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信仰’

南的月亮:不知道明天会怎样,想分享一点自己的故事

2018年3月21日 28 comments

不知道明天会怎样,想分享一点自己的故事。

大学之前读了一年少数民族预科学校,同班同学有十几个藏族人,三十几个新疆人,那是我第一次跟来自不同文化的人真实相处。我的藏族室友普通话、四川话都讲得特别好,因为她家人常常往学校寄家乡特产,我们也沾光吃了不少糌粑、牛肉干,喝了许多酥油茶。冬天的时候学校不供暖教室阴冷潮湿,几个藏族同学坐在一排,腿上盖着家里带去的长长的羊毛毯子,看着特别暖和。

新疆同学因为人数多大都住在一起,她们的寝室装饰得非常漂亮,墙上贴着墙纸、挂上壁毯,围好床帘,有的同学还会把地板也铺上一层大毯子,风情十足。每次走进她们的寝室再回到我自己的,都是一番落差非常大的体验。[……]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 ,

恭喜发财

2018年2月22日 1 条评论

作者: 张鸣

过年了,到处都在播放“恭喜发财”的歌。在革命的时代,这样歌绝对是不可能存活的,但是,在那个时代,人们就不想发财吗?那个时候,那些倒腾东西的人,“投机倒把分子”,即使冒着坐牢的危险,还是要倒腾,有的人,简直是九死不回。被抓住,挨批斗,游街,甚至挨揍,批判他们的群众,口号喊得一点都不响亮。如果政策稍微宽松一点,他们也都会跟着倒腾的。

国人最喜欢、最崇拜的神,不是佛祖和玉帝,甚至也不是观音菩萨,而是财神。为了让财神高大上一点,他们甚至不惜把关帝爷也变成财神,说是武财神,连点理由都不给。现在饭店里供着关帝,不是崇拜他神武或者讲义气,而是因为他是财神。

国人对于神灵,是用[……]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梁文道:信仰

2017年12月25日 11 comments

我在大陸坐飛機,偶爾會遇上一些猶太教的拉比。除了河南極少部分猶太人的後裔之外,中國信仰猶太教的恐怕屈指可數;猶太教又一向不主動傳教,他們來中國是幹什麼的呢?後來看到報導,才曉得原來中國有一千五百家專門生產猶太「潔食」(kosher)食品的工廠。無論是做餅乾零食,還是種植人參,整個過程都不能夠沒有拉比的監督甚至參與。那些拉比之所以來到中國,是因為這裏是世界的工廠。

這座巨大的工廠,不只生產符合猶太教規的食品,而且還是許多其他宗教的後援。河北省有一座人口不足兩萬的小鎮,叫做黨城,鎮上有好幾家石雕工廠,他們負責替南歐和拉丁美洲的天主教教堂生產雕像。如果你去旅行,在意大利一個鄉間小村莊裏頭的教堂[……]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乔木:圣诞节的故事

2017年12月25日 9 comments

我1988年上大学的时候,正是改革开放的最高潮,也是东西方文化碰撞最激烈的时候。那时候主张中国黄河─黄土文明要向西方海洋文明学习的《河殇》,可以在电视上系列播出,本土的中医、功夫、各路气功大师、各种特异功能流行于世,关于新儒家的讨论也非常热闹。

印象最深的是,1988年我们开了个欢乐的圣诞节,19八9年再要开的时候,辅导员私下通知不能叫圣诞晚会了。当时正是那年事件后异常压抑的时候,反和平演变、反西方渗透叫得很凶,圣诞节这个西方的舶来品自然也异常敏感。

但无非是圣诞晚会改叫新年晚会,日期提前或延后几天,还谈不上抵制圣诞节,学校也不会搞什么别的活动来限制学生私下的庆祝。[……]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中国人自己都不知道的一个民族特征,却让他们屹立至今

2017年6月10日 27 comments

从这个角度解读神话很有意思,但何必假造一个外国教授操着一口杀马特翻译腔来表达观点?

