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乐清’

2011年1月1日上午浙江乐清警民冲突图片集

2011年1月3日 没有评论

当事人通过QQ向我描述并且提供这些照片和视频: 2011年1月1日上午浙江乐清,五百多防爆警察与上千万寨桥村民和上千万网友发生冲突、暴乱、上千人被抓! 先是当地pol.ice,干不过众多网友。 紧接着来了特警,还是干不过网友。 又来了防爆pol.ice,还是干不过。 最后伟大的天朝从温州传送来了武警,他们骑着神兽重卡,消防车,手持高压水枪,对网友们进行了“强制劝退”,呵呵,从虹桥镇到蒲岐镇,一路上挤满了人,数以万计的网友们,血洒寨桥村。 凡是现场通过手机或者相机拍照的人全部被抓。内部人员透露消息已经带走数千人。 恕我不敢传太多额图,因为当地人只要经过寨桥村,口中有提到此事者,全部都要[……]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图片 标签: ,

一篇技术贴:分析乐清村长死亡时候发生了什么

2010年12月31日 没有评论

首先,(不要忙拍,看完再说)必须要说的是现在网上“不明真相群众”说的四个人拉着村长让车压过去,这还是不太可能的, 原因也比较实在,解放车很宽,要是有人拉着村长的腿,那些个人也是要被压倒。所以说村长的死法至少不是一般人想象的几人拉着,让车缓慢的开过去。从事故现场的图可以看出,解放车的确是有刹车痕,村长遗体前也被推起了小土堆,说明村长被汽车拖行了一段距离,鞋子也在留下了托痕(毕竟有下图有真相),但是即使按照官方的说法,这车有5.4米的刹车痕迹,那我们来看看这段刹车距离意味着什么?补充一个速度公式:v*v=2as=2sF/m=2smgu/m=2gus副:g为重力加速度可取9.8u为摩擦系素(正常干燥[……]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颜昌海:钱云会告诉世界:中国进入了危机社会

2010年12月30日 没有评论

一边是老百姓不顾生命地维权,但一边却是权贵阶级的“维稳”。 “维稳”这个词,早已成了中国特色,各级政府都把”维稳”当成了必修课,“稳定压倒一切”变成了政治任务,任何工作都要给“维稳”让路。在一些地方,“维稳”也成了被权贵阶级占领或绑架的公权力机构维护其权力利益的工具,成了权力滥用的最好包装。这么多年政府权力的滥用问题,不仅不见好转,反而愈演愈烈。没有监督制约的政府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横冲直撞。普通民众在政府权力的淫威下无休止地遭到践踏,为了自身利益,必然采取一些行动;要么是通过较为温和的方式如上访、发网帖,但当这些表达方式遭到粗暴对待时,民众则要采取暴力的方式。这些年越来越多的群体性事件,便是以[……]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直播“乐清离奇车祸”发布会

2010年12月30日 没有评论

【直播“乐清离奇车祸”发布会:开始记者提问,只许问5-6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公安的照片保险杠上的东西和擦痕与网民的照片不一致!答:公安的责任心不允许我们作假。网民的照片为何我们不能保证,但是我们的照片绝对真实。接到报警很快到达现场,当时村民阻止,交警尊重村民意见,没有直接勘查。【直播“乐清离奇车祸”发布会:第二个问题:尸体检测,为什么直接抢去?为什么不能测出车速?】答:事故上午,尸体下午离开。作为勘查,尸体要作为证据检验,解剖尸体需要需要家属同意,现在没有解剖。问:为什么没有解剖就定了。答:根据检测,符合交通事故。发布会时间太短,不好解释【直播“乐清离奇车祸”发布会:第三个问题:为什么不让家属[……]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中华网社区:内部资料泄漏!温州警方发言人沈强赫然在列

2010年12月30日 没有评论

    看了沉强这个名字,而且还是温州的,这人大家应该很熟悉的,在温州安置房事件中他在列,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是温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村长之死案件的新闻发言人。下面分两部分,一部分是温州对村长之死案件的最后定性内容;另一部分是温州安置房事件。有兴趣的网友可以细查。    ——————————————–    浙江温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在乐清就寨桥村村民钱云会死亡事件召开新闻发布会。  &nbs[……]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新闻, 图片 标签: , ,

