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8年7月9日 的存档

西门庆:我只是个药棍!

2018年7月9日 8 comments

草榴社区 一代文嚎
一位做药材生意的名叫西门达的父亲临终前告诫儿子:“医药行业是个艰辛的营生,当它带来巨大财富时就是最考验良知时。”
可这“达”字倒过来就是个“庆”字,西门达哪里料得到,他这个叫西门庆的儿子接手生意后居然就是个颠倒行事的做派。
在“作事机深诡谲”的西门庆的管理下,西门大药房的生意十分兴旺。
可西门庆终究没能成为造福一方推动大宋医疗事业进步的一代药神。集恶棍、商人、官僚身份于一体的他,只能成为一个唯利是图禽兽不如的药棍。
首先,做为一个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东西的恶商,不需要什么100%的利益,西门庆就胆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道德。
而身为一个恶官,他向上巴结朝中权贵,对下广[……]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彭博社:中国将返还国储进口美国大豆关税费用

2018年7月9日 25 comments

据知情人士透露,如果买家从美国进口大豆是用于国家储备,中国将补偿25%的关税费用。
作为对美国总统向价值34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反制措施,中国自7月6日起对一系列美国农产品加征关税。知情人士称,国储买家会先支付关税,然后由政府报销。因未获授权对媒体发表讲话,知情人士要求不具名。记者未能立即获得中储粮置评。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目前至少有一船在海上的美国大豆是用于国储。上海汇易咨询首席分析师李强表示,早前购买的大部分国储大豆已经取消。
“可能会有某种形式的补偿,”因为这些货物是代表政府购买的,李强说。中国公司上周五取消或转卖了一些从美国购买的大豆。
作为粮食安全战略的一部分,中国政府[……]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中美贸易战或为害韩国最甚,文在寅出席三星印度工厂落成典礼

2018年7月9日 17 comments

对于终于开打的中美贸易战,除了两个当事国会受损之外,韩国方面认为,由于中国是韩国的主要出口对象国,同时也是主要顺差国,因此韩国可能会是受中美贸易战损伤最大的国家之一。

据韩国海关统计,韩国2017年的对华出口为1421.1亿美元,在其总出口的占比是24. 8%,等于是1/4的商品卖到了中国。通过中韩贸易韩国去年赚取442.6亿美元的顺差。若再加上与香港贸易的顺差(372.4亿美元),对华顺差达到815亿美元,占其顺差总额(953.0亿美元)的85%。

韩国的对华出口商品中79%属于中间材料,这些商品在中国加工之后再出口世界各地,这也是导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一[……]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的维稳新器——警用激光枪

2018年7月9日 22 comments

四川成都的一家公司制造出警用激光步枪,射程800米,并可连续发射激光1000 次。该枪射出的激光据称可远程烧毁横幅,如果被攻击对象身着易燃布料,可能全身都会被点燃。中国访民对这款新式武器感到恐慌,担心在维权活动中受其伤害。

中国大陆及海外多家媒体报道,成都一公司开发出警用激光枪,可用于远程烧毁横幅。据报,该款由成都恒安警用装备制造公司生产的激光步枪,将装备中国武警反恐部队。开发者披露,激光步枪主要用于特殊情况,例如用激光引燃抗议活动中的“非法横幅”,或者灼伤抗议者的头发或衣服。“由于其激光的发射过程肉眼看不到,也不产生任何声音。被攻击者很难察觉攻击来自何处,看似意外受伤”。不过,开发者称[……]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华尔街日报》你Gmail里的邮件,原来这么多人都能看到

2018年7月9日 8 comments

作者 Douglas MacMillan

Alphabet 旗下谷歌一年前曾表示,将停止以提供个性化广告为目的让其电脑通过扫描Gmail用户的收件箱来获取信息,并表示,希望用户继续对谷歌的隐私和安全至上原则抱有信心。

但这家互联网巨头仍在允许数以百计的外部软件开发者扫描大量Gmail用户收件箱,这些用户注册了基于电子邮件的各类服务,包括提供购物价格比较、自动旅行日程安排或其他工具。《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一项调查发现,这些软件开发者对电脑(或在某些情况下对员工)进行培训,学习如何阅读用户的电子邮件,而谷歌几乎没有采取行动加以监督。

其[……]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标签: ,

我不是药神,历史的转折落在小人物身上

2018年7月9日 5 comments

不是评论

一个底层的loser,靠卖印度神油勉强度日。头发乱蓬蓬、身材发福,动不动还对老婆家暴,不得已老婆跟他离了婚。

被催租、被前妻骂、被小舅子揍……这是《我不是药神》开始时,主人公程勇的可悲中年人生。因缘际会,因为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一个叫老吕的白血病患者闯入了他的生活,老吕让程勇去印度给白血病病人带一点救命的药——格列宁(现实中这种药叫格列卫,编者注)。这种药在国内市场要4万元一瓶,在印度却只要500块钱。

程勇上有老下有小,为了赚点钱,他决定铤而走险。然后这个小人物,居然在走私药品中,发现了生活的意义。他不仅赚了钱,他也被一票病人称为“药神”。他带着他的创业团队,开始向[……]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中国数字时代:《我不是药神》错在了哪

