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集:张家港市区第一人民医院10天内,两名挂水者意外死亡,被张家港2万人给砸了

这个社会的积怨太重,一个火苗立马烧起来.



















苏州的防暴队和武警 封路了。可见人民的政府用警力是镇压谁的。呵呵

说人家暴民或者愚昧的这些人其实都是自以为占领了道德高地,在中国假如出现了医疗事故基本上法律上是走不通的,一般都会在政府的高压下不情愿的私了,因为你就是一个P民,在政府眼里一文不值,给你钱打发走就可以了。为什么一起医疗事故会有这么多人参与其中,其实从这件事可以看出老百姓对政府有多么的不信任。他们其实只是一种发泄罢了,他们只是砸砸玻璃而已,并没有破坏医疗设施,所以说并不会对医院的正常运作产生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国外也经常有罢工导致砸玻璃之类的,然而却并没有听到这些人说人家是暴民,反而赞其为民主的体现。

广州放几个烟花,用掉3,4个亿
北京的奥运,上海的世博,不知道多少个亿丢下去了
能造多少座三级医院。
出了医疗事故,被煽动一下就去砸医院,可见愚民还是欺软怕硬,只能对手无寸铁的医生护士下手。
医生护士手无寸铁,那我们这些老百姓呢?难道那些被盐水吊死的人是该死的么?你认为受害者告到local **那里有结果么?人人安居乐业,谁会去闹事?
哪家医院敢打包票说自己没出过医疗事故?
你家的孩子出了事故就砸医院,别人的孩子就不需要医治了?
这种自私的思想煽动暴民愚民,竟然还有人拍手称快,真是黑白颠倒,是非不分。
为什么出了医疗事故才砸医院?因为屁民没有别的可以砸可以发泄,你敢去砸人民政府吗?你敢去砸警察局吗? 那就只有砸公共设施以表对社会的不满了。

为什么出了医疗事故才砸医院?因为屁民没有别的可以砸可以发泄,你敢去砸人民政府吗?你敢去砸警察局吗? 那就只有砸公共设施以表对社会的不满了。

新闻报道的张家港第一人民医院悼念严重失实

新华网江苏频道南京12月5日电 5日上午,江苏省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门口发生一起祭奠患儿活动。当地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迅速组织人员现场疏导,截至当日13时,医院就医秩序基本恢复正常。

经了解,11月28日晚,一名5岁患儿在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输液治疗过程中出现腹痛等症状,在抢救过程中死亡。5日上午9时许,千余名群众聚集到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举行祭奠患儿活动,部分人员出现过激行为,对医院就医秩序造成一定影响。

事件发生后,省市领导高度重视,要求及时妥善处理相关事宜,防止事态扩大。有关部门迅速赶赴现场,指挥处理。张家港市主要领导及时赶到现场,组织力量对现场群众进行疏导。在各方配合下,截至当日13时,聚集群众陆续离开现场,事态未进一步扩大。

记者了解到,医疗纠纷发生后,当地迅速成立“11·28”医疗纠纷处理领导小组,对值班医生、值班护士等18名当事人进行调查。同时,启动行政调查程序,组织专家就诊疗和抢救过程进行调查。目前,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一名副院长、儿科主任已被暂停职务,当事医生、药师暂停医疗执业。

张家港市主要负责人表示,要本着客观公正和人道主义宗旨,进一步加强与患儿家属的沟通,按照医疗纠纷的正常处置程序,在充分考虑患儿家属诉求的基础上使问题得到妥善解决。(新华社记者)

(责任编辑: 黄蓉 )

