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回应发改委指责:食用油企停产报道客观可信

网易财经12月14日讯 近日,《华夏时报》报道称“食用油企业大面积停产已现先兆,业内担心此情况会导致春节食用油供应紧张”,《第一财经日报》等媒体进行了转载,12月13日,发改委网站刊文称此报道严重失实,纯属主观臆测。今日,《第一财经日报》和《华夏时报》先后针对发改委的指责发出声明予以回应,在声明中,两家媒体均表示食用油企业被逼停产的报道系记者独立采写,有理有据。

下为《华夏时报》的声明:

12月13日,本报刊发《价格调控困局:食用油企业被逼停产》的报道。现就有关方面的声明如下:

第一,本报记者深入现场,报道提到的有食用油企业停产有现场调查、录音及文字记录为依据。有关部委的网站声明也证实,文中提到的汇福粮油集团在报道之时的确处于停产状态。

第二,报道经记者采访而成,分析有理有据,有关方面声明认为该报道“严重失实,纯属主观臆测”的说法,本报不能认同。

第三,本报本着客观、真实的立场进行报道,意在落实中央管理通胀预期的精神,促进行业调控,维护市场稳定。

华夏时报

第一财经日报:关于食用油企业停产报道的声明

12月13日,本报刊出了《食用油企业再现停产现象》一文,经仔细对照和调查,现向广大读者澄清如下:

一、该文为本报记者独立采写稿件。

二、该文中提到的“黑龙江部分食用油企业停产”,有确切信源和电话录音。

三、对食用油企业的盈利状况,本报采访了某相关企业总经理,并得到另一相关企业书面材料,表明如果按照限价令,食用油价格下调,而原料大豆价格保持不变,企业资金链将出现严重问题。为平衡报道,记者还采访了第三方咨询公司,并引用中华油脂网分析师观点,指出食用油企业盈利现状不容乐观。

本报的报道内容,有数据、文字和录音作为物证。

作为一份始终坚持“对时代负责”的报纸,我们对发改委的有关说法持保留意见。

本报编辑部

2010年12月14日

第一财经日报:新一轮“油荒”即将到来:食用油企业再现停产现象?

   相关报道:与此前国产大豆价格高企,食用油生产企业收不到大豆而遭遇停产情况不同,最近,部分食用油生产企业再次面临停产现象,这次却是因为食用油价格下滑。

  昨日,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食用油价格不能上涨,但是作为原料的进口大豆价格却依然保持高位,食用油企业如果支撑不住关门停产,缺货会比涨价更令人忧虑。由于无利可图,黑龙江部分油厂已经出现停产现象。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部门多次向市场投放国家储备的大豆和食用油,食用油价格迅速下挫。中华油脂网监测数据显示,今年11月11日,天津一级豆油价格每吨10500元~10600元,12月10日,该价格已降至每吨9620元~9650元,每吨下降约1000元。

  不过,让食用油企业难以支撑的是,进口大豆价格却并没有随着国内食用油价格的跳水而走低。根据中华油脂网数据,12月10日,广州黄埔港进口大
豆价格每吨4150元,与11月11日的价格相同,浙江宁波、江苏张家港、山东青岛、天津等进口大豆的分销价格也与一个月前基本保持一致,每吨仅有50
元~100元的降幅。

  国内一家大型食用油企业的高层此前对记者表示,由于进口大豆价格居高不下,再加上食用油限价,企业每加工一吨进口大豆亏损180元。食用油价格的走低也使国产大豆加工业受到拖累,业内人士介绍,由于无利可图,黑龙江一些油厂开始选择停产。

  对于食用油限价令引起的连锁反应,一位企业界人士表示:“目前国内油价远低于国际市场。国际油价每吨在10700~10800元之间波动,比国
内每吨高1000多元,这直接导致国际市场的小包装食用油价格也比国内每吨高1300元~1400元。考虑到散油供应70%以上依赖国际市场,国内的小包
装食用油企业肯定无法长期承受这种内外高价差。一旦企业承受不起,资金链压力加大,就会影响正常的生产,从而威胁到市场供应的充足。缺货比涨价更可怕。”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数据也显示,2009~2010市场年度,中国消费了2320万吨食用油,其中60%来自国际市场。

  博朗咨询负责人刘兆福告诉记者:“有些油厂前期采购的进口大豆价格较低,每吨只有3500元左右,这样还可以撑一段时间,如果按照现在的价格购买大豆,赚钱的难度较大。因为利润情况不理想,国内港口积压的进口大豆数量达到650万~700万吨,库存量很大。”

  中华油脂网分析师沈永跃认为,自今年7月以来,国际大豆价格不断上涨,国内大豆进口成本也不断抬高,豆粕和豆油是加工后的两种主要产品,国内豆
粕现货价格较11月上旬已下跌400~500元/吨,而四级豆油价格的跌幅则更是一度高达800~900元/吨,如果按照当前到港的进口大豆完税成本
4000~4200元/吨来计算,国内沿海大豆油厂的压榨利润已经较之前大幅缩水,且不断接近盈亏平衡点。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汇福停产风波

