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公云会,浙江乐清农人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如此而已。

钱公云会,浙江乐清农人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如此而已。

公之名动天下者,皆因其死。死之轻重,有泰山鸿毛之判。钱公之死,不为一己之私,自有泰山之重。

千年以来,中夏之民立命安身者,土地耳。千亩之田,予之,可使百人生;夺之,可使百人死。今乐清官吏所夺者,寨桥田地两千(146公顷)亩。寨桥者,钱公之村。

钱公一介草民,躬逢盛世,苟且而活,已属富贵。熟料求苟且而不得,数年间,奔走呼号,皆未果。期间惨烈,被殴者一百三十人,被拘者七十二人。

无奈万般,求诸网络,钱公哀号:官乎?贼乎?

未几,死于车轮。官曰,死于交通。贼曰?贼曰?

昔年,阉党魏忠贤之祸暴虐已极致。当其时也,缙绅束手,苏州颜杨马沈周奋起于草莽,孤身抗志。及五人就义,西铭先生激于义愤,作《五人墓碑记》以彰其行。赞曰:激昂大义,蹈死不顾。

考今日钱公之死,竟无大义可激昂,致其死者,百顷之田。

呜呼!纵使张溥复生,以大儒之博,恐亦不能识今日域内,有过于阉党之祸者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