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日报:乐清村长之死

皕文 宋冰

  ●钱云会遇难之前的神秘10分钟究竟发生了什么?

  ●钱云会七年上访路是无理要求还是为民请命?

  ●浙能乐清电厂征地真相是什么?

  一组尸体被压在车轮下,只露出头颅和一只手的画面成为近日的网络焦点。

  死者钱云会,现年53岁,温州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人,2005年5月当选寨桥村村主任,多次因带领村民进行土地维权而坐牢和劳教。

  2010年12月25日早晨,四个多月前从浙江省金华市劳教所出来的钱云会,接了一个电话后赶到村口的虹南公路,被一辆牌号为皖K5B323的工程车轧过,于是悲剧发生。

  在当地的新闻门户网站上,钱云会之死化为一条简讯:“乐清蒲岐镇今日发生一起交通事故,致1人死亡”。

  昨日下午4点30分,乐清市召开新闻发布会,就网络上流传的“村主任被故意碾死”一事定性为“交通肇事案件”。但事件中的几个疑点:监控视频、工程车逆行、神秘电话、征地纠纷,尽管包括《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内的同行在现场多次发问,仍未得到令人信服的回答。

  但事故现场的村民间却流传“村主任是被4个人抬起,扔在工程车前轮下轧死”的说法。

  两次抢尸

  事发点附近的一名修车师傅告诉本报记者,事发时约是上午9点25分。当日下着毛毛细雨,他9点15分路过事发点时没有发现异常,但上完厕所回来后就看到钱云会已压在工程车下。

  这10余分钟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本报记者在现场采访时,寨桥村的一群村民吃力地演示着当时的情况。一名村民指着事发点对面的监控摄像头说,或许它能告诉大家真相。

  当日早上8点左右,村民吴之伍(化名)问路过自家门口的钱云会吃了没有,得到的答复是“饭吃了,没事玩呢”。

  之前,从外边回家的钱云会自己煮了面条,边吃边看电视。钱云会妻子王招燕对本报记者追述,8点多的时候她丈夫接了个电话,然后一边接电话一边往外走。

  但她没想到丈夫一去不复回。“事发前两晚,他就不在家里住,因为听到村里的风言风语,说有人要对他不利,所以晚上就到外边住。”王招燕说。

  噩耗传来已近10点了,王招燕和其他村民往事发点跑去。现场已有不少人围观,但肇事司机已经不见踪影。吴之伍说:“钱村长被工程车压着。村民们开始搭起雨棚护住钱村长的尸体,希望保护现场。”

  吴之伍告诉记者,下午2点左右,来了近百名警察想带走村长的尸体,由于村民阻拦没能成功。但4点左右来了更多警察,同时携带警犬,终于将尸体带走,并带走了十来个围观村民,这些村民至今还没有被放回来。

  这个说法也得到了钱云会儿媳钱双萍的证实。她告诉本报记者,当天下着毛毛雨,非常冷,警察第一次来抢尸体的时候,和村民发生对峙。但第二次出动的警察更多,村民们扛不过,尸体就被带走了。

  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乐清市公安局政治处主任傅昌扬也称,针对在处置该起交通事故过程中,不明真相的群众,在个别人士的煽动下,围攻民警、阻挠民警执法的行为,造成5名民警受伤。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为由刑事拘留了钱成宇等6名村民。

  待解的疑惑

  由于事故路段的监控设备无法“披露”真相,钱成宇似乎成为为数不多的目击者之一。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称,钱成宇曾对赶来的交警表示见证了事件的始末:“4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把钱(云会)按倒在地,招手工程车过来,轧了过去,车速很慢。”

  这个说法经过网络传播,扩散为“蒲岐一苦难的村主任为民办事的好村主任今早被杀”、“乐清寨桥千古奇冤”等为题的帖子。

  在采访中,多名村民向本报转述了上述说法,但目击者钱成宇在事故发生次日下午4点被警方带走。从官方通报的材料来看,最早抵达现场的是乐清虹桥交巡警中队和蒲岐边防派出所的11名民警。

  至于监控设备为何失效,乐清市移动公司的一名负责人表示,发生事故路段的监控设备是21日安装的,24日下午才进行了设备调试,只能浏览但不能存储。

  另一个疑点是,钱云会出门前接了谁的电话?蒲岐镇政府的宣传官员钱向永对本报记者表示,他曾给网上流传给钱云会打电话的副镇长致电,这名副镇长否认。

  51438是钱云会手机号码的最后几位,面对网络上的争议和质疑,乐清警方没有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当时的通话记录。

  “刚买时就说这个号码难听死了,但是爸说就喜欢这个号码。”钱双萍说。

  此外,令人疑惑的是,肇事车驾驶员费良玉竟属无证驾驶。

  乐清交警调查指出,费良玉是车主。肇事工程车是他于今年9月份刚买的,费良玉自己没有驾驶证。12月2日,他请来老乡黄标帮忙驾驶工程车,他自己和黄标轮流开车。事发当天,他们从虹南大道湾底村一工地运石料去临港工业区围垦工程。出事后,费良玉和黄标一起到虹桥交警队陈述了事故经过。

