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专制’

赏个鸡蛋便感恩

2018年7月16日 2 comments

作者: 陶杰

中方释放圈禁多年的刘霞女士,送去德国,香港人有称是“好消息”者,女特首亦即表态大赞“人道主义的体现”,不幸又双双遭到抨击。

所谓“好消息”者,大脑有病,兼因生为中国人,天生于生命尊严之要求极低。一名长期囚徒,天天只获分配得一碗偶混有蟑螂粪之水饭,有一天为庆祝过年,狱方另发给熟鸡蛋一枚,于该囚亦一天大好消息,足可手捧连鸡蛋之饭碗,含泪对铁门那个小方格涕泪的磕一头。

至于“人道主义体现”,正常听来应是暗讽,因为中国放一姊刘霞,扣一弟刘晖,旋亦重囚十三年于另一异见人士秦永敏,此种买卖,针对换取欧盟“联美”,连德国大爱女总理也觉得是中国又玩贸易大顺差,故无半句感谢。[……]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应该把诽谤圣上的吴承恩抓进诏狱

2018年7月8日 5 comments

作者: 十年砍柴

如果对明朝的历史有所了解,看《西游记》会步步惊心,不时地暗叹:吴承恩好大胆,这样也敢写?

《西游记》中影射、讽刺明朝官场腐败、政治黑暗的描写实在太多了,可谓随处可见。略举一例,第九十一回师徒四人行到金平府,正值元宵佳节。唐僧带着徒弟出去观灯,香气扑鼻。

唐僧回问众僧道:‌‌‌‌‌‌“此灯是甚油?怎么这等异香扑鼻?‌‌‌‌‌‌”众僧道:‌‌‌‌‌‌“老师不知,我这府后有一县,名唤旻天县,县有二百四十里。每年审造差徭,共有二百四十家灯油大户。府县的各项差徭犹可,惟有此大户甚是吃累,每家当一年,要使二百多两银子。此油不是寻常之油,乃是酥合香油。这油每一两值价银二两[……]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皇帝的神经

2018年6月21日 20 comments

作者: 张鸣

基于惯性,国人一谈到古代,就习惯性地说漫长的封建社会。把现在的所有毛病,都说成是封建余毒。这里,最毒的,莫过于皇权专制。当然,如果真的是封建的话,皇权是专制不起来的。但是,说良心话,自秦汉以来,包括秦始皇在在内,皇帝的专权程度,一直都不是太高。真正能说得上专权的,也就是明清之世。

秦朝二世而亡,故事不多,被黑得却比较多。汉朝是后来的盛世,可那时的皇帝,一直到东汉末世的桓灵二帝,听臣子的谏言,不管好听不好听,还都得听。批评他们过于信任宦官,也不至于跳起来,立马治人家的罪。党锢之祸,大抵是清流跟宦官闹得太僵,你死我活,皇帝居中无法裁决,想想看还是得站在亲爱的阉人一边,这才[……]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毕儒:普京再次当选俄罗斯总统是全世界人民的幸事

2018年3月24日 14 comments

正如我们家楼下擦皮鞋的李老太所预言的那样,普京又一次毫无悬念地当选为俄罗斯总统。201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普京以75%以上的得票率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其余几个陪选的得票率最高的不足20%。

当然,已经有外媒播放了俄罗斯大选时一些站点做票的视频。否则投票率太低了。但是,谁能保证这些视频是真实的?即使是真实的,这肯定也是临时工干的。和人家普京无关。

虽然知道这些陪选的肯定选不上。但在选票上印上他们的名字是必须的。民主嘛,不是独角戏。演戏也得敬业一点,否则会有人翻白眼的。当然,陪选的不能太强,如果太强就找个借口取消他竞选资格。比如:纳瓦尼。

普京再次当选是必然的。必然得我们小区收啤酒[……]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东方历史评论》普京时代的政治笑话

2018年3月23日 3 comments

撰文:徐贲

1990年代初是俄罗斯人最自由的时期,尽管这个转折时期带来了许多焦虑、彷徨和不确定,但俄罗斯人从来都没有像那个时期一样在言论上不需要再害怕来自国家权力监视、压制和惩罚。人们无须聚在一起悄悄耳语,无须用说笑的方式表示对现实的不满,他们可以走上大街,要什么不要什么都可以大声呼喊出来,这时侯,政治笑话也就消失了。

正因为如此,在普京担任俄罗斯总统的前两任期间(2000-2008),重新又出现了政治笑话便成为一个值得重视的变化。新出现的关于普京的政治笑话显示出俄罗斯政治的新变化,成为一个不详的,具有标志性的大众文化现象。笑话再次成为国民意识的记录器和表达形式,开始时集中在200[……]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BBC:大独裁者终身制指南

2018年3月22日 2 comments

让人民不起义、亲信不逼宫、对手不夺权有哪些战略战术?独裁者为什么绞尽脑汁争取终身掌权,不下台,是不愿还是不敢?

