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三问王鹏诽谤案

南方周末 – 宁夏吴忠市纠正王鹏举报被捕错案释释放王鹏并处理有关责任人
引发网络热议的王鹏案有了最新进展,据新华社报道,2日零时许,宁夏吴忠市市委、市政府向新华社记者通报,决定纠正利通区公安分局跨省刑事拘留王鹏错案,并处理了有关责任人。

据介绍,吴忠市公安局决定,利通区公安分局以涉嫌诽谤罪刑拘王鹏,使用法律不当,是一起错案,予以依法纠正,立即解除对王鹏的刑事拘留。吴忠市委、市政府研究决定,对处理本案件负有直接领导责任的市公安局副局长、利通区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利通区公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何泽祥予以免职;责成利通区区委对负有分管责任的利通区公安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汪红东予以免职;责成有关部门对涉及本案件的相关事宜作进一步调查。

援引《新京报》2日报道,公安机关撤销此案后,有可能转为刑事自诉案件,由法院受理。

放人是吴忠“跨省拘捕”案的终结?

《新京报》同日社论指出,从去年的王帅帖案开始,多个举报者、批评者被冠以“诽谤”的罪名,受到(跨省)拘捕。其中很多的案子,在网络的“围观”中戛然而止,案子被撤销。这起跨省拘捕案的过程,也不外乎如此。

今年8月,最高检也向媒体表示:今后一段时间内,对于公安机关提请逮捕的诽谤案件,检察院经审查认为属于公诉情形并有逮捕必要的,在作出批捕决定之前应报上一级检察院审批。

但是最高检的这一限制性规定,对本案难起作用。因为跨省抓王鹏的是吴忠市利通区公安局,应由区检察院批捕,就算批捕权上移至上一级检察院 ——吴忠市检察院,又如何?按之前的报道:跨省抓捕是“通过吴忠市公检法各部门事前联合开会协调讨论,并获得相关领导批示”,原来市检察院就是同意的。而且,诽谤案“受害人”的母亲正是市委常委,这有违起码的程序正义。

虽然现在人已经放出来了,不过这样的事件从一开始就应该避免。而本案的其他蹊跷之处,在值得大家继续围观的同时,也是将此案彻查到底的重要线索。

三问王鹏诽谤案

《南方都市报》2日社论对此案提出三个疑问,其一,为何不去调查招考中官员避亲的问题,反而迅速抓捕揭短的公民?马晶晶母亲任职政协主席之前,曾分管吴忠市妇联和团委,与银川团市委有着业务往来和权力交叉。尽管马晶晶不是在母亲领导的部门任职,但马晶晶一家何以撇清以权谋私、靠权势干涉招考的干系?现在偷换焦点,制造事端,逼迫王鹏一家承认诽谤难以服众,最关键的问题是马家要自证清白,没有对招录施加不当影响。

其二,警方不惜代价,跨省抓捕,维护的究竟是国家利益还是权贵利益?诽谤案本属自诉案,不诉不立。但在本案中,吴忠警方精心设计,将其定性为严重危害国家利益,从而绕过自诉要件,直接推动案件进入公诉。图书管理员王鹏乃一介书生,他有什么能耐危害“国家利益”?举报的真假,只作鉴定就好,何来严重危害社会秩序一说?搞得人心惶惶难道不是危害社会秩序?

其三,宁夏吴忠警方有关部门是要澄清问题,还是要制造恐怖气氛?马晶晶到留存其母影响力的机关上班,这个核心事实已经决定了马家难以自圆其说,而为马家助阵圆场的必定也难以更改这个事实。如果无视这个核心事实及冤案的起点,盲目而强行办案,不仅无助于澄清社会疑问,公权岂能成私刑工具,从而制造令人窒息的强迫气氛。

学者:取消诽谤罪

援引《中国青年报》2日报道,中国传媒大学政法学院教授王四新指出,近年来发生的多起地方公安机关以“诽谤罪”为名实施“跨省追捕”的事件反映出相关法律条文遭到了官员或资本集团的滥用。

“普通公民提起的诽谤罪自诉,谁管过你啊?近年来见到的走公诉程序的诽谤罪事件的背后几乎都有地方官员或资本集团的身影。《刑法》第246条的规定被某些官员滥用了,他们把法律当作橡皮泥,想怎么捏就怎么捏;而把公权力当作手中的利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王四新说。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周光权建议在今后修订《刑法》时,“最好的做法是完全删除刑法第246条关于侮辱、诽谤罪的规定”。

他同时表示,如果做不到这一步,就退而求其次,删除该条第2款中关于提起公诉的程序”——因为当普通公民遭遇侮辱、诽谤时,要借助公安机关的力量走公诉程序是根本不可能的。因此,《刑法》第246条第2款的规定可以说“完全是为一些权势阶层规定的”,而且可能会成为滥用职权的合法化外衣。

“所以不应该留这个口子,这其实是一个漏洞。”周光权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