回到原点:钱云会死亡事件背后的地价差

2010年12月29日 没有评论

12月28日凌晨,中共温州市委作出“蒲岐镇寨桥村钱云会命案”4条处理意见,决定由市公安局直接调查、处理。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召开市委专题会议,决定由温州市公安局直接介入调查处理,并按刑事命案和交通事故两套程序分别展开调查、侦查,接受媒体及社会的监督。钱云会在付出生命之后,其所举报的浙能乐清电厂征地纠纷事件能否水落石出?巨大的补偿差价“豪夺寨桥村146公顷家地”,钱云会遗留下的一份投诉材料如是写道。据本报获得的这份复印件称,2004年4月3日,浙能乐清(南岳)电厂、乐清市国土局及乐清市政府征地办相关负责人,先召唤寨桥村双委干部吴康银、钱传勇等10人到蒲岐镇人民政府开会,让他们签下没有[……]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新闻 标签: , , ,

李承鹏:恰恰

2010年12月29日 没有评论

一场死姿如高难度体操动作的车祸,果然普通交通肇事了。跟人如草般飞出去,警方宣布只有70码一样。在这里,我们最艰难的战斗是说服自己修改小学时的常识课,得相信开水是可以喝死人的,洗澡是可以淹死人的,再过一会儿,牛顿在我们这儿就不好使了,不是苹果砸在脑袋上,其实是脑袋撞上了苹果。不过是为一个死得古怪的农村老头说句公道话,不过要遵守一下基本物理原则,有个叫窦含章的新华社评论员就说我、于建嵘、赵丽华等是在煽动和造谣。别老煽动煽动的,这个词一点都不煽动,大家都双腿直立类人猿动物变来的,谁也别学鸟人要在空气里扇动扇动的。你也太抬举我了,时代进步到这个份上,不管有没有互联网,群众都没那么好煽动了,他们比你我都[……]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钱公云会,浙江乐清农人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如此而已。

2010年12月28日 没有评论

钱公云会,浙江乐清农人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如此而已。

公之名动天下者,皆因其死。死之轻重,有泰山鸿毛之判。钱公之死,不为一己之私,自有泰山之重。

千年以来,中夏之民立命安身者,土地耳。千亩之田,予之,可使百人生;夺之,可使百人死。今乐清官吏所夺者,寨桥田地两千(146公顷)亩。寨桥者,钱公之村。

钱公一介草民,躬逢盛世,苟且而活,已属富贵。熟料求苟且而不得,数年间,奔走呼号,皆未果。期间惨烈,被殴者一百三十人,被拘者七十二人。

无奈万般,求诸网络,钱公哀号:官乎?贼乎?

未几,死于车轮。官曰,死于交通。贼曰?贼曰?

昔年,阉党魏忠贤之祸暴虐已极致。当其时[……]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经济观察网:上访村长死因成迷与法律安全的沦丧

2010年12月28日 没有评论

经济观察网 杨涛/文 12月25日晚上,乐清市公安部门发布通稿称,乐清市虹南公路寨桥村路段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牌号为皖K5B323的工程车撞倒寨桥村村民钱云会,当民警赶到现场时,钱云会已经死亡。但一些网民却在全国多个知名论坛和微博发布与警方截然不同的内容,称12月25日上午,钱云会在虹南公路寨桥村路段,被5个人抓住按在地上,然后被一辆工程车碾压,工程车逆向行驶。后面跟帖的一些图片显示,确有一辆牌号为皖K5B323的工程车,从一个男子的头颈部位压过,男子横躺在车轮以及车底部,惨不忍睹。(温州网12月26日)尽管并不排除钱云会的死亡确实是如官方所说,是死于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但更多的疑点却指向是[……]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四个时评人和他们眼中的“钱云会被撞案”

