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尉:中国,请亮出你的底线

【按语】:最近我国再出奇闻,新疆一个老板收留并奴役多名智障人士。我不禁要问:中国人民,你们的底线在哪里?你们对待自己的同胞的底线在哪里?

这不禁使我想起了黑砖窑事件和富士康事件,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再说,都是为你劳动,至于那么狠么?怎么下得去手?

我无意讨论民族整体的底线伦理,因为我说出清楚,但是我知道,这绝对不对,这绝不正常,这违背自然律、人伦和天理。这怎么会出现在现代社会,这可是二十一世纪啊!

我再一次对人失望,这种失望离绝望更近了一步,或许可以说是无限接近了,这个社会的人和事快触及到我的底线了,可是我还没有看见这个社会的底线,请问:中国,你的底线在哪里?

正如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说的——历史将会记录在这个社会转型期,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借用韩寒的一句话,通往中国人民自己奴役自己的道路是每个人的沉默和冷漠铺成的。每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难道我们不是震惊、谴责然后没有下文了吗?我们的愤怒是有限的,有时间和空间限制,我们所给予的物质上的帮助太少,道义上的支持也不持续,良心上的支持从来没有,因此,悲剧只会重演,不断重演。

我们都有罪,我们都有责任。这是我对这些事件的反思,我们除了发泄愤怒就没有做任何对受害者和这类悲剧事件有建设性的事情,因此,悲剧不断在我们眼前上演,而我们只会愤怒,但是我想,如果有一天我们的愤怒用完了会怎么办?

可喜的是,这一次政府没有藏着掖着,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要求严厉打击丑恶现象,“即使‘上天入地’,也要把不法分子缉拿归案、依法严惩、公开处理,还人民群众一个公道。”并且现在劳工得救、老板落网,政府的上天入地已经见效。

接下来我们和政府可以做的都很多,如何帮助这些工人,如果从制度上根治奴役,这都是我们政府和人民的任务。我不希望下次、下下次又出来发表我的愤怒,那将是大悲剧,对于任何人都一样——有被奴役的的可能的国家,任何人都可能被奴役,这是历史证明的铁律。

我也没有能力再写出一些东西来说明我们是如何没有底线,我想也没有那个必要,但是我要重申我在富士康事件时的看法,并做一些修正。

【旧文修正版】

从黑砖窑到富士康

——我们都没有逃出去

“这实非一个工厂的内幕,这是一代工人的命运。”

——南方周末

为了减少争论,使文章按照我的思路发展下去,先做一个前提假设:

1.富士康的员工都是自杀,而不是他杀。

2.黑砖窑事件在披露之前,官方不知情。

富士康的连跳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黑砖窑,而对比之后我发现二者相同之外更多的是差别,也许黑砖窑更加令人触目惊心,但是在现代社会,富士康才令人不解。

黑砖窑事件是我第一次接触到奴隶制的中国版,当时最大的感触就是震惊,我每每读美国宪法类书籍,奴隶制和内战是翻不过去的话题。触目惊心的倒不是工人们受到的非人般的待遇,因为这是可以想见的。令我吃惊的是,黑砖窑的工人在那种恶劣的条件下为老板工作,物质上受到了致命性的压抑,但是他们依然坚强地活着。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以死亡来逃出去(或许他们逃跑过但失败了)。也许是他们还没有想到有一种解脱是死亡吧。

精神上的胜利是黑砖窑受害者们得以解脱的利器,他们自由受限,他们被强迫劳动,但是他们的精神从来没有死。灵魂还在,哪怕你再怎么打我、骂我,我活下去就是为了眼看自己的老板灭亡。所以他们一直等,终于等到了救兵,其实他们是完成了自救。

一群未成年人,一群要养家的男人,被困在砖窑强制劳动,他们的精神为什么没有崩溃,这是我在看了富士康人后的疑惑。富士康的员工大多20出头,他们一般都有点学历,受过高等教育,但就是他们,为什么他们就没有黑砖窑受害者那样的大心脏呢?也许学历与心理承受能力没有关系,也许如果他们心理承受能力强的话我们永远无法看到这样的富士康。

如果说黑砖窑是对人物质上极大的摧残的话,那么富士康则是对人的精神进行了恐怖袭击,他们以自己独特的方式——精神压迫——制造了一个穷苦劳动者的人间地狱。

其实富士康是一个好企业,因为他给予工人们高于一般水平的工资(我本人无法证实),但是这种物质上地满足是不是意味着就可以消除他对人精神的强暴呢?答案是否定的。

富士康的连跳或许是因为管理的问题,但是简单地归结为管理也是无法解释的。现在中国,管理有问题的企业多于牛毛,但是只有富士康的人这么踊跃地往下跳。企业大门是敞开的,你随时可以辞职,但是他们却没有,这是为什么?我相信没有人回答的了这个问题。(也有一种可能就是只有富士康被如此集中地报道,因为我听很多朋友说,他们长也会出这样的事情,只不过一般不见报,不连跳)

