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越Tyler:一些老生常谈

前几个月试着用微博助手清理了一下自己的关注名单,关注人数从近一百骤降到六十不到。这些被清理掉的账号当然不是什么僵尸号,都是被查封掉的,一旦被封,就像鬼魂一样不被任何人可见,只以一个数字的形式呈现在我的关注人数中,清理一下,数字也没了。

我试着回想被清除的都有哪些人,花了半天竟只回忆出四五个。我对关注这件事还是比较挑剔的,因为他们构成了我的信息获取渠道,但就算这样,他们从我眼前消失也不可避免地意味着从我记忆里消失。

@不良-教育 这种平时只聊聊电影的号刚被封了,她的旧号虽然还在,但不能被关注。@阑夕 ,粉丝十几万,当时也是说没就没,目前恢复,但处于禁言状态。跟我熟识的那些喜欢发表意见的好友,有的在不断转世,但更多的人选择了彻底退出。

有一阵儿,大家发现@大咕咕咕鸡_25 每条微博下都出现了他给自己的一连串赞,一连四五个,粉丝们喷了,问这是什么绝技,后来特师本人嬉皮笑脸地说打钱就告诉你们。没过多久,大月饼,我发相关微博,虽然已显示发出,但无法被转发评论或点赞,我尝试着给自己连续点赞,不起作用,过了五分钟的审核时间,功能恢复,我之前点的一串赞均被统计进系统,点赞处显示出自己的一串头像,粉丝们调侃说我是特师小号。我却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无意间解开了一份由嬉皮笑脸包裹着的无奈,虽然是很小的事,但之后常常还能想起。

在这个荒诞大国,“理性”这词显得异常讽刺。对于两个持不同政见的人,你国社交网络仅给他们提供了两个选择:沉默和对骂。如果互相摆事实砸证据,很有可能摆着摆着平台上就只剩其中一个人了。等另一方转世回来,发现自己的粉丝数已不及对方零头,这时候连对骂都骂不过了,选项就只剩沉默了。

当你的立场本身决定了你是否有权言说此立场时,你所能看见的所有理性中立客观就代表了偏见。理性散去剩下的是更蠢的“有趣”崇拜。有趣好像能消解一切,有空思考如何论证不如思考如何让自己的话说得更押韵好笑。人们用调侃的姿态面对一切,笑着笑着你能做的就也只剩笑了。一个粉红,由于关注了二十多个抄段子手,可以被雾霾段子逗得前仰后合,但同时丝毫不影响他看盛世。当所有新闻都已段子的形式存储于你的认知时,也就引发不了任何反思了。不过也可能我真的就是个无趣且不以为耻的人,比如“社会主义段子”,其实我也一时半会儿说不上它哪里反智,但就是觉得根本笑不出。就像@青鲤君 主页简介里一直写的”无趣”,我很反感被人评论说“这个段子不好笑”,好笑你妈,等我把所有你国人都逗得一连打出十个以上哈字并连呼有趣的时候,才该真正反省一下自己了。

反正慢慢的,在特别不远的将来,这里就只会剩下三类账号:营销账号,你没看出来那是营销账号的营销账号,以及前两者的粉丝。 当身边的人,甚至留学生都将@英国那些事儿 一类主页当做获取墙外信息的窗口时,你就该明白防火墙的使命已经基本完成,它的强弱甚至存在与否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就像一块木板,将大多数青蛙都引入了井的深处。之后的,任何关于撤不撤走木板的讨论都变的不再有意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