美国哈佛大学神学院教授大卫·查普曼,在一场讲座中,向台下近千名学生分享、解读中国神话故事,并不下十次用激情的语调总结中国神话故事的内核:中华民族特征。

在他的情绪带动下,现场氛围一直热血高涨。

他说:“我们的神话里,火是上帝赐予的;希腊祖籍里,火是普罗米修斯偷来的;而在中国的神话里,火是他们钻木取火坚韧不拔摩擦出来的!这就是区别,他们用这样的故事告诫后代,与自然斗争!”(钻木取火)

“面对末日洪水,我们在诺亚方舟里躲避,但中国人的神话,他们的祖先战胜了洪水,看吧,仍然是斗争,与灾[……]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BBC:宗教在俄罗斯为什么又吃香了?

2017年6月1日 4 comments

在俄国,宗教又成了“香饽饽”。普京搬出传统、信仰作框架,打造民族主义、爱国主义、保守主义混合的治国理念、意识形态。

100年前,俄国革命领袖列宁斥责宗教是“精神上的劣质酒精”。

列宁写到:任何宗教观念、任何对神的谄媚……都是无法形容的龌龊、最可耻可恶的传染病。

荒唐的是,列宁死了以后,他的继任把他搞成了神,到处挂着列宁画、竖着列宁像,还在红场为他修建了庙一样的纪念堂,水晶棺里摆着他的遗体。

在这种令人头晕目眩的个人崇拜风的蛊惑之下,过去几十年,难以计数的前苏联人奔往莫斯科,向这位伟大的布尔什维克革命家致敬。他们可能要在纪念堂外排8个小时的队,才有机会瞻仰一下列宁遗容。[……]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

对伊斯兰极端主义为什么如此有吸引力的一点思考

2017年4月27日 7 comments

十六夜月

中午吃饭的时候随便聊到的一点想法,不会引用任何社会学和政治学文献。如果大家有任何意见请随意提出批评。

众所周知,其实当代的伊斯兰极端主义不是什么历史中一直存在的东西。这一派激进思想真正发扬光大,也就是最近一百年来的事情(在最近三十年尤为繁荣)。很多在西方国家的伊斯兰极端主义者的父辈祖辈早已放弃了伊斯兰或者成为了仅仅文化上的穆斯林,但他们自己却主动接受了伊斯兰极端主义。更有甚者,伊斯兰国有一些干部甚至祖上从来都不是穆斯林。但他们还是接受了伊斯兰极端主义要去毁灭世界。

如果说中东本土伊斯兰极端主义有东西争霸和当地封建反动势力的影响,本质上是绝望的革命者和投机的反动派合流[……]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纽约时报》伊斯兰教在中国的复兴和回族穆斯林

2016年9月8日 2 comments

在牛津大学任教的尹孟修(Matthew S. Erie)是受过训练的律师,也是一位民族志学者,他在中国西北部甘肃省小城临夏生活了两年。临夏有中国的麦加之称,是回族宗教生活中心,这个人数超过1000万的少数民族信奉伊斯兰教。回族和突厥裔的维吾尔族一样,是得到官方承认的10个信奉伊斯兰教的民族之一,据政府2010年的人口普查,中国信奉穆斯林的人口总数在2300万左右。

尹孟修最近出了一本名为《中国与伊斯兰:先知、共产党及法律》(China and Islam: The Prophet, the Party, and Law)的书,对伊斯兰教教法——伊斯兰法律和伦理——如何在回族中得到体现做了[……]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雾满拦江:狗日的信仰

2015年12月3日 5 comments

(01)

张铁林老师最近有坐床,就是成佛的意思。但张老师否认,说只是个祈福法会而已,不是坐床。

又有媒体称,那位收张老师为大弟纸的白玛奥色法王,就是个法器卖家,卖来卖去,卖成法王了。虽说也没规定说生意人不能成法王,但活佛还是被惊动了。

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会长,第七世珠康活佛严肃指出,法王这货,需要四个严格的标准:一是有传承,二是得有个庙,没有庙可不行。三是要有转世制度。第四,必须要有政府批准,没批准你就法王,这个不可以。