富士康可能也只是一个冤大头,他们只是一个向政府纳税的一个纳税大户而已。如果一定要追究什么的话,那么政府必须承担些什么。税收的确是富士康给你的,但是那都是工人们创造的,是他们用血汗和尊严为代价创造的——这是马克思说的剩余价值,跟我没关系。你感激富士康的巨额税收,但是你却从未感激工人们的劳动,及他们的消费。你作为富士康坚强的后盾使得富士康为所欲为。有奶便是娘,我从不鄙视这种行为,这对于所有当下中国人的思维来说可以理解,因为发展才是硬道理,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而对于另一个恩人——工人,你只是为他们找了一个伟大光荣而正确的组织——中华全国总工会,一个只知道过节给领导送礼发奖品和自己人互相颁奖的单位。工人们的死活从来都是关他们屁事,因为他们的工资不是工人发,而是老板发,所以为了工资也要去为老板们说话,而不是那些没有地位、没有金钱的下等人。

我之所以假设政府对黑砖窑不知情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不想把这个已经很复杂的问题搞得再复杂,那时候可以交流的余地就更少了。在我们公众看来,黑砖窑是秘密进行的,政府不知情是合情合理的。注意,我这里是假定黑砖窑对于政府来说是一个秘密。而富士康呢?现在当地政府如果敢说他们对于富士康不知情,那只能理解为扯淡。在你的地盘里的厂子,交税、送钱、请客无数,你不知道?我相信再单纯的社会主义的信仰者都不会相信。

既然政府早已知情,到现在还未采取任何行动,反而去调查,你做样子平时做就够了,这样的时候就不要装了,我们都懂的。把富士康赶出去是不现实也是不可能的,除去对GDP的贡献,富士康对内地的就业也是功不可没;再说别人是台湾企业,政治上的考虑正是我朝擅长的,这个不需要任何人担心。

政府到底是谁的政府?反正不是工人的。已经多少天过去了,可能对富士康采取的一些措施还是在私底下默默地进行,也许什么也没有做。政府当真会为了工人的生命和尊严而大开杀戒吗?我从来没有这样的幻想,政府不会为了工人,但它同样不会为了富士康,他只会为了自己。为了那金面子——飞一般的GDP——这是共和国的灵魂,为了那税收,只有暂时牺牲一下我们老百姓了,谁叫你是二等公民,谁叫你没钱。——没奶水,你就不是我娘,尽管是你生的,这就是中国的政治。

现在的民意是在同情自杀的人,但是同时也很惧怕富士康,我们在进行思想上的人权行动时还在顾忌经济上的损失,这就是国民性。中国人就会窝里斗,我们从没有被别人打败,我们只是被自己打败。往牛奶里加点毒物的是自己人,审判关押为孩子们维权的人的也是我们自己,制造毒疫苗的是自己人,屠杀孩子的是自己人,黑砖窑老板是自己人,富士康的管理者是自己人,富士康的老板更是自己人,新疆的工厂的厂子和老板、后台和管理者都是自己人:我就是搞不懂,为什么都是自己人对付自己人。真的,我们的敌人就是我们自己。

政府是用来干什么的?简单地说就是管理国家和人民的。但是管了60年,我们发现,管理者自己学会了杀人,只是他是让他的人民“被死亡”而已。

所有人都是凶手,每一个人,当然包括政府。

工人其实一直都是工具——一个企业赚钱、国家赚税的工具。对于尊严,是个奢侈的愿望。我们不是习惯了做工具,只是没有办法。当一个国家拿自己的人民当工具使的时候,还有什么别的选择么?你可以不当工具么?任何人都是工具,这就是当下中国的现实语境。总有人说,任何人都是卑微的,只有那些政治人物才是有大作为的人,他们才是真正的强者。的确,因为他们控制着我们。你再有钱、再有才,不还是别人一个棋子。在这个现代语境下的丛林里,工人是永远的弱者,永远被蚕食;强权就是真理,权力才决定一切。我们没有选择做不做工具的自由,因为那早已注定;但是我们还是有选择权的,那就是我们可以选择死去。既然世界令人绝望,那么我为何不决绝的离开。所以,他们跳了,他们静静地离开,我肯定他们都很安详,因为他们解脱了,对这个无情的世界说再见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我们可以不要养老保险,我们可以不要一切社会福利,反正政府也从来都没有诚意给予我们这些。但是,请给予我们基本的尊严,这是我们活下去的理由。我们没有想过让国家养活,因为一直是我们养活政府,我们只是要让自己在回忆往事时可以自豪的想起:我曾经在有尊严地活过,尽管穷、遭人白眼。这是我们活下去的理由,这也就是穷人生命的意义。

富士康的连跳也许不会停止,但是我希望政府早日停止自己的不作为,最好取消那个有辱工人人格的工会,工人从来没有代表,也不需要被代表。同时我也希望我们的媒体、我们的人们可以做更多,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是抗议可以吧,呼吁可以吧,呐喊可以吧,斗争可以吧?

黑砖窑是野蛮的,但是那却只是一个开始;富士康是绝望的,我们似乎看不到尽头;新疆工厂奴役智障人士是违背常伦的,我们一样没有看见底线。我不愿意相信中国是一个大的富士康,我绝望,但是我还是有点幻想,我为自由、法治和尊严而幻想。

中国,请亮出你的底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