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被煮成夹生饭的中国“市场经济”――从通胀成因与政府调控物价看政府作用

从11月下旬开始,中国的政治与经济的主题词合流成一个,即调控物价。在持续的高通胀下民怨日益高涨,政府终于再次启动行政手段去干预市场机制。自11月1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确保市场供应、对一些重要的生活必需品实行临时性限价,针对贫困人口发放补贴及打击投机等4项措施以来,发改委于11月23-24日这三天之内连发四份文件,要求稳定物价。几天之后,据说各地蔬菜价格已应声回落。食用油、白砂糖、成品粮、奶类价格停止上涨。

所有这些似乎都在证明:中国现阶段,政府干预经济不仅必要,而且利民,希望政府退出经济领域之说简直不合国情。但事实正好相反,无论是通胀成因还是物价调控,均表现了中国并非完全竞争的市场经济,政府往往成为制造麻烦的根源。

中国通胀到底因何而成?

先说通胀成因。

近30年以来,中国经济一直存在资金饥渴,往往通过扩张性的货币供给满足这种需求。从2006年开始呈上扬之势的通胀,官方原来还承认是“成本推动型”,但最近几个月因民怨载道,想寻找一只替罪羊,于是想方设法证明是“输入型通胀”。中国商务部长陈德铭在10月下旬公开表示,“因为美元发行不受控制以及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正在给中国带来输入性通胀性冲击’”,并断言中国企业面临的困难由此造成。

但陈德铭这一说法既不符合事实,也与其他金融官员的说法相悖。事实证明,过去三年内货币供应量增加了78%。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吴晓灵的说法完全否定了陈德铭的”输入型通胀”说:“过去30年,我们是以超量的货币供给推动了经济的快速发展”。所谓“超量的货币供给”,就是依靠央行不断增发货币。这三十年里,增发的货币到底有多少?且看官方数据:从1978年至 2009年,中国的GDP规模从3645.2亿元增至33.54万亿元,扩大92倍;同期广义货币供应量从859.45亿元增至60.62万亿元,扩大705倍。仅今年前10个月,超发货币将近42.774万亿元。

通胀成了政府掠夺民财的最佳渠道 

老百姓被通胀抢走的“蛋糕”有多大?可以通过如下数据推算大概。

1980年代初, 万元户曾作为先富起来的代名词。经过30年,其财富的可能膨胀和缩水状况如何?从居民家庭人均收入看,1981年为500元,1991年为1700元,2001年为6800元,2007年为13800元。因此30年前的1万元,约与现在的28-30万元相当。

这些钱存在银行里面临严重缩水,《广州日报》近日登出四川汤婆婆如何变穷的故事,可以说明政府通过通胀从百姓手中抢走的蛋糕有多大。33年前,四川的汤婆婆往银行里存了400元钱,当年这笔钱能买1套房子、400斤猪肉、1818斤面粉、727盒中华香烟或50瓶茅台酒。今天,汤婆婆取出这笔钱,连本带息835.82元,仅够买420斤面粉、69斤猪肉、40盒中华香烟或1瓶茅台酒。

人民币特有的困境――即对内面临贬值压力与对外面临升值压力加剧了通胀。人民币对内贬值的直接后果是推动物价上涨,因此抬升了GDP规模和税基,使政府财政收入大幅上涨,实现了“国富”。但比较吊诡的是,由于民众在分配中居于弱势地位,本应同步增长的居民收入却停滞不前。在人民币对外不能贬值的情况下,通胀泡沫只能在国内稀释,老百姓不仅未能分得那块被做大的“蛋糕”,反而要通过吃、穿、住、用、行等方面的全面涨价去帮助政府消化通胀后果,原来节衣缩食储存下来的“蛋糕”反而被政府用通胀的方法抢走很大一块。远的不说,据统计,今年头11个月,中国36个城市,仅蔬菜一项与去年同比批发价上涨超过60%。人们感到维持基本生活已经很艰难。局部地区出现反物价上涨的骚乱,贵州六盘水市第二中学上千学生抗议菜价疯涨,夜砸食堂。

中国政府仍是掌控经济的“上帝之手”

上述分析可见:从通胀成因来说,祸根在于政府持续超量发行货币;从物价回落来看,又得力于政府对市场的强行干预。既然麻烦产生的根源与麻烦的临时性解决都是政府之手,那掌控中国经济的手到底是市场这只无形的手还是政府这只有形的手?

这些年来无论是土地市场还是资源市场,政府这只有形之手制造的麻烦已经够多。因此物价尽管暂时回落,但中国人却并未因此感到轻松。在有限的言论空间里,一些评论认为,只有告别通胀才可控制物价。通过诸如保障供应、物价补贴和打击投机等行为,固然能在短时期内遏制物价上涨趋势头,但如果政府不改变货币超量发行的恶习,一旦政策 的效应退却,物价很可能又会反弹。因此,治本之策是尽快收紧货币,避免老百姓的钱继续贬值,这是稳定物价的最有效路径。政府调控经济,必须走出传统的“物价控”阴影,走上“工资控”与“福利控”的阳光大道,政府不应该三天两头去管物价,该由市场决定的应该还让市场决定;政府应该回到确保大多数人工资和社会福利提升的正道上来。

这个问题又涉及到一个悬而未决的国际性争议,即中国是不是一个完全的市场经济体国家。多年来,中国为了摆脱所谓歧视性条款,在WTO中争取“市场经济国家地位”,通过各种方式包括利益诱惑,也只说服了80个国家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作为中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欧盟、美国与日本始终不肯承认中国是个完全的市场经济体,原因就是政府对经济干预过多,而且无论从干预范围还是干预力度来说都有增无减。 只有中国在不断宣布自身市场化程度在不断提升:最新的市场化指数为77.7%。

但从中国自身状况来看,欧美日不承认有着充分的事实依据:从政府对土地市场(如土地的供给)、资本市场(股市、债市)、金融市场(大量搭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操控与强力干预、以及大量政府作为投资主体的国家投资项目(如各种毫无必要的公共工程,一些二、三线城市大建地铁、引渤入疆),中国政府对经济的强力干预大概在全世界无出其右。所以搜狐总裁张朝阳在今年一月呼吁,希望中国能够尽快建立“完全竞争的市场经济”。

可以说,这一轮通胀形成与政府调控物价,都只说明了一个问题:中国的“市场经济”被政府煮成了一锅带有严重焦糊味的夹生饭,但大厨却坚持说这锅饭是最能安慰中国人肠胃的美味佳肴:只有“中国模式”才能救中国。

(原载于《中国人权双周刊》2010年12月2日,第40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