不知道我们国内的记者是不是都这样写新闻的,我今天下午6点多钟经过张家港人民医院的时候还有大概几千人在医院门口,车子过不去,只能绕道,【截至当日13时,聚集群众陆续离开现场】 另外今天去张家港人民医院祭奠患儿活动的人和围观的加起来应该有2万人以上被他写成【千余名群众聚集到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举行祭奠患儿活动】 还有【 事件发生后,省市领导高度重视,要求及时妥善处理相关事宜,防止事态扩大。有关部门迅速赶赴现场,指挥处理。张家港市主要领导及时赶到现场,组织力量对现场群众进行疏导】这个里面的【组织力量】组织了多少力量他没有说,我来告诉你们,大概组织了3000-4000名全副武装的防爆JC[从苏州,常州,无锡等地区调拨过来的],另外这个【组织力量对现场群众进行疏导】是咋样疏导的他没有说,我亲眼看见很多手无寸铁的人被打,很多献花的人被人民JC请去喝茶,很多拍照的人被人民JC请去兜风『忘了说个数据,大概每5到10分钟一人被打,特别是女士,手机不是能拍照么,谁拍谁被抓』。当然也有JC受伤这个记者也没有提起,估计他第一数学不好,第2记性很差。

今天心情一直很悲痛,上午传来噩耗,朋友家的宝宝在第一人民医院挂水猝死,当时很震惊,怎么这样的事情真的会发生在自己身边!后来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大致是这样的:
昨天晚上宝宝咳嗽,呕吐,在父母的陪同下去医院,医生诊断为常规感冒,开药挂水,挂水大概5分钟,宝宝说肚子痛,15分钟就开始翻白眼,嘴唇发紫,医生才来抢救,后经抢救无效,孩子就这么去了(抢救的时候当时给孩子看病的主治医生已经不知去向,没有参与抢救。孩子的父亲跪在地上求医生救孩子,当时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事故发生后医院逃避责任,今天家属要求院长和主治医生出来给个说法,院长不露面,出来一个据说是副院长,解释说院长开会去了,不在本地,主治医生他们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家属追问主治医生 的去向,该副院长居然回了一句很雷人的话:医生也要下班的哇!(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当上医生,怎么当上副院长的)。在医院没有讨到说法的情况下,孩子家属决定去市政府请愿,刚走了300多米,我们可爱的人民警察就出现了,拦住不让走了,孩子的父亲被这些人民警察摁在地上打,一些热心群众也没有能幸免。下午,家属给孩子做了花棺,孩子的母亲就一直抱着孩子不放手,还一边喊着孩子,期望可以出现奇迹,孩子父亲硬是从母亲手里抢走了孩子放进花棺,俯身亲了孩子好久,起来的时候已是泪流满面。可爱的孩子除了嘴唇发紫外就像睡着了一样,脸颊还是红的,长长的眼睫毛很是漂亮,每一个看见的人都忍不住流泪。晚上好多民众自发的给孩子送花去了,人民医院外面一圈的花。到目前为止,医院还没有给任何说法,孩子家属一直在医院交涉。
我们的社会到底是怎么了?医院已经不是救死扶伤的地方,政府也不是为人民办事的,警察更是政府的走狗!
心情沉重,可能写的有点乱,发帖不为别的,就是想让除了张家港以外的更多的网友知道这件事,希望大家能顶起,事情闹大了政府才会有压力,我们普通老百姓出了事情不能靠政府,只能靠我们自己的联合,社会的舆论。谢谢各位!
孩子的照片如下,很可爱的孩子

11月28日晚,一名5岁患儿在江苏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输液治疗过程中出现腹痛等症状,在抢救过程中死亡。5日上午9时许,千余名群众聚集到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举行祭奠患儿活动。目前,该院副院长、儿科主任已被暂停职务,当事医生、药师暂停医疗执业。