独裁到底什么意思?大多数专家会从一个简单定义入手:如果政体中不存在执政权的交替,那就是独裁。

目前,世界人口将近一半仍然是受非民主选举产生的领导人统治。这种领导人我们或许也可以称之为独裁者。

独裁者的共同点之一是,长期掌权,至少是长期,最好是终身。

回想2017年年末,世界目光聚焦穆加贝,津巴布韦执政时间最长的独裁统治者被逼宫。当时,大多数报道都集中关注他是怎样被赶下台的,至于他怎么能在台上坐那么久(37年),关注相对更少。

为什么那么多独裁者、强权专制[……]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品葱:独裁专制主义有可能回归席卷世界吗?

2018年3月6日 37 comments

现在隐约的有这种感觉,就怕到时候世界上又出现大量独裁国家

其实你要是把人类的历史拉长点看,过去二十年还真是难得少有的和平之年,很多国家的普通老百姓都有了自由和尊严。

而其他时候独裁势力是远远强过自由势力的。

一战二战前自然不用说,人类旧秩序,独裁、战火、殖民、屠杀。。。要什么有什么。

二战后虽然有了反思,建立了人类新秩序,有了联合国人权宣言,有了各类联合国机构和组织,然而冷战下,以苏联为首的共产国家依然是独裁当道,还有萨达姆卡扎菲这类地区小霸王。多少人无辜惨死,其治下普通老百姓是无人权和自由可言的。

然后到七十年代末期,共产国家的经济纷纷玩不下去,看[……]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贵族寡头政治是中国的最大陷阱

2018年2月27日 29 comments

应该是整好五周年之前写的,首发在共识网上。后来有人零星转发。

当时有人看成针砭时弊,其实相反,那时是刚看到了点儿解决的希望。

真看不到希望的那十来年,我绝对不会写,因为写明白了更绝望。

————————————————————

普通人眼里的中国历史,就是几千年皇权专制,其实不然。

中国还有过寡头们垄断政权的时代,他们联合起来架空皇权,确保自己的家族特权代代相传,变成“贵族”世家,动辄延续上百年。

这种局面甚至发生过不止一次:春秋、魏晋、民国,乃至……贵族寡头一直在和皇权做跷跷板游戏。

一,孔子的雇主们

中国第一个贵族寡头们当权的时[……]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皇帝的心病

2018年1月31日 11 comments

作者: 张鸣

元末大乱,群雄并起,穷小子朱元璋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做了皇帝。做了皇帝之后,要摆谱,追封祖宗。但是,这样一个连饭都吃不上的混混,哪里知道自己的家世,甚至说,到底姓不姓朱都未可知。好在人阔了,不愁没有人捧臭脚,文人的一支笔是好使的,于是,多少代的祖宗被编出来了,还给朱元璋找了一个有名的远祖朱熹,官做的不小,还有学问——理学的开创者。难怪明朝的科举,要考朱熹编的四书,而且答案要以朱熹的注释为标准,都是一笔写不出两个朱字闹的。

说自己祖宗阔过,那么,自己曾经穷的事情,就得隐晦一点。那时候的人,贫困不是一个光彩的事儿。小时候给人放过牛,要过饭,做过和尚的事儿,就不能再提了。即便[……]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王力雄:“天网”之下,还有革命的可能吗?

2018年1月31日 7 comments

在一个依靠“天网”等高科技手段建立起严密监控系统的国家,革命是否还有可能?中国作家王力雄试图用新作《大典》来回答这个问题:小说的背景与当下中国非常相似,整个国家利用鞋子里的跟踪系统对所有的人进行了监控。然而,一个想自保的官僚、一个有野心的商人、一个边疆小警察、一个政治上白痴的技术人员,便让这样一个严密的科技极权体制土崩瓦解。

作为中国最著名的政治小说家,王力雄一直将自己对中国现实政治的思考写进小说中。1991年,他的第一部政治寓言小说《黄祸》在香港明镜出版社出版。该小说以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的中国为故事的开端,描绘了不久之后的中国将陷于政治、经济、文化、人口与生态等等危机,最后导致[……]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好奇心日报:宣称要战胜普京的人被取消选举资格 意味着什么?

