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mang:瞎侃反通货膨胀(1-6完)

1、引子

前几天接到一个电话:你是小忙吗?我说:我是,请问你是谁?
答:22年前我们是同事。

我有点发懵(我经常处于这种状态):请问22年前我在干什么?

答:哈哈哈,反通货膨胀呀。

我惊喜交加:喔喔喔,我知道你是谁了,你从哪里钻出来了?咦,你的声音变了好多,好像当官的人在说话。。。。。。

后来我赶去他在奥林匹克公园附近的新居见面。原来的一位老大哥,90年代初期就被外派国际组织工作10多年,快退休了才回来,现在挂一个有名无实的高官头衔。快20年没有见面了。让我惊奇的就是他又掺和到反通货膨胀小组中了。

真是历史经过22年循环,又似乎回到起点。

一杯清茶,一夕深谈,我不由得疑问:目前的办法不就是我们22年前发明的反通货膨胀王八拳吗?

答曰:说明王八拳有生命力呀。

所谓反通货膨胀王八拳就是:釜底抽薪+行政措施+定点清除。

釜底抽薪就是控制货币;

行政措施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该管就管,该抓就抓,不爽,请去美国;

定点清除,按当年紫阳真人解释:谁让我不爽一时,我就让他不爽一辈子(这几天马上要出台的扰乱市场秩序条例就是,处罚一点不比当年打击投机倒把罪轻松)。

现在经济学是显学,不管什么货色都敢上来瞎吵吵,我也不能免俗,以一个经济学文盲身份来胡说,博大家一笑。再说这个论坛新开张,也得有点喜庆不是。

再次声明,本人不懂经济学,当年参加反通货膨胀课题纯粹是作为计算工具参与的:数据滤波;回归分析;建模;趋势外推;政策模拟等等。上述乱侃如果有常识错误不可避免。

2、基础货币和货币乘数常识

理论上讲,造成货币流动性的主要因素有两个,一是基础货币投放量,一是货币乘数。

所谓基础货币包括银行持有的货币(库存现金)、银行外的货币(流通中的现金)以及银行与非银行在货币当局的存款。

其公式为:基础货币=法定准备金+超额准备金+银行系统的库存现金+社会公众手持现金。

货币乘数的定义是:央行创造或缩减一单位的基础货币,能使货币供应量增加或减少的倍数。

按最简单的模型,货币供给量=基础货币*货币乘数。

央行能够完全控制的只有基础货币,能部分影响的有货币乘数(通过调整法定准备金率和其他金融政策),但不能完全控制货币乘数,因而不能精确控制一个经济体系的货币供给。

因为公众的持现行为,商业银行的持现(超额准备金)行为,不完全受央行控制。例如央行投放了基础货币(例如外汇结算;公开市场操作,比如买入国债;或者商业银行再贷款),但是银行对经济形势悲观,或找不到风险低收益高的项目,不愿发放贷款而更愿意持现,这就导致货币乘数缩小,货币乘数缩小到一定程度,超过基础货币增加的效应,货币供给量就会萎缩,即流动性短缺。

央行主要通过公开市场业务操作控制基础货币(例如央票发行),征收银行体系的超额准备金,来影响货币乘数,进而影响货币供应和信贷规模。

货币乘数反映了基础货币的扩张能力,也反映了经济活跃程度,货币乘数的变化对每月新增货币和贷款起着重要的影响。

目前我国的货币发行机制,什么情况下向市场投放货币,数量是怎么确定的,发行结构和发行数量等等,以及CPI加权结构等等都是保密的,这些情况只有很少的人知道,例如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主管副总理,董事会成员等等。(《人民银行法》里面只规定了“人民银行负责人民币的货币发行”,至于怎么发、按什么原则发、发多少、什么时候发,没有明确规定,这是黑匣子,涉及国家金融安全)美联储也一样保密。

