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中医’

逐渐消失的救命药

2018年6月14日 11 comments

作者: 成都下水道

昨天在成都铁像寺水街,一群朋友聚会。有公务员、大学老师、商人、医生。

昨天我发的那条微博,阅读量已经超过300万,于是讨论中国的医疗乱象,也成为了聚会的主题之一。

讨论的话题有消失的救命药。

媒体报道:两年前,抗癌药赫赛汀的国内市场价格约为每单位24500元,一个疗程约40~50万元。但经过2017年的价格集中谈判后,其进入医保药品目录后的支付标准降至每单位7600元,降幅约为70%。由于使用的患者人数剧增,造成全国范围内供不应求的缺货状态。

今年4月,我也遇到类似窘境。

好朋友的妻子患乳腺癌,因为买不到郝赛汀,向我求援,纵然我在医疗圈有[……]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一个“中国式”骗局的始终:冬虫夏草被食药监踢出保健圈

2018年5月23日 3 comments

每千克身价高达几十万的冬虫夏草到底是食品?药品?还是保健品?这个在中草药里炙手可热的“明星”,“身份”为何如此扑朔迷离,命运又为何数度“反转”。

近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发布消息,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的试点工作。通知发给的对象是北京、江西、湖北、广东、青海省(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以及总局保健食品审评中心。

但在2012年8月,国家食药监总局曾下发关于《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方案》,要求高效开发利用冬虫夏草资源,推动高端科技含量保健食品的研发。那么,为什么这次突然要停止冬虫夏草试点工作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总局局长毕井泉这样解释:冬虫夏草属中药材,[……]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为什么不建议中医学生互相治疗?

2018年4月30日 19 comments

作者:朱泽伟(广州中医药大学)

  我是一个习惯了沉默的人,批评中医的文章懒得写,为何今天要写这篇文章呢?是源于近来身边的两件事,让我痛心。

  一是很多朋友的时间在浪费,自甘堕落者我是不想说的,但中医学院多数学生是勤奋好学的,自习室的爆满是明证。他们的问题是中国学生常有的问题,缺乏批判性思维,老师说的,课本写的,错不了,当圣经念。他们做的只是“背诵-考试-奖学金”,成功后颇为自得,别的学校我不知道,但中医学院的奖学金是铺向悬崖的胡萝卜。除了考试,另一点是“科学研究”。不是科学,何来研究?

  朋友问我意见,我看到题目上有“胸痹”“气滞”之类的词,就忙顾左右而言它了,原因很简[……]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媒体曝鸿茅药酒157公斤加30公斤糖:不如叫红糖料酒

2018年4月24日 22 comments

作者:王志安

  鸿茅药酒一直宣称自己的处方,是当年国民党逃跑时,人民解放军在一家药酒账房先生的账本里发现的秘方。其实,这份所谓的秘方,在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出版物里,有完整的记录。内蒙古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里,也有备案。就在昨天,有人查到了鸿茅药酒完整的处方。

  说句实话,看到这份“秘方”,王局还是吃惊不小。

  这份方剂里,最主要的部分是基酒,每份157500g,然后是红糖和冰糖,每份22680g和7440g,含量第三的是红曲,900g。所谓红曲,就是曲霉科真菌红曲霉Monascus purpureus Went的菌丝体寄生在粳米上而成的红曲米,是一种天然的色素,南方做[……]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去掉了中医的养生才是真的养生

2018年4月16日 26 comments

作为一个现代人,拒绝任何中药应该成为看病时的默认选择。这还不够,日常生活和保健也不该用中医。解决了温饱问题的中国人越来越关注养生,但“养生”这个词基本被中医毁了。如果非要用的话,只有去掉了中医的养生才是真的养生。

文 | 热拥军

网上和民间流传着一个“养生十三法”,据传是孙思邈留下来的,具体内容是“发常梳、目常运、齿常叩、漱玉津、耳常鼓 、面常洗、头常摇、腰常摆、腹常揉、摄谷道、膝常扭、常散步、脚常搓”。宣传者相信,如果经常做这十三个动作,就能和孙思邈一样活到一百多岁。

有关孙思邈的寿命,有多种说法,从101岁到141岁不等。比起老虎主动找孙思邈治病,治好后还给他当司机[……]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冰冷雨天:为什么说中医还不行?

