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没了!!

现在还没有困意,一桶百事,一包儿点儿8,
    写会儿日志~ 记录着老北京的故事,
    没准真应验了那句话,记一次,他妈的少一次了!
    从哪儿写起呢?哪儿能想写,哪儿都写着不高兴,
    因为,北京快没有了,真的!
    刚才看新闻,说宣武区今年要有6万人迁出宣武,奔向京郊…… 我不敢骂国家,不敢骂**,不敢骂党,我只想对拆迁的那帮人说句“你妈x!!!” 6万是个什么概念?刚刚百度一下,08年末,宣武区常住人口50来万,还包括12万外地的,还包括我这户口在宣武,家住丰台的…… 如果有一天咱不是北京人了,那咋办?
    想跟哥们儿喝个酒,我从丰台过来,丫从亦庄过来,丫从海淀过来,喝多了打车回家的钱都能去趟河北了……
    想去工体看场球,球完了一高兴一狂欢,地铁都没末班车了……
    想去单位上个班儿,光坐车就得仨小时,愣高早晚高峰活逼该…… 想去趟原来住的胡同看看,等走到那儿的时候,发现一帮外地人在你原来住的地儿盖起的别墅里骂着北京这儿不好那儿不好呢……
    想跟别人问个路,丫用不知道哪儿的外地口音跟你指挥呢……
    越想越你妈来气,不想了。
    北京真的变了,拆迁下的京城,正被一种诡异的气氛所笼罩。
    爷们儿打小在胡同住了8年,很舍不得胡同的消失,正所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或者说,一条胡同拥有一种神。
    什么神?那就是咱北京人的精气神儿。
    拆迁后的北京会是个什么样儿呢?前儿跟哥们儿喝酒,讨论了一番,
    我来想一下。
    西城区的都搬到回龙观去,剩下的是专坑老外的后海酒吧……
    东城区的都搬到天通苑去,剩下的是专供大官儿的南池子……
    宣武区的都搬到亦庄城去,剩下的是专蒙游人的东琉璃厂……
    崇文区的都搬到大兴区去,剩下的是专坑外地的红桥市场……
    等那时候,北京会成为外地人发家致富的宝地,当然也会成为北京人回忆童年的伤城。
    到那时候,
    想逮个蛐蛐得去趟自然博物馆,
    想看个胡同得去历史博物馆,
    想听场京剧得去音乐博物馆,
    想喝瓶啤酒得去外地人开的饭馆,
    想吃完卤煮得去山西人开的削面馆,
    想侃会儿大山得去个人少的地儿因为那儿没人管……
    活在北京,真你妈可悲!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发展轨迹,不是说你丫把四九城儿拆得跟***似的,就是我们北京的轨迹。
    内城里寸土寸金,狗都想找块儿地儿安家,当规划者们认为只有用钱把老北京轰出北京的时候,你们丫才高兴?规
    划者们也抓住了北京人的心,下岗的下岗,呆着的呆着,没钱的没钱,有钱的也就是个最普通的老百姓,每平米5万,搁谁谁都得搬。可是,钱买不来高兴,高兴买不来回忆。
    不是说拆迁轰人就是最好的妙策。
    把城四区给了外地逼们发家致富,真正的北京人躲到郊区,想去趟陶然亭得仨小时,想去趟天坛得半天儿,想去趟单位报销个药费就跟你妈出国似的。
    其实,老百姓说不了什么,做的也只能是拿钱走人,我们心里不高兴,
    凭JB什么东成西城崇文宣武给了外地逼经商,我们去了通州大兴?凭JB什么外地逼经着商,嫖着娼还说北京这不好那不好?
    凭JB什么陪伴大半生的大杂院儿说推就推?
    嗨……当老北京都从四九城儿搬迁的那一刻,就是北京文化倒塌的那一刻。
    在菜市口听着外地话,您咯应不咯应?
    在东四看一群南蛮子住了四合院儿,您羡慕不羡慕?
    在西单看着外地的卖着炒肝儿,您还有没有心情吃?
    在永外听着一群人不伦不类的“丫”的用法,
    您起急不起急?
    为什么北京只有拆迁才能适应经济建设的发展,
    为什么五湖四海都来北京建设却要以搬迁为代价?
    盲目的轰走老北京,
    只会让北京越来越没有北京的味道,
    对了,什么是北京的味道?
    06年高考作文时北京的符号?
    难道说,外地人在北京疯狂买房,
    而老北京无奈搬迁就是北京的符号?
    如果有一天,我们不是北京人了,那就真是城市包围农村了。
    北京不是鸟巢水立方,是月坛体育场。
    北京不是国家大剧院,是以前都会去的中山公园音乐堂。
    北京不是CCTV大裤衩,是整点报时的电报大楼。
    北京不是CBD的高楼林立,是小时候住的胡同四合院。
    北京不是八通线,四号线,五号线,更不是快速公交,是又慢又颠但从不堵车从不拥挤的红白公共汽车,是那个28直把自行车。
    北京不是各种香锅烤鱼,是早上出门就能遇到的豆浆油条煎饼摊儿。
    北京不是路上形色匆匆的上班族,是搬个小凳在胡同里下棋聊天的老人们。
    北京不是3,4万一平米的商品房,是那个住着10几户的大杂院。
    北京不是欢乐谷嘉年华,是小时候都会去的宣武公园、中山公园。北京不是3D IMAX,是胜利红楼地质那如同上课铃一般的开场铃声。北京不是拿着山寨手机放着网络歌曲,是左手收音机里响着的京剧和右手提了着的鸟笼子。
    北京不是崇文门儿、前门儿、永定门儿,北京是东便门儿,西便门儿和广渠门儿。
    北京不是首都博物馆,是老舍故居。
    以前可以做在教室里听着电报大楼对表,现在只能看看手机上冰冷的数字。
    以前走路怕树上的毛毛虫掉下来,现在走路怕高楼上的坠物。
    以前放了学了可以胡同里的小伙伴一块玩,现在不知道住了12年的邻居长什么样。
    以前吃着自己家院儿里种的石榴,现在吃什么都怕中毒。
    北京城里住的不是北京人,北京人不知道去了哪儿。
    四九城儿里最后的一些老北京,终于被迁出了北京,北京完成了国有化,我们彻底没家乡了,
    当外地人想念家乡的时候,还能做火车飞机动车回到家乡,感受家乡气息时,
    我们身处北京却不知道家乡在哪儿,
    北京的回忆文化没有了,留下的只是建筑,
    和一些任何城市都可以建筑的高楼大厦。
    
    北京没有了,以后请叫这里首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