化的已经让民众瞧不起的地步了,这是很危险的.

我们的87,88:
我们从来就认为我们的智力和认识水平和政府是平起平坐的,所以政府对我们来讲无所谓权威,
大家只不过分工不同而已,所以我们也不认为政府多么僵化,他们一直就那样,所以我们也从来不会
瞧不起政府,分工不同而已吗。

分工不同有什么好危险的,我们实在看不出来。

最后,你们绝大多数时候用民众这个词,因为你们一直高高在上。
我们从来就是用群众这个词的,我们从来就认为大家伙都一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