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馨语:WikiLeaks=美梦,恶梦,春梦

原本题目是:“WikiLeaks=历史家的美梦,外交官的恶梦,记者的春梦”,但是题目不让用这么多字,就成了“美梦,恶梦,春梦”。

柏林墙倒塌之后,有学者宣称历史终结,因为不再有意识形态的冲撞,全世界人民共同走向民主自由。结果他们错了,历史不但没有结束,反而更加激烈精彩。借这些人的说法,假如历史有一天真的会终结,那么它会因何而终结呢?因政治,经济?似乎不太可能。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还有一部分人虽然没有把话说出口,但是心理想的,手上做的都是让历史终结的事,这些人就是科技信徒,认为明天的科技一定会解决今天的所有问题,后天的科技解决明天的所有问题,以此类推一直到不再有问题,对全球化,地球村抱乐观态度的人都是这样的逻辑。

科技在其他地方做了什么手脚这里就不再说了,虽然经常说科技屠杀文化,这不代表它在其他地方没有“罪行”,因为凡是与时间空间有关的东西都逃不出它的魔掌。就说这历史,任何有常识的人一听到这个词就会立即产生或长或短的时间感,史前史,古代史,近代史,现代史,把时间缩小到当代史,好像就显得不那么正经。有历史就有研究历史的人,历史家,历史学家--做这样的区分是因为这些从事历史研究的人一部分直接研究历史,另一部分人则研究历史研究方法。人类向来是只管今生不管来世,给后代子孙难得留下点什么,起码不会再留下石油,但是在历史上,前辈总是十分慷慨,给后代留下研究不完的谜团。做历史家既幸运又不幸,幸运的是昨天的一切都能成为研究的材料,不幸的是今天的一切好像都于他无关,要么是不敢去知道,要么是无法去知道,只能留给后人。史记的作者研究昨天没有问题,一旦写到了他的今天,他就随后被剥夺了自己的明天。今天的研究今天的历史家往往需要等上几十年,上百年才能获得史料的解密,而解密的时候,他也已经成了历史了。

凡是与时间空间有关的东西都逃不过科技的魔掌,以往花费多少年心血编撰的,每年修改一次的百科全书今天成了全世界网民共同写作,即时修改的Wikipedia,历史学家还没有眼红多久,他们的美梦也成真了,WikiLeaks。不必在等什么解密,一切当前的,能够在将来成为史料的东西即时上线(起码这是这个网站的目标),这难道不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吗?否则,养百年开一次花的铁树有什么盼头?现在全世界都在聊WikiLeaks,可聊什么,WikiLeaks问题的核心是什么?我觉得应该思考的还是科技的势头染指历史。

说到时间,在这时间轴上就有那么三伙人:外交官,记者,历史家。他们各自代表的时间刻度不同,外交官用行为,即时创造历史,记者则稍微有些延迟,也可以说当代史都是记者们集体完成的,而历史家则研究更久远一点的事。如果只谈外交史,或者说是国际关系史,那么外交官是历史的创造者,向记者与历史家提供素材。记者与历史家的区别在于,记者是在同时刻,在当代,在今天,将外交官创造的事件跨越地域让当代人知晓-communication,而历史家所做的则是将外交官今天创造的事件跨越时间,让同一地域上的后人知晓-transmission。但是,我们知道,今天的世界,在几乎所有的领域内,主题都是communication(因为这方面的技术),因此历史难以传递,历史学家也想赶上communication的末班车,古代史家追风搞什么秘闻,搞什么解读,搞畅销,什么某朝的那点事,或多或少懂一点历史的,有一点文笔的人也乐衷于将历史庸俗化,用什么现代语言或俗语讲述历史,至于跟踪记录今天发生的事的当代史学者就成了记者,报道,分析,点评时事,可是,这样还不足以让他们优胜于记者,而WikiLeaks的出现正满足了这些正在变成记者的历史家的需要,让他们即时进入档案的美梦成真。只是,他们忘记了一点,在communication的环境下,他们的美梦虽然成了真,但是,一旦醒来,他们就会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历史家,而是记者。技术导致的历史终结也许就是因为它首先消灭了历史家吧。

WikiLeaks还给了我们另一个思考方向,为什么WikiLeaks那么红火,内容那么丰富,比如说它最近揭秘的25万份美国外交文件,25万分啊,一次性的。我们不禁要问,不是communication吗,不是信息时代吗?为什么有如此多的秘密!电视报纸不是告诉我们“所有咨询尽在掌握中”吗?如果通讯工具,信息社会的功能不是减少秘密,那还能,还应该是什么呢?玩人?自己玩自己?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回头再看看历史,我们会发现,信息时代,信息剧增,信息随手可得,而秘密也越来越多了,而且增长的速度同信息增长的速度差不多。那么,信息如果同秘密同比例增长,是否可能就是信息制造了秘密?那人们搞来搞去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不是天大的矛盾吗?

