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代沟’

王海涛:流感下的中年 固执中的老年

2018年2月18日 8 comments

2017年的冬天,全国很多地方下雪了,北京没有。

当北京城里的很多人盼望来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时,一场无形的流感,正在这个巨大的都市里纷纷扬扬地蔓延。

无雪与病毒肆虐是否有关,我不知道。但通过一篇刷屏文章《流感下的北京中年》我知道,这场流感,是要命的,至少夺走了那个中产中年“岳父”的命;文中,寿衣店店主则轻描淡写地说,感冒已经害死好多人了,从发病到“走”,时间都很急。

文章的故事,来自于这样一个家庭:南方的女婿+黑龙江的媳妇+60岁的岳父+岳母+大约在上幼儿园的外孙女。岳父得了流感,尽管一家人通过各种关系,奔走于北京数家医院,花费巨额费用,最后还是不幸病故。故事涉及到情感、伦理[……]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

《中国新闻周刊》中国有一亿年轻人在假装看透生活

2018年2月5日 11 comments

生活尚未经历什么
就假装已经看透了一切

新一期《十三邀》,许知远对话李诞,一个是40多岁的中年人,一个是85后。
面对许知远的质疑,李诞说得最多的三个字是:无所谓。
什么评价对你是特别苛刻的?我无所谓了。
最讨厌的标签?我现在都能接受了,在我的标准里不重要,我无所谓了。
社会那么容易就俘获你吗?我的价值观,内心真正的想法里,一切都不重要。
然而,随着聊天时间的加长,李诞的观点开始出现逻辑上的bug。
当许知远再问他:你就这么容易被这社会规训吗?李诞说:哪那么容易规训我啊,太难了。
李诞一口一个无所谓,看上去很通透,但许知远本能地怀疑李诞的这种超度:年轻人生活尚未经历什么,[……]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在高欲望的社会里,做一个低欲望的人

2018年2月1日 16 comments

作者: 孙骁骥

有人说,中国现在已进入了“低欲望社会”。国内媒体近期也聚焦于清心寡欲的年轻人和“佛系”的90后,批评现在一部分年轻人没有进取心、没有野心的生活状态。

媒体向我们传达的讯息是:社会整体的欲望值下降,对中国的经济增长会造成损害,让中国变得越来越像经济泡沫破灭后停滞发展的日本社会……

虽然,我们最近看到了各种抨击“低欲望社会”的说法,但是它们在逻辑上否经得起推敲呢?在当下中国社会生活的人,究竟是应该提高自己的欲望值,还是应该保持一种“低欲望”的生活方式?

一、别再责备“佛系年轻人”,经济低迷才是“低欲望”之因

所谓的“低欲望社会”这个说法来自于日本的经济[……]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PingWest:论嘻哈的倒掉

2018年1月23日 18 comments

作者: 明宇小姐

嘻哈凉了。

在1月19日《歌手》第二期节目中,GAI消失了。镜头中已经没有他任何痕迹,有网友爆料称GAI在与与其他歌手前辈们同框时,都会靠边站,所以给后期省了不少工作。唯一能暗示他曾经存在过的是经验榜单中遗漏了第四名。

在此之前,《中国有嘻哈》的另一位冠军PGOne遭遇更严重的变故:被官媒点名、作品全部下架、演出取消。

像《中国有嘻哈》一样现象级的选秀综艺不少,也不乏选手走红后出问题的,但像《中国有嘻哈》这么惨的还真没有过。

1

《中国有嘻哈》的火爆以及选手的走红并没有让理解嘻哈文化的国人变多,因为中国并没有嘻哈的根基。

嘻哈起源于1[……]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围剿年轻人

2018年1月23日 13 comments

作者: 卢泓言

一个朋友说,现在做医学美容的人赚翻了。我问什么叫医学美容,她说就是整容,在脸上动刀子。我说,以后每天照镜子都提醒一次自己这是张假脸,心塞一辈子,不值。她说,人家不心塞,有张假脸就有人谄媚,有存在感,有实惠。我问中国到底有多少张假脸。她说不知道,但是见过20来岁小女生贷款十几万全方位整容。我问怎么贷款,她说,app,社会上各种公司。我问怎么还钱,她说,有一张蛇精脸和大胸,现如今挣钱还难吗……

我们的小女生们,看来是很难逃脱成年人设下的天罗地网了。一代人对下一代人系统性摧残,但打着为人民服务、发展科技、增强国力的名义。他们先是用各种处心积虑的影视剧、综艺节目、网红、游戏[……]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马前卒:保卫我们的现代生活

