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香港媒体造谣,北京咋办?

《环球时报》今日刊载评论员单仁平文章“少数港人不应动辄质疑‘一国两制’”,文章引用消息称,香港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某被“失踪”,家属等部分港人指责是大陆相关部门“越境”执法,从香港带走李某,严重违反“一国两制”。该评论透露香港部分人士周末将走上街头,且要向联合国人权事务部门投诉。香港特区政府表示正在调查此事。

针对香港部分人士就此事质疑北京政府违反“一国两制”,《环球时报》希望大家相信基本法、相信北京对“一国两制”的诚意。同时,《环球》以较大的篇幅批评、揭露了香港铜锣湾书店以及部分香港书商编造恶意信息,出售给前往香港的大陆人士,对大陆制造谣言甚至混乱。《环球》认为,这本身就是对“一国两制”的破坏。

《环球时报》一如既往地评论了国内各大媒体都不便、不敢或者不愿意评论的“敏感”事件,也披露了一些基本事实,但《环球》的评论点到就止,不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有可能让问题变得更复杂。铜锣湾书店不但在我香港住处附近,每天上街都要经过一次。铜锣湾书店涉事的几位(目前已分别从泰国、香港“失踪”)人士中最主要的一位我也认识。

先请大家翻看我2014年8月的一篇博文《写作十年还没有堕落,我容易吗》,里面真实纪录了香港最大的策划“揭秘”的书商找我合作,被我拒绝后,他找到的几位中,其实就有某书店的主要负责人。本人现在写出来,并不是落井下石,也绝对不会去作证的。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和他们绝对保持距离,而且就我的观察,一些以揭秘为主在香港出版图书的人不但对中国大陆的民主、法治、自由没任何贡献,甚至同国内一些势力结合起来共同编造谣言发财,让言论自由遭受污染,从而给一些部门口实伤害真正的自由言论,波及无辜。这都是香港出版界和媒体都清清楚楚的事实,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

我个人是这样认为的,香港的言论自由与“一国两制”必须要捍卫,但利用香港的言论自由与出版自由,或者“几不管”的现状,而恶意中伤、编造谎言,也必须应该纳入香港的法治轨道中。在香港和西方生活多年,我确实注意到一个现象,那就是香港对一些领导人私生活的写作的“自由度”确实远远大于西方。在美国,超市门口的小报也许会对克林顿的性丑闻加油添醋,但任何一份印刷甚至手抄的媒体如果对美国其他官员的私生活编造了任何一条不实之词,很可能会被告得倾家荡产。相反,香港书摊上充斥的“高官黄色档案”与私生活揭秘等等,即便拿西方的标准,也确实早就越过了言论自由的边界。所以,我常常对香港学员上课时开玩笑地说,从这方面来说,香港的言论要比西方更自由。(见附文《香港人为什么欢迎胡主席》)

但有几件事必须要认清,第一,出版此类书籍的并不是香港主流社会,甚至不是多年在香港生活的“香港人”所为,很多是大陆出来的人士策划、操纵的;第二,这类解密书籍与杂志由大陆出来的人办,也多卖给大陆出来的游客与官员,就我所知,香港当地人基本都不看,更不用说购买了;第三,必须分清以造谣编造图利与受香港法律保护的言论自由,以及自由言论下出现的指控、不那么准确的报道、情绪发泄等等。针对前者,必须以法律为武器,而不是用违法的方式来对付他们。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要分清对领导人的批评、揭露与造谣、诬陷之本质不同。对领导人政策、决策的批评,以及对一些领导人贪污腐败事实的揭露,都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香港有专门编造谎言的出版物,但也有大量在大陆看不到的好书,包括一些正规的杂志,过去多年对大陆一些贪官污吏的揭露,实际上成为北京决策者了解海外舆情,了解身边人的重要途径。分清这些媒体杂志的性质,利用法律打击谣言,本身就是最对言论自由与“一国两制”最好的捍卫。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邓小平。大家知道,香港长期以来的出版物中,对包括邓小平在内的最高领导人都不怎么客气,但即便是香港回归前,在有些部门向小平打小报告,说香港媒体诋毁他时,小平也一刻都没有动摇“一国两制”的决心,“马照跑,舞照跳,骂骂小平也没有什么不得了”。结果如何呢,小平至今在港人中享有其他领导人所没有的地位。

