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世澤:從江南案到李波案

銅鑼灣書店股東、職員接二連三失蹤,香港人本來不聞不問,直至股東李波居然在香港失蹤,在沒有帶護照、回鄉卡情況下照樣被帶到深圳,加上政府不斷推銷在高鐵西九站搞一地兩檢,港人終於害怕被中國的人擄到西九站後,再乘高鐵帶到中國去。

李波在香港被擄走,這是公然藐視《基本法》及《中英聯合聲明》。香港人必須為李波爭自由,這不只是為李波,而是為自己。但由北京對付銅鑼灣書店的手法來看,中共這類強弩之末的政權,做事最沒章法可言,對香港言論自由最為危險。

在海外寫政治內幕寫到招惹殺身之禍,這並非沒有先例。一九八四年十月十五日,筆名江南的旅美台灣作家劉宜良,在美國三藩市被國民黨派去的竹聯幫分子槍殺,便是這種狗急跳牆的例子。當時台灣的情治機關,因不滿劉宜良寫的《蔣經國傳》內容,再加上要阻撓他寫《吳國楨傳》,因而指派竹聯幫分子在美國槍殺劉宜良。

銅鑼灣書店這次因出版政治內幕書籍,多名股東在泰國、香港等地被擄走,中共的膽子一定越做越大,遲早在西方國家指派幫會成員,甚至駐在當地的特務暗殺異見人士,不單華人的言論受到侵害,而且更有可能危害區域和平。江南案令台美關係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皆因這是首宗他國情報人員在美國指使殺人的案件,若非台灣與美國有同盟關係,台灣所受的懲罰,可非關係陷入新低點那麼簡單。

或利用黑幫對付異己

不論銅鑼灣書店一眾股東有甚麼背景,他們出的書到底是報道事實,還是譁眾取寵,中共打算學國民黨般,利用幫會成員甚至特務幹掉在海外的異見人士就是無法容忍。特別今天香港幫會成員,很多都因不同因素與當政者合作,今天李波可以忽然人間蒸發,他朝不要說香港有異見人士像李波般突然人間蒸發那麼離譜,只要出現類似林義雄一家的血案,異見人士無辜家屬被人攻擊死亡,就更加嚇人。不要讓當權者的膽子越來越大,幹出一些離譜的事,很需要廣大市民挺身而出,明確對這類行為說不。

或許有些不理政治的市民,對李波案,或類似可能涉及特務或黑道的案件漠不關心。這些不理政治的市民,終有一天要付出代價。台灣政治與黑道密不可分,黑道在台灣勢力尾大不掉,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政府與黑道互相勾結,讓他們坐大。黑道為何要為國民黨賣命,幹出江南案一類令人髮指的事?皆因政府可以讓黑道得到各種好處以作回報。一旦中共為了鎮壓異見人士,不擇手段,特務與黑道合作以非法手段對付香港異見時,中共一定會讓香港黑幫橫行以作回報,屆時黑道會向哪一些市民開刀?以黑道欺善怕惡的本性,肯定就是那些不理政治,不敢反抗的人。

因此,香港每個人都可以是李波,銅鑼灣書店五名股東、職員的下落,以及他們為何被帶到中國去,北京有責任作出明確交代。如果北京拒絕交代,這不單表明北京撕毀了《中英聯合聲明》,香港人不單不一定可以在香港安居,如果香港人不敢出聲,可能要等有人在西方國家不幸喪命,才知道就算有外國護照都不一定可以安寢無憂。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1月7日08:47 | #1

    感谢国安为蔡英文助选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