其实很简单,一,我们被技术和搞技术的人骗了(他们说带我们去天堂,结果带我们去了苏杭,说都是一样的),二,我们也确实比较容易上当(把带馅的都当成包子)。那么,我们分析一下信息是什么,然后看看通讯工具做了些什么,再研究一下记者群体就能理解这个矛盾:

信息:就在外交这个领域,信息只是也只能是外交官做了什么,他做了什么也许会保密,也许会说出去,被完全保密的事件行为不能算信息,只能算是信息根源,因为没人知道,就好像如果我在某处挖到了财宝,如果我不说,这就不是信息,我告诉别人,就算是信息了,而且是根源信息。或者不说,突然有一个人知道了这个外交官做了什么,并且发布出去,这才成了信息(也是根源信息),就像我的邻居无意间发现到我挖出了财宝,然后宣扬出去。有时候这个人也可能没有得知外交官做了什么,但是通过观察外交官的行为,猜测出了一些结论,并发布出去,这也是信息(还是根源信息),就像我的邻居根据我突然间的阔绰分析出并宣传我发了横财一样。首先,信息能从事件或行为制造者那里传出去的几率就很小,我基本上还是会保密我的意外收获的,事件或行为被另一个人发现的几率也不怎么大,此后就是此人的猜测,我们知道,他猜错的可能性很大,而且就算猜对了,核实起来也困难,尤其是行为人如果决意保密,可能会否认,或者搞出很多错误信息传播出去迷惑别人,因此,我可能会说我没有挖到财宝,或者说我最近的阔绰是私下做的小生意的结果(假信息)。因此,在根源处的信息量是十分少的,可是这样如何满足信息时代,消费社会的需要呢?我的邻居将我挖到财宝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自然而然发生的事就是这个消息越传越广,越传越离谱,最后可能出现了我谋财害命,挪用公款等不同的版本(假信息)。根源处的信息只有一个,这个信息传进10个人的耳朵里,最多就能出现10个版本,再分别传10次呢,100,再10次呢 … 对于1这个真信息的数量,100,1000已经是很大的数字了。信息时代,没有增加根源处的信息,只是传的更快,让不同版本,评论,分析来的更快,而面对这种离谱,那个外交官和我这个挖到了财宝的人就会变得更加小心,就算是以后只捡到5毛钱,也会当成天大的秘密守起来,同时,一旦守不住,别人以几何速度制造不同的二手信息,而我为了让根源信息得以保密,或者就会一一编造一个谎言回应,或者任错误信息发展,因为当所有人的目光被二手信息吸引走了之后,根源的信息也就得到了保护。因此,根源信息数量不变,假信息,错误信息,扭曲信息则无数。信息时代的逐利者得到了满足,民众自我感觉了解一切,秘密还是秘密,只会更多。一个网民在网络上看到一个信息,他如何能确定这个信息是根源信息,如何知道这中间转了几手?就像自己买了一瓶汽水,我们很难知道这瓶汽水从水变成汽水中间走了多少步,这是经济,而信息在今天也是经济。一个网民一年中获得的所有信息中,根源信息的比例可能连百分之5都不到,这是事实。