  目前,费良玉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乐清警方依法刑拘。

  征地始末

  钱云会的儿子钱成旭是最后一个赶到事发现场的家属。他说:“24日晚上我参加朋友聚会,直到25日早上9点多听到了爸的事情,一个多小时后才赶回寨桥村,到现场后借了朋友的苹果手机拍下了现场照片。”

  他最后一次见到父亲是在23日晚上。

  钱成旭向本报出示了事发现场的一组照片,但不承认网络上流传的照片是他上传的。“我感觉村子里大家意见不统一。”伴随照片被疯狂转载的,还有钱云会今年8月份在网上所发揭露当地“征地黑幕”的帖子。

  本报记者从寨桥村获得的一份厚厚的举报材料显示,所谓“征地黑幕”要追溯至2003年。

  举报材料显示,2003年10月10日,乐清市政府下达乐政函(2003)84文件《关于印发乐清市浙能乐清电厂工程建设政策处理实施方案的通知》,在寨桥村征用山地233亩,滩涂471亩,租用林地297亩,两个天然深水码头。

  据《温州日报》的报道,浙能乐清电厂位于乐清市南岳镇、蒲岐镇区域内,工程动态总投资108亿元。该工程是浙江省“五大百亿”重点工程和电源建设“三个一千万”的重要组成部分,由浙江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控股建设。浙江网的报道则称,从2003年10月开始,乐清市政府经过缜密研究、细致探讨,确定了浙能乐清电厂的具体事项。

  据温州网2006年的资料,浙江浙能乐清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5年5月,由浙江省能源集团公司、中国龙源电力集团公司、温州电力投资有限公司、温州电力开发公司、华峰集团分别按51%、23%、10%、9%、7%的投资比例出资建设。

  蒲歧镇寨桥村是位于乐清市东北部的沿海小村庄。据吴之伍说,寨桥全村有3800多人,是乐清市下面人口最多的大村。因为人多地少,村民们并不富裕。土地被征用前,寨桥村仅有山地500余亩,耕地750亩,滩涂35公顷,全村靠这些资源维持着日常生活。

  村民们提供的材料显示,这次征用的土地面积占到了全村土地总面积的67.6%,被征用的土地、山地、滩涂收入占全村总收入的96.78%。土地被征用后,全村剩下的人均耕地仅为0.19亩。

  村民们认为,政府的补偿方案中,耕地每亩赔偿55000元,滩涂每亩补偿1000元,山地每亩补偿48000元,这样的价格对依赖这片土地生存的村民来说是偏低的,不合理的。

  一份盖有乐清市政府公章,日期为2004年7月19日,名为《乐清市人民政府关于〈征地赔偿应合理,百姓被打讨说法〉稿件中的若干问题的情况说明》的函件称:由于寨桥村存在与周边有关村的土地权属纠纷等历史遗留问题,以及村民之间的个人恩怨纠葛等方面因素,给征用该村林地工作增加了工作难度,部分村民提出了无理的过高要求。这份说明书的解释对象是经济日报社。

  尽管有村民的反对,乐清电厂的工程依然在推进中。

  2005年10月16日,工程“四通一平”动工开山首爆。2008年9月,一期工程2台60万千瓦机组投产发电。二期主体工程于去年11月开工建设,今年3月底3号机组投运,4号机组6月30日首次实现并网发电,7月18日进入满负荷运行。

  三进监狱

  多年来,数名村民因抗议征地而“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坐牢。钱云会更是三次进出监狱。

  2004年,钱云会因“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次年3月10日,二审上诉后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乐清市人民法院重审,钱云会被判一年六个月有期徒刑,缓刑两年。

  尽管被关押了11个月之久,但也给钱云会在寨桥村带来了巨大声誉。吴之伍告诉记者,在两个月后的村委换届选举中,2500多名村民参与投票,钱云会得票2300余张。

  吴之伍是寨桥村22个村民小组组长之一,他对钱云会的评价是“人比较直,说话公平,帮村里干活”。

  此前乐清方面称,钱云会并非村长,而是普通村民。对此,钱向永说,寨桥村换届选举尚未正式启动。也就是说,由于2008年该村村长选举不成功,根据法律规定,钱云会生前仍是寨桥村委会主任。

  当了村委会主任后钱云会仍投入村民的维权活动。2006年5月8日,钱云会等人和乐清市森林公安局的人讨论山林方面的事情,几名治安大队警察将其带走收监关押。

  吴之伍说,钱云会最近一次进看守所,是因为2008年在北京上访。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钱向永对本报表示,钱云会多次被关押属实,但他认为最近这次是有人到派出所举报其非法转让土地。

  此外,钱双萍告诉记者,当时妹妹(钱云会的女儿)在现场哭泣,她在回家拿盐水袋为哭昏的母亲挂点滴的路上遇到警察,并起了争执,和妹夫一起被警方带走,一岁的孩子留在家里,也不知道妹妹和妹夫什么时候能回来?

  除了钱成宇外,乐清方面没有透露其他5名被拘留的村民的个人资料。

  “前几年有一批人跟着我爸走的,但是人越来越少,到现在基本剩下我爸一个人了。有些是被收买了,有些是害怕了。我们都说拿点钱算了,不要把命赔进去,我爸就是不听。”钱双萍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