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省拘捕:滥用权力何时休?

宁夏吴忠警方11月23日跨省刑拘了举报官二代公考作弊的举报人、甘肃省图书馆助理管理员王鹏。11月27日,媒体曝光。12月2日凌晨,吴忠市委、市政府向新华社记者通报,决定纠正利通区公安分局跨省刑事拘留王鹏错案。并于同日中午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媒体通报了“跨省追捕案”的处理结果。免去了两名责任人职务,对于王鹏所说的在刑拘期间遭受来自警方的暴力和刑讯逼供问题,吴忠公安局新闻发言人表示将依法依纪进行调查处理。

  高效纠错背后的玄机

  比照过往全国各地诸多类似事件,吴忠市方面的处理效率高得让人惊讶。在新闻发布会上,吴忠市公安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吴海波坦承“程序错,一切错”,显得干脆利落。吴忠警方向受害人认错道歉和承诺赔偿,也格外爽快。事实证明,这一快刀斩乱麻的手段奏效了,至少争取到一定的主动权。于是,在纷纭的议论中甚至不乏赞誉之声,表扬吴忠政府坦荡磊落,不但知错认错,而且有错改错。

  在无辜者身陷囹圄之际,关乎生命、自由与权利,快速予以解救无可非议,相较于许多类似事件,有关方面板着一张麻木、冷漠的官僚嘴脸,以拖延塞责为能事,吴忠市如此反应如此快速,无疑也值得鼓励。但是,显然吴忠跨省刑拘案,并非仅仅是一个环节程序出了错的孤立事件。也就是说,只有在全面了解事实真相的基础上,进一步审视和追问,才能更准确地理解吴忠市如此迅捷地处理事件的意图和理由。

  仅仅从吴忠市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就可以看到点端倪。在吴忠官方承认了程序犯错导致错案后,媒体质疑此案是否涉嫌公权滥用,新闻发言人立即予以否认。问题是,程序错误不是滥用公权导致的吗?诽谤罪案法律上属于自诉案,吴忠市却经过公检法三家协调会商讨,并请示上级后,弄成了公诉案,这难道不是权力滥用?将举报人的举报信给被举报人辨识和指认;为本市政协主席和上级扶贫办副主任的儿子的自诉案出动警力,难道不是公权滥用?执勤警察涉嫌暴力侵害举报人和刑讯逼供,不是公权滥用那究竟是什么?

  法律成了手中的面团

  跨省刑拘案是否公权滥用,是事件的关键。抓住这个关键,既可以避免重蹈覆辙,也更便于公众监督。无法在这一点上达成共识,显然不利于厘清事实和彻底解决问题,更可能留下隐患,危害未来。

  因此,可以推测,吴忠官方否认公权滥用,有如下两种可能性,其一是媒体和公众对公权滥用的认知与吴忠官方不一致。其次是公权滥用属实,吴忠官方虽然心知肚明但绝不能承认。在第一种可能性下,双方分明是各自在两套话语体系里自说自话,没有交集,自然无法沟通,也难以达成共识。解决之道不难,共同协商重新定义公权滥用,明确公权运用的范围和边界即可,只是看起来有视现有的法律法规为无物,亵渎政府的公信力之嫌,并且十分滑稽荒诞。

  如果第二种可能性更切合实际。那么,又有以下几种可能:首先,将法律像面团一样揉捏成需要的形状,把自诉案变更为公诉案,在吴忠官方看来并非无视法律,更不是枉法,当然也谈不上公权滥用。还可以进一步猜测吴忠官方此举基于以下逻辑:既然经过公检法三方协调,上级批准,自然就取得了合法性,出了问题集体负责,集体负责的实质即无需任何个人承担责任。至于在事件处理过程中免职了一些人,现在大家都知道,免职在行政法和党章中,都不是一种处罚措施。至此,常见的权大于法的痼疾,依然是吴忠跨省刑拘案解决过程中的亮丽风景。