科技:不要忽视记者拥有的装备,这很重要。我们总是听到了一个词之后不加思索就接受了,就说那通讯技术,它是什么?只能说它只是记者装备中的一部分。假设一个记者去采访,去获得根源信息,他手上会有照相机,摄像机,甚至是隐形的,甚至还有窃听器,此外他还有手机,电脑,网络,还可能会有博客,微博等等。可是我们应该仔细想一下,能够帮助记者获得根源信息的工具是哪些?而哪些又是用于在获得信息后的传播的?照相机,摄像机,窃听器就是前一部分工具,而手机往后的那些个就只是用于传播的工具。说互联网是信息的来源,那是针对普通人,一个记者如果用搜索引擎查信息,那他只是拿到了别人提供的信息,而不是他获得了根源信息。虽然照相机,摄像机和窃听器的性能也在提高,但是却远远没有用于传播的工具发展的快,多样化,在一个记者的装备中,几乎百分之80以上都是用于传播的。科技并没有充分赋予记者获得根源信息的能力,而是无限地扩大了他们复制和传播的能力。这无益于根源信息的获取,但是却是让行为人最害怕的,实际上,美国政府并不怕WikiLeaks公布什么秘密,怕的是公布后流传的速度,以及各种解读。信息技术既制造信息,又制造秘密,而且秘密就是源于过多的信息,想想古代在外面沾花惹草的男人,他的秘密也许就只有一个,再看看今天拿着手机的同样的男人,谁清楚他有多少秘密?信息时代又给历史家提供了什么工具呢,他们在做历史研究的时候既不能用照相机照唐太宗,也无法用摄像机拍宋太祖,给一代天骄装窃听器?都不能。历史家也许会把WikiLeaks看作是信息时代对他们眷顾的开始,问题是,让他们成了记者,这是眷顾还是迫害?Web2.0又给普通人提供了什么工具,依然还是传播,互联网现在就是一个大型复杂的传销网,专门“祸害自己人“,转贴,转发功能不是微不足道的功能,而是让所有网民都成为提供各种服务的网站的推销者,至于进入根源信息,甚至是公民自己获得根源信息,还是指望不上这些工具,还是要指望自己的亲眼所见,偶尔还能用上照相机(摄像机贵)。信息时代创造的这些个工具都是有倾向性的,它们不在乎根源信息有多少,只在乎信息传多远,多快,笼络多少人到自己的公司,网站。信息时代既创造着越来越多的秘密,又嫌秘密不够,因为秘密就是信息时代得以生存的根本,一旦没有了秘密,这个世界上就不再有国家,政府,企业,机构,网站… …。民众被玩,这是一个事实,仅仅在微博上,百分之99的用户都是在替别人转发,替企业,替媒体,替网站,替嘴里喊着带唾沫的民主的人。为什么人家发的东西能获得转发而您不能,为什么某些名人(您眼前就有)每天用微博指挥你看什么,学什么,想什么?这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特点,消费社会是不露声色逼迫你购买,信息社会中是“精英”变孔子,各个手下带领3000粉丝,他不打你,不骂你,不要你工资,不要你磕头,就要你时间,让你想老夫子们所想,做老夫子们所做。想想,看看,你们关注的“大人物们”除了偶尔发表一点意见外,是不是也经常让你干这个,让你干那个,什么“投票吧”,“顶吧”,“推吧” … 时间长了连“谢谢”和“请”都不会跟你们说了?就好像正在看我这个帖子的您,想想,是否是您自愿看的,需要看的,还是因为我题目中的某个词,或者因为王馨语(不太可能,幸好)?如果真的是这样,抽自己一个耳光,说“让你没记性”!要知道,这样一点时间,您可以给孩子做顿饭,给老婆洗个脚,洗完所有陈酿的袜子……

在科技这部分中插上一句,摄像机在信息领域虽然不占优势,但是在其他地方它也能做老大。科技发展给导演配备了摄像机,但是却没有,也无法给作家配备什么工具,一部分作家被某些东西吸引,成了剧作家(就像历史家变成记者),以为摄像机也属于他,结果,他只是在时间上“被”加速了,应该由时间磨出来的好作品成了一次性的烂货,风光还是导演的,骂名剧作家担着。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正常来讲,科技是不喜欢历史的,拍现代剧应该更方便,服装布景的要求都几乎没有,可为什么在中国绝大多数的剧都是历史剧呢?中国人喜欢历史?可是中国严肃认真的历史著作没有法国多。中国人历史悠久,内容丰富,可是中国历史剧的内容却并不丰富,而且,有几千年历史的国家多了。为什么?很简单,现代剧需要从零开始写,而历史剧大多只需添枝加叶,怎样快就怎样来。其实这可以成为一个标准,在一个特定时期内,在任何国家,不管是文学作品,还是电影电视剧,只要是历史内容占多数,那么这个国家,在这个时期内的文化就在萎靡,其文学作品,电影电视剧都只能是半死不活。

