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仍未消逝的价格双轨制

虽然物价在持续上涨,但很多由财政拨款的单位人,却能够在稳定低廉的餐饮享受中,过着某种程度上与社会相隔的生活。分化的价格双轨
在诠释着两级分割的幸福指数。在通货膨胀过程中,穷人所从事的行业通常是价格上涨最晚,持续时间最短、幅度最小的。而富裕的人、距离权利最近者所在行业的
情形却截然相反。

1元钱能吃到什么?7、8道热菜自选,有荤有素;4、5种主食搭配,粗精结合;另有餐后水果和酸奶。时下物价飞涨,可能很少有人相信这是真的。然而,这正是国家某部委食堂的午餐标准。

享有如此福利的,并非只是行政机关。各大国企、事业单位,这些国家财政拨款或经营着全民资产的部门,几乎都配有设施良好的公共食堂。

当社会民众在物价狂浪里颠簸起伏时,上千万体制内人群却生活在一个安静的小湾里。

那些吃食堂的人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一日三餐对于稳定军心而言,可谓头等大事。于是,大陆的单位食堂成为国家机器运转后勤保障系统的重要一环,各大单位也依据各自的实力,竭力在吃饭这一问题上解决员工的后顾之忧。

供职于某大型央企的小郭,基本上一日三餐都在单位食堂吃“免费餐”。对于像他这样的单身汉而言,食堂为其吃饭解决了大问题。坐落于该集团办公楼二楼
的职工食堂,设施清洁一新,两排放满餐盘的横桌分别置于食堂的两端。在食堂就餐,只需刷门禁卡,然后签上名字,就可以随意取食。这种自助餐的形式为大多数
单位食堂普遍采用。

这家央企午餐一般有两个凉菜、五个热菜、三种汤可供自选,此外还有玉米、红薯等粗粮,米、面、饺子一应俱全。小郭介绍,食堂的菜品每天更新,像排骨、鸡翅、牛蛙、牛羊肉都会供应。

该集团下属的一家子公司为其提供所有物业服务,其中包括员工食堂。所以,在单位吃饭是不需要个人花一分钱的。“打卡的时候上面显示的是十二块五,这可能是单位内部结算的价钱。”小郭猜测。

小郭坦言,并未感觉物价上涨对吃饭问题的影响,单位伙食标准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每天菜式不同,有时可能多几个喜欢吃的菜,有时可能少一些,但看
不出标准降低了。”负责员工食堂运营的何经理介绍,现在是冬季,天气干燥,所以最近的蔬菜比肉食多了一些,但并不是在降低标准。

不过,单位实力不同、级别相异,其食堂待遇也有明显的差别。

在某市国税局工作的小刘,对其单位食堂却不甚满意。单位午餐有2个荤菜、3、4个素菜,并有1、2种主食选择。品种少,味道也一般。这一顿饭的价钱
是12元,其中10元由单位每月定时打到饭卡上,算作福利的一部分,其余的2元则是单位直接补贴给食堂。“地税的待遇普遍比国税要好很多。”小刘表示。

食堂的差别与所在机关在资源分配体系中的地位息息相关。

据熟悉各大国家部委伙食的小郑介绍,那些国家部委的机关食堂,菜式十分丰富,有的甚至有20多种菜可供选择,而餐费却是象征性的1、2元钱,“这种水平的饭菜,市场价格应该是20多元左右。” 小郑认为。

某市的市政府食堂,也是让人流口水。两元钱一张饭票可以打到三菜一汤,而且分量十足,荤素搭配。该政府部门职工小张一天三餐都在食堂解决。不仅如
此,他们三口之家基本从不开火做饭,他每天晚上下班在食堂买5份饭带回家,一家三口的晚餐就可解决,还能留下一份供太太第二天带饭去上班。


谁来买单?

北京某饮食有限公司,主要为国家机关后勤服务。该公司的左师傅介绍,他们公司主要承包的是北京市区一级政府机关的食堂,以午餐为例,一般都是15元每人每餐的标准。根据这个标准,他们为单位固定人数准备饭菜,大概4菜一汤,或者6菜一汤。

然而,物价的上涨给该公司的运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公司每月跟机关食堂结算一次,合同则是按年签订的。左师傅介绍,目前市场上价格涨幅,肉类浮动不是很大,但是粮、油、米、面、蔬菜,涨幅都在30%以上。

早在四个月以前,公司就跟各机关部门进行价格协商,但由于崇文、宣武两区撤销合并,很多机关的一把手都还没定下来,这件事就被一拖再拖。“怎么也得元旦吧,元旦之前把这件事处理了。现在的差价就只能由公司来承担,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左师傅颇感无奈。

