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三年自然灾害’

树皮吃法指南

2017年6月17日 17 comments

作者: 老绥远韩氏

1959年,大饥荒不期而至。呼和浩特的居民生活受饥荒影响估计不算太重,因为人们还照常上班上学。虽饥肠难忍但马路上还没出现倒卧者,这与乌兰夫实事求是的政策不无关系。与我家一个院子的内蒙古医学院中医系,通告学生饭后不要上球场运动,只能卧床休息。令人难忘的是1959年秋季的一天,邻近的东瓦窑的菜地抓到一个偷南瓜的人。此人跪地求饶,说他是医学院中医系某系主任,实因孩子饥饿难忍才出此下策。由此可见,当时人们已处于饥难觅食的困境了。

那时,人们因为饥饿已经想尽了办法。野菜挖光了,人们开始捋树叶吃。一天,父亲也提回了一筐榆树叶,准备拌面蒸着吃。榆树叶吃前要用凉水长时间浸泡,否[……]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纵览中国:我们这样活下来

2017年2月13日 6 comments

作者: 依娃

马全心和母亲、妹妹

受访者:马全心,女,71岁,甘肃省秦安县魏店镇人。
采访形式:微信视频
时间:2017年1月25日
采访时间:69分钟

我做大饥荒调研有多年,也采访了近三百人,以为自己已经知道得很多了。但是每当和一位幸存者交谈的时候,总能听到很多生动的、悲惨的、从来没有听闻过的细节。比如这位马全心老人,她是我的亲戚,是我外婆的妹妹的女儿,我母亲的表妹,我的表姨。以前生活紧张,亲戚们也疏于来往,这些年随着老一辈的过世,下一辈寻找亲人来往起来。我们这一代也知道了我们还有他们这些亲人。

表姨马全心比我母亲年纪小三岁,也七十出头了。她的母亲,也就[……]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抢粮

2016年11月16日 5 comments

作者: 蔡楚

1961年3月初,我就读的成都工农师范学校,举校师生奉命去成都近郊支农。说实话,后来才知道,那次支农就是帮助当地山区农民把地里的小麦收起来,再把红苕、洋芋(土豆)或玉米种下去,以免山区农民大批被饿死。

全校师生,以毛月之校长带队,打着旗帜、背着行李,步行了约25公里;清晨从成都小税巷出发,经过由城里到山上,全是上坡的碎石路,还有5公里崎岖不平的乡间小路,直到傍晚才到达龙泉山脚下的龙泉公社八一大队。我们班被分在八一小队的仓库里居住,直到半夜才安顿下来。

小队的仓库是一座大四合院,正房由班主任吴庆月老师和女同学们居住,男同学不到十人,就住在正房右边的耳房内,床用木头[……]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杨继绳:读《环球时报》文章有感

2016年2月25日 11 comments

2月17日,《环球时报》发表了单仁平的文章,题目是《对西方奖项多一些心眼不过分》,话题从我退休前的单位“不允许”我前往美国领奖引起。应该说,这篇文章语调总体是平和的,文章的题目我不仅同意,而且一直是这样做的。对来自国外的奖项,能不能接受,我一直是多了“一些心眼”的。不管授奖机构出于什么目的,出于中国人的礼貌,我必须以诚相待。但是,有个几个奖项我还是婉拒了,因为授奖者和中国现政府关系有点紧张,如果接受他们的奖项,可能会危及我的安全,会影响我的正常生活。我毕竟是一个普通人,要食人间烟火。

单仁平是《环球时报》评论员的常用笔名,其言论代表这家报纸的立场。我不习惯对虚拟名字说话,还是直对《环球时[……]

继续阅读

美国之音:著名记者杨继绳被禁出国领奖

2016年2月16日 5 comments

中国著名记者、享誉世界的《墓碑》一书的作者杨继绳被禁止出国前往美国哈佛大学领取路易斯·里昂奖。

英国《卫报》星期一报道说,杨继绳原先计划下个月前来美国领奖,但据信他先前所属单位、官方的新华社已经禁止他出国领奖;杨继绳本人对此拒绝发表评论,而新华社在《卫报》截稿的时候也没有回应该报的评论请求。

2008年出版的《墓碑》一书是杨继绳花了15年的功夫走访中国许多地方进行实地采访写成的有关1958年至62年间造成几千万中国人饿死的大饥荒的调查性报道。

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当局先前坚持说,那场人类历史上空前的大饥荒是“自然灾害”和“苏共修正主义政权逼债”造成的。但气象学者没有发现当时中国发[……]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杨继绳:驳“饿死三千万是谣言”

