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墙”的现实意义

原始来源

有这样一种疑惑——在手里没有选票、没有军队也没有舆论权力的情况下,“翻墙”了解真相有什么现实意义。

对此有一些回应,大致是谴责鸵鸟主义的人生态度,引用的论据主要是“真相”有一些不容忽视的形而上的意义。

我的切身体会是,了解真相其实也有不容忽视的形而下的、真正的现实意义。

1.首先谈的当然是钱。

掩盖真相的最基本动机就是为了谋取经济利益。不了解真相的人,很容易在懵懂之间沦为廉价劳动力,股市的血牛,房地产的买单人和低劣电视广告的受害人 ——这个“广告”显然并不限于指卖化妆品和空调手表的那些。墙外的消息让你对宏观经济的真相有更准确的把握,也让你对政局的走向有更准确的判断。这两条看起来大而化之,其实对于真正的投资者把握市场的转折点非常重要。我曾经依靠对上述信息的综合分析,成功的阻止了一些过早的抛售行为和促成了一些果断的投资,现在看来是非常正确的。事实上,我从未见过一个有成就的投资者会囿于国内的官方消息,会认为“翻墙”没有意义。

更了解市场和社会的真相的人,对对官方发布某些消息的真实意图和群众的反应有更客观的认识。这样在进行某些投资的时候,投资者就好象渔夫站在岸上看到随着洋流即将到来的鱼讯一样,决策起来非常自然而且直白。在考虑市场方向的时候,明智的投资者考虑的不是官方消息的真假,而是有着“标准价值观”的老百姓对这些消息会做怎样的现实反应。对“标准价值观”了解得越清楚,对这个大鱼群的行动就会预测得越准确。事实上,所谓的“宏观调控手段”几乎总是一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游戏。蝉的逻辑体系是统一编好的程序,然后再给它们一致的刺激——官方控制的众口一词(或者一唱一和的)的信息——它们必将难以自控的随指挥棒起舞。

顺理成章的,“翻墙”可以让你有机会上岸做渔夫而不是成为网里的鱼。

2.其次,了解历史的真相,可以避免“被形成”价值观。

在历史的真相被明确之前,不论你有多清醒,都不可能真的摆脱这种价值观的影响——它看起来是那么合理,那么天然,那么无可辩驳。在讨论问题的时候,你可能会故意的反其道而行之,或表示对它嗤之以鼻,但是一旦处理现实问题,比如钱的问题,你却会对与它的指引不一致的方法产生不可抑制的恐惧。举例来说,很多家长在讨论的时候,都觉得上大学没用。但是这几乎不妨碍他们拼老命破财倾家把子女塞进三流大学读毫无现实意义的专业。表面上这是一个知易行难的问题,其实是一个对真相了解不足的问题。他们眼里的“反面事实”,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官媒不痛不痒的“批评 ”,轻描淡写不甚可靠的数据。这在做决定的时候,其实根本不能战胜刻画在他们脑中的那些成套的“历史事实”。他们必定会强烈感受到“理智”带来的强大压力,迫使他们做出“明智、勇敢和艰难”的选择。而大量上述“明智”的选择,将会造就我先前提到的“大鱼群”。

3.真相是幸福的基本条件。

而翻墙是接近真相的基本途径。你可能觉得即便不翻墙,也可以确认你现在了解的不是真相。但是【知道这个不是真相】和【知道一些更接近真相的其他可能性】两者相比,后者比前者有意义得多。了解历史和现实的真相,对于建立正确的伦理观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仅仅【知道这不是真相】的人,只会怀疑已有价值观的正确,但是因为他并未主动的去了解【更接近真相的其他可能性】,也就不能建立起自己的体系。他几乎必定堕入虚无主义——认为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是欺骗,诚实与不诚实无所谓,道德与不道德也无所谓。进而变成犬儒,并饱尝犬儒不可能获得幸福的痛苦煎熬。一方面努力不倦的追求于一些小快乐,试图说服自己这种小快乐(甚至是小快感)就是幸福。——另一方面又根本无法消除自己内心深处对这种自我欺骗的深刻怀疑,转而陷入对未来的绝望。主动的了解真相,依靠大量【更接近真相的其他可能性】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主动的构造自己的体系,锤炼检验真相的逻辑能力,是唯一解决这种不幸福感的方案。确定带来笃信,笃信带来平静,平静带来从容,从容即幸福。面对了解真相——哪怕是自以为了解真相——的人,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他身上的从容不迫和心理的均衡健康状态。每当我遇到这样的人,我都感觉得到这种人格的舒适感——不愠不火,坚定从容,谦逊客观,不卑不亢。而反观止于【知道这些不是真相】的人,则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焦虑,暴躁,易变和难以掩饰的敌意。

4.改造我们的世界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在“收获季”里分掉“指挥家”的蛋糕,本身就是最为健康的改变世界的方式。这甚至比选票更加有效,索罗斯早期的一些经典杰作可以作为这一点的良好注释。吃掉懒惰而肥胖的羔羊,是狼对羊的功德。

【赚钱】、【避免成为羔羊】、【更健壮的人格和更强健的幸福感】并【健康的改变世界】——这是我感受到的【翻墙的现实意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