所谓群体性事件,为何都是一呼百应的?难道他们真的是不明真相?抑或现实中,大多民众也遇到了极其不公的待遇,以至于他们愿意相信这位死亡婴儿的家属。

我昨天带我女儿11点多离开现场的,没想到到下午1点多接到朋友电话说发生流血冲突了。张家港是个小城市,才不到100万人口,我看到好多乡下镇上的老头老太也来了,他们平时几乎不来市区,但是大家都听到看到,大家心里有怨气,对那个小男孩都很同情。虽然医院后来也承认同情的心里,但当时为何不去安抚家长呢?经过这个事件后,相信他们会有所改变了。对受伤的群众和警察,我也感到痛心,因为这是本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但是对那些从其他地方调过来就打人的警察,比较痛恨,但是也可以理解,因为他们是在执行命令。希望此事能够妥善解决。但是男童的家长的创伤再也无法抚平了,这种心理的创伤才是最致命的,我只能表示同情,就说这么多了。

民意宣泄需要有领头的人引导,在实质上痛击目标。暴力是在很多情况下可以避免的。
但现在管制还是太严厉,大家都怕枪打出头鸟
所以变成这种乱象

医院是老百姓砸的。而且是JC打了老百姓之后。老百姓开始反击的。你别没把事情搞清楚。就乱发表意见。开始老百姓只是自发的很有秩序的去吊念孩子而已。而政府却调集很多警力去镇压。才引起了冲突啊。

这根本不是暴民医院的问题 是医生的态度问题 医生没医德 这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普遍现象了 做为一个神圣的职业怎么连一点责任心也没有 暴民气的不是医院 而是一些把人生死放在脑后的无良医生 医生没人关吗?现在连去医院开刀还要送红包 现在的人都觉得不送红包都开不好刀 难道给病人治疗不是医生应该做的?还有很多很多。。。 这次砸医院作为警钟没什么不好的

邮局港剧
这种事情到头来就是恶性循环
这两年医学院招生每况愈下,外地几个差点的学校都招不到人
没人愿意去做医生
医院里面好点的医生都想着到国外去做访问学者,不想回来
国外当医生,绝对是受人尊敬,高收入群体,国内当门诊医生,一天要接待上百个病人,每个病人就算3分钟,一天不撒尿都来不及看,万一看不好,还要冒着性命的风险。
国内的医疗环境绝对是ONE DAY WORLD

国内没发呆了 暴民 愚民 太多了
我在国外的大医院工作,我来说说我最近看到的一起意外事件吧
也有个很年轻的22岁小伙子,上麻醉休克了,估计是对麻醉药物过敏,大家都去抢救,很有可能就这样去了。
掉盐水也是一个道理,你不知道是否对这个药物过敏,很有可能就过敏性休克的。
现代医学处于很初级的阶段,任何侵入性治疗都是有风险的,所以手术前都会签同意书,一切后果自己负责。
在国外没个人会用暴力,因为法律完善。
在中国,学法律的人是最浪费时间的,因为这个社会是不需要律师的,暴力就好。
国内暴民就知道挑软柿子捏。