当然,作为中国一个特区,香港应该在立法、执法上都进一步完善涉及到诋毁、攻击人身的法律,否则,一些人很可能借助香港这个自由之地,真正把香港变成造谣基地,有如《环球》所说,把香港变成挑战“一国”的阵地。这种情况如果出现,最大的可能就是北京采取进一步管制措施,打压香港言论空间,最终连香港真正的言论自由都要受到波及,甚至遭遇严重的打击。

这其实是我最担心,而《环球时报》并没有提到。《环球》评论大篇幅批评了一些造谣人士对一国两制的危害,但我认为这只是一个方面,甚至是一个很小的方面,我更担心的是,大陆某些人甚至某些部门,借口香港少数人破坏“一国两制”而采取有违香港法律与“一国两制”的行动。一些港人质疑的所谓“越境”执法若是真的,短期来讲,也许对香港的一些言说者造成恐吓与打压,但此事无疑严重破坏了香港长期以来行之有效的舆论和法治环境,也是对从邓小平到习近平等历届领导人坚守的“一国两制”的严重损毁。

少数港人用造谣诬陷、滥用言论自由损及“一国两制”,北京更应该谨守“一国两制”,以法治的手段对付他们,而不是采取有可能进一步破坏“一国两制”的手段。对于《环球时报》报道的事件,我希望当局一定要调查清楚,慎重处理,给港人,也给内地人一个交代。

杨恒均 2016年1月4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1月6日11:02 | #1

    “小平至今在港人中享有其他领导人所没有的地位。”

    那是因为小平同志已逝,鞭尸不道德啊。

  2. 傻屄文章一篇
    2016年1月6日11:53 | #2

    楊恆均的文章也能看?? 你還真是不挑啊??

  3. 2016年1月6日03:58 | #3

    造谣?呵呵,敢公开吗?

  4. 欣赏蔡英文
    2016年1月6日04:40 | #4

    杨恒均的文章中肯

  5. 匿名
    2016年1月6日13:05 | #5

    有点扯。假如中国允许各种刊物公开的评论政治人物,那一家出版揭秘的地摊书店就不会有影响力。所以这个事情就是,国内言论有限,政治不透明,所以创造了一个小道消息的市场。书店利用一国两制的制度,用这个来挣钱。既然制度在哪里了,肯定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假如书店的人真的是大陆这边过去抓的,这手又伸到不该去的地方了。香港人或许对这家书店也没什么好感,但是用这种绑架的方式搞政治恐怖,这人家要不抗议以后也就没得混了

  6. 匿名
    2016年1月6日13:32 | #6

    谣言止于智者,谣言止于真相。中共治下为何“谣言”泛滥?

    • 匿名
      2016年1月6日13:44 | #7

      老杨头已经被邪教党和政府诏安收编!

  7. Mobile Guest
    2016年1月6日09:45 | #8

    支持楼上

  8. Mobile Guest
    2016年1月6日09:47 | #9

    杨老头的文不值得读了

  9. 匿名
    2016年1月6日20:07 | #10

    立场肯定是有的,不过结论确实是可以认可的。既然有了规矩,就按规矩办事。不要管他是从左还是右出发。事实约辩约明,不敢辩的肯定肚里有屎

  10. 匿名
    2016年1月7日02:12 | #11

    香港媒体造谣,北京咋办?
    我是土匪我怕谁?

  11. 匿名
    2016年1月9日08:01 | #12

    鄭永年的手法,概念混同,老婆老媽等同的亂倫學黨國,香港法律是誠實他相信自己寫的是真的即受保護,米國訴書報要有證明對方有實質性惡意。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