2018年1月15日 18 comments

一 刚刚学会吃

大家好,欢迎来到番禺路。如果大家是从延安西路方向过来的,会路过一家卖柳州螺蛳粉的小店,是我经常吃夜宵的地方。自从2012年《舌尖上的中国》上映,螺蛳粉就成了柳州的城市名片,全国各地都能找到广西螺蛳粉店。上个月,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派我去柳州采访,我在当地专门调查了螺蛳粉的历史。

关于螺蛳粉的起源,当地有几种说法,有说是工厂食堂给夜班工人提供夜宵发明的;有说是工人电影院散场后大排档老板为了迅速煮粉发明的;有说是很多外地人半夜下火车要吃饭,小店老板只剩下螺蛳汤和米粉,临时拼凑出来的。这些说法的共同点是,螺蛳粉肯定不是什么古代食品,也不是家庭厨房里面的创造,而是现代餐[……]

继续阅读

刘远举:互联网进入中年,这才是所有人的时代危机

2017年11月15日 3 comments

  从保温杯到中年职场危机,从辅导作业到中年男的油腻。最近社交媒体上中年人的话题频频刷屏。
  中年话题,在这个时候刷屏,是因为中国互联网“老了”。商业上,经常对用户整体形象就行一个描绘,以此设计产品、制定销售策略。如果要对中国互联网用户做一个描述的话,中国互联网用户群体的年纪是多大呢?
  多年之前,中国互联网的年纪很小。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互联网刚刚进入中国,这个阶段,最初接触网络的,都是年轻人,一般在上大学,年纪20左右。所以,那时中国的互联网大致是20出头的样子。在那个QQ刚刚出现的时代,围绕网络的话题是:无知少女、网聊、网友见面。在那个时代、在还没有社交媒体的时代,辅导孩子作业[……]

继续阅读

陶冬:中国的年轻消费群

2017年8月17日 23 comments

保时捷是名牌车,除了交通功能,还是身份财富的象征。保时捷拥有者的平均年龄,世界上是56岁,中国则是36岁;保时捷的平均拥有年数,世界是6.1年,中国则为3.6年。中国富豪比世界同类更年轻、更豪爽。

腾讯最为人称道产品是微信,不少功能正在被矽谷悄悄“参考着”,在中国更围出了一片生态圈,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不过腾讯最赚钱的不是微信,第二季度盈利中48%来自游戏,其中接近一半来自一款游戏“王者荣耀”(主要消费群年龄15-35岁)。全世界没有其他国家的消费者愿意在手机游戏上花那么多钱的。

中国已经进入了后工业化时代,经济活动的重心在从投资转向消费,而且消费主力也在发生代次更替。过去的购买[……]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成长在“信任危机”中的中国孩子

2017年4月8日 5 comments

大国小民

1

2016年6月,一个周六,如同往常一样,我带着九岁的儿子去看望父亲。我们重重地敲了两下门,便耐心地在外面等着——父亲老了,从沙发走到门口,需要一点时间,如果我们“咚咚咚”敲个不停,他会非常着急。

一进家门,儿子就跑到卧室玩起了手机游戏,我和父亲在沙发上坐定。如同往常,我递给他一根烟,他却破天荒地用手一推,“我不抽了,你抽吧。今天有点咳嗽。”

“感冒了么?”

父亲摇摇头,轻描淡写地说:“我昨天摔了一跤。”

“爷爷,你是怎么摔的?”儿子突然跑进来。

“昨天爷爷去东瓦窑买菜,回来时有点累,下了公交车就在路边的凳子上坐了一会儿。结果起的时候有点猛[……]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端传媒:政治,成了我与父亲之间的话题禁区

2017年3月20日 5 comments

作者: 刘卉

‌‌“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了‌‌”、‌‌“书读得越多越反动‌‌”、‌‌“你有极权情结‌‌”、‌‌“你少不更事‌‌”……政治,成了家庭对话的雷区。

你和父母谈论过政治吗?