所以目前市场上嚷嚷人民币超发的人都是在胡说,如果他真的掌握真实数据,可能国安就要请他喝茶了。

我们现在唯一可以从公开渠道得到的数据只有:M0,M1,M2定点,货币乘数,CPI ,PPI 等等。这些数据不足以判断人民币发行是否超发以及能够计算通胀率。

我国货币的发行,自前任总经理开始,实行西方国家的商业银行货币创造制度,也即就是央行通过再贷款借给商业银行基础货币M,商业银行把这笔钱贷给企业甲,甲企业再把这笔钱存入另一家商业银行乙,乙银行向央行上缴存款保证金r%,余下部分再贷给另一家企业丙,丙把钱存入银行丁,丁再上交保证金r%,余下部分再贷款。。。。。。如此反复进行下去,货币就会变成M/r%,当然这是理论值。(企业会留一部分流动资金,银行也要保留一些头寸,实际多年平均的货币乘数大约在4倍。)

这一段故意有点绕,实际是央行某领导解释相关话题的原话剪辑。

3、2009年10万亿天量货币投放

我们都知道,目前流动性泛滥的始作俑者主要是2009年的10万亿天量货币供应。也是目前反通胀的重点对象或者主要理由。那么这些货币是如何构成的呢?

下面是一些实证数据。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二○○X年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的相关数据:(大家可以到这个网站去下载http://www.pbc.gov.cn/ )

我认为2009年货币供应量和新增存贷款的大幅度上升主要是由于基础货币和货币乘数上升共同作用的结果,也是目前反通胀最大的压力。

从2009年6月份的央行资产负债表来看,基础货币是123929.74亿元,比5月份增加了1151.83亿元,广义货币乘数为4.5906,比5月份上升了0.1252。
对比一下看看,2008年6月末,货币乘数为3.84,比上年同期低0.73。但是2009年货币乘数开始反弹,1月份上升到3.83,2、3、4、5月分别为4.04、4.2697、4.3493、4.4654。

货币乘数上升反映了市场信心恢复,金融机构愿意增加贷款,投资者也愿意借款。这时正好是房地产开始大跃进时代,而房价上涨和销售扩大,消化了大量流动性,所以货币流量增加并未立即导致明显的CPI走高现象(当然CPI相对与货币流量有6个月左右延迟)。但是虚高的房地产导致银行资产配置严重偏向房地产(包括地方融资平台的房地产一级开发),导致银行风险加大,资产泡沫化增加。

而2009年上半年货币乘数上升主要是由于超额银行准备金率下降 。例如2008年年底银行存款超额准备金率是5.11%,2009年第一季度末下降到2.28%,第二季度末进一步下降到1.55%,整个上半年超额准备金率的下降幅度达到3.56%,推动了货币乘数的上升,促进了银行信贷的增长。

(多说一句:央行控制的就是法定准备金,超额准备金是各家银行为流动性准备的备付性质的资金。(当然有时找不到好项目惜贷也会增加头寸)。央行已经取消了对商业银行备付金比率的要求,将原来的存款准备金率和备付金率合二为一。目前,备付金是指商业银行存在央行的超过存款准备金率的那部分存款,一般称为超额准备金。)

而从央行9月份的资产负债表来看,基础货币比8月份增加了8870.57亿元,是2009年基础货币增加最多的月份。

到9月末,金融机构超额准备金率开始上升,为2.06%。其中,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为1.80%,股份制商业银行为2.00%,农村信用社为3.96%。超额准备金率上升,货币乘数就下降,货币扩张能力下降。我认为原因是在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下,金融机构早已完成了全年的信贷指标,后几个月商业银行的信贷冲动减弱。

同时去年下半年董事会开始要银监会针对信贷过快增长采取调控措施。

这种控制很快开始见效。央行2009年11月11日公布了10月份的货币和信贷,其中广义货币供应量增加1237.95亿元,人民币贷款增加2530亿元,与前几个月相比,10月份货币供应量和信贷增加幅度较小。

另外根据10月份的央行资产负债表,我国10月份资产项外汇占款增加了2513.97亿元,但负债项央票存量增加647.47亿元,政府存款增加3054.33亿元,其他负债增加3380.97亿元,不仅冲销了外汇占款,而且还收紧了基础货币。