2017年12月11日 31 comments

实际上中医理论中的“邪”,无非就是“疾病”,说穿了中医理论是一种以结果来解释起源的原始思维方式,已经完全不符合现代社会的需要。
著名科学期刊《自然》的官方网站在前天,11月29日刊发了一篇题为《虽然存在有关安全的疑问,中国还是准备降低对传统药物的规定》的文章。文章中提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在10月份发文通知,从2018年初开始,中国国内的传统中药将不再需要通过成本高周期长的人体安全性以及有效性的临床试验,生产厂家只需按照中药经典药方生产就可以了,而这份“中药经典药方”的清单则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共同拟订。有些文章中有说“只需要提供临床试验之前基于动物或[……]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蕨代霜蛟:2018年初开始、中药批准不再需要临床试验。这意味着什么、你想过吗?

2017年12月1日 21 comments

这片土地上关于旧医的若干最新状况、告诉我们一个铁板钉钉的真相: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旧医最好的时代已经到来。

昨天、著名期刊NATURE官网上发表了一篇可免费全文阅读的文章、对于接下来中国旧医的黄金时代作了些点评。我摘取概要如下、各位读者不妨感受一下:

①从2018年初起、中国国内的传统中药将不再需要通过人体安全性和有效性临床试验。传统中药药企只要拿得出『(古代)经典名方』作为依据、那两项成本巨高、周期漫长的临床试验就可以靠边站了、不再是阻碍。

②只需要提供临床试验之前基于动物或体细胞的药理与药物毒性研究即可。

③这份所谓的古代经典名方清单、[……]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标签:

《自然》传统中药或不需通过临床试验,科学家表示担忧

2017年12月1日 5 comments

原文以China rolls back regulations for traditional medicine despite safety concerns为标题发布在2017年11月29日的《自然》新闻上

原文作者:David Cyranoski

中国政府正在推广传统中药,以作为昂贵的西药的替代品。
科学家担心授予古代中药疗法临床试验的豁免权会带来风险。

中国政府对中药的支持再上一层楼。习近平主席将其称为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并保证给予非传统疗法和西药同等的政府支持。如今,虽然研究人员对此类疗法的安全性提出疑问,但是中国仍在大力推广中医。

从明年初起,传统中药或不[……]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康熙,蚊子与中医

2017年11月19日 19 comments

写在前面

1730年6月28日,法国科学院院士白晋(‍Joachim Bouvet‍)去世,这位备受康熙帝信任的传教士在华四十多年,不仅在数学、测绘、历法、宗教等方面为中国做出重大贡献,还为康熙治好了疟疾——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凶手。

事实上,历史告诉我们,伟大的人物、伟大的发现、伟大的发明,最终都离不开伟大的制度。在人类与蚊子的战争中,这才是获胜的真正武器。

谁来拯救皇帝?

公元1693年,39岁的康熙已经诛鳌拜、平三藩、逐沙俄,迈上了帝王功业的巅峰,本该是意气风发、志得意满之时,一场疾病却击倒了他——当时令人闻风丧胆的疟疾。

纵然身被伏尸百万、血流千里的帝王之威,[……]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悟空问答:中医诊所由审批制改备案制,你怎么看?

2017年11月19日 11 comments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在11月16日表示:之前开办一家中医诊所可能需要数月半年,甚至两三年的时间,现在改行备案制后,只要材料齐全且符合备案要求的均予以备案,并当场发放《中医诊所备案证》,当日便可施诊。但备案制下的中医诊所必须百分之百提供中医药服务,不得提供西医西药服务,以及中医微创类技术、中药注射剂、穴位注射等存在不可控的医疗安全隐患和风险的中医药服务。”

以下摘录自该网站征集的回答——

孙旭阳 资深媒体人:

中医诊所由审批制改备案制,当场领证当天施诊。这样的政策非常好,前所未有地好,我坚决支持。

对于中医粉来说,中医诊所由[……]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北京商报》中国将取消开办中医诊所的审批许可,改为备案管理

2017年11月17日 4 comments

北京商报讯(记者 蒋梦惟)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了《中医诊所备案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明确未来我国将对中医诊所的管理由许可管理改为备案管理,取消事前的审批许可,加强事中事后的监管。