这个事件表现出的是百姓对zf的长期不信任和对zf不作为不满的集中性表现,有些个2b 还真拿来借题发挥说国外国内医生如何如何了。。肤浅的可以

下午2时准,张家港市锦丰镇人氏王美英,现年78岁,身体状况良好,因感胸闷,胃剧痛,恶心,去第一人民医院就诊时,挂号室值班人员在打手机,患者子女等了约20分钟,心急这下,说了声“同志能不能快点,看病要紧”,值班人员很不耐烦地边打手机边说:“急什么急,想好了,挂了号是不退的,小病挂什么急诊”。2点30分左右,患者来到急诊内科,(值班医生姓张,30岁左右)问:“哪儿不舒服?”病人答:“胃痛、胸闷。”医生问:“以前有没有心脏病?”病人答:“没有。”医生在一没有切脉、二没有测量血压、三没有测听心脏情况、四没有做任何化验的情况下就简单地下结论说是急性胃肠炎。患者子女问:“配什么药”医生答:“到输液室你就知道了。”患者来到输液室,由于和小儿科在一起,输液室一片混乱,因此大哭小叫的。3时左右,患者开始输液,第一袋输时,患者感到有所好转,疼痛减轻,5时50分输第二袋,2分钟不到,病人感到难受说:“我难受,此药可能有问题。”紧接着口吐白沫,患者子女急忙喊来护士小姐,要求拔掉针头。护士小姐说:“这是保胃的药,没关系的,要去叫就诊医生。”患者子女立即喊来医生拔掉针头。当时医院没有任何急救措施,六点左右做CT随后进抢救室,六点十分左右患者心跳停止,死亡。患者家属找医院领导理论,医院领导一个也不出面,只有急救室主任在场,问了一些情况。(8时左右,一个60多岁的男性江阴病人,患同样病征,在同一个医生处就诊,配同一种药,也是在输第二袋盐水时很快死亡。)晚上9时左右死者家属情绪开始激动,同时出现了很多警察,约有一二百名。死者家属追问院方领导为什么迟迟不出场,警察说,医院领导已经来了,在行政楼三楼会议室请你们过去协商。死者家属在会议室等了约一个小时,医院领导始终没有到场。如此二三次之多,约12时,卫生局医务科的一个科长过来问了一些情况就走了。第二天凌晨二时,医院的一个副院长出场问了一些情况,讲了医院的一些规定也走了。凌晨二点四十分左右,警察通知死者家属三点必须将尸体拉走,否则将采取强制措施。(将尸体拉到殡仪馆)同时警察人数增加到三四百人。市卫生局的一个领导表态答应,补偿2.5万元,警察答应由他们负责将遗体送回死者家中。凌晨3点40分,在悲痛和万般无奈之下死者家属答应将遗体运走。

10天内,两名挂水者意外死亡

事发张家港,一名是4岁男童,一名是53岁老人

目前当地卫生局已成立调查组,药水被封存送检

夏先生家住张家港市区百桥花园,11月28日,4岁的儿子夏臣森出现呕吐、低烧等不适症状,当晚送到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医生诊断后称“是感冒,没什么问题”,并挂水治疗。不料挂水中突发意外,孩子抢救无效死亡。而在11月19日,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就已经发生了一名53岁的老先生在挂水后死亡的悲剧。

10天内两患者挂水离奇死亡,死者家属均对这个结果难以接受。目前,4岁孩子所挂的药水已被送检,主管部门已成立调查组介入处理此事。53岁老先生尸体则已经火化,进入医疗鉴定程序。

悲剧一

挂水中喊“肚子疼”

4岁男童没救过来

夏先生称,儿子夏臣森11月28日上午出现呕吐症状,且有些低烧。家人以为是小毛病便没送诊,晚饭后孩子又出现呕吐症状,他赶紧和妻子将孩子带往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

“当晚9点多到医院后,是急诊儿科一位女医生接诊的。”据夏先生介绍,那名女医生听诊并查看了喉咙,自己询问孩子有什么问题,对方称没事。验血报告出来后,他再次询问,“医生说血没问题,下的结论是‘胃肠性感冒’。”

夏先生说,医生开药给孩子挂水,只开了一天的量,一大一小两袋药水。当时孩子先挂的是小袋药水,刚挂了三分之一不到,儿子突然喊“妈妈,我肚子疼”。夏先生第一时间停了孩子的点滴,本想扶孩子到主治医生那里去,但走着走着孩子的身子开始往地上趴。“老婆连忙抱着孩子,我提着点滴,去找医生。这个过程中发现孩子在翻白眼,我们直接奔向急诊儿科对面的抢救室。抢救医生还把我们的点滴打开继续挂,说‘挂了没事的’。”

“医生先给孩子输氧,可孩子吐不过气来……”据夏先生的妻子说,随后医生又将孩子转到抢救室内的小房间进一步施救。看到电子检测仪上的心跳时断时续,她和丈夫及闻讯赶来的公公分别使劲搓孩子的肚子、手、脚,“一个小时过去,孩子身上的皮都被我们搓破了。”

