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中联重科’

中联重科、徐工机械一季度巨亏

2015年4月15日 没有评论

北京商报讯 (记者 钱瑜 赵秀静)延续2014年行业不景气,中联重科、徐工机械两机械巨头今年一季度均出现亏损。昨日,中联重科、徐工机械同时发布一季度业绩预报,两公司一季度均出现巨额亏损,亏损额度均超3亿元。

中联重科在业绩预报中表示,该公司今年一季度预计亏损3亿-3.9亿元,而去年同期盈利3.96亿元。

对于亏损原因,中联重科表示,受国家固定资产投资,尤其是房地产投资增速持续放缓的影响,工程机械产品市场需求持续不振,对该公司整体营业收入及净利润的影响仍旧较大。同时,由于春节假期较晚,导致各类项目开工比往年推迟,该公司相关产品市场需求也受到一定影响。此外,为控制风险及实现有质量的经营[……]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

三一和中联重科恶斗背后的网络间谍

2013年11月18日 没有评论

黄安伟 2013年11月18日

中国两大重型设备制造商之间旷日持久的争斗现在已经成为商界传说,里面涉及了财务报告作假,新闻媒体诽谤和网络间谍。

这两家公司——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和中联重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总部都位于湖南省省会长沙,双方的纷争已经持续多年,一直难解难分。但上个月,与陈永洲有关的异常事件促使这场纷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陈永洲是一名记者,他在被警方拘留期间通过电视忏悔称自己曾收受贿赂,在《新快报》上发表了抹黑中联重科的虚假恶意报道。陈永洲及官方新闻媒体的报道没有提及行贿主体,但三一重工很快就成为怀疑对象。网上流传的警方视频的截图显示,陈永洲在一份提到三一重工的认罪书上[……]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

中国公司债投资者应看懂中联重科事件

2013年11月7日 没有评论

《新快报》记者陈永洲与挖掘机及混凝土搅拌机制造商中联重科(Zoomlion)之间发生的故事,在中国以外的人看来一定非常怪异。不过,投资者、尤其是债券持有者应当从这件事中汲取一些重要的教训。

这名小报记者上月被逮捕,随后在电视直播节目中承认收受贿赂、帮助某身份不明方污蔑一家由政府支持的大型上市公司财务造假。

这听起来像是一部惊悚小说,但它现在已变成了一部长篇叙事:先是关于欺诈和腐败的指控与否认闹得沸沸扬扬,然后报社对新闻审查表示抗议、接着又令人尴尬地放弃了原先的立场。

自去年初以来,中联重科的融资活动和现金流便一直遭到质疑。而后在今年1月,中联重科被迫出面否认了匿名人士正式向监[……]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陈永洲案暴露中联与三一的恶性竞争

2013年11月7日 没有评论

中国一名报纸记者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被逮捕后,中国两家重型设备制造商之间的恶性竞争也随之受到关注。

上周记者陈永洲被正式逮捕,此前他在国家电视台上承认曾收受贿赂发表了举报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Zoomlion Heavy Industry Science & Technology Co., 简称:中联重科)财务造假的报道。上周五,《新快报》的发行方将该报总编和副总编免职。

同城之战

中联重科与三一争斗大事记:

1989年:四名创业者在长沙创建三一。

1992年:国企中联重科创立,同样是在长沙。

2012年1月:三一在竞购中击败中联重科,成功收购德国普[……]

继续阅读

冯立果:工程机械行业恶性竞争何时休

2013年11月4日 没有评论

陈永洲事件直接相关企业是中联重科,但显然这件事是几年来工程机械行业若干次恶性竞争事件的延续。最终结果可能是“全输”。特别是作为社会公器的媒体资源、作为社会公信力的政府资源如果掺和进来,弄不好更要伤害媒体和政府的公信力

  现在中国好多行业都似乎进入了“寡头竞争”的发展阶段,行业内就剩下少数几家大企业在竞争,比如家电零售业的苏宁和国美,电信设备制造业的华为和中兴,家电制造业的海尔、美的和格力,乳业的蒙牛和伊利,饮用水生产业的娃哈哈和农夫山泉,肉制品加工业的双汇和雨润,以及工程机械行业的徐州重工、中联重科和三一集团。寡头竞争是经济发展到大企业时代的主要竞争方式,寡头之间的竞争和合作决定了所在[……]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

