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督徒剧增的六大原因

在中国,基督徒人数在剧增。

1997年官方文件称中国大陆有基督徒1000万,2004年中国基督教协会会长曾圣洁在《了望时代周刊》上称基督徒有1600万,2010年《宗教蓝皮书》宣布中国大陆基督徒共有2305万。

2305万是个什么概念呢?意味着基督徒占全国人口总数的1.8%!我不是基督徒,并且一向不大关心宗教问题。圣诞节将至,孩子们正欢天喜地,这组数字却叫我细细思量起来。

中国人有没有自己的信仰呢?很久以前,我想是有的。不管儒学算不算宗教,几千来它是亿万中国人的信仰,却是真的。而后又来了佛教,也曾在中国遍地开花。儒学也好,佛教也罢,其盛行多多少少是借了政府之力。基督教来中国时间很短,又未得过政府的扶持,然而竟在这举目无亲的东土之上生根开花,而且枝繁叶茂起来,真是不易。

据说,在西方一些发达国家,基督徒不是在增多,而是在减少,不知是否属实。而在新中国成立之初,以基督教为代表的各种宗教在国内确实是都走了下坡路。它的再度辉煌,起自何时呢?我不作探究,免得有人一生气,把我给“和谐”了。今日单谈谈如今基督徒剧增的几个原因,对与不对,请大家指教。

首先,人情冷漠,渴求关爱。若用“人情薄如纸”来形容而今的中国社会,相信反对的人不会很多。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人们将金钱作为毕生的奋斗目标。为此可以不择手段,不顾伦理道德,抛弃亲情友情爱情。一张张伪善的面孔背后是一颗颗冷漠的心。一幕幕让人心寒的悲剧在我们的身边上演。行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心头浮泛着阵阵寒气。基督教堂是个大家庭,教会中没有高低贵贱,大家都是“兄弟姐妹”,互助互爱,充满温情。这种极端的关怀让人感觉生活又重新有了意义。

其次,压力过大,寻求开导。随着市场开放,就业竞争加剧,人们的工作压力越来越大。为了立身,为了创业,许多人顶着巨大的压力工作。越是在市场前沿的企业,工作人员的压力。没有工作的苦苦求职,有了工作的担心被炒。年轻人要结婚,要购房;中年人房贷还在身,小孩在上学,父母已渐老;老年人看着子孙辛苦辗转,背负沉重思想包袱。基督教让人宽容,宣扬“今生多受苦,死后上天堂。”从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人们的心灵疾苦,平和了人们的焦躁之心,坚忍了人们的品质和意志。

第三,贫富分化,弱势心理。一个合理的社会阶层结构应当如橄榄形,中产阶层当是社会的主流。这样的社会具有稳定性,百姓产生安全感。可是现在的中国,社会阶层呈“工”字形发展,中产阶层断档,贫富严重不公。大批勤劳本分的草根民众相对贫穷,特权阶层由于既得利益,成为迅速致富的人群。人民普遍缺乏幸福感,弱势心理在社会上蔓延。人们广泛地产生孤独感、被边缘化、被抛弃感。整个国家缺乏向心力,整个民族出现信仰真空。人们在内心渴望寻求精神依靠,基督教正迎合了人们的需求,以它的平等友善赢得了大批信徒。

第四,多灾多难,求医治病。当一个人身体强健,道路平坦时,精神状态常常是饱满昂扬的。而病人的心理则大不相同。特别是患有慢性的疑难杂症者,如果现有医疗条件无法有效治愈,或是经济能力有限,无力治病时,人们多会从心理上找寻安慰,将希望寄托于虚无飘渺的神灵,渴望神的解救。虽说大多无效,然也有个例因精神好转而痊愈的,传将开来,就更坚定了一些病人企图通过祈求神灵来治愈疾病的信念。

第五,失去工作,打发时间。这一类的信徒应该是不多的。他们没有固定职业,或是下岗,或是退休,亦或是打零工。大多数的时间里,他们是在无聊中度过。而教堂这样的人群相对集中的地方,自然容易吸引这些人。再加上教堂时常会有活动,这对于这类精神相对空虚的人群而言,真是再好不过的去处了,基督教给了他们活动的空间,给了他们精神支持,同时也给了他们信仰。

第六,父母带动,家庭影响。这一因素不可小觑,因为基督教的信徒大多十分虔诚,他们对于《圣经》所言十分相信,对于上帝万分景仰,以一颗赎罪的心日复一日地做着祈祷,相信这样可以减轻罪行,将来是能上得了天堂的。自然,他们会把这种思想传给儿孙,让他们早早地信教,成为上帝之子。在父母的影响之下而参加都会的年轻人,由于较早地信奉基督教,通常也是十分虔诚的信徒。

假如唐宋之时,基督教来到中国,它未必能够盛行,因为儒家思想主宰了这个社会,支配着我们的行动。假如回到文革之前,基督教也难开花,因为我们信仰共产主义,崇拜我们自己的精神领袖。然而,我们回不去。儒家思想如今渐行渐远,共产主义愈发虚无飘渺,我们还能信仰什么?干枯的池塘里,我们自己没能用水将它填满,还能挡得了别家的水流来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