几天前,一位在港内地生读者来函,讲述了与爸妈在谈论文革话题时引发的争执,勾起了许多读者相似的记忆。对于很多家庭而言,政治话题像是一个雷区,一不小心踩入就会点燃引线,爆发意想不到的冲突。

与父母在政治问题上的分歧,是两代人在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上代际冲突的集中体现。日常生活中的其乐融融,常常会在谈论政治时被骤然打破,最终成为‌‌“话不投机半句多‌‌”。

许多年轻人都在迷惑,为什么父母曾走过[……]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博客天下:B站来了爱国青年 于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2017年2月22日 32 comments

正在兰州读政治学研究生一年级的Sunny在B站(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只关注了两个账号,一个是共青团中央,一个是张召忠。

2017年1月1日和2日,共青团中央分别在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上宣布正式入驻B站,称“只要中国好青年在的地方,无论千山万水,团团都赶来见你”。

团团是粉丝对共青团中央的昵称。Sunny来自四川丰都农村,出生于1992年,自认是团团的脑残粉。2016年初“帝吧出征”事件中,她开始关注共青团中央微博,后又通过微博第一时间在B站上关注了共青团中央的账号。

“我很喜欢很看好现在的共青团风格,以一种轻松活泼的方式传播和弘扬了爱国主义精神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及一些正能量[……]

继续阅读

《纽约时报》中国式相亲:一代“巨婴”的婚姻观

2017年2月18日 6 comments

北京——你是一名年轻的中国男子,父亲告诉你,他未来的儿媳必须掌握的最重要的技能是照顾家庭。你的母亲反对让一个40岁的女子做你的候选伴侣,因为她的年龄太大,可能生不了孩子。

这不是革命前的中国,而是一档新的电视相亲节目。

自去年12月底首播以来,《中国式相亲》吸引了大量观众,还在中国的社交网络上引发了热烈的讨论。它的一个微博页面被访问了1.77亿次,已经播出的前三集在网上获得了2亿次观看。

相亲节目在中国已经不是新鲜事物。在最受欢迎的《非诚勿扰》中,有几位选手曾因发出有争议的宣言而出了名,比如“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后面笑”。《中国式相亲》不同的地方在于,它赋[……]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叶克飞:历史上差异最大的两代人该如何和解?

2017年2月12日 8 comments

老一辈过多的操纵与干预子女,并且容不得子女不服从。这是一种深入内心的恐惧,是过往的种种惨痛经历所造成。对稳定工作的过分看重,就是一个典型体现。他们一直生存在体制的阴影下,对身份、编制、保障等看得极重,因此往往将体制视为唯一出路。他们已经习惯被国家安排,所以也热衷安排孩子的生活。

这篇文章虽然很长,但很值得读完。

历史上差异最大的两代人该如何和解?

我曾在小区门口做过一个小调查:进出小区的人都要经过一道安全门,有些人会为后面的人留门,或会对为他留门的人说声“谢谢”。但也有些人只顾自己走过去,甚至还有甩门之举。还有一些人,面对为他留门的人,不但没声“谢谢”,连点头致意都欠奉。[……]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阑夕:几点看法,关于「小粉红」

2016年7月18日 2 comments

严锋

我从这些年网络论争形成的一个基本想法,就是不要用群体民间运动的方式来讨伐一个公民,这无助于真相,无助于正义,只能加大矛盾,撕裂社会,制造动荡,不利于安定团结,后患无穷。疑邻盗斧听说过吗?你只要想怀疑一个人,总能怀疑出问题。如果再有一群帮手,用分布式计算的办法,上穷碧落下黄泉,总能找出一大批“证据”。在今天,网络的特点更是什么都能放大,什么都能强化,能把不是问题的变成问题,小问题变成大问题,良性问题搞成恶性问题。所以,怀疑是越疑越大,成见是越吵越深,仇恨是越骂越高,敌人是越打越多。我认为,最基本的一条,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是走法律途径,不要搞舆论审判。你能用这样的手法搞人家[……]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美国之音:中国年轻一代谈“六四”

2016年6月4日 36 comments

1989年六月四日发生的“天安门事件”已经过去27年了,“89六四”在中国依然是敏感词。对于在相关信息被全面封锁之下成长起来的中国年轻一代来说,“六四”到底意味着什么?美国之音这几天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了多位年轻人,试图在对话中了解他们的看法。

蒙古族姑娘苏日娜是美利坚大学的硕士毕业生,现在在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华盛顿联络处工作。她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了解“六四”是来到美国之后的事情了。

苏日娜说:“长大一点之后,从大人聊天中讳极忌深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一点,但是我们也知道国内的网站不是那么自由,不能从网上了解更多的信息,去问大人们他们也不愿谈论太多,也没有真正公开谈论这件事情[……]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