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这事闹的有点大……

继昨天《环球时报》刊载评论员单仁平文章“少数港人不应动辄质疑‘一国两制’”后,今日又连续推出重磅评论“港书商亲笔信让‘绑架‘谣言不攻自破”。文章称:最新报道确定了两个关键事实,一是李波目前的确在内地,“情况良好”。二是李波不是被内地强力部门通过“越境执法”从香港“抓”到内地的,而是他“采取自己的方式返回内地,配合有关方面调查”。就在昨天的文章中,环球称:“香港方面没有他的出境记录,他的回乡证也在家中。”

有点诡异!一位书商不使用回乡证,不经过入境处,使用偷渡的方式潜回内地“配合有关方面调查”?更诡异的是,唯一正版评论这件事的官媒《环球时报》竟然用了两篇评论文章中的五分之四的大篇幅描述铜锣湾书店和书商们出版的书的性质。例如评论中有这样一段:“李波很清楚这次配合调查所涉及的不是小事。铜锣湾书店长期出版、销售针对内地的政治书籍,大量编造虚假内容,恶毒攻击国家政治制度,造成了恶劣影响。”

据说已有五位书商失踪,或者在某地以他们自己的方式“配合有关方面调查”。其中一位主角叫阿海,是我认识的,也是我昨天文章中的主角。就我所了解,他的书大多风花雪月,编造为主,并没有太多政治含量。所以,当我昨天呼吁对这位在香港出书的人即便要采取法律手段,也必须“纳入香港的法治轨道”时,我认为有必要对自己的读者交代清楚,交代他们都出了哪些书。即便我对他们出的书一本都不认同,但我依然呼吁必须依香港法律办事,而绝不能象香港媒体说的“跨境”执法,近似“绑架”。在香港如果出版是合法的,那么出版物有问题,可以拿起法律的武器对付他。我的文章引起一些读者误解,认为我在为当局背书。

我可以理解被误解,而我认为,被误解的主要原因恐怕就是《环球时报》加重介绍给大家的这些“政治”内容:他们出版政治类书籍,恶意编造“构成了对(领导人)名誉权的严重侵犯”——《环球》清楚地传达了一个事实:这些书商“失踪”或者自然消失“配合调查”是和他们在香港出版损害领导人名声的政治类书籍有关。

既然涉及到领导人的名声与政治制度,我觉得就是一件大事,处理不好,恐怕对领导人的名声,甚至国家的政治制度,会比几本“恶意编造”的书要严重十倍甚至百倍!甚至不可收拾……

1984年10月15日,美籍作家刘宜良(笔名“江南”)因为写了一本被台湾情报界当局认为是揭蒋家隐私,侮蔑元首蒋经国的《蒋经国传》而在美国加州住家附近被台湾情报局雇用的台湾黑道分子刺杀身亡。事件引发国际舆论哗然,台湾当局最后虽然被迫承认江南案为该地区情报局官员主使,但仍强调本案乃情报局官员独断专行所致,非高层授意。并逮捕了情报局长汪希苓等(本人原本这个月要去台湾拜访这位下野已久的情报局长的)。

虽然至今无资料显示蒋经国知晓台湾强力部门为了维护他的名誉而犯下“跨境”谋杀的罪行,但“江南案”让美台关系急转直下,让蒋家王朝一蹶不振,美国与国际社会都认识到蒋经国威权统治的弊端与危害,认为必须有所改变。有学者甚至认为,“江南案”正如苏联后来发生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事故一样,促使更多体制内外的人觉悟,从而间接促进(倒逼)了台湾民主化改革进程的加速。

历史有很多相似甚至相同的地方,但我真希望多学点好的,少重复一些邪恶,当然,有人真想重蹈覆辙,我也无能为力!我说完了,不再就此事发表任何评论。

2016年1月5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1月6日13:12 | #1

    不到二十年,港澳台就已切身体会到恐惧。
    台湾,唯一的希望。

  2. 匿名
    2016年1月6日13:17 | #2

    老杨前次枪头不准,此次作调整.也算亡羊补牵了.

  3. shun
    2016年1月6日16:59 | #3

    如此做法,足以让港澳台感到恐惧,只能让台湾渐行渐远。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