从央行2009年11月份的货币和信贷数据来看,广义货币供应量增加约8000亿元,人民币贷款增加2948亿元,货币和信贷继续上升。但是这只是惯性而已。

实际上2009年10月份至年底,央行已经在公开市场实现了连续3个月的月度净回笼,10月份以来公开市场合计净回笼资金5040亿元。

同时财政部2009年12月1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全国财政收入5029.3亿元,其中中央本级收入2734.66亿元,地方本级收入2294.64亿元。因此中央政府存款必然会相应增加,11月份基础货币继续下降。

最后,根据全年财政预算,全国财政部门在2009年12月完成了突击花掉2万亿元的任务,这样12月份中央政府存款大幅度下降,同时银行年底放贷一般谨慎保守,因此2009年12月份的货币乘数也相应下降。结果银监会上报调控见效,直接导致今年货币政策政策的延续:继续控制基础货币,加大货币乘数影响:所以今年采用加息,发行央票和提高准备金等等手段就是可以预知的结果。

顺便说一下:

预计央行很有可能12月份即宣布加息,表明管理层坚定的反通胀决心。同时年内仍有上调0.5%~1.0%准备金率的可能性。

理由如下:

(1)、各家银行根据目前统计局数据外推预测,2010年11月份CPI增长可能达到4.8%(实际上可能高得多,但是可以调整CPI加权结构压制),这一变化已完全背离CPI 的正常季节波动规律,呈现出食品和非食品同涨的态势。通胀压力继续恶化。

(2)、本周,在强烈加息预期下,商业银行为避免未来出现的浮亏,对央票认购热情不高,央票发行跌到了只有几十亿元的地量水平,表明公开市场操作已经丧失流动性管理能力。央行已经没有办法靠技术手段有效控制基础货币。

(3)、目前外汇占款、财政存款等导致央行控制基础货币达标压力巨大,且准备金率已经接近经验极限值,已经不可能再通过提高准备金率来影响货币乘数。

(4)、在11月23日,胡晓炼已经明确表示央行并非像一些市场人士所认为的那样,会受制于中外利差持续拉大加剧热钱流入而不敢持续加息。

(5)、我国利率政策的时滞通常为6~12 个月。由于明年通胀形势严峻,而银行在操作上对客户贷款利率通常按自然年来进行订价,与明年初加息相比,年内加息的政策时滞会大大缩短,能够在明年初就迅速生效。

所以结论是:央行要想恢复其流动性管理功能,控制通胀预期,必须在年底加息。

4、目前对王八拳的一些共识

这个部分不好写得太详细,例如数据和具体可能的措施都不好写,否则会给别人惹麻烦。我只能写点原则和背景,这样内行应该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括号内是我的理解。

1、反通胀是系统性的战斗,不仅包括了经济领域,也包括整个社会领域,所以单凭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必须多管齐下,协同作战。并充分发挥我国的政治体制优势,行政手段力量强大,并结合法律手段,控制各种风险。

(实际上结合21年前的政治风波来看,中国的通胀问题从来就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而是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经济因素只是一个诱因。

例如88年价格闯关失败,导致原来在计划控制下的物价恢复性增长—-例如小麦在闯关前收购价不到2毛钱一斤,不足生产成本60%,闯关后涨到5毛左右。

而同时分配制度没有跟进,大家工资基本维持在计划前水平,例如大学毕业生也就130元—-这个数据可能还夸大了。

结果导致生活水平大幅下降,又加上官倒利用价格双轨制大发其财,结果就导致一场政治灾难。价格闯关指挥者黯然下台。

这段历史大家记忆犹新,知道通胀问题非常敏感,处置不当就会导致社会动荡和局面失控。

而单凭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反通胀,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这两类政策都是宏观政策,都必须一刀切,当它们并不能把握和控制微观形势,尤其中国的地区差异又大,一刀切政策后遗症极大,会导致地区的不平衡和怨气。例如紧缩基础货币投放,控制货币乘数,对西部地区可能影响较小,但是对江浙,广东可能就是哀鸿遍野。

