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死 or 降低预期

辉格

我对基国前途和某党内部运作都没多大兴趣,不过基本判断还是有的,最近与朋友吃饭常有聊起,有些看法在饭桌上不容易说清楚,这里罗列一下。
1)基国未来一二十年经济衰退乃至整个文化萎缩的前景,似已明朗;
2)但依我看衰退不会以某种爆炸性方式发生,而是慢慢萎缩;
3)我也看不出什么理由可以预期政权会在可见未来崩溃;
4)许多人在谈论习作死和什么时候死的话题,我倒觉得习的做法可能是明智的(就维持政权而言);
5)经济衰退给政权带来的主要问题,不是民众变穷或挣钱机会减少而激起民变,在现行体制下,压制民众是相对容易的任务,慢慢衰退不会让该任务超出其能力极限;
6)主要麻烦将来自统治机器内部,衰退将减少用来供养这部机器的资源;
7)所以,假如衰退已成定局,那么合理的选择就是压缩财政供养负担;
8)在激励资源缩减的条件下,压缩财政供养负担而同时又不能削弱效忠激励,怎么办呢?习王似乎找到了一条出路:a)转变统治方式以缩减机器规模,同时,b)降低马仔预期;
9)先说第一条,自江朱以来当局的基本策略可以称为“鸟笼自由”,即容许一些最能立竿见影的刺激经济增长和物质繁荣的自由,同时确保政权不受威胁,而为了做到后一点,须精心构筑一个鸟笼;
10)结果是,随着经济规模和社会复杂度大幅提高,鸟笼的规模和复杂度也在加速膨胀,甚至膨胀得比前者更快(表现为财政开支比GDP增长快几倍);
11)只要经济仍在快速增长,鸟笼负担就不是问题,但现在不行了,所以必须缩减鸟笼规模;
12)缩减鸟笼意味着减少已经释放的自由,但这会损害经济进而减少财政收入,所以合理的做法是:优先削夺那些容易危及政权,管制成本很高,但财政敏感度较低的自由;习作死所针对的主要几个方面,互联网、言论、公益、民间组织,貌似都符合这几个条件;
13)对照社交网的自我审查容易理解这一点,新浪和豆瓣代表了两种审查风格,微博为了保留了更多言论空间,同时将风险控制在生存线之下,就不得不构造了异常复杂的审查机制,问题是成本太高,豆瓣负担不起,只好用简单粗暴的审查方式;
14)同理,为了将鸟笼成本控制在可负担水平,习必须改用简单粗暴的管制方式,管起来太麻烦的干脆简单封杀了事;
15)再说第二条,缩减统治机器成本的另一个办法是,先大规模降低马仔们的预期,然后用已经缩减了的激励资源去满足被迫降低了的胃口,以继续维持效忠激励;
16)所谓反腐,首先就是降低马仔预期:大开杀戒,让所有马仔都吓得尿裤子,心想能把命保住就不错,能捞多少油水以后慢慢说;
17)其次,杀掉一批最肥的马仔,可以腾出大量可供重新分配的资源,用来供养和激励剩下的马仔;
18)当然,尽管我觉得习王基本策略对头,但执行过程要掌握好适度和平衡也不容易,不小心玩死也不是没可能,我的判断是可能性不大,不过因为我完全不了解习王的具体背景和手腕,这个判断也只随便一猜而已,反正死活关我屁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xxx
    2016年1月5日23:21 | #1

    “经济衰退将减少用来供养这部机器的资源”-这句话是关键。等到哪一天,经济衰退到无法供养这部机器的时候,就是共匪垮台之时。

  2. 匿名
    2016年1月6日00:17 | #2

    到时候他们早跑了,烂摊子也是剩下来的p民们收拾。

  3. 林夕
    2016年1月6日01:09 | #3

    7)所以,假如衰退已成定局,那么合理的选择就是压缩财政供养负担;
    呵呵,这个不大可能,这两天没看么?首先退休也要交养老金,过年海外购涨税,
    会更疯狂的刮地皮。习包子刚刚上位的时候说出行不扰民,中间大力发展网络5毛,现在乌镇开个会荷枪实弹铁桶也似的。说明包子的安全感在降低,维稳会继续加强,费用会增加,但是经济下行怎么办?只有一个办法,加劲刮地皮提高税收。

  4. 匿名
    2016年1月6日02:22 | #4

    @林夕
    然后又是新的一轮闯王来了不纳粮了,不过好在煤山的树还挺多的。

  5. 匿名
    2016年1月6日03:06 | #5

    xxx :“经济衰退将减少用来供养这部机器的资源”-这句话是关键。等到哪一天,经济衰退到无法供养这部机器的时候,就是共匪垮台之时。

    3)我也看不出什么理由可以预期政权会在可见未来崩溃;
    4)许多人在谈论习作死和什么时候死的话题,我倒觉得习的做法可能是明智的(就维持政权而言);

    这两句才是关键!

