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网文’ 分类的存档

凛冬来临 我们各自珍重

2017年1月21日 6 comments

一只烟斗

一天,当我正埋头手中的事务时,来了一个作者,年级大约在60岁上下,操着一口浓重的河南口音。他怯怯生生地从我的办公室门口探进来问道:“不知道能不能打扰一下。”

见我许可后,他便一个箭步跨到了我的面前,然后伸手从一个半旧的袋子中拿出一沓稿子。我赶忙给他收拾出一个座位,并接过他递过来的稿子。在他轻细地介绍中,我匆匆地浏览了一下这本稿子,大致的内容是讲中美两国在制度上的差异性的。

不等他再说什么,我便很坚定地告诉他,他的稿子我们这里出不了,因为涉及了宪政、民主、三权分立等西方价值,更要命的是他将中美进行了对比,而又以褒美贬中为基调。之所以如此斩钉截铁地拒绝他,便是不想给了他[……]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一位即将失明的北京中产和他遭遇的荒唐世界

2017年1月19日 5 comments

摩登中产

真希望这只是个故事,可它真实得让我不寒而栗。

1

嘶吼声从喉间冲出,字句一片模糊。吴宇面前的医生摇摇头,眼神怜悯。

在这间北京著名医院,每个人的命运如过山车起伏不定。吴宇被甩下车,手里攥着那张检查单。

检查项目有十多项,总价2000多元,从第一项检查开始,叹息声就不绝于耳。

‌‌“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再测一遍吧‌‌”。

最终结果,原发性青光眼,晚期。

医生说,以他的年龄,失明将不可避免。

延迟失明的方法只有手术,在眼球上划一刀,降低眼压。因为伤口总会愈合,每隔半年就要手术,即便这样,失明也终会到来。[……]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是谁决定了凤姐的两个决定?

2017年1月18日 没有评论

作者: 羽谈飞

几天来,凤姐事件逐渐升级,从20万的打赏热议到凤姐的“两个决定”声明,从凤凰网中止合作的告示到凤姐自发微博杯葛团队篡改本意,一时间我羽某应接不暇,脑袋也搞大了,真不知道该如何论定这峰回急转的是是非非。就这么个小人物一比一划一举一动能掀起如此滔天巨浪,这其中一定充斥了诸多价值观的激烈冲突。

无论是凤姐单兵作战,还是凤姐团队演绎,但从公号文字看,我总体上的感观是:亲切、朴实、既能接中国传统地气,也不失美国现代元素。更重要的是,无论是过去惊悚征婚的凤姐,还是现在引领话题的凤姐,她字字句句都在苦苦挣扎或下意识呼唤一种声音:“人人生而平等,每个人都是上帝的宠儿,每个人都具有创[……]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最贱的拍马者

2017年1月18日 4 comments

作者: 理钊

曾在旧书摊上淘得一本小书,名曰《马屁大观》,选注者李奋起先生在前言中说:“本书从‘二十四史’、《资治通鉴》、《续资治通鉴》、诸子、笔记小说等近百部古籍中选取关于‘拍马屁’的材料数百则。”——数量确是可观的了,可选注者又说:“关于‘拍马’的记载,散见于浩如烟海的古籍中,搜罗难以穷尽。”我相信这决非选者的谦辞。由此可见,中国倒也是一个拍马屁的大国,算得上是又一个“中国特色”了。

拍马,一旦成了学问,写一点赞颂的诗文,说一点夸张的美言,奉一点精致的器物,就只能说是通常惯见的手段,已算不得高深与精致,惟有格外的机智和奋不顾身的勇猛,才是拍马中的佼佼者。明朝时大学士万安深得皇上[……]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浮士德:在高速路上倒车 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2017年1月17日 7 comments

近年来,在高速路上开倒车的行为越来越多。尽管全社会都已经形成共识,开倒车极为危险,但此类行为依然屡禁不止。

高速路上倒车,与其他车辆行驶方向完全相反,属于逆流而动。一旦与正向行驶的车辆相撞,往往会发生车毁人亡的结果。

因此,高速路上倒车不但不能保证安全到达目的地,反而系统升高了整个车辆的风险,必须高度警惕。

在高速路上错过正确出口是很常见的事。一旦发生,不要惊慌,顺着高速路继续往下开,寻找下一个出口即可。尽管路程可能会更长,花费的时间可能会更多,但终归是安全的,也是对全车乘客负责任的。