所以中国反通胀不让行政手段介入是不可能的,行政手段可以因地制宜,随机应变,随时随地根据地区实际情况调整对策,尽可能减少政策后遗症。)

2、反通胀的基本目标是:必须使宏观经济运行尽可能平稳,并在政策执行过程中给人民带来福利。

3、反通胀的第一步是必须优先确定政策工具和行政手段的最优顺序。也即“保增长、调结构、防通胀”次序优先的问题。

(但是实际上在实践中,寻求最优顺序是非常难的,因为每项政策和行政命令都利弊相间,且使用的约束条件也不十分清晰,后果也不完全可以预先判定。

事实上,88年到91年反通胀的政策和行政手段都没有找到最优次序。)

4、反通胀必须争取广大人民群众支持,理解。

(这样就必须充分考虑利益分配机制,在财政政策方面必须有配套的普通民众转移利益的政策和手段,例如系统考虑物价补贴,例如推进医疗体制改革减少看病支出,例如推进廉租房建设减少房价上涨预期等等。)

5、反通胀必须采用渐进道路,不能搞休克疗法。而且反通胀不能有急功近利思想,不能想毕其功于一役。

(因为市场预期也好,老百姓思想也好,都需要时间来转弯,操之过急会翻车。)

6、反通胀不能导致经济发展速度大幅下滑。

(否则失业将加剧,财政收入大幅减少,财政赤字增加,反而会导致通胀压力更大,宏观经济不稳定,社会不稳定,欲速则不达。所以反通胀实在是在高速开行的汽车上换轮胎。)

7、反通胀中国没有经验可循,时间也不允许大量收集数据来制定方案,所以尽可能借鉴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反通胀经验。

(这一次的通胀与88年那一次完全不同,那一次主要是市场改革导致产品价格向真实成本回归,而分配制度改革滞后导致的问题。

这次不但有货币超发导致的结构通胀,也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导致的输入通胀。以前的经验基本不能使用。)

8、反通胀必须整体设计,分步实施,自上而下,令行禁止。不能政出多门,各自为政。

9、对一些可以判断风险的局部项目,应该敢于率先敢于冒一定风险大胆试行相关政策和行政措施,作为试点,为在全国各领域全面展开积累经验。

10、一些背景信息

(1)、外汇占款

目前我国货币超发主要原因是外汇占款增加。外汇占款增加是我国基础货币的主要来源。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10月末我国外汇占款达218454亿元(我国广义货币供应量已经达到70万亿元,已超过美国成为全球货币供应最多的国家),较上月增加5190亿元,创出30个月来新高。(上一次月度高点在通胀高峰时期2008年4月)。

2010年9月份,我国外汇占款195222.49亿元,基础货币是161320.34亿元,外汇占款是基础货币的1.21倍,外汇占款完全支撑了基础货币的供给。而这其中部分是热钱。

巨量的外汇占款进一步加大了国内货币的投放量,增加了物价持续上涨的压力。

外汇占款激增与物价上涨存在着一定的关联。例如2008年4月我国月度新增外汇占款创出5251亿元的历史最高,这段时间不但是热钱涌入最为凶猛的时期,也是通胀压力最为猛烈的时期。2008年4月我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8.5%。

所以可以想象对冲外汇的相关政策手段会不断增加,同时放宽外汇资金流出途径也是必然的,例如鼓励海外投资,严进宽出:实际上那央企目前都有在海外投资的任务,有的甚至有硬指标。另外鼓励金融机构与居民的对外投资,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等手段也是可以预期的。

此外一直在执行且效果不明显的增加进口政策也必须调整,继续进行资源型物资和战略性物资的储备,改变目前我们买什么涨什么,卖什么什么就跌,甚至已经买不到什么东西的被动局面。

而通过继续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来冻结资金也是迫不得已办法,但是这个手段的空间已经不大。

(2)、明年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

2010年11月胡晓炼强调,要处理好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调整经济结构和管理好通胀预期的关系,继续引导货币信贷向常态水平回归。

