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民:被喝茶实录及我见

在现实中国,‘被’是一个常用字,原因是国人‘被’的时候和地方太多。如:被代表;被蒙蔽;被拆迁;被喝茶等等。每个中国人,特别是弱势群体,不知什么时候在什么方面就会‘被’一把。一个‘被’字,凸显出中国人的生存环境和人权状态。

自从08年底在《零八宪章》上署名签字以来我已遭遇四次被喝茶的款待。第一次喝茶是我刚刚签署《零八宪章》不久的09年初,他们足足找了我近两个月。因为我在《零八宪章》签署的是曾用名、笔名,所在城市大连。因此,让警方在大连市范围内好找。由此即被挂号也就是进入了黑名单。后三次喝茶虽然他们也说与签署《零八宪章》有关,但多半是因我写的文章所致。所以,我想就喝茶这个目前中国各地普遍存在的社会政治生活的情节和现象谈谈看法。在交流、借鉴之下愿今后遭遇喝茶的人对此事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应对和心态。

所谓喝茶只是象征性的描述。有时喝茶,有时喝水,有时什么也没有。但实质是政府公安部门的人员找你谈话。这种找,人家说没绑没抓是出于相约和自愿。其实是强制,是不去不行。因为如果你不答应,不见面,不走出家门,人家就会在你的家门严防死守或在楼外不断的喊你的名字,或用小石子不断敲打你家的玻璃窗,或是到你家人的单位找你的家人,直到你出来为止。我的第二次和第三次喝茶就是这个样子。找你谈话人的级别、职务和个人素质以及上司的指令不同,谈话突出的意思和意愿也有所不同,他们对当前形势以及《零八宪章》的认识也有差异。有的是了解情况和交流;有的是以劝说和开导为主;有的是恐吓和威胁;有的全盘否定《零八宪章》,有的给于不同程度的肯定。当然,他们都是带着上级的指令和任务有目的而来的。喝茶现象透露出中共坚持、崇尚、迷信使用暴力,并用暴力方式对待思想言论自由的真实面目。显露出警察治国的理念、政府黑社会化趋势和独裁专制的本质。表现出中共当局对世界发展的趋势、潮流以及普世价值的无知、对抗和敌视。还表现出中共与民众的对立和草木皆兵:前些日子,一个年轻人仅仅在电话里与我谈谈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想法和感受,警方就通过社区以人口普查为由,调查、了解这位年轻人的基本情况,就要找到这位年轻人及其父母,进行威胁和恐吓。在具体做此工作的人员中,市局的人可能掌握情况多,谈之有物;基层的警官往往不了解情况,对形势和《零八宪章》的内容和认识也不太清楚,不知从何谈起,言之无物且有为难情绪。他们也因对社会、民生、政治状况认识的差异而谈话的态度有所不同。但他们对自己负责的这项事都有压力,怕出事,怕影响业绩和职务升迁,这一点都是相同的。可见中共对所谓自己人也是采取高压手段,很不客气,某种意义上某些人干这样的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总之,中共与他的下属有区别,下属和下属也有不同。

最近一次约谈是市局的王警官、郝警官。时间是十一月初,下面是我谈话中的主要内容和我的态度:

1、 做为一个公民,我有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权利。你们找我所涉及到的是属于我的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的问题。这是公民自由和人权问题,任何人、组织、机构、团体都无权侵犯和干涉,更谈不上由你们公安部门来做工作。这是政府强加给你们、是你们不应当做也做不了的工作。思想认识有差异和分歧是正常、健康社会的表现,只有病态的毛泽东时代才是一个声音和一致举手通过。各种不同的思想认识问题是通过社会及大家共同讨论、协商、争辩来解决的事情,和你们坐在一起我感到荒唐和不可思议。

2、 大量的不该你们管的事你们管了,结果是警民矛盾突出、激化,警察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败坏。再者是用了大量纳税人的钱干着无用无效并侵害纳税人的事。警察队伍本来自身问题就很多,再加上你们工作、职业上的错位,所谓建设和谐社会只是一个美好的想法。如果我是你们,让我做这样越俎代庖的事我会感到很委屈。

3、 如果中国是两党或多党制,我就有选择我中意、赞成、支持的政党执政的权利;如果像现在中国这样的一党专制独裁,我就有反对专制独裁和向往、主张、赞成、建议多党制的权利。这是我的人权和自由,任何人不能侵害、干涉和剥夺。

4、 此一时, 彼一时。因我在《零八宪章》签字你们第一次找我到现在不到两年,但发生的变化却出人意料并应有所思考。当时刘晓波已被非法拘押,谁也没想到后来能判11年重刑,更没想到刘晓波获得了中国人盼望已久的举世瞩目的诺贝尔和平奖。这样大的变化和发展,对于我们有幸和不幸、自觉和无奈参与到这个事件的人来说难道就没有一些感悟和启示吗?

