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毒资产大搬家

不用维基解密,这基本上属于公开的秘密。

  美国次级按揭制造的有毒资产到哪里去了?一部分,可能是很小的一部分,被当作投资者的亏损冲销掉了。但是,仍然有天量的有毒资产没有冲销。它们人间蒸发了吗?

  这或许就是美联储扩充资产负债表的“秘密”。美国联邦储备局扩充出来的资产到底是什么样的资产呢?

  其实,美联储的“扩充”行为,可以视同为将有毒资产“国有化”。毕竟是用真金白银置换有毒资产啊。

  这有一点儿类似于用真钱换假钱的游戏。

  看官或问:怎么可以用“公”款救助私人银行呢?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这个“公”款不是来自于国民赋税。这里“公”的含义是指美国国债持有人,而不是指美国的纳税人。当“公”不是美国纳税人的时候,“公”是可以用来损的。

  从某种意义上讲,美联储损“公”肥私,确实可以做到利国利民。所以,美国参众两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笔者查阅了美国财政部和美国联邦储备局的公开资讯。很遗憾,没有任何可资定性的东西。显而易见,秘密被小心翼翼地包裹着。也就是说,所有的猜疑没有足够的证据。没有证据,“文化人”是不会服气的,特别是中国的“文化人”。或许,维基解密将来可以提供一点儿证据。维基解密或许可以揭去一些人的画皮。这应该是中国精英们对维基解密噤若寒蝉的原因吧。

  问题的严重性在于,美国国债没有抵押担保,美国政府没有提前承兑的义务。一旦出现问题,只有依赖脆弱的债券市场。否则,你要耐心等待国债到期时美国联邦储备局印刷给你的新的纸币。

  信用这东西,信就有用,不信就没用。可信与不可信就隔着一层纸。当然,迷信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你如果有兴趣研究此次美国联邦储备局金融欺诈的作案过程,请你勾勒一张有毒资产搬家路线图。从私人银行搬到美联储,这已经不算是秘密了。再往下呢?请你一直往下画,画到你的手发抖为止!

  搬家,搬家,搬去了谁的家?

  QE1,QE2,QE3。地球人正在见证史无前例的乾坤大挪移。美国的有毒资产变成了其他国家的货币发行。

  奥妙在哪里?有毒资产的持有者变了。所有有毒资产的制造者都漂白了。在击鼓传花的游戏中,有毒资产不见了。高盛、花旗等有毒金融机构又变成了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有毒资产到哪里去了?“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

  最终,美国金融机构的有毒资产变成了其他国家持有的有毒的外汇资产。然而,这在其他国家的帐面上仍然是无毒的。至少,现在仍然是看似无毒的。或者,其他国家的精英们认为是无毒的。

  於是,问题更严重了。其他国家以有毒外汇资产为依据发行的本币将毒素继续传导出去了。如果,你要冲销有毒外汇资产,你如何冲销对应发行的本币呢?说到这里,你或许开始理解,宏调变空调的内里乾坤了。

  物理学上,这叫作用力与反作用力。会计学上,这叫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人是无法超越自然规律的。

  冲销超发行本币的唯一出路就是通货膨胀!一场游戏,一场梦。是梦,终归是要醒的。通货膨胀遮遮掩掩地还是来了。

  这个欺诈过程有创意而无新意。一部金融史,本来就是一部流氓史!所不同的,这回的流氓更有魅力。

  中国人最怕的两件事情同时发生了:流氓有文化;文化人耍流氓。

  哎!

  老革命还是遇到了新问题。古代,流氓从陆上来,我们修了长城;近代,流氓从海上来,我们建了舰队;现代,流氓从天上来,我们搞了两弹一星。可恨的是,到了后现代,流氓竟然是从纸上来!

  等这个金融秘密全部解开了,熠熠发光的中国精英们还有意思吗?倒是治安部门最新的名词修正很有意思:失足妇女!

  积极而稳健的同志们,积极而稳健是无法战胜流氓的。对付流氓最好的方法就是比流氓更流氓。其实,咱们在自己家里玩有毒食品也还是有一套的。能否到外面去试一试?以毒攻毒吧!

  嗨,不就是面子吗?都什么时候了,还死撑面子!为了祖国和人民,命都可以不要,况乎一张小脸!

  这其实是国际政治的基本常识:所有的帝国从来都是流氓国家。让流氓国家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请您歇歇吧!至于那些“失足妇女”,也不用再扮精英了,跟着流氓混,总是要付代价的。

  奉送有关方面一句老话:丢掉幻想,准备战斗!

  既然如此,中国也玩一把狠的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