记者:在记者这个群体里,能够进入根源信息的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绝大多数的记者都是二道贩子,这不是贬低,而是事实,因为根源信息量真的没有那么多。而且二道已经不错,很多人拿的用的都已经是第三道,第四道信息了。因为在信息社会,报道不是一种责任和追求,而是一种需要,毕竟不是任何人都能最先报道如上海火灾这样的事的,总有个顺序,可是,如果这个事别人先报道了,我能因为它不再是第一手信息而拒绝跟风吗?我能。可记者不能。可像这样的二手信息太多了,上海着火,朝鲜还放炮呢,这个时候怎么办,那么,后来的记者不但信息用人家的,连观点和分析也一样,因为他们认为,如果有两个不认识的人都持同一观点,基本上可以说明这个观点是正确的,可是这么想就错了。拿第一手信息就难,这谁都知道,但原本可以因为观点和分析后来居上,也因为这种模仿而无法实现了,对于复杂的信息,结果就是一错错一大片,真正的信息成了秘密。就比如说在您现在正在浏览的这个网站上,哪条信息是根源信息(几乎没有),是最早公布在这里的(几乎没有,我说的是信息,而不是文学性,学术性,一般评论性的帖子),对于时事问题,又有多少不同的观点?您看完了之后长了肉了,还是心灵更美了?

根源信息本身就少,信息工具偏向于传播而不是发掘,绝大多数记者无奈地做跟屁虫,结果就是,信息量剧增,根源信息的比例剧降,信息社会中大量的信息和传播速度就导致了信息源的隐蔽,行为人的谨慎,即秘密越来越多。所以说,在信息社会中,凡是阳光照的到的地方都有秘密,而且秘密就在阳光下,只有真正的信息才在阴影里。WikiLeaks有标语说要走进档案馆揭露秘密,可真正的秘密已经不再档案馆了。

有人搞“公民记者”,我说可能不够,还需要互联网本地化,否则,公民如果不直接进入根源信息,那就只能拿第五手,第六手的信息,一点意义也没有,反而坏处多多,而要想让普通人进入根源信息,那只能是在本地。

在我这个帖子的最后,我还想再回到WikiLeaks,我知道WikiLeaks时间已经不短了,也常常去看,实际上那里随时有更新我第一时间知道,但是我要说,作为普通人,我在其中找不到任何乐趣。对于我这样一个普通人来说,WikiLeaks的作用是这样的:我知道屎臭,你还要把它摆到我饭桌上!很奇怪,按理说任何人都会喜欢知道秘密,真相,我估摸着,我找不到乐趣的原因就是那里面的东西还没有成为历史,因为不是任何秘密都有资格成为历史的,只有时间才有这个决定权,尽管现代科技不断地要消除时间,杀死历史。时间可以让许多许多东西成为永远的秘密,或者说既然谁都不知道,那么这些事就连秘密都不再是,而是根本不存在,因为既然说秘密,隐含的意思就是有人在隐瞒,也就是说起码这个人知道秘密的内容。假如科技有一天能够发展到让这个世界不再有任何秘密,任何爱情中的男女暗地里为爱人准备的惊喜都会被对方第一时间知晓,这个世界会成为什么样呢?通过WikiLeaks,我知道了萨尔科奇在向法国人民宣布参加法国总统竞选的16个月前,既他在当法国的内政部长的时候就向美国透露他的竞选意图,然后呢?如果当时法国人民知道了这一点,就可能不会选他?然后呢,只有诚实,老实的人能够被选上,然后这个人当5年傻乎乎的总统?我觉得正相反,科技,它能打碎所有人的民主梦(请理解我,我不是说科技不好,而是100多年来科技的发展方向是否正确,是否应该质疑一下?是否应该注意到科技发展的偏向性?这种偏向性是否是经济和消费社会的原因?)。

这个世界之所以是世界,就是因为一切都建立在时间差之上,一次交谈,你一句我一句,在时间上有差别,我这个帖子也是我先写你后看,在我写之前您如果就知道了我写的内容,对您对我可能都没有好处。优秀的记者在从事某一方面的报道的若干年后会写专题,记录,即时创造历史的外交官也会写回忆录,这是时间的意义。如果不理解这一点,历史家做了美梦,代价是梦醒后自己成了记者(或用俗语写别人的小说的人),外交官做了恶梦,醒来后去制造更多的秘密,而记者则做了春梦,找不到根,碰不到点,没有高潮,醒来后发现,自己只是被被子磨了几下。普通大众呢?不是连做梦的资格都没有,就是始终做着别人的梦,或者做着别人梦里的附属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