5、 你们执法犯法。我的家庭电话、手机、电脑长期被暗中非法监听,电脑经常出现莫名的故障和破坏,至今不能上网。因我的事你们到我妻子的医院找领导,找我妻子,严重地影响我及我妻子的正常生活和工作。因为我的事,使我的家人生活在没有安全感的恐惧之中。我是公民,不是犯罪嫌疑人。你们侵犯了我的隐私权、居住权和平静生活的合法权益。在法律虚设和权力不受监督的中国,你们得以为所欲为,总有一天,你们要对这种行为承担后果。

6、 对于你说的“对党和政府提意见或有想法要通过党和政府规定的渠道”一说,我认为不妥。第一:受批评者受监督者是掌握公权的人,既然是公权就应当接受各种形式各种途径的公共舆论和民众的批评和监督,而无权给批评者和监督者规定所谓的渠道。二、既然认为人民是国家的主人,而各级官员是社会的公仆,那么对握有公权力的人的恶行、罪行和缺点、错误就必须让全社会都知道。社会的主人在媒体上对握有公权力的仆人进行监督批评是合情合理、天经地义的事。

7、 既然认为《零八宪章》是无理的、错误的,那么为什么极力阻挠《零八宪章》公布于世,不敢让民众了解和讨论《零八宪章》。

8、 我不希望再与你们见面,尽管你们说是相互交流、了解,你们的谈话和态度也是平和的,但无论如何我们坐在一起是不正常的,也是我不情愿的。这种见面和交流,对你们来讲是任务,对我来讲是无奈。表面上是约谈是自愿,实际上是强迫是不得已。这也是对我正常生活的干扰和侵犯。我是考虑你们奉命行事,不想难为你们和把事情搞得太僵。但谈不谈是我的权利,下次我可能拒绝你们的约谈,虽然主张这种权利可能遭受暴力,那你们尽管铐我走好了。

9、 两位警官还认为:大跃进、反右、文革回过头来看是错了,但当时来讲该跃进还得跃进,该反右还得反右,该文革还得文革,该执行还得执行。所以现在中共和政府让怎么做还得怎么做,该管还得管,不让说的话不说,不让做的事不做。我认为:既然有这样如此沉痛的经历和教训,那么,对于身在现实中的当事人,谁也没有权力给现实中的事情下结论,事情的结论不是由权力决定的,而是由实践和历史证明的,对错由实践和历史来裁决。由此,每个人都应该有自由表达思想和实践的权利。

10、至于说改革开放后比以前有很大的进步和发展,就这一点谁也没否认。但正如《零八宪章》所言,由于抵制和排拒政治改革,由于一党专制,权力不受监督和制约而导致的贪污腐败,道德沦丧,人文、社会和自然环境的破坏,社会分配不公,贫富差距扩大,官民对立,群体事件层出不穷等社会问题也越来越严重,这也是有目共睹的不争事实。

11、我是一名医生,我对物质生活没有太多的想法和要求。我之所以签署《零八宪章》和积极支持、参与公民运动,一是尽自己的良心;二是我到现在也没自由行使过一次选举权,深感遗憾和生命的无价值。在社会和身边的生活中,我被强制成一个无声的看客和被任意驱使、宰割的羔羊。我非常盼望有生之年能亲历到行使自己选举权的那一天,过上体面、有尊严、人人平等的美好生活。非常渴望生活在一个“民有、民治、民享”的社会生态之中。我没有自己的功利要求。

以上是这次谈话的主要内容。我要把中共对我的迫害和侵权告诉大家,同那些同样遭遇被迫害和侵权的人相互倾诉和交流,我更要把中共对我的迫害让世人知道。

警方对我的压制和威胁使我感到:抓不抓由他不由我;信念的操守由我不由他。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我还感到:我们主张理性不意味着信念不坚强,平和不意味着反专制不彻底。我们对自由、民主社会的追求谁也阻挡不了。这是被迫无奈的喝茶,也是我们这些“异类”展示我们的思想、理念、良心和风貌的舞台。

今天,由于人们的人权意识不断增长和成熟,由于公民意识和公民社会的发展壮大,中共不得不由挥舞屠刀的快意杀戮转为手握镣铐的威胁和劝说,这是彼此的无奈。这是极权专制者无限留恋和崇尚的暴力血腥无法尽情施展后不得不表现的暴力“温柔”。这是国家的主人、自由和民主的梦想和追求者只能在异国他乡才可发出的声音、诉说、抗议和呐喊后在本土故乡不得不享受到的仆人们的强制款待。但这也使我们信心满怀的感到:这是在中华大地上冲破黑暗迎接黎明的时刻,而我们现在的努力和抗争正是那对峙和拒绝了沉沉黑夜后昂首召唤天边第一抹朝霞的璀璨晨星。
王玉民
2010年11月25日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Wednesday, December 01, 2010
本站网址:http://www.observechina.net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