某国家级事业单位的老杨介绍,通胀目前还没有对食堂就餐造成影响,食堂一直是有补贴的。食堂提供一天三顿饭,午餐和晚餐员工需要各支付2元钱,按份计算,内容通常是两三个菜搭配主食,市场价大概每份8-10元的标准。

他们单位的食堂属于单位后勤服务中心管理,聘人运作。单位补贴直接补给食堂,所以价格稳定、便宜。后勤服务中心有一定的盈利渠道,但食堂是属于补贴性质的。“这部分补贴是国家财政支付,在这方面我们一般是参照政府部门的做法。”老杨表示。

根据1991年7月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发布的《中央国家机关食堂管理办法》,中央国家机关食堂是实行内部核算的集体福利性机关后勤服务单位。在财
务管理上,机关食堂实行核定管理费收支,定额补助,结余留用,超支不补的内部核算办法。食堂为保证职工正常就餐需要所提供的食品,以食品成本作为定价标
准。

有关人士认为,政府预算中尽管没有关于食堂补助的明确规定和项目,但这笔款项通常都在预算之内;而由于政府福利待遇一贯较为优厚,因此,那一丁点伙食补助并不为体制内人所关注。

另一种形式的“特供”


机关员工能够吃到价廉物优的饭菜,一方面得益于政府的财政补贴,另一方面还在于机关食堂由于需求量大,容易作到成本控制。前述北京某饮食公司的左师
傅介绍,由于公司承包了十数家机关食堂,进货一般到大型批发市场,进货量大,价格就能降下来了,比起一般市场,每样菜每斤大概能便宜三四毛钱,比起超市就
便宜更多了。但是从食品安全的角度考虑,调料都需要去超市购买,不允许到露天市场上买。

上述某央企食堂的何经理表示,虽然现在物价上涨很快,但现在并没有向单位申请更多的补贴。“我们的成本控制一直做得比较好,所以以前的结余可以应付现在的物价水平,比如说上个月我们可能有1万块的结余,那么这1万块钱就可以补足这个月的差价。”

此外,她介绍,他们还会通过选择价钱低的菜规避物价上涨带来的影响,“价钱低并不是说不好,比如说,韭菜和西兰花的价格没有涨,反而比前一阵低了,还有牛蛙,现在1斤只要8、9块钱,这时候我们就会选择这些菜品。”

不仅价格便宜,选材上乘才是机关食堂的更大特点。某国家部委历来关注机关食堂的质量,部长助理还亲自到寿光定点采购企业考察,叮咛嘱咐。在近期该机
关服务中心有关人员和部门会议上,部长助理强调要严把食堂食品原材料质量关,以确保部机关食堂、小卖部供应和出售的食品绝对绿色安全。

据悉,负责该部委海鲜供应的,是河北海产品企业,有专门采购员到当地捕鱼船上收购,以防止收购商使用防腐剂、保鲜剂;而其采购的东北大豆油、大米、鲁花花生油都是天然、绿色、营养、安全和非转基因产品;蔬菜则全部来自山东寿光欧亚特菜有限公司的“无农药残毒放心菜”。

在社会大众普遍关注食品安全问题时,有财力的大机关、企业也都开始实施“自救”。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在其博客上惊爆,“机关为保命,开始自建农
场。”他提及,去年他去西部某省开会,晚间在某机关食堂吃饭。陪同的领导对他说,他们机关食堂的饭菜可以放心食用,都是绿色食品。原来,该机关在农村租了
几十亩地,雇用农民种植,完全不施用化肥和农药。

据悉,政府机关、大型国企开辟这种蔬菜和家禽自供基地的情况并不鲜见。而这种放弃市场分工,实行生产供应消费一条龙的方法,实际需要更高的财政经费支出。

物价:谁的脆弱


11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紧急发布《国务院关于稳定消费价格总水平保障群众基本生活的通知》,要求各地区根据实际情况,对优抚对象、城乡低保对象、农村五保供养对象发放价格临时补贴。

但是另一方面,对强势群体的各种餐饮补贴实际上一直在进行,使其不至与社会市场价一起波动。

临时补贴,只是临时。如今,以食品价格为龙头的物价飙涨列车,使得主要消费支出为食物的低收入者,陷入痛楚境地。而政府欲推行的房产税、车船税,也对中产阶层产生实际支出压力。

低收入者如菜农、粮农,本可从物价疯涨中收获果实。因为房价、资源价格上涨终会波及到最终消费品—食品上。但是等他们所生产的产品价格上涨时,通货膨胀就已经成熟,政府必然要采取强有力措施干预价格,于是,他们本来要得到的好处就流失了。

在通货膨胀过程中,越来越显现规律的是,穷人所从事的行业通常是价格上涨最晚、持续时间最短、幅度最小的,而富人、距离权力最近者所在行业的价格上涨最早、持续时间最长、幅度也最大。

这样,一个确定无疑的趋势是:穷者相对愈穷,富者相对愈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经济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