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时评人和他们眼中的“钱云会被撞案”

钱云会被撞案,地方政府公信力的显示器

  ■说点别的吧

  世界上最糟糕的事莫过于一个人说什么话都已经没人敢相信了。像这种人和机构貌似有一些。
  
  例如电视购物和其他一些啥的。根据媒体调查,目前大众对电视购物的可信度基本为零。无论是“198元的意大利金链”、“30天丰胸”还是“两周长高5厘米”,因为电视购物广告内容与实际效果的巨大差距,电视购物机构已经成为了可信度和公信力最差的地方。除此之外,这种无论如何再多做解释都已经无人敢信的公信力极低的机构也包括了一些地方政府和其所属的一些职能机构对其处理的一些公众事件以及刑事案件的说明。
  
  12月27日,在轰动全国的浙江省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前村长钱云会车祸一案的案情说明会上。对于记者和媒体提出的种种质疑,乐清市有关部门通报说明为“一起交通肇事案件”。虽然乐清市有关部门用现场勘查的照片与专业勘查的技术结果对此加以说明,但仍无法平息网民与媒体对此事件真相的质疑,陷入了“越描越黑”、“说啥都没人信”的公信力危机。
  
  为何一些地方政府的公信力已经降低如此低的地步,这无不是过去,他们在遇到社会监督与公众质疑时,在回应手法上、答辩理由上的简单、苍白与不负责任所致,是背后的一些职能机构在执法、办案、处理过程中的信息长期不透明与监督缺失所致。如12月8日,河南省周口市商水县大武乡二中校长刘红伟,在接受县检察院调查期间死亡。其亲属说,刘红伟满身血迹,左手腕断裂五分之三,宽度20—30厘米,颈部有360度的深深勒痕,腹部有一只男性脚印,背负大片淤青。“分明是受暴力致死。”但是当地官方初步认定是自杀,理由是:“刘红伟在监护人员睡觉期间在卫生间一颗螺丝钉上自尽身亡。”这种类似的公信力和可信度极低的案情汇报还包括大家熟知的“躲猫猫死”、“喝开水死”等。
  
  如学者毛寿龙所说:“不管任何人,遇到监督的时候,都会尽力自我保护。一旦发现问题,被监督者,首先会隐瞒或否认事实。然后会尽可能利用自己的各种优势,比如信息不对称的优势,专业知识的优势,解决问题中的位置优势等,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然后是尽可能开脱自己的责任。尤其当被监督者的问题比较大的情况下,尤其如此。”
  
  如伊索寓言中那个老是喜欢说“狼来了”的牧童,说谎是一种不好的行为,它既不尊重别人,也会失去别人对自己的信任。谎言不可怕,谎言没人相信才可怕。只有坦然接受公众监督、用透明的信息和客观的真相来对应公众监督,才是重树一些地方职能机构公信力的唯一方法。一些地方政府如果没有公信力一切无从谈起。

  □吾非羊

  钱云会被撞案,安徽老乡绝不能沉默

  ■叶语警人

  12月25日,在浙江乐清,一条鲜活的生命换来当地新闻门户网站上一条冰冷的消息:乐清蒲岐镇今日发生一起交通事故,致1人死亡。这一天,在浙江温州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53岁的村主任钱云会脸朝下,被一辆大型工程车压断了脖颈。(12月27日中国青年报)
  
  钱云会被辗轧致死之后,网络上出现了“谋杀说”,因为钱云会生前曾多次举报或上访关于当地一些工程的违法征地情况,而钱云会是被一个电话骗出家门后,紧接着就发生了这起“事故”,更有网友反映,就在前一天,当事路段的摄像头被拆除,加之肇事车辆又是乐清临港工业区一辆工程车。
  
  目前,当地官方已经对这起疑案定性为交通事故。但是,存在公众心中的诸多疑问却难以尽消,现在亟需有关部门认真侦查,弄清真相。
  
  笔者注意到,在这起车祸中,肇事司机叫费良玉,安徽籍,他是车主,由于自己没有驾驶证,12月2日,他请来安徽老乡黄标帮忙驾驶。事发当天,他们从虹南大道湾底村一工地运石料去临港工业区围垦工程。出事后,费良玉和黄标一起到虹桥交警队陈述了事故经过。目前,费良玉已被警方刑拘。
  
  笔者也是安徽人,对出现在车祸现场的那辆肇事车和两位安徽的肇事司机便格外关注。在国人追究真相,尤其是疑为谋杀的呼声之中,两位安徽司机已成为关键人证。
  
  如果是司机一时糊涂,受人指使,铸下大错,蓄意制造了这起车祸,现在迷途知返,主动坦白,或可能获得减轻处罚。否则,纸终究包不住火,等到事件水落石出,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为此敦促肇事的安徽老乡,尽快说出真相,别让自己错上加错,让安徽形象蒙受更多损失。

  □叶传龙

  钱云会被撞案,为何引发几多联想?

  ■长风破浪之“说长道短”

  有张图片惨不忍睹,一村长被大车压了,肝脏四迸。外间说法和某些说法不一致,说被撞和某事有关。作为外人我们不知是否属实。但是,无风不起浪,如此被联想,原因是显然的。如果我们一切已经做得很好很好很好,甚至好得不得了,为何外间不相信我们的解释?我们自身要检讨的地方恐怕太多了。

  □顾长风

钱云会被撞案,2010年最沉痛的烙印

  ■蚁窥天下

  不过圣诞节的中国人,不代表这天除了西方节日欢庆外没有别的事情发生。对于浙江乐清寨桥村为村民请命5年多来的前任民选村主任钱云会来说,这个日子更是异常地灰暗。2010年12月25日9时25分,在“平安浙江”的恢恢“天网”之下,他被一辆工程车压死在自己村子的路口。
  
  香港有个俚语叫“仆街”,用这个词的本意来形容钱云会之死,很是确切。据网友披露,钱云会当时横躺在路中间,脸向下贴着马路,双手手肘弯曲,像举起双手的姿势,颈部刚好被压在了肇事工程车前轮轮胎下,身首异处。其身子与肇事工程车的行车方向成了离奇的90度,这与普通车祸受害者向前倒下的常理大相径庭,而与村民口中事发前数人将钱云会扔到工程车车轮之下的传言却十分吻合。“仆街”,钱云会这这样惨被“仆街”了。
  
  车辆逆行、路上没有刹车印、肇事司机失踪却被“控制”、天网摄像临时性失效、当地村民被监控甚至被刑拘等等,如此之多的疑点纷纷把这起离奇的车祸指向有预谋的故意杀人案。
  
  不过,在乐清市政府、乐清市公安局、乐清市交警大队、移动乐清分公司四家单位两个工作日通力合作的辛勤努力之下,我们终于在今天得知了事件的真相。原来这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案,尽管有些离奇得不可思议,但都只是巧合而已,虽然这个概率远比买彩票中头奖还低得多。依照国际惯例和中国国情,这次的肇事司机仍然是个临时工,而且是个彻头彻尾的临时工,甚至连个驾驶证都没有。一时间,世界顿时清静了,到处是一片片和谐的喑然景象。受害者钱云会早就闭上了双眼,他的离去,固然刺痛了家属的心,但此时想必情绪一定很稳定。
  
  再有三天,2010年就将过去。钱云会“仆街”之死,则为2010年的中国打上了最后也是最沉痛的一个烙印。

□蚂蚁虫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