2018年7月9日 17 comments

浪潮工作室

撰文 | 伍丽青

《我不是药神》让中国观众们认识了瑞士研发的一种抗癌药物“格列宁”(它现实的名字叫做格列卫,一字之差)。

在影片中,这种药物是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唯一救命良药,然而,它近4万元一瓶的价格却让想要活命的患者吃掉了房子、吃得倾家荡产。

《我不是药神》对天价药的刻画是十分生动准确的。2015年1月,人民网的跨国调研发现,格列卫在中国大陆的零售价格最高,不仅高于原产国,也高于欧美发达国家,价格甚至是邻国韩国的两倍。

同一种商品,在不同地区之间出现价格的差异,这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但是格列卫在大陆离奇的价格,却很难用运输成本、供求关系来解释。[……]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北大飞:市场至上的自由意志主义出了什么问题

2018年7月9日 13 comments

先和读者说一下,最近非常忙,几乎没有任何时间写作。包括这篇,也是随手乱涂,错别字儿之类都来不及改。但这里想谈的是一个极为重要,我本人认为非常核心的一个问题。

今天是看到微博上关于近期走红电影《我不是药神》的一些评论,才实在忍不住写下这篇。有些自由意志主义者(大致是认为该让市场操控一切的那些人)认为,药厂开发了新药,爱怎么定价怎么定价,别人无权干预。

话说讨论这类事情,最最关键的点,是要想明白你是要提出自己的一个伦理价值标准,还是要从“社会效用最大化”的功利主义角度入手。这两者绝不能混为一谈。

比如一些自由意志主义者的评论,实际上提出的是一个伦理原则:既然这个药是该药厂研发的,[……]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真假尘肺病:贵州三医生因诊断涉罪

2018年7月9日 4 comments

剥洋葱people

“目前只有一种办法可以不依靠医生主观诊断得出结果,那就是‘开胸验肺’。但如果每个怀疑得了尘肺病的人都要经历开胸验肺,那就太残酷了。”

文 | 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

黄亨平从遵义市播州区看守所走出来时,是2018年6月23日凌晨三点。此时,距离他被逮捕,已经过去了7个月。

一起走出看守所的还有黄亨平的同事——张晓波和董有睿。他们都是贵州航天医院的医生,虽然分属不同的科室,但都是尘肺病诊断小组的成员。

因为卷入一起煤矿工人涉嫌诈骗社保资金案,2016年8月起,三名医生被警方采取了强制措施,警方称其或涉嫌将“非尘肺病”诊断为“尘肺病”,内外勾结,套取国[……]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上报》天大的「假新闻」 —— 中国抨击他国侵害「新闻自由」

2018年7月9日 7 comments

作者:乐克凛

澳洲所拍摄的剧集《秘密之城》(Secret City),字裡行间都透露着对「中国因素」明目与暗地侵蚀着民主制度、国家安全、新闻自由与公民权利的现实;而更堪称在「中国因素」气旋下受害最久、最深的台湾,近来亦更受到兴起的「假新闻」攻势骚扰,但似乎仍未受到社会普遍的关注与提防。

以台湾的现实处境而言,「假新闻」已成为侵扰台湾政经与社会的严重问题;从「灭香」到「2018解放军台海实弹军演」等最终均证实为「假新闻」的事件,不仅肇成一时对台湾社会的不安与骚扰,最后更均被证实为是来自中国的「假新闻」;前者来自于中国的新闻内容农场,后者则是中国官媒明目张胆操作与误导的恶性威胁──「红[……]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贸易战开打后的5点判断

2018年7月9日 11 comments

前沿风向

贸易战已经正式开打了,吃瓜群众观看了这么多前戏,现在终于进入了正剧,却发现当天的主角原来是一条可怜的、无助的货船。

经过彭博的报道,这条船成了当天的网红,他在大海上飘荡,无依无靠,他决定不了大国的搏斗,只有默默忍受,等待命运的裁决。

关心这条船,其实是关心我们自己——每一个人在其中都会受到影响,但是每一个人都在其中无能为力。这像是一个历史的囚徒,找不到答案。

针对贸易战,分析如下:

1

2017年,中国的出口总共是15.3318万亿,而现在增加征收关税的量才340亿,合计人民币大约2000亿多亿。这差不多是全年出口额的零头。

当你兜里有11万[……]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从中大硕士到流水线女工

2018年7月9日 14 comments

作者: 郑永明

一、工业区的女硕士

2015年6月,我于中山大学数学与计算科学学院毕业。与我的同学不同的是,毕业后我没有选择高楼大厦的工作,而是选择走进工业区成为一名女工。

我的选择并非天马行空,也不是一时兴起,它深深植根于我的生命历程,我对工人现状的感悟和认识,以及我觉得现状必须要有所改变的原始动力。

在中大读书期间,各种各样的知识讲座为我认识工人打开了一扇门,我看到了经济发展车轮下残缺不全的工伤工人,工厂楼顶“命如草芥”自由落体的富士康工人;我知道了有一种职业病叫尘肺病,得了病的工人生不如死,还有苯中毒、白血病、噪声聋……

工人在城市辛勤劳作,却被城市无情碾压[……]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