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老愚 的存档

老愚:凛冬将至

2018年11月15日 没有评论

阴雨天,最宜林中漫步。

周围少了嘈杂的人类,自然的声响才会丝丝入耳。

黄叶脱离栖息的枝干时,会发出柔和的微音,我理解为它对母体的致意。它们随风飘散,不时轻触一下游人的身体。无意的坠落,却会在人心里激起涟漪,你感觉落叶仿佛在传递自然的好意。当一枚黄叶拂面而去时,你隐隐产生了些微的感动。

这样的季节,文人以为万物凋零,顿生伤感之情,吟诗作词,无不大放悲声。在我看来,此乃造物主删繁就简,时令犹如一位严苛的园丁,在逐一剥去树木身上的无用之物;它们暗怀感激,任由那只看不见的手作法除冗。

枝叶,果实,对一棵树而言,都是多馀的东西。在秋天供自己宣示生命力之后,就不再值得留恋。[……]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老愚:中国官场的“9999”症结

2018年8月30日 5 comments

这可不是洋葱新闻:山东寿光泄洪造成水灾,倒塌房间正好停在了“9999”上。人们之所以对这个数字敏感,仅仅因为再加一间,便是上万。

那为何不上万呢?2016年3月10日,中国国务院发布了修订后的《国家自然灾害救助应急预案》,启动该预案的条件之一便是“因灾倒塌房屋一万间以上”。受灾数字在红线面前戛然而止,难道还不顺理成章么?

在中国,所有数字游戏的背后都有一个紧箍咒。要达到某个条件,或不想达到某个条件,都需借助某种操作。凡是对自己有利的,造假而玉成之;凡是不利的,亦作假而成就之。

吊诡的是,为何是一个容易让人怀疑的“9999”?

毋庸置疑,这一定是遵照官员指令制造出的一个数[……]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老愚:孩奴的焦虑

2018年5月25日 10 comments

一到这个季节,空气里就充满了焦虑的气味。

去往楼顶中考辅导班的学生,使得电梯突然紧张起来。挤在稚嫩面孔里的老住户,只好小心收紧身体,屏息与之共上下。这些准备考初中的孩子,寄身塔楼楼顶那幢复式结构房子,每日成群结队活动。

他们一律戴近视眼镜,身形歪斜,脸上很少映现少年的光泽,看人的眼神多是飘忽不定。他们吃住在辅导速成班里,接受强化训练,大人为他们交了数千元学费。住户们一眼即可辨别出那些家长,因为他们眼里写满了期待与惶惑。

去小区鞋屋擦皮鞋,四十来岁的老板娘正在训斥儿子:

“为你花这么多钱,你还偷偷玩游戏!你对得起谁?我擦一双鞋才挣七块五,你一小时就要三百。你算过没有,我这[……]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