当晚11点半左右,夏臣森经抢救无效死亡。

悲剧二

挂完水出来

老人超市前突然倒下

据夏先生的亲属透露,11月19日,张家港第一人民医院已发生一起患者挂水后死亡的悲剧。“那是一名53岁的老先生,挂水后刚出来便倒下了,也是抢救无效死亡。”随后,记者从网上找到了死者家属发的帖子。

发帖人称,她爸爸今年53岁,平时身强体壮。11月17日有点发烧,就去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做检查,当时心电图、X光、胸透等都做了,一切正常。因为想好得快点,就开始挂盐水。“就在19日的中午,我爸就出事了。”

发帖人说,当她赶到医院向院方讨要说法的时候,没人理她。很快,她的家人等都赶来了,同时赶来的还有警察以及医院的保安。不久医院的领导出来,说已经和卫生局的领导沟通好,晚上6点半在医院的行政楼和他们谈。

根据发帖人的叙述,在家人、卫生局、院方三方沟通中,卫生局的人问院方有没有做全面检查?是否有问题?院方的人对于后一个问题迟迟不能作答,后来才说有支气管炎,“可是这不能作为我爸爸死亡的原因吧?”交涉无果后,放在门诊大厅的父亲尸体被院方安排人员强行推走。

据目击网友称,这名挂水死亡的老年患者,是在挂完水出来走到医院超市前突然倒下的。

记者调查

四岁男童之死,家长和院方各有说法

意外发生时

主治医生在哪

按照夏先生的说法,主治医生接诊时称孩子没问题,可在挂水时候出了意外。那么,孩子出现异常时,那名主治医生在哪里呢?

夏先生表示当时主治医生还没走,院方则说她已经回家。

焦点1

孩子家长说

夏先生称,孩子被转到抢救室小房间之际,他才顾得上找主治医生,“有医生说晚上10点换班,那名主治医生下班回家了。

夏先生和妻子说,主治医生是第一个接诊孩子的,也是她开的药水。孩子出现异常时,主治医生没走,是孩子抢救时才走的,“她应该留下帮忙。即使她走时不知道孩子出了问题,院方也应该及时联系她回来参与抢救孩子。”

夏先生认为,主治医生接诊时称孩子没问题,却在挂水时候出意外,这让他和家人无法接受。孩子死亡后,他和家人守在抢救室,希望院领导和主治医生出面解释和处理此事。可第二天早上7点半才等来一个副院长,称抢救室等着使用,孩子尸体要先送到太平间,然后再来谈。“可我们送了孩子回来后,那副院长没影了。”

夏先生称,他后来上楼去找院领导,一群保安跟着,还把院长室门锁上了。

她当时还没走

院方说

已经下班了

昨天下午,经过张家港市卫生局办公室负责人的协调,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朱院长和一位副院长接受了记者采访。朱院长称,夏臣森是晚上9点半左右到医院就诊的,出事是在10点过后, “我们的医生是三班制,10点正好交接班。孩子出现异常症状时,主治医生已经下班,不存在逃跑之说。”

对于夏先生“主治医生至今都没露面”的质疑,朱院长表示,医院也有保护医生的责任,在家属情绪激动的情况下要适当考虑医生的安全问题。不是不见,而是要选择一个适当的时间。

朱院长说,夏臣森出现异常后,该院两名主任医师、一名副主任医师都及时参与了抢救。同时,在孩子出现异常症状以及整个抢救的过程中,医院值班领导一直陪同在现场进行事件的处理和调解。同时,在患者父母的极力要求下,第二天下午,他也曾赶到现场进行调解。

所挂药水

有无问题

根据院方提供的资料,当时夏臣森被初步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那么,他为何在挂水时突然出现意外?这个孩子的死亡,和所挂的药水到底有没有关系?

