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徐爱生是酷吏还是高级黑?

去年10月25日,《北京日报》旗下微信公号“长安街知事”率先发表了央企中远集团新任纪检组长徐爱生的一篇内部讲话。随后,澎湃网、财经网纷纷转载,社交媒体热传热议;但很快地,在国内网络上,相关报道就被删除,连“长安街知事”的贴文也消失不见。

在这次内部讲话中,徐爱生先声夺人,一开口就说:“刘志军,就是我亲手把他送进去的,中石油的廖永远、大唐跳楼的蔡哲夫、国网副总帅军庆的问题都我查的,最近5年,我总共查了180多起案件”。

徐爱生讲话透露了若干反腐内幕。比如,他在查国家电网案件中曾遭时任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的阻拦。徐爱生说,马建曾以被调查的人是安全部下面的线人为由,气势汹汹要求“不能再查”,但徐毫不客气地反问马“中国哪一条法律规定,你安全部的人员,包括线人,违法不受法律追究。请你告诉我,如果有,你拿出这个证据来,我就立刻收手、收兵不查。”结果半年之后,马建就“进去了”。

徐爱生讲到自己的反腐决心:“一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二是自断后路,三是全得罪总比不得罪好。”勇气十足,大义凛然。无怪乎被一些网友誉为“热血组长”、“最牛纪检干部”。

也有网友提出反面意见。因为这位徐爱生,党性太强了,开口闭口都是党的领导。徐爱生的讲话主要有两点:“第一:中远集团到底存在哪些廉洁风险和作风纪律的问题?第二、该怎么做?”而他的回答分别是:中远集团存在严重问题的原因,第一条就是“党的意识淡化,党建工作弱化”。该怎么做?第一条就是“强化党的监督和领导”。都什么年代了,徐爱生还把共产党说得大义凛然、正气浩然。无怪乎有网友说,徐爱生无非“共产党的看门狗”,“这种人在文革期间就是一刽子手”,“没见过酷吏吧?这位就是标准”。难道徐爱生真的不知道,当今中共官场的腐败,根源就在党天下、就在共产党的专制制度吗?

不过,如果你仔细读下面这段话,你会发现这位徐爱生并不象你想象得那么简单。

在谈到中国的央企,用企业的公款吃喝玩、打高尔夫时,徐爱生说:“我在国外常驻了很多年,从未听说过国外有一个企业,用企业的公款可以吃喝玩、打高尔夫,不可能!就我们共产党的干部能够利用管理上的漏洞。你们去打听打听,我在外面常驻的时候,也有请别人吃饭,政府部门请吃饭,你要讲清楚,徐先生对不起,我是个人掏钱。还有的饭是到家里请,自己掏钱。我常驻国外有四年,没碰到过一个用公款请我吃饭的人。有的时候觉得不好意思,算了,不用如此,你到我家简单也是如此,心意。前段时间网上公布了一则消息,我看了非常震撼。新西兰,说实话,新西兰我去几十次了,一个部长很有可能要接下任总理的,就是因为周末要在家里请客,下班的路上路过一间酒店,他想买两瓶红葡萄酒,便于周末在家里请客吃饭用,进去选好了,付款的时候发现没带私人信用卡,只有一张公务卡。公务卡不是让你买这个东西的,这个不能拿公务支出。他琢磨了一下,最后还是划了公务卡,支付不到1000新西兰币(折合700美元)。周一上班,心里还是有些慌,最后还是报销了,以买办公用品报了。过了一段时间,赶上审计。新西兰审计署发现这个票不对头,一核不对,买了两瓶酒。就这么一件事情,导致严重腐败。你们再想想他要在用公款吃喝,能吃的完吗?能用公款打高尔夫吗?”“我还是那句话,你是什么年代?有没有脑子?有没有看到外国人公款请你打球的,有没有这个事情,有这个事情吗?你举个我听听。没有脑子啊。”

徐爱生讲得很清楚,象中国的央企这样用公款吃喝玩、打高尔夫,在国外从来就没听说过。人家国外没有党天下,没有共产党的党建工作,没有共产党的监督和领导,于是也就没有用公款吃喝玩、打高尔夫。就“我们共产党的干部”才可以用公款吃喝玩,打高尔夫。

这是在说党天下好呢,还是在说党天下不好?这显然是在说党天下不好嘛。

徐爱生是酷吏还是高级黑?我看更像是高级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1月6日10:32 | #1

    就赵家一条狗,什么时候赵家不让.狗也做不成.叫得这么响干什么.

  2. 林夕
    2016年1月6日12:17 | #2

    只是愚蠢的酷吏而已,这个与七不讲,抓高瑜,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3. 匿名
    2016年1月6日15:23 | #3

    弱智养的狗有不弱智的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