2016年1月2日 4 comments

孙经先先生在《马克思主义研究》2011年第6期上发表了《关于我国20世纪60年代人口变动问题的研究》的长文,又发表了《人口统计学中的虚拟人口理论及其应用》,声称“用科学分析”和“严密的数学方法”。论证出“饿死三千万是谣言”。我于2012年写了《脱离实际必然走向谬误——就大饥荒年代的人口问题与孙经先商榷》,也采用他那种“严密的数学方法”,按他所设定的条件,否定了他的结论。最近,他又在《中国社会科学报》上连续发表文章,不仅说“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三千万人”是重大谣言,还说“《墓碑》大量使用了伪造的、被篡改的和极为荒谬的数据”。本着对历史真相负责的态度,我再次回应。

对孙经先各项指责的回答

孙经先说[……]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资中筠:记饿——‘大跃进’余波亲历记

2015年9月14日 6 comments

    1956-1959的三年间我奉派在国外工作,所以“鸣放”、“反右”、“大跃进”都躲过了。只是1959年回国后赶上承受“大跃进”的后果,通常称为“三年困难时期”,如今回忆起来最突出的竟是一个“饿”字,与“吃”有关的故事、轶事源源不断涌现出来。

  首先要交代的是,本人当时虔诚地“爱国、爱党”,政治热情

  极高,毫无独立思考能力,对一切公开的宣传和内部传达的情况、指示、精神从不怀疑,一味紧跟。越是困难、艰苦,越认为是对自己的“考验”,从不问一个“为什么”——是为大背景中个人思想状况的小背景。

  1958年“大跃进”开始时,我在维也纳,随中国代表常驻“世界和平理事会书记处”(一个苏[……]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饥荒年代农民怎样吃大食堂

2015年7月22日 3 comments

作者: 梅桑榆

大饥荒时期,我家住在凤阳县总铺区,那是一个比公社所在地大点的小镇。我祖父家在距总铺十里地的黄泥铺,父母有时去看祖父,我便随行,有时放假,我也一人步行前往。

有一次,我到三叔家去玩,到了中午,三婶竟不做饭,从锅屋(即厨房)黑黢黢的墙洞里掏出几个大碗和一把筷子,对我说:“大侄子,走,跟我吃大食堂去!”然后将碗筷分发家人,祖父、三叔、堂妹和我,人手一个。我不知大食堂怎么个吃法,不禁好奇,分得碗筷,便兴匆匆随三婶一家人出了门,向大食堂进发。

大食堂在小街南头,三间草房,内无隔墙,成一大通间,里面摆着几张八仙大桌和几张小桌,拐角有一大灶,灶上有铁锅两口,铁锅之大[……]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炎黄春秋》探寻1959年河南商城“死绝村”

2015年1月27日 1 条评论

作者: 李素立

在查阅1959年河南商城饥荒的资料时,笔者注意到了以下一些记载:“1959年冬、1960年春,信阳地区发生了严重的死人事件。据统计,全区……死绝5万多户,村庄毁灭1万多个”;“仅息县就有639个村子死绝,固始县‘全县无人烟的村庄有400多个’”。而商城县,“死绝村庄453个”。

这些村子“死绝”的原因是什么?分布在哪里?范围有多广?现在是否还能找到当年的一些蛛丝马迹?带着这些问题,2014年7月29日,笔者来到商城县买了一辆旧自行车,以此为代步工具,踏上探寻商城“死绝村”之旅。

我把探寻重点放在饥荒相对严重的上石桥、鄢岗、双椿铺和观庙4个镇。

从7月30[……]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彭劲秀:大饥荒年代饥民的奇吃

2014年3月13日 1 条评论

在1958年发疯似的大跃进中,虚报浮夸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据杨伊文先生《一个幽灵仍在大陆游荡》披露:“据新华社的公开报道,水稻亩产量最高达130434斤10两4钱,小麦亩产量最高为8585斤6两,玉米亩产量最高为35393斤,山药亩产 120万斤,一棵白菜520斤,小麦亩产12万斤,皮棉亩产5000斤。毛泽东开始担心粮食多了怎么办?

1958年8月4日,毛泽东在河北省徐水县视察时,县委第一书记张国忠汇报说,徐水全县夏秋两季一共计划收获12亿斤粮食。毛泽东再次提出:“你们全县31万人口怎么吃得完那么多粮食啊?你们粮食多了怎么办?”

毛泽东不仅非常着急地要求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问题,要[……]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