在国家对食用油“限价”之后不久,北方地区食用油区域龙头汇福粮油集团则传出因为亏损而停产。

12月13日,汇福粮油集团销售部人士对本报记者回应道,“现在正常开工,停产2-3天是正常检修。”

国家发改委13日发布公告称,国家油料油脂库存充裕,企业库存充足,生产正常。发改委并表示,汇福粮油集团前几日短暂停产的主要原因是豆油、豆粕运输不畅,企业库存积压较多。

发改委表示,近期国家有关部门已加大了市场调控力度,并将陆续向市场投放部分临时存储食用油和大豆。目前中粮、益海等小包装食用油企业已开足马力,全力组织生产。

价格上涨,企业努力消化高成本。而作为平抑油价手段,国家存储食用油采取竞顺价销售模式,有多家企业认为,可以考虑取消顺价销售模式,平进平出,或许更有利于抑制油价上涨。

12月13日,汇福集团北京一经销售商告诉记者,“汇福12月9日又开机了,他们停产主要是豆粕产品大,现在需求小,库存大,停产几天压力稍微减轻点。”

另一经销商告诉记者,“汇福主要是散油生产停产了,小包装油没停产。礼拜一(12月13日)又正式生产了。”

本报记者采访了解到,北京市场30%的食用油是由汇福集团提供的,汇福停产意味着成本的压力让他们扛不住了。

汇福集团销售部该人士表示,“停产主要原因,(豆粕)铁路运不出去。”对于外界停产由于亏损所致,该人士表示,“外界的说法有失偏颇”。

上述两家经销商除了经营汇福集团产品,也经营包括金龙鱼、福临门等全国性品牌以及多个地方品牌。二者都告诉记者,尚未听说有其他企业因为亏损停止生产,也未有厂家告诉停止供货。

汇福集团目前年加工大豆能力300万吨,年生产一级大豆油55万吨,豆粕240万吨。尽管汇福只停产了短短几天,这已经让整个食用油加工行业产生巨大震动,担心自己会卷入其中。

尽管汇福方面在接受采访时表现得很“平淡”,但是汇福该人士表示,“原料上涨对企业的影响多多少少是有的”。

事实上,不只是多多少少受影响。12月13日,国内一级豆油平均价格在9830元/吨以上,
个别地区甚至达到10030元,在经历11月中旬以后的价格回调后,目前又有重新上升的趋势,甚至又要逼近11月中旬10040元最高价,这让食用油加工
企业不得不面临越来越高的成本压力。

但是面对成本的高企,加工企业难言涨价。12月初,国家发改委已经找中粮集团、艺海嘉里、中纺集团和九三油脂集团开会,发改委限制企业从本月开始的4个月内涨价。

一食用油加工企业人士告诉记者,“现在进口大豆油成本价在每吨 10070-10080元,加工成小包装油出售,实际上,企业每吨要亏损1300-1400元,现在企业压力很大。”

不只该企业感觉压力大。另一家食用油加工企业负责人也告诉记者,国内油脂行业总体利润率在1%左右,各种原材料价格都在上涨,“价格干预之后,会产生一个滞后效应,最后由企业承担。”

上述食用油加工企业人士表示, 国家要求4个月内不涨价,但是企业能否扛得住是另一回事。“我们原来进口的原料油几乎难以维持到月底,这些用完,只能重新采购高价油,到时亏损会更大。”

抑制涨价国储需发力?

在油价不断攀升的同时,国储油竞价销售也在水涨船高。对此,加工企业也是有不少建议。

上述食用油加工企业人士表示,“在油价高居不下的情况下,国储大豆和豆油仍然继续顺价销售。”

事实上,11月26日和12月7日举行了国家粮油交易中心两次临储菜籽油竞价销售,结果显
示,成交均价分别为9237元/吨和9223元/吨。如果加上运费和损耗的话,此次拍卖的现货销售盈亏价格为9400-9500元/吨左右,而目前,国内
菜油报价都在9800元以上,四川地区菜油散油出厂价甚至超过10000元。相对来讲国储油拍卖优势已没有那么明显。

而豆油拍卖价格更是节节升高。该食用油加工企业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国储豆油交易成本很高,拍卖的价格有时比进口豆油的价格高”。

12月3日,国家粮油交易中心举行国储和地储大豆拍卖,由于拍卖底价过高,国家临储大豆29.58万吨流拍,黑龙江地储大豆成交5.5万吨,成交均价3772元/吨,成交率仅为22.34%,这反映了国储大豆加工豆油优势不再。

国储食用油拍卖受冷,这反映了国储大豆和国储豆油顺价销售已经遇到了瓶颈。国储原料顺价销售,终端价格施以管制,这让食用油加工企业陷入两难。

2008年食用油价大涨,国家出手价格调控。多家企业认为,2008年时,当时是因为国储没有大豆,应对价格上涨只有价格管制这条路,企业理解。而现在国储丰裕。

上述一家食用油加工企业人士表示,比较合理的是社会各个环节应该分担,政府承担一些(比如减
免部分税费),在国储拍卖时也可考虑适当让利。如果平抑油价,国储豆油可以考虑平进平出,在不加价基础上拍卖,这样或许对平抑市场价格作用更大。但在这个
问题上,国家相关部委尚未给出官方说法。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