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李波案補戲,市民人身安全威脅未除

李波事件峯迴路轉,輿論對新發展有各種解讀。立足香港人的價值觀和利益的議論應聚焦兩點,一是李波本人的安全和家人的福祉,二是對香港一般市民的人身安全的威脅。

李波失蹤當晚從深圳打給太太的電話,說「暫時回不去」、「他們要我協助調查,如果我表現合作,就可以從輕」;李太指,當時聽到電話中有背景音用普通話說「對,配合就沒問題」。不久丈夫又來電,說「你可能都明白發生甚麼事」,着她「不要搞大這件事」。李太感覺丈夫是講給監視他的公安人員聽。加上李波沒有帶回鄉證和入境處沒有他出境記錄,國安或公安越境辦案的表面證據已成立。至於是公安自己出手還是如博訊新聞網所說,由中共下令香港黑社會綁架後再坐「大飛」往深圳,則本質上沒有分別。

雖不認跨境卻認辦案

中共大概認為事情會像過去幾宗港人在大陸失蹤或王炳章、桂民海被綁架一樣,新聞鬧一兩天社會就會淡忘,想不到李波太太報案使事態像滾雪球般迅速膨脹,不僅香港輿情譁然,而且震動國際。擺明違反多條《基本法》規定的跨境綁架執法,不僅破壞一國兩制,使香港市民恐慌,也使中國的國際信譽盡失。前天中共官媒《環球時報》指,「猜測李波被內地執法人員『越境』帶走的說法最熱,給此事做『違反一國兩制』的定性」。接着,梁振英重申董建華說過的,若有內地執法人員跨境執法是「不能接受」。

一方面,李波無出境記錄而又在大陸「協助調查」和「配合……可以從輕」的證據確鑿;另一方面,中共和港共又不承認大陸執法人員跨境辦案。中共怎麼把這個戲演下去?有李旺陽「被自殺」的前科,使人想到:當專制政權矢口否認明顯的事實時,最有可能的選擇就是讓涉事者「人間蒸發」,而不會讓他回港爆出真相。李平說「被失蹤恐變被自殺」是很自然的估算。在中共港共否認跨境辦案之後,家屬的自然反應是恐懼加深。香港人的價值觀和同理心,必以身陷險境人士的安全為第一考量。為李波及其家人考慮,一切妥協我們都不該質疑。

李波的傳真信和李太去警局銷案,明顯是中共要「補戲」了。傳真信多重破綻,昨天《蘋果》已有人指出。事實上銅鑼灣書店也從來不見有「陳生」此人,傳真信由台灣中央社發出,其後李太(不是陳生)去書店收取,也不是常態。但儘管戲補得很爛,但總要找一個雖不能自圓其說也要可以勉強解釋的「沒有跨境辦案」的說法。

補戲之外,中共官媒也表露了雖不承認跨境卻承認是辦案的真意,就是《環時》所說:「李波這次配合調查所涉不是小事。銅鑼灣書店長期出版、銷售針對內地的政治書籍,大量編造虛假內容,惡毒攻擊國家政治制度,造成了惡劣影響。銅鑼灣書店雖開在香港,但它對國家造成的損害卻早已『越境』進入內地」。有此表述,整件事的圖像已相當清晰了。吳亮星昨天拋出「嫖妓說」,除了自暴其醜催人嘔吐之外,有誰相信一個每天7點半前回家吃飯的65歲男人偷渡去大陸嫖娼?

普通港人的共同命運

但事情遠沒有結束。儘管中共勉強解釋了「沒有跨境辦案」,仍然無法使香港人釋除對人身安全的憂慮。也許有人認為李波及其夥伴是因為出版中共內幕書籍惹禍,只要自己不涉這方面的行為,就平安無事。但《基本法》保障香港有出版言論自由,政治書籍「越境」進入大陸,不是香港出版人的責任。要避免受影響,中共可嚴防旅客帶政治書籍入境,而不是越境逮捕境外的出版人。何況被捕的銅鑼灣書店人員中,有幾個只是做發行銷售工作,前書店老闆林榮基更是20多年守着毛利不足都被租金蠶食掉的兢兢業業的愛書人。據聞機場書店近日已將涉中共的政治書籍下架。書店售貨員發行員、各書店老闆,他們都只是開舖打工謀生的普通香港人,現在居然也要為自己的安全擔憂。

因此,這是普通香港人的共同命運。跟李波的職業無關,因為他只是在香港做法律允許的事;跟大陸維權人士的遭遇無關,不是要促進大陸人權香港才有人權,而是我們本來就有人權;跟中國另一制的專權制度無關,因為在一國兩制之下,香港人應有自己的法律權利。這是恐怖襲來的問題,是魔爪伸進香港,一國兩制被踐踏,在香港合法謀生的普通市民也受到人身安全威脅的問題。我寫作,你發聲,他上網,明哥阿詩唱歌,阿寶阿勝開書店賣書,都可能會突然被消失。對此推波助瀾的,就有一個把正當職業行為誣為「嫖娼」的混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