2010年12月28日 没有评论

钱云会被撞案,地方政府公信力的显示器  ■说点别的吧  世界上最糟糕的事莫过于一个人说什么话都已经没人敢相信了。像这种人和机构貌似有一些。    例如电视购物和其他一些啥的。根据媒体调查,目前大众对电视购物的可信度基本为零。无论是“198元的意大利金链”、“30天丰胸”还是“两周长高5厘米”,因为电视购物广告内容与实际效果的巨大差距,电视购物机构已经成为了可信度和公信力最差的地方。除此之外,这种无论如何再多做解释都已经无人敢信的公信力极低的机构也包括了一些地方政府和其所属的一些职能机构对其处理的一些公众事件以及刑事案件的说明。    12月27日,在轰动全国的浙江省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前村长钱云[……]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第一财经日报:乐清村长之死

2010年12月28日 没有评论

皕文 宋冰  ●钱云会遇难之前的神秘10分钟究竟发生了什么?  ●钱云会七年上访路是无理要求还是为民请命?  ●浙能乐清电厂征地真相是什么?  一组尸体被压在车轮下,只露出头颅和一只手的画面成为近日的网络焦点。  死者钱云会,现年53岁,温州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人,2005年5月当选寨桥村村主任,多次因带领村民进行土地维权而坐牢和劳教。  2010年12月25日早晨,四个多月前从浙江省金华市劳教所出来的钱云会,接了一个电话后赶到村口的虹南公路,被一辆牌号为皖K5B323的工程车轧过,于是悲剧发生。  在当地的新闻门户网站上,钱云会之死化为一条简讯:“乐清蒲岐镇今日发生一起交通事故,致1人死亡”。[……]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传浙江乐清上访村长被故意碾死

2010年12月27日 没有评论

近日,有网帖称浙江原寨桥村村长钱云会被5个人按在地上,然后被一辆工程车碾压,惨不忍睹。网民称案发头一天,该路段摄像头被拆除。“钱云会为了告发官员豪夺他们村146公顷土地,一直奔波上访了六年之久,受过多次牢狱之灾。”对此,镇里官员称“只是交通事故”。


天涯浙江:蒲岐一苦难的村长 为民办事的好村长 今早被杀
对不起 因为找不到该往哪里发了 只能往你这发封求救信了
麻烦各位看清楚每一张图片 因为这是不争的事实!看清楚轮胎!一点点刹车的痕迹都没有!!!!!哪怕是一点点!!!
浙江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不怕死的村长在今日也给ZF搞死了 现在尸体还停留在虹南大道边上
明明是ZF官员在现场指挥杀人,到[……]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标签: , ,

乐清事件旁人证词

2010年12月27日 没有评论

昨天,是圣诞节、我和妈妈去了虹桥。还在逛街时,爸爸打电话来时我们村的村长被人谋杀了。他们开着工程车活活把他压死在车下。等我回到家时,车停在了华一村口,我们是下车走路回家的。一路上,人们多在纷纷议论着。还没到寨桥村路口,以围挤了上千人。出事的地点就我我家左侧的100多米处。我跑到楼上,探出头去看。看到一个惨不忍睹的场面:村长的头和身体是分离的。那辆车是从他的脖子上压过去的,才导致头在外面,身体在车下面。而且是趴着的。在车里面的身子是拱着的。明显是被那些畜生抛出去的时候,准备起来的。但是,那车就这么压过去了、一辆从蒲岐开往南岳的车怎么会开到左边的马路上去了?而且还超出了马路,左边的轮子已经到村民家[……]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标签:

李承鹏:车轮滚滚,几多头颅凋零

2010年12月27日 没有评论

在地图上,你很难找到一个叫乐清市蒲岐乡寨桥村的小地方,和中国很多的村子一样,这里种植水稻、番薯、油菜子,也有些水产。几年前,它的平静被一队铲车打破。

在人堆中,你也很难发现一个叫钱云会的老村长,他蓬头垢面,两眼无光,穿一身灰蓝的衣服。我一直在想像他说话该是什么样的语调,他昂着倔强的头颅讲道理 时,身材会不会更高大一些……可这些无法证实,我看他第一眼,也是最后一眼,是在一张照片上——此时他身体反扭,头差不多已脱离躯干,正躺在一辆巨大的工 程车的轮子下。他死了,据目击者说被几名大汉按在道路上,缓慢地用车辗死了。正如你们已知的信息:他死时,道路上的监视器恰恰坏掉了,肇事司机迅速转移 了,大队执[……]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