需要警惕的是,因为在高速路上倒车是明显违法的,所以绝大多数司机都不会一边倒车,一边提[……]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潘石屹:纪念刘晓光

2017年1月17日 4 comments

突闻刘晓光走了。周围的朋友都在惊讶和悲痛中。最痛苦的是他的家人,他的亲人们。我妈妈走了之后的六个月里,我常在噩梦之中惊醒。晓光家人和亲人们的悲伤和痛苦,我想在朋友们的关心和爱护中会得到一些减轻和释放。

那年大概是1992年,我们来到北京开发第一个房地产项目。刘晓光当时是专管批文的官员。好像是中央又有什么政策,要压缩投资。我们项目批文一直在等待中,我十分着急。半夜一点多钟,我还在北京市计委的门口等着。刘晓光加完班出来看到我,说大冬天的别冻着了,明天下午你来我办公室吧。结果,第二天我就取到了批文。这是我第一次认识刘晓光,跟他打交道。

那之后不久,北京市副市长开枪自杀,此副市长当时还兼北[……]

继续阅读

删帖,封号,移民——一个内地网民的自白

2017年1月16日 16 comments

【博闻社】这篇文章平平淡淡,读完却让人有种绝望的感觉,我们究竟生活在怎样的一个国家啊?除了移民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吗?那么大多数无法移民的人该怎么办?

请勿善忘,请勿回望

作者:@公元1874 (作家、文化评论人 微博签约自媒体;公元制作 聪明传媒 北京小马奔腾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公元影业 )

文章来源:互联杂谈

1

这几天,我的大号@公元1874 因为讨论国产电影,被封了。

恰好在被封前两天,决定去韩国和日本旅行。

在去日本的邮轮上,看到朋友笑话我,说你不是跑路了吧。我说,就当新浪帮我强制休假吧。

2

其实被封号的之前好些年,我已经被请过喝[……]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中国数字时代:法院姓党,领教了!

2017年1月16日 6 comments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周强1月14 日在北京谈及全国各级法院做好意识形态工作必须掌握的几项内容: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坚决同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决不能落入西方错误思想和司法独立的“陷阱”,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

当日上午,周强在出席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时,提出了如上要求。

他说,各级法院党组要把意识形态工作纳入重要议事日程,作为领导班子、领导干部目标管理的重要内容,与党的建设和其他各项工作同部署、同落实、同检查、同考核,确保责任制具体化、[……]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大师”病了

2017年1月16日 1 条评论
screen-shot-2017-01-14-at-7-14-51-pm

拆哪儿

“大师”病了。

一个叫江西中寰的民营医院寄来了病危通知书,说大师突发重病,一度陷入昏迷。

因为无法出庭,正在进行的审理被中止。大师被取保就医。

虽然练了一辈子的气功,习得了出神入化的驭蛇之术,人生暮年,最终迎来的,不是飞升,却是坠落。

现年65岁的大师,很可能无法等到法律审判的那一天,等待自己的,将首先是自然规则的审判。

这才是对大师最残酷的判决。

没错,我说的大师,就是王林。

王林,曹永正,李一,中国不乏这样的大师,因为中国不乏从内心渴望见到大师的人。达官贵人,掮客富商,演艺明星,无论权力大小,地位高低,财富多寡,统统[……]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凤姐就是照妖镜,魑魅魍魉全现形

2017年1月14日 5 comments

作者: 羽谈飞

近段时间无论写什么都会被删被封,人也差不多删得快疯了,原先只在史学里知道的“文字狱”,能亲身感受一下它带来的潺潺仅仅,又何尝不是一抹今生有幸的风景?因此,无论咋删,我都不抱怨不埋怨不生怨,慢慢摸索言论边界,充分用尽他们设定的极限,寻找合适的话题传递声音,总会找到一丝释放自己的空间。

最近,凤姐罗玉凤因为一篇想拿绿卡而求祝福求鼓励的文章,打翻了网媒各路围观者的五味瓶,尤其凤文接近两万人的打赏,更是刺激得大咖小咖纷纷发酸文抒怀心中羞羞答答的愤懑。想想也是啊,一个外形难以诉说又文化不高且是草根中的草根,怎么可以凭这样很不入流的一篇鸭汤文就能日进斗金?按照中国人惯常的国情思[……]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罗玉凤:求祝福,求鼓励