  其次,仍基于吴忠新闻发言人不承认滥用公权这一前提,根据事态发展中的种种迹象,不妨管中窥豹,大胆推测:吴忠官方的快速高效处理时间,甚至爽快地答应了赔偿受害人3万元精神抚慰金,也许更多的是着眼于全局权衡利弊后采取的紧急消防措施,以避免火势燎原殃及池鱼。在全局中,释放举报者,认错,赔钱,免职,全由公安局大包大揽,类似某类动物的断尾求生。或者说只打开这个盖子,是为了将其他盖子捂得更紧更严实:公众不知三方协调会后批示的上级是谁,事件背后市政协主席和省扶贫办副主任缄默不语,公招局矢口否认被举报人在公考中有徇私舞弊行为,绝不承认有公考黑幕。公众自然也对吴忠市一把手对事情的态度一无所知。于是吴忠还是出现了奇妙的一幕,万籁俱寂,只有一个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吴海波在淡定地应付公众和舆论的不懈追问,全局的真相依然云山雾罩。

  最为乐观和良善的判断是,从快速释放和有求必应的赔偿受害人的角度看,吴忠官方的行为已经承认了公权滥用的事实,却煮熟的鸭子嘴硬,有难言的隐衷,绝不能松口。撇开公考黑幕、公权私用等环节,单纯从程序上看,吴忠官方的措施不但是一个进步,而且还担当了一定的风险。试想,吴忠如此地让“扰乱公共秩序”轻易得逞,并给予精神赔偿,让其他素来视舆论监督和公众压力为无物,一贯靠一言不发态度应付质疑,常常拖延塞责、我行我素滥用公权的权力部门情何以堪?吴忠官方如此行事会不会打破许多同行处理此类事件的默契和潜规则而招来压力?这样的疑问并非空穴来风,“吴忠警方说抓就抓说放就放,被指严重危害政府公信力”指责,已经见诸报端了。

  权力滥用是万恶之源

  行政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不将公众的言论自由权当回事,曲解和歪曲法条,肆意捏造罪名,以诽谤、煽动、颠覆、扰乱等罪名为由,拘捕和威慑公众,可谓比比皆是,前不久发生的陕西渭南警方抓捕作家谢朝平案,浙江丽水遂昌警方网上通缉记者案,以及更早的彭水诗案、稷山文案、高唐网案、王帅帖案,都是明证,吴忠不过是较新的一例而已。

  还有一起早于吴忠跨省拘捕案的类似的案件,则更为离奇。据《新世纪》周刊 2010年第47期报道,2010年10月17日,生活在无锡的twitter网友王译(本名程建萍)和未婚夫华春辉在网上看到,游行过程中有人抢夺路人手中的日产摄像机、照相机、手机摔砸。华春辉认为随意毁坏他人财物的行为是违法的,于是在twitter上发了一条信息:“反日游行、砸日系产品这类事,多年前郭泉他们就干过,没啥新花样。其实最给力的是立即飞到上海,砸了世博园的日本馆。”程建萍转推并写了句“愤青们,冲啊”。二人因此被无锡警方以“煽动网民打砸上海世博会馆日本馆,欲扰乱上海世博会正常秩序”为由分别被处以行政拘留。程建萍在5天拘留期满后,被其户籍所在地河南警方押回原籍,并被处以一年劳教。

  此事的离奇之处,除了因言获罪,在网上发一个字要付出70多天的自由代价外,还在于反对暴力和讽刺打砸抢者,在理解力低下、不知修辞为何物的无锡和河南警方的主导下,扭曲成为了鼓吹暴力煽动打砸世博会日本馆的危险分子,在宁夏吴忠跨省刑拘案之外,再造了一个闹剧,贻笑天下。

  在公共事务中,权力滥用是万恶之源,也是影响社会问题,戕害公平正义的罪魁祸首。而公权滥用如此蔚然成风,根本原因众所周知:公民的法定权利缺乏保护,公众的监督权也没有保障,行政权力常常凌驾于法律之上,导致公检法只能依附和听命于权力而不是法律。这样一来,没有制衡的权力肆无忌惮乃势所必然。吴忠跨省刑拘案,在滥用法条施行刑拘这一法律程序中表现出来的公权滥用,在公众和舆论持续关注之下得以纠错,呈现的正是监督和制约的力量。但整个事件的依然疑云密布,我们很难断定,在真相大白之前,公权是否还在被滥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