所以稳健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将成为明年的政策搭配。

例如继续采用量化紧缩的手段收紧货币信贷,包括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加息等等。

同时为了保证明年经济增长,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不可能双撤出,在明年可能出现银根紧缩后,财政政策肯定会继续宽松,因为目前赤字占GDP的比重仍控制 2.8%左右。国债余额占GDP的比重在20%左右。国力可以承受。不过在中国目前产能过剩的背景下,在财政政策的选择上,继续实施积极财政政策不太可能继续投入产业,因为会形成更大的产能过剩,极可能通过财政转移支付,增加低收入人群的收入。

2010年11月25日,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认为明年2011年15%的信贷增速不仅有助于中国保持稳定的经济增长,还能减少过剩的流动性。以此推算,2011年信贷目标在6万亿-6.5万亿之间。

但是如果银根太近,会导致资产大幅贬值,尤其是房地产。这就有可能引发地方政府债务危机,房地产危机以及银行危机。

此外调整中央与地方税收分成比例,让地方有确保物价水平稳定的财力也是必然的。

(3)、行政手段开始干预价格

11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召开督促检查稳定物价保障群众基本生活工作动员会,部署组成国务院督查组,赴重点地区开展督促检查工作。

近期国务院发布16条、发改委连续3天4次发文控制价格上涨的调控,收储和拍卖等调控措施,农产品等相关民生价格已经开始回落。

以糖价为例,11月17日,商务部与财政部向市场投放21万吨国储糖后,一路飙升的食糖价格开始掉头向下,在一周左右的时间里,从每吨逼近8000元的历史高位,迅速回落到每吨6300元。

为稳定物价,国家各部门已向市场投放国家政策性粮油2550万吨,其中,投放玉米540万吨、小麦1350万吨、稻谷630万吨、菜籽油30万吨。

(4)、CPI权重将调整

目前全国正在进行CPI的基期轮换工作,2011年起中国将采用新的CPI权重。提高在居住、教育文化、医疗、通讯等方面的支出占CPI的权重,食品类比重下降。

5、谁该为通胀负责

目前网络上普遍认为中国通胀的发动机是货币超发。但是我认为只是一个感性认识,没有足够数据支持。

因为目前我们老百姓得不到相关数据能够计算到底超发多少,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合适的货币数量应该是多少。说60万亿或40万亿合适的理由是什么?有什么依据。美国M2与GDP的比值多年稳定,我们却一直在高速增长,其中理由也没有合理解释。

同时老百姓也得不到CPI权重数据,也就无法计算真实的通胀率。

我们没这些数据,就不可能与央行或统计局讲理。

但是不管如何,目前通胀已经客观存在,央行和统计局已经羞答答的认可(不过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这种极品还是嘴硬:中国没有通胀,只有物价上涨。真绝。他的另外一个著名论断是猪肉贵了,可以吃牛肉。也不知道是谁慧眼识英雄的)

那么按一般概念,中国目前通胀只有两个理由:货币超发和大宗产品输入涨价。

货币超发原因是货币渴望,渴望的动力是发财:

中央政府要发财,要增加财政收入,所以要大量投资;

地方政府要发财,所以要搞大量融资平台搞房地产一级开发;

银行要发财,所以要搞房地产贷款;

央企和大民营企业要发财,所以要搞房地产二级开发;

老百姓想发财或保值增值,所以投机房市和股市。。。。。。

这些原因导致货币需求旺盛,导致货币乘数不断上升,再加上外贸快速扩张,外汇占款不断增加(我国的巨额经常性项目顺差和人民币升值预期导致的投机资本流入,外汇储备不断膨胀,央行就必须不断增加新的人民币货币供给)又加大基础货币投放,结果就是货币超发(抱歉我也只能用这个词,尽管我也说不清楚超发多少)。

而在外汇占款形成成为基础货币重要的投放渠道后,由于外贸顺差不是央行可以决定的,外资流入也不是央行可以控制的,结果央行的货币政策事实上丧失了自主性。所以我们骂央行不控制基础货币投放没道理,是外汇管理体制导致的结果。不是央行不作为。