媒体札记:四而溃散

2013年10月29日 没有评论

徐达内

唉!所有曾经为新快报和陈永洲争取权利的人,应该都不会想要看到这一幕。

啪!长沙警方反手一记耳光,打得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和媒体人眼前直冒金星。

前天早晨6时许,央视播出长达9分钟的《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受人指使收人钱财发表失实报道》。镜头中,是剃成光头、身穿囚衣的陈永洲亲口承认自己在向香港证监会、香港联交所和中国证监会实名举报中联重科后收受了50万元,而那些连续发表在新快报上的负面报道非但“绝对不是客观”,甚至都不是他自己所写,“原稿是他们提供给我弄来之后,我弄好了交给他们,他们拿去发表”。

按照央视解说词所述:“经初步调查后,长沙警方于9月16号正式立案侦查,在掌[……]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相煎何急:细数中联三一“掐架”史

2013年10月29日 没有评论

文/识局智库之十里桃花(识局智库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风起青萍之末,却已没有人能说得清,中联重科和三一重工之间的恶斗,最初的小火苗究竟从何燃起。

这对同城“夙敌”,很好地诠释了什么叫做“一山难容二虎”。在市场争夺、营销手段、并购扩张等各方面,两家多年来一直保持着短兵相接和交锋的姿态。并且从某一个时间节点开始,“恶化”为在传统媒体、自媒体平台上不加掩饰的情绪对抗。

仅以2012年为例:当年2月,三一收购德国混凝土巨头Putzmeister,中联随即表示自己才是最早拿到发改委“并购路条”的那一个;4月,三一高管透露混凝土设备竞争疯狂,其对手在四川大范围锁机。而中[……]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不出意外的逆转了,央视称新快报被抓记者承认收钱发失实报道,记协、新快报老板羊城晚报同时反水

2013年10月26日 没有评论

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发表失实报道系受人指使

主持人:近日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因为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被长沙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的消息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日前身处湖南长沙第一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陈永洲向办案民警坦诚,为了显示自己有能耐,获取更多的名利,他授人指示在未经核实的情况下连续发表了针对中联重科的大量失实报道,这只是中联重科的声誉严重受损,导致广大股民深受损失。陈永洲对自己的涉嫌犯罪事实进行了供认,并且深刻悔罪。

解说:2013年9月9号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向长沙市公安局报案成2012年以来新快报连续发表多篇署名为记者陈永洲的文章,捏造事实对中联重科进行诬蔑诋毁,严重损害了企业的商[……]

继续阅读

陈永洲案引发的四大质疑

2013年10月26日 没有评论

  一、对央视的质疑

  1、在法庭审判前,央视是否有权前往看守所采访嫌疑人?

  2、电视上播出嫌疑人的口供,是否侵犯嫌疑人的隐私权?

  3、央视的报道是否干预司法,未审先判?

  二、对长沙警方的质疑

  1、长沙警方刑拘记者在程序上是否合法、有无瑕疵?

  2、警方是否有权跨省拘捕?

  三、对新快报的质疑

  1、报社连发头版头条要求放人,是否合适?是否在利用舆论干预司法。

  2、连续发了十余篇中联重科的负面报道,报社对记者是否违规一点都不知情吗?

  3、新快报将承担什么法律后果?

  四、对陈永洲的质疑

 [……]

继续阅读

信息量超大!陈永洲的笔录上供认了谁?

2013年10月26日 1 条评论

看看都有谁?这份视频笔录上出现了朱宗文(@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王中(@新快报 主任)的名字。陈永洲曾说,三天能坚持,三十天就难说了。消息灵通人士透露,陈已供出名单近百人。

陈永洲彻底叛变了!! 同志们,大家潜伏起来啊!!陈永洲在交代材料上写了很多人姓名,我随便一瞅,就有朱宗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写三一重工正面新闻的),还有王中(新快报主任!)。另外涉及的名单估计有100多人!!