2017年1月14日 10 comments

‌‌“你要认命、这就是你的命。‌‌”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脑子里总是想起我妈当年的这句话,她是一个很传统的中国农村妇女,她叫我认命,现在想想其实也是为我好,虽然我妈不晓得‌‌“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这句话,但是生活的艰辛早就让她懂得这个道理。她让我认命,其实也是为我好。

从小,她对我确实也没什么期待,小的时候她只是希望我带好妹妹;长大一点,她只是希望我不要让家里为难,不要读高中去读师范;我能做一个乡村教师,一个月能挣几百块钱的工资,能寄点钱回家已经是满足了她对我所有的期望;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能理解我为什么选择从奉节那所小学辞职去上海打工,更不能理解之后发生的事情,‌‌“她之[……]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中国人为什么爱吃瓜

2017年1月14日 7 comments

作者: 宋爽

中国人似乎是全世界最爱看热闹的民族之一,那些吃瓜群众代表的是‌‌“无责任、无判断、无担当‌‌”的三无心态。

嗑着瓜子,看着热闹,没有比这更心旷神怡的事情了。即使是道德上最完美无瑕的人,也不得不承认,有时候我们需要通过一些不那么光彩照人的渠道来找点乐子,寻求一些安慰。没有几个人会不乐于听见成功人士突然破产、美女明星承认整容、抛弃自己的前任被现任劈腿等消息。尽管这听上去卑鄙又阴险,有幸灾乐祸之嫌,但爱看‌‌“热闹‌‌”属于人之常情——当然,处于‌‌“热闹‌‌”之中的当事人心情就不那么好过了。

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主任彭凯平在某种程度上认同这种倾向性。‌‌“人类对有些事情[……]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向问天的十分钟:做老人家身边的男人有多难

2017年1月10日 7 comments

文/六神磊磊

今天我们聊的话题,叫做“向问天的日常十分钟”。

向问天,有些人可能不熟悉这个名字。简单科普一下。这个向问天是什么人呢?乃是《笑傲江湖》里一位惊天动地的大人物。简而言之,他是日月神教的高管、元老、巨头,有时候是二把手,有时候是三把手。

大家可能有些糊涂,他到底是二把手还是三把手?这就要看教主任我行老人家的安排了。任我行有时候提拔年轻人,比如设了个副教主,让令狐冲去当,那向问天就是三把手;可是令狐冲不识好歹,失宠了,失势了,副教主没当成,那他就又是二把手。不管怎么说,对向问天这根顶梁柱,教主老人家是一直倚重的。

可是,众所周知,任我行老人家乃是一代雄[……]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陈年年:说散就散了,雾霾是个什么问题

2017年1月10日 5 comments

一早起来,忽然发现持续一周多的霾,突然就没了!霾去哪儿了?是被风吹散的吗?是自然现象还是治理的结果?全都不知道。就这样,来有影去无踪,霾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北京终于迎来了一个不算太蓝的蓝天。打开窗户,深吸一口气,脑子里挥之不去地还是那个永恒的问题:雾霾是什么?从哪儿来?去了哪儿?北京四中名师陈年年的这篇文章,或许也代表了很多人此时的想法。
本文转自公众号“有鱼的语文课”,由作者授权转载。

据说这首先是个爱不爱国的问题。

08年奥运会,美国四位自行车运动员戴口罩出现在了北京,引起轩然大波,从官方到民间,舆论大哗,指责美帝歧视、污蔑我大中国。最后,对方道歉,我方则说:摘掉口罩比道歉[……]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李淼:那些挣扎在贫困线上的人们

2017年1月9日 10 comments

各位读者大家好。

又很久没更新了,抱歉让大家担心了。这几周来,我最不敢打开的网站,就是微信公众号的管理页面… 因为确实欠大家更新的时间太久了。想想看这一年可能连一周一篇都没能保证,真的是辛苦了这个公众号的十几万小天使订阅者了。

今天我来更新的内容,并不是之前的连载,而是我的个人兴趣里,很少拿出来跟大家分享的一部分:「人间观察」。

日语里的「人间」,并不是指「人世间」,而是「人类」的意思。观察他人,再从各种渠道来获取相关的信息,最后弄明白他们选择这样或是那样生活方式的原因,这是我的一个小癖好。

我并不喜欢八卦——我甚至对大多数八卦的内容持反感态度,但是[……]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