    “等到哪一天,经济衰退到无法供养这部机器的时候,就是共匪垮台之时。”——这个想法未免太幼稚了,即便经济摔到0,只要P民不敢反,照样受盘剥,它就无法垮。
    就维持政权而言,习的做法可能是明智的。他的做法是:优先削夺那些容易危及政权,管制成本很高,但财政敏感度较低的自由;习所针对的主要几个方面,互联网、言论、公益、民间组织,貌似都符合这几个条件,因为P民无论如何都不敢反,可以任意放手去削夺他们的权益。

  6. 匿名
    2016年1月6日05:46 | #6

    怎么会不敢反?一年成千上万起抗议被你吃了,老共很聪明,把反抗力量碎片化,不让它们联合起来,这样压制起来成本最低

  7. Mobile Guest
    2016年1月5日22:13 | #7

    最后一句点睛:关我屁事

  8. obs
    2016年1月5日22:54 | #8

    崇祯死弯就在眼前

  9. 匿名
    2016年1月6日07:00 | #9

    很牛逼的文章。---deng9

  10. 匿名
    2016年1月6日07:19 | #10

    @xxx

    我的看法比较悲观

  11. dododo
    2016年1月6日10:28 | #11

    现在搞评论的人段位实在太低。 一些半吊子老是爱跑出来show智商。可惜硬伤太多。

    抛开五毛,美分之争,我们来看看一个现代国家的兴衰大致如何:
    现代社会,小国不说了,我就说说中等以上的国家。政府对社会的掌控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个人的造反能力,以前两把菜刀就可以闹革命,现在有枪也就只能当抢匪,基本被消灭在萌芽状态。如果不信,看看最近30年,有多少能占山为王,独霸一方的?
    真要乱起来,能割据一方的成功的,基本就两个条件, 一,政府内部乱了,如前苏联。政府掌控能力大幅度削弱,各方势力趁乱起事。 二,民族宗教问题尖锐,这个基本就是族群割裂,极端宗教思想横行导致的,比如南斯拉夫,比如俄罗斯鞑靼。
    那我们回头看看中国,是否有着两个条件:1. 政府内乱。习上太之后,搞掉的团团伙伙,就是要防止这样的情况发生。也就是说,以前还能看到一些希望,现在看,短时间不太可能了。军队,只听tg的,文革都乱不起来,何况现在。 2, 民族宗教问题:这个可能也很小。虽然藏独,疆独有一定市场,但以下因素并不支持它能做大:1)人口基数。说到底打仗要人的。就算msl能生,也短时间改变不了它们只占中国人口少数的现实。2)它们处于中国边境地区,无法对内陆腹地造成太大影响。3)经济问题,老百姓绝大部分只是要生活,过日子,每人天天想着要造反。说白了,饱暖才会思淫欲,没吃饱肚子成天想造反的还是少数。4)如果藏,疆独做大,必然让内陆汉人民族主义反弹,更愿意支持当前政府,反而让政府统治基础更牢。

    就以上几点,欢迎讨论。

    总结: 想中国短期分崩离析,难。等下一代,或者下下一代吧。不过到时候是分 还是 合 又更难说了。这都不是我们这一代该操心的事情了。

  12. 匿名
    2016年1月6日15:34 | #12

    @dododo
    政府对社会的掌控能力已经远超过个人的造反能力……

    识字就自己去看杨佳、陈水总、马永平……能力不是问题,态度不是问题,工具就更不是问题,剩下的不过是在一段想长也长不了的时间之内,通过我等正常人类的正常教育调整到正常的方向而已。

    党养的狗可以滚回去吃屎了,要跟人讨论先灌十斤双氧水再来。

  13. 匿名
    2016年1月6日22:18 | #13

    撒币就是撒币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