为何连续两日头版刊登“请放人”、“再请放人”?其实是信不过陈永洲,担心陈在里面全招了,急于想捞人。表面是救陈永洲,实则为自己更好地逃避罪责,新快报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这个媒体可以[……]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八问警方及中联重科

2013年10月26日 1 条评论

这是一篇@新快报 10月24日未发出的稿件。记者曹晶晶、郭海燕。仅凭数篇监督报道,长沙警方为何带走陈永洲?从未接触陈永洲为何发布网上追逃是否违反程序?中联重科为何放弃民事侵讼而动用公权力?八个问题,追问疑点。

分类: 新闻 标签:

美国之音:奔驰商务车载警抓记者 公安当护院家丁?

2013年10月26日 没有评论

华盛顿 — 广州新快报记者陈永州被湖南公安以“损害商业信誉”罪名跨省诱捕的事件,随着该报连续两天头版刊登要求放人的醒目大字标题而迅速传遍互联网和世界媒体,引起包括一些相关官方机构在内的广泛社会关注。星期五傍晚,又传出湖南警察到广州抓捕陈永州时所用车辆的车主是报案的企业长沙中联重科公司,致使湖南警方受到被企业“公器私用”和沦为“家丁打手”的质疑。

10月25日傍晚,资深媒体人刘君鞅分别在新浪和腾讯微博上表示,“陈永州妻子讲述奔驰车车牌:湘AKX885。已查清,车辆所属中联重科,年审到2014年3月。”

几分钟后,该微博配上一张网络查询机动车辆资料的截图再留言说:“梅塞德斯奔驰,车体颜[……]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标签:

陈永洲认罪 后台是三一重工?

2013年10月26日 没有评论

【神秘的他人和中间人】陈永洲多次收受他人数千元、数万元好处费。在陈永洲受他人指使到香港、上海、北京向证券监管机构举报中联重科后,中间人先后多次给陈永州数十万元人民币和数千元港币做为酬劳。

这种招供不能信的,文革时那些走资派有几个不招供的。

而且退一步,就是受人指使,也和他个人无关,应该先追究报社的责任,没有主编审查记者可以擅发稿子吗?整个拘捕过程还是一个无法无天。

其实这个不是问题的本质,记者收费发布有偿新闻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国的问题是没有《新闻法》,也不愿意立新闻法,想通过这个模糊地带来让每个记者都有原罪,而且老百姓的观点就是你收钱了,那么就可能别有用心。

法[……]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媒体札记:三而竭

2013年10月25日 没有评论

穷骨头、富骨头,中国媒体里还真有那么几把硬骨头。混杂着对陈宝成、刘虎被拘捕的宿怨,不愿再忍气吞声的中国新闻从业者将不请自来的长沙警察当作软肋,继续口诛笔伐。

今晨,又有新京报、北京青年报、辽沈晚报、钱江晚报、云南信息报、长江日报、今日早报等跟进报道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被刑拘一事,所刊内容主体是中国记协官网昨天下午发布的最新声明:“中国记协对新快报记者被拘事件会继续高度关注,有关部门对此也很重视。我们希望湖南有关方面能够做出有司法依据的、令人信服的说明。”

昨天就已经摆出最大声援阵仗的河南商报再接再厉,除了继续头版伺候,还特意转载官方机构更进一步的表态:“24日上午,法制晚报记者从中国记[……]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

陈永洲案涉湖南高层 中纪委中宣部介入调查

2013年10月25日 1 条评论

【新唐人2013年10月24日讯】(新唐人记者陈洁综合报导)广州媒体《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因揭发上市公司中联重科内幕遭跨省刑拘事件,连日来持续发酵。继23日《新快报》头版赫然出现〝请放人〞3个大字,24日,又出现〝再请放人〞4个大字,《新快报》及其支持者与中联重科和湖南警方双方尖锐对峙越演越烈,已引发中共高层关注,据传中纪委中宣部已介入此案调查。

〝请放人: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隶属广州羊城晚报报业集团的《新快报》23日在头版写下这些字。事实上,这已是《新快报》第二位记者被捕事件。今年8月24日,曾在微博实名举报工商管理局副局长渎职的记者刘虎也被北京警方以涉寻釁滋事罪拘留。[……]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