焦点2

“我们只好把孩子尸体送到医院门诊大厅。”夏先生说,可即使这样院长也没出面。

夏先生说,11月29日上午10点左右,围观者越来越多,他们被带到医院医患纠纷办公室,由邵副院长和医务科吴主任接待,他们提出马上把孩子送到殡仪馆,做尸检,对孩子的死亡没有做任何解释。

夏先生称,下午4点左右,院长终于现身,张家港市卫生局的领导也来到现场。“他们要求我们先把孩子拉殡仪馆,然后到市政府调解中心处理。”

夏先生的家人说,当天下午,院方有人称孩子挂水出意外可能是“爆发性心肌炎”,“他们只是怀疑不能确定,可为何接诊说‘没问题’,挂了水出现心肌炎?找了从事医务工作的人了解情况后,我们怀疑是药水诱发了致命症状。”

怀疑药水是“杀手”

同批次药物已送检

记者从院方提供的一份材料上看到,11月28日晚9点半,夏臣森由家长陪同步行来到医院就诊。医生初步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胃肠型)”,给予“生理盐水 250ml+热毒宁10ml静滴、5%GS100ml+5%碳酸氢钠5ml+10%氯化钾1ml+10%浓氯化钠2ml静滴、甲氧氯普安3mg加入静滴” 输液治疗处理。晚10点半,患儿突然出现双眼上翻、四肢发软、呼之不应,家长抱患儿即来急诊儿科,发现患儿面色苍白,即去120抢救室。当晚11点40分宣布死亡,停止心肺复苏。

夏臣森之死是否与药水有关?朱院长表示难以明确,根据类似病例看可能是爆发性心肌炎。目前患儿病例、报告单、抢救记录以及所用的药物已经封存由其父母保管。夏臣森所用药物的同批次药已经送到苏州药检所接受药检。

到底谁应该负责

4岁的孩子意外死亡,到底谁应该负责?夏臣森的家长要弄清楚孩子死亡的真正原因,院方表示他们也想弄明白,并同意了家长异地尸检的要求。

焦点3

夏先生说,前天经过初步调解沟通,他和家人同意通过尸检揭开孩子死亡的真相。“院方说尸检应该由当地相关机构进行,我们没有同意,特意联系了复旦大学医学院法医学系。”

昨天下午,夏先生电话告诉记者,他的家人又不忍孩子尸检,“尸检被暂时取消了。”夏先生一位亲属称,调解中,院方有人认为夏先生讨公道是为赔偿问题,而夏先生家人真正要的是孩子的死亡结果。

“10天之内,两名就诊市民相继挂水死亡,而且都没有明确的死亡原因,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夏先生说,大家现在共同的呼声是,希望相关部门介入好好查一查。“不然,还不知下一个类似悲剧会发生在谁的身上。”

先要尸检后主动叫停

同意异地尸检

院方的材料上对夏臣森死亡原因分析为:有爆发性心肌炎的可能,也有EV71感染可能,患儿发病至死亡时间短且病情变化快,具体原因不十分明了,已建议患者家长行尸体解剖后明确死因。对于家属提出的异地尸检要求,朱院长也表示同意。“我们也想弄明白死亡原因,但必须通过医疗鉴定来处理。”

朱院长表示,对于夏臣森的不幸离世,他们也很悲痛。“但是我们已经走完了自己该走的程序,如果最后结果能够证明是我们的责任,我们绝不会推卸。”

谈到53岁的老先生,朱院长表示:“那位老先生挂水3天,没想到最后倒在超市门口。”根据临床经验,医院初步推断该患者可能是心源性猝死。目前死者尸体已经火化,进入医疗鉴定程序。

最新进展

当地卫生局已成立调查组介入处理

张家港市卫生局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第一人民医院发生患者挂水出现意外死亡一事,他们已及时启动追究程序,成立调查组介入调查处理。

该负责人告诉记者,据了解,夏臣森出事那天,有20多名孩子挂水,偏偏夏臣森出了意外。因事发突然,孩子家长接受不了,他也是可以理解的。目前,调查正在进行,尚未医疗鉴定,还难以解释究竟是何因。据该负责人透露,他们已要求第一人民医院加强内部管理,以及加强对医生的教育,“待调查结果出来后,我们将按照相关规定予以处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