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当天召开的新闻通气会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法监司司长余海洋具体解读,根据《办法》,符合举办中医诊所条件的,将备案所需提交的材料报拟举办诊所所在地县级中医药主管部门,县级中医药主管部门收到材料后,对材料齐全且符合备案要求的予以备案,并当场发放《中医诊所备案证》。备案人在拿到《中医诊所备案证》之后即可开展执业活动。

《办法》还规定了诊所主要负责人的基本要求,即个人开办中医诊所的,应[……]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全国首套小学中医药教材,史实错误太多

2017年11月16日 10 comments

作者:谌旭彬

“全国首套小学中医药教材”《中医药与健康》(上册),今年秋季在浙江投入使用后,引起了很多关注。笔者最近也购得一册。

该册教材由“浙江省中医药管理局”组织编写,注明“小学五年级适用”。共分五个单元,总计18课。课文“采用讲故事的形式,每课时一个故事”,故医学史的内容篇幅较大。笔者细细读来,发现其中存在不少错误。

试举几例。

一、错认经典

第一课,《神农尝百草》。

课文向学生介绍了“神农尝百草”的典故,说神农“尝出了三百六十五种草药,写成《神农百草经》,用来为天下百姓治病。”

秦、汉之际,确实流传着“神农尝百草”的故事,不过,故事里的[……]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标签:

《经济学人》为什么说中国中医如此盛行是一个危险现象?

2017年10月28日 30 comments

蕨代霜蛟译

方园(音)的店铺里人头攒动。他四下看了看自己的店、说生意真的很好、语气很是喜悦。他从俄罗斯的靠谱下家进东西、然后医院和药企都排队抢购他销售的产品:鹿茸。鹿茸成堆铺在地板上、而成千上万更多的已经切成薄片装进了玻璃罐中。

中医认为鹿茸可以用来治疗乳腺疾患。而鹿头们以及一只长着弯刀状黑角的赤额瞪羚则装饰在墙上。说到这里方园有点急:『那些东西我不卖的、是濒危动物。』

方园就在这全球最大的传统中医(TCM)市场里做贸易。传统中医的诊断与治疗体系已有2500年历史、其市场规模庞大到难以想象。即便方园的市场所在地安徽亳州距离最近的火车站开车都要三个小时、但如同照片所示市场占地面[……]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关于“马兜铃酸可致肝癌”研究的质疑,站不住脚

2017年10月24日 4 comments

编者按:一篇关于马兜铃酸的论文,登上了权威医学期刊《Science Translation Medicine》的封面。该研究提示:草药中的马兜铃酸或许是导致肝癌发生的重要因素。本文尝试简单明了地介绍该研究,同时对 “离开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亚洲人吃了这么多年不也没事”等质疑一一做了说明。此外,较真试图列出含有马兜铃酸的药材和药物名单,但难度和范围太大,唯恐挂一漏万,误导读者。我们还在努力。

较真要点(赶时间?只看要点就够了):

1

马兜铃酸是1类致癌物,即已确认其对人类有致癌性,它与上尿道癌、肾癌等多种癌症相关。但新加坡和台湾最新的研究提示:草药中的马兜铃酸或许是导致肝癌[……]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标签:

一种草药的阴暗面:可致肝癌的感冒药、药酒与小儿咳喘颗粒

2017年10月24日 12 comments

文:@科学未来人

一篇马兜铃酸的重磅论文,正在科普圈疯传,干脆把它写出来,周知一下。

该文发表在权威医学期刊《Science Translation Medicine》上,并荣登该杂志封面。上一次马兜铃酸上封面还是1993年,当时发现了它可致肾癌(导致肾病的剂量只需130毫克)。这一次则是发现它还可致肝癌。祸害完了肾脏又祸害肝脏,怪不得有网友调侃马兜铃酸实在是天造地设的“理想毒药”。

也就是说,含马兜铃酸的中药,是中国人容易得肝癌的罪魁祸首之一。

(一个瞎想:独裁者杀人,是不是除了投放黄曲霉素,也可以喂他吃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名正言顺地治病、正大光明地投毒?一药多用,中药[……]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