2017年12月30日 7 comments


“这甚至不是一场真正的选举,这里只有普京与他亲自挑选出的候选人”反对者纳瓦尔尼说

今年 65 岁的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12 月 6 日宣布将继续参选 2018 年 3 月的总统大选。这是他第四次争取连任的宣言。

根据俄罗斯法律,所有参选人都必须要在 20 个城市以上收集到 500 个以上的签名才可以宣布参选。

就在普京宣布参选后没多久,手上握有 15000 张民众支持连署书的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也宣布参选。他表示自己将会在明年“战胜普京”,并且补充道:“没有我的选举,根本不算是一场选举。”

纳瓦尔尼[……]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哈耶克:乞求“圣君”会导致暴政

2017年11月17日 8 comments

作者: 关美文

1944年冯·哈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发表划时代名著《通向奴役的道路》。他是这样论证的:如果社会主义用中央计划取代市场,那就必然要建立计委来负责制定计划。为了贯彻计划、控制资源的流动,计委就必须拥有对于经济事务的广泛的自由裁量权。但是,取消了市场,就无法形成价格;计委没有市场价格作为决策的依据,也就是说它没有办法知道何种生产计划在经济上是可行的(1988年哈耶克在《致命的自负》一书中说:人类文明的诞生是起源于私人财产的制度。他说,价格是唯一一种能使经济决策者们透过隐性知识和分散知识互相沟通的方式,如此一来才能解决经济计算问题)。[……]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良知的孤立

2017年10月26日 17 comments

作者: 李怡

1938年,纳粹党员与党卫队袭击德国全境的犹太人,许多犹太商店的窗户在当晚被打破,破碎的玻璃在月光的照射下有如水晶般的发光,事件被称为“水晶之夜”。这是纳粹对犹太人有组织屠杀的开始。这一年,在德瑞边境一位瑞士警官格鲁宁格,违抗瑞士当局的移民法令,放宽了边境线的入境检查,从而让大量犹太人进入瑞士,获得生机。对于永久中立国瑞士而言,他的行为无疑是严重违反了法律,也有悖于政府交给他的职责。因此当时,他被判有罪,并被开除公职。

然而二战结束了,纳粹作为法西斯的罪行已经定案,可瑞士政府依旧没有更改对格鲁宁格的不公正待遇,周围的人依旧视他为一个渎职的前警官。他没法领取养老金,也无[……]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陈迎竹:慎防大数据助长独裁

2017年10月16日 7 comments

大数据不是未来课题,当我们开始享受它所带来的众多好处,切不可麻痹在其中,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物联网技术日臻成熟与持续突破,有人估计10年内全世界各种连接到互联网的感应器可能多达1500亿个,这大串数据又交互产生更多内容和信息,超级电脑、人工智能的自我整合与演进将进一步产生多少信息量,以及其中所衍生的意涵,都将远远超过对一个700平方公里智慧国的想象。

全球科技精英近年越来越频繁针对科技迅猛发展所可能造成的各种失控现象发出警告。其中包括广泛的产业转型、人类就业机会的缩减、社会伦理的新挑战、教育和医疗及法律问题等等。

当然也包括民主化课题。大数据科技让各种信息公开化,是[……]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标签: ,

《金融时报》中国开始回归独裁

2017年10月11日 2 comments

《金融时报》星期三(11日)刊登亚洲版主编吉密欧文章称,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越来越独裁了。
文章说,一名中国公民就因在给朋友的私人短信中叫习近平为”习包子”就被判刑两年。
中国从2013年起开始审查和禁止人们使用”习包子”这个绰号。
吉密欧说,如果一个国家的公民仅仅是因为在自己私人的即时通信短信中叫了领导人绰号就被判刑,是新的令人担忧的事情。
不仅如此,中国司法当局还禁止律师为这位王姓公民辩护。
吉密欧认为,这是独裁的表现,中国现在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专制。
观察人士将密切关注即将召开的中共十九大。届时,习近平将会连任到2022年。
文章说,实际上外界对中国的了解之少几乎好像对[……]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