但是按照我国政治体制,通胀是严防死守的。所以银根紧缩不可避免。(钱少地价就要掉。最近10年,沿海一二线城市地价平均涨价20倍左右,杭州上海等热门的地方超过100倍)

但是收缩银根只能控制增量,放出去的钱马上是收不回来的,回笼货币时间非常漫长,而且我们还必须在保经济增长和调整经济结构前提下回笼货币,相当于央行在绑着镣铐跳舞。

而且紧缩银根的后遗症很大,属于化疗手段:白细胞也会被杀死。估计紧缩银根马上受到打击的就是那种劳动密集型产业,他们的关门,必将导致大量农民工失业,一方面继续增加大批资金退出实业,进入投机产业(因为在产能过剩的条件下,如果紧缩银根,会导致需求下降,同时大宗产品涨价,缺乏议价能力的制造商也很难提高产品价格,所以投资于实体经济很难获得安全稳定的收益),继续增加资产泡沫化趋势,另外一方面导致新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银根紧缩对GDP的影响是很大的。例如2008 年上半年我国CPI 涨幅达到7.9%,在上半年从紧货币政策的宏观调控下,8 月份,CPI 同比上涨4.9%,涨幅连续4 个月回落。GDP增长也同时回落,2008年一季度增长10.6%,比2007年第四季度回落0.7%,二季度增长10.1%,比第一季度回落0.5%。

同时大幅紧缩货币供给并提高资本价格,背负巨额债务的地方政府也会因增加的债息不堪重负,烂尾性的基础设施项目与三角债将会导致银行体系危机,并给整个金融体系带来风险。

所以我的判断:紧缩银根程度有限。

(据说明年中国新增信贷规模预计将缩减至6-7万亿元人民币,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速目标可能为16%。)

控制通胀另外一个办法就是加息。以使大量居民和企业存款不至于搬家到投机产业,进一步推高资产泡沫,或者参与囤积居奇行业,结果是供需更不平衡,加大通胀压力。

但是同样基于保增长的原因,加息空间有限。

其实反通胀最根本的手段还是要遏制地方政府借钱搞建设,卖地搞建设的冲动,否则通胀的病因是不能根除的。

因为这种全国性的建设冲动,一定增加银行贷款冲动导致货币供应扩张;也一定推高中国大宗商品价格。

而中国目前现实是大量资源性大宗商品必须进口,而以进口就涨价,一涨价就形成输入通胀。只要中国需求一下降,大宗商品价格立即下降(例如2010年8月到10月大宗商品价格一直上涨,当周小川一宣布加息,大宗商品价格就突然突然止涨)。

而压缩地方政府投资冲动,就需要深层次的政治体制改革:首先必须弄清楚为什么地方政府有建设的冲动;然后要搞清楚如何才能控制住这种冲动。

这就涉及中央与地方的利益安排;责任划分;权力划分;考核制度;政府目标等等一系列深层次问题。

但这不是经济问题,是政治问题。我们可以模仿一句名言:打着增长的幌子,多少罪恶隐藏其中。

顺便说一句,国家统计局11月11日的数据显示,10月,我国工业品出厂价格(PPI)涨幅也有所扩大。10月份,我国PPI同比上涨5.0%,涨幅比9 月份扩大0.7个百分点。分类别看,生产资料出厂价格上涨5.8%,生活资料出厂价格上涨2.6%。10月份,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同比上涨 8.1%,涨幅比9月份扩大1.0个百分点。整个1至10月,我国PPI同比上涨5.5%。

由于PPI对CPI有传导作用,6个月以后就会影响CPI,所以明年通胀压力更大。

6、热钱不可怕

先声明,这部分数据极为不靠谱,只能当闲聊谈资,你要较真,我就只好逃跑。也不要去跟外管局较真,他们的数据不会给你的。

我早就说过,热钱由于流入通道问题,不管地上还是地下都有流速限制,不可能大摇大摆排山倒海般进来。

同时热钱又是短期逐利的资金,必须选择流动性好的牟利对象,例如股市,汇市,大宗商品期货,房地产高利贷等等。而这些产品或或行业容量有限,不可能无限吸收热钱。

所以从直觉上看,热钱流入规模有限。

那么热钱到底有多少?我们得不到准确信息,只能自己估算。

我们通常用这个公式大致估算热钱:

热钱规模=新增外汇占款—贸易顺差—FDI

(此算法漏掉服务、投资收益等国际收支交易项目,只能说近似)。

据商务部数据,10月贸易顺差和FDI之和为348亿美元。

据央行公布数据,我国10月当月新增外汇占款5190.47亿元人民币。(这是30个月新高)。外汇占款来源包括贸易顺差和外商直接投资(FDI),以及其他渠道资本流入的结汇。

这样计算出10月份热钱规模为428亿美元,9月份约为180亿美元。较9月增加1.4倍。(9月份我国外汇占款2895.65亿元)

也就是说目前为止的热钱极大值是10月份的428亿美元(如果把服务、投资收益等国际收支交易项目算进来,热钱规模会减小,只是我们得不到相关数据。而据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王庆称,三季度热钱流入有所恢复,但速度仍较为适中,估计三季度热钱净流入约为160亿美元,明显比我们估计的小。他还宣称此外中国外汇储备的投资在三季度可能创造近300亿美元的收益,而外汇市场上各主要货币的汇率变动带来了近6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增加。)

考虑到央行不断推出的热钱控制措施,例如为缓解热钱压力,央行正努力推进国际板、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建设(据央行门口要饭的老乞丐说已经有5000亿在体外循环)。证监会也在加快批准小QFII(合格境外投资者)事宜。以后热钱规模再大幅上升可能性不大。

假定2011年每月热钱平均值就是428亿,那么热钱到底在中国停留多久就是问题。

由于热钱定义本身就是:境外流入的投机性短期资金。它的停留期较短,否则就不是热钱,而是资本投资了。

那么热钱到底在中国停留多长时间?我们得不到精确数据,不过据在外管局门口要饭的老乞丐说:加权平均不超过6个月。基于这位老大的资历和精力,我决定相信,精英往往来自民间嘛。

这样计算,热钱全年占用人民币头寸大约在428*6*6.3=16178.4亿。按照一般惯例,会发行央行票据部分冻结这部分人民币。

(10月中旬以来,央行开始加大管理流动性力度,10月18日至11月14日的四周内,央行在公开市场操作中累计净回笼资金1535亿元。11月,央行两次上调准备金率,冻结资金达6000亿元。实际上调准备金率就是为了对冲巨额外汇占款。)

按照多年平均数据,央票回收冻结30%,那么还有11324亿可能成为基础货币,按照多年货币乘数3.8–4.5的情况,加上2011年稳健货币政策,我们取货币乘数为4倍,那么热钱极限最大将创造出4.5万亿左右广义货币。

而据说2011年中国新增信贷规模预计为6-7万亿元人民币,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速目标可能为16%。

以2010年70万亿M2存量计算,2011年M2增量为11.2万亿,完全可以消化热钱创造出来的货币。

所以热钱不会给中国带来世界末日。但是热钱会带来明显的经济损失。

热钱导致的损失一是是央行不但没有铸币税,还要倒付央票利息。二是人民币升值导致的汇差损失。

这两块损失加起来一般就是热钱的收益。(估计热钱收益率仅仅这两块就在在4%到6%之间,如果再加上热钱操作股市,汇市,期货市场,房地产高利贷的收益,收益率在20%以上也不稀奇)。

顺便说一句,12月3日住建部发出《关于报送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任务的通知》,明确提出,2011年计划建设保障性安居工程任务是1000万套,这相比 2010年新增420万套,且公共租赁房将占主要部增长72.4%,以此计算,2011年保障性安居工程投资或将达1.4万亿元人民币。这是个好信号。可参看我的另外两个帖子。

政策解读:控制房价就是一场金融阻击战

另类解读加息:从接管企业谈开去

乱侃到此为止,献丑,献丑。(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