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张鸣 的存档

张鸣:我从小就没有大志

2018年7月14日 24 comments

“在这种情形下,我当然不可能有什么大志。这个国家跟我没有关系,世界的革命形势,跟我也没关系。我生活在这块土地上,充其量,不过是一只活得比较长的蝼蚁。哪天人家不高兴了,一脚就踩死了,踩死也就踩死了。”

我那个时代的人,好多人小时候张嘴就是胸怀祖国放眼世界,立志要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的受苦人。其实,这个三分之二的比例,后来已经发生了变化。这个比例,是社会主义阵营还完整时候的算法,等到苏联和东欧按我们的说法都修了,就又吃二茬苦遭二茬罪了。古巴、朝鲜和越南,也玄。所以,等到我完全懂事的时候,按理说,世界上受苦人已经超过了三分之二,几乎就剩下我们中国人还幸福呢。

但是,习惯的说法并没有因为世界[……]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张鸣:后帝制时代的警察问题

2018年7月6日 2 comments

古代中国政府很发达,但一直都没有警察。类似警察的职能,由官府的衙役,即后来所说的捕快来承担。现代意义上的警察,出现在1902年。当时,辛丑条约签订后,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的驻地之一天津,中国政府不能合法驻军,但是,天津又是北京的门户,不能不驻军。于是,接任李鸿章担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的袁世凯,就抽调小站新军的一部分,改头换面,变成警察部队,进驻天津,主持其事的人,就是后来担任过北洋政府总理的赵秉钧。由此,揭开了中国兴办现代警察序幕。一直到1904年,设置巡警部(后改为民政部),中国一直以直隶为模板,在兴办警察事业。英国泰晤士报驻中国的记者莫理循,曾经特意花大笔墨,赞美北京的警察,说他们如何严格执[……]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张鸣:媒体缺位的遗憾

2018年7月3日 11 comments

上海小学门前的砍人事件,给我的困惑,跟此前西安事件,榆林事件一样,是信息的贫乏,尽管事情过去了许久,我们能得到的消息,除了官方几条干巴巴的通报,剩下的,就是一些零碎、片段而且不辨真假的信息。像这样涉及公共安全的大事,媒体事实上是缺位的,有的事情过去了许久,连一个像样的调查报道都不见踪影。自媒体倒是比较活跃,但众说纷纭,夹七夹八,一点靠谱的分析都没有。因为他们跟我一样,没有像样的消息来源,也没有相应的素质。

这样的事件,将之定义为反社会人格的暴露,当然没有错。事件跟美国频发的枪击事件一样,如果不是恐怖袭击的话,大都是由一些刻意报复社会的人干出来的。但是泛泛地这样定义,定义完了之后,就哀悼一[……]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大清国首都的一种特别的生意

2018年7月2日 11 comments

作者: 张鸣

大清户部相当于现在的财政部加中央银行,那时候不流行钞票,存入户部银库的,都是各地运来的银元宝。搬运元宝的,有专门的库兵。库兵基于可靠性的考虑,只能从八旗里挑人,每个库兵,跟一般的八旗兵丁一样,吃粮拿饷,但却是一种八旗中人羡慕的“专业人士”,能补上库兵,可是不容易,不仅吃香的喝辣的,而且可以养几房妻妾。个中的缘故,是库兵可以在搬运的时候,偷出银子来。

当年的库兵,在搬运银两的时候,是要脱得光光的,进门时,还要张嘴检查,过门槛,拍双手,唯一能夹带的地方,就是肛门谷道。为了能在肛门里夹带元宝,得从小就进行练习。所以,当年库兵是有专门的买卖人养着的。这样的买卖,叫做旗倌。旗倌[……]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皇帝的神经

2018年6月21日 20 comments

作者: 张鸣

基于惯性,国人一谈到古代,就习惯性地说漫长的封建社会。把现在的所有毛病,都说成是封建余毒。这里,最毒的,莫过于皇权专制。当然,如果真的是封建的话,皇权是专制不起来的。但是,说良心话,自秦汉以来,包括秦始皇在在内,皇帝的专权程度,一直都不是太高。真正能说得上专权的,也就是明清之世。

秦朝二世而亡,故事不多,被黑得却比较多。汉朝是后来的盛世,可那时的皇帝,一直到东汉末世的桓灵二帝,听臣子的谏言,不管好听不好听,还都得听。批评他们过于信任宦官,也不至于跳起来,立马治人家的罪。党锢之祸,大抵是清流跟宦官闹得太僵,你死我活,皇帝居中无法裁决,想想看还是得站在亲爱的阉人一边,这才[……]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张鸣:论教师的倒掉

2018年6月4日 13 comments

讨薪这个事儿,在民国曾经是教育界的一件大事。在前清,负责教育的礼部,外号都是一个‌‌“穷‌‌”字。到了民国,政府没钱的时候,首先受影响的,当然是教育口。但是,让这些教书先生出来讨薪,一时半会儿,还真的不好意思,感觉有辱斯文。有的教师,别人都出去上街了,他们就是不去。所以,后来讨薪讨下来的时候,那些冲在前面的健将,就感觉不公平:凭什么你们不出来,工资也发了。所以,他们定了临时性章程,要所有人出来亲领,而不是像往常那样,由会计送到手上。

教师在民国,尽管工资不低,但要说是富人,倒也谈不上,但荣誉性地位很高。因为毕竟有‌‌“天地君亲师‌‌”五达尊的大帽子在,做教师的,自我感觉不错。这样的荣誉感[……]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