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美国反政府武装抗议者占领联邦大楼

俄勒冈州伯恩斯——一小群反政府抗议者占领了位于俄勒冈州农村地区,属于联邦政府的一些建筑。他们在周一表示,他们这么做是为了“恢复和捍卫宪法”,尤其是牧场主的权利,进而掀起一场全国性的运动,迫使联邦政府放开对西部大片土地的控制。

目前,联邦政府似乎对当前的局面感到满意,愿意静观其变,等待抗议者撤离。

联邦调查局(FBI)发表声明称,虽然州及地方机构会继续处理哈尼县(Harney County)发生的事件,但将由FBI牵头。该地区的执法力度似乎微乎其微,没有采取措施阻止占领马卢尔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Malheur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建筑的人员自由来去。

“出于对保护区内的人员及执法官员的安全的考虑,”联邦调查局称,“我们不会公布执法部门反应的相关细节。”

联邦官员或许还记得过去那些与不承认政府权威的人员之间发生的,以流血收场的冲突事件——比如1992年在爱达荷州红宝石山脊,以及1993年在德克萨斯州韦科发生的冲突——这些事件成为了反政府激进分子的集结令,其中包括自诩为民兵组织的人员。

与此形成对比,在2014年与内华达州牧场主克莱文·邦迪(Cliven Bundy)的对峙中,政府方面退却了。当时邦迪的支持者集体声援,威胁要与联邦官员开展枪战。20多年来,邦迪一直拒绝支付在联邦土地放牧所需的费用,对于反对联邦政府控制西部大片土地的民众来说,他成为一个反抗的象征。

在数名占领者及其支持者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其中一名领袖安蒙·邦迪(Ammon Bundy)——克莱文·邦迪的儿子——表示他相信政府不会冒险进行对抗。被问及如果政府试图强制赶走他们,该组织会做何反应时,他说,“我们不相信他们会那么做。”

执法官员“已经联系到与我们关系密切的人,他们给我们传达了消息,“他说。“他们没有打算攻击我们。”

华盛顿的官员淡化当地局势,称司法部及其他机构正采取观望态度。白宫新闻发言人乔希·欧内斯特(Josh Earnest)表示,虽然奥巴马总统“肯定了解”相关情况,但这是“地方执法问题”,总统没有考虑太多。

该事件加剧了社交媒体上的激烈争论,一些人支持反政府组织,其他人则提出,如果参与人员不是白人,他们就会受到严厉打击。

在参与占领保护区建筑的武装抗议者中,一些人公开表示自己不是本地人。保护区位于伯恩斯以南。即便那些同情其目标的本地居民和团体,也对他们的方式提出了质疑,并追问哈尼县是否被外地人利用了。

另一个团体也致力于反对其所说的“联邦越权行为”。这个名为俄勒冈州百分之三俱乐部(Three Percenters Club Oregon)的团体在其Facebook主页上评价占领行动称:“这些举动毁掉了爱国团体的努力,又一次把爱国者描绘成了负面的形象。”

邦迪组织的一些成员声称,多达100人参与了武装占领保护区房屋的行动,但真实数字似乎要小得多;邦迪拒绝透露具体数字。但这个自称“争取宪法自由公民团体”(Citizens for Constitutional Freedom)的成员声称,尽管他们人数不多,但其使命很宏大。邦迪表示,该组织之所以起这个名称,只是因为记者不断询问这个组织叫什么。

他们声称,根据宪法的规定 ,联邦政府只能拥有少量土地,而且只能用于非常有限的用途——并不包括设立野生动物保护区,而且必须要向州付费,并得到许可,才能获取土地。法庭对此一直没有统一意见。

乍看上去,这里的风险似乎很小。周六,该武装组织在严冬之中控制了少量尚未被占领的建筑,这些建筑距离任何城镇都有数英里远。

但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情报主管海迪·拜里奇(Heidi Beirich)表示,如不采取充分反应,就会带来危险,邦迪参与的上一次对峙,开创了一个不好的先例。拜里奇在该中心负责追踪极端组织。

“他们当时能端着枪,迫使联邦官员离开,这给他们壮了胆,”拜里奇说。“如今,也就是一年半以后,没人被起诉。用枪指着联邦官员是一种犯罪行为。”

她表示,得到的经验就是:“你可以打败联邦政府,可以在联邦土地上为所欲为,而且不会因此受到惩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