总之,法王这货,不是操起铁砣上街拍无辜群众,就可以凑数的。

媒体称,张铁林这么个玩法,叫“有产阶级”的焦虑。

张老师是否焦虑,不得而知,[……]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润涛阎:二论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统治不了中国

2015年12月1日 12 comments

过去写过为何基督教不仅不能统治中国还遭受到了义和团的杀戮。今天有必要详细解说历史上的产自中东的三大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统治不了中国的科学原理。
我有一个表伯(年龄比我爷爷大多了,不知为何我跟他称表伯,至少应该称表爷吧?),是一贯道的点传师,按理在镇压反革命时是该枪毙的邪教头领,可他为人善良,特别会来事,早就巴结好了共产党支部书记,竟然死里逃生活了下来。每当我爷爷他们提起这位一贯道点传师,我就会在晚上问爷爷什么是邪教等话题,久而久之反复追问,我也就在文革前清楚了我们那里曾经发生的义和团运动杀洋人传教士、烧教堂的来龙去脉历史。从乡下了解的当时的过程给大家交代一下,否则,只看那些官方[……]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大昭寺前震撼我心的对话

2015年11月23日 13 comments

老威:可以和您说话吗?

旺吉:嘿嘿。

老威:您挺高兴的。

旺吉:很高兴。嘿嘿。

老威:我们认识一下,我叫老威。

旺吉:我叫旺吉。

老威:您一开始拜佛,我就站在这儿数,您磕了81个长头。不累吗?

旺吉:不累,我们的生命都是佛给的。我佛慈悲。不累。

老威:这太阳,够火曝的,我站在这儿,头都晒晕了。我的一位同伴,在太阳下停了一刻钟,就中暑了。可你们藏族同胞,在明晃晃的阳光里,一大片一大片地磕长头,这么大的运动量,居然就没一个出问题……

旺吉:喂,您的同伴在哪里?我领他找医生,我知道八角街最好的医生。

老威:他吃了人丹,在阴凉地靠了一会儿,就[……]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徐贲:苏联人丢失信仰的三个原因

2015年10月23日 11 comments

前苏联的政权崩溃是从信仰的丢失、颓败和瓦解开始的。造成信仰破败的主要原因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这个信仰体系与现实的脱离和它本身内部的矛盾和乖讹。信仰暴露出它的矛盾和乖讹,并不意味着它就此会被其他信仰所代替,事实上,在强制力作用下,就算它的空洞和荒诞已经暴露无遗,人们还是会认真地互相欺骗、假装相信它依然是未来的希望。然而,大多数人能感觉到那种空洞和荒诞,足以让这个信仰在他们眼里成为一个意识形态神话的”笑话”。笑话的实质是”乖讹”(incongruity),康德为乖讹的矛盾本质提供了清楚的说明——”在所有引人发笑的事情里,一定有荒诞的东西(也就是说,人们无法对它得到满意的理解)”。苏联人无法在自己[……]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李平:党员信佛 和尚信党 社会道德底线受伤最重?

2015年7月31日 5 comments

中港两地频频上演罗生门。在香港,被控告以胸袭警的吴丽英昨日被判囚了,声称膝盖受袭击的卢宠茂昨日出院了,胸部、膝盖,到底谁撞谁?在中国,被举报犯了淫戒的释永信相信党会查清楚,给党员上完党课的李小琳则跑去拜佛,和尚、书记,到底谁信谁?

胸袭案的疑点不只来自短片显示吴丽英被警员推跌倒地、血流披面,为什么变成袭警的被告,也来自法官判词既承认「女被告有良好职业和品格」,为什么还不采纳其口供?膝袭案的疑点不只来自短片显示,卢宠茂倒地时神情平静、没有痛苦,也来自他公开的证词反口覆舌:他昨日说从无说过有人推撞他,但事发当日说的是「我俾人踢咗一脚」;他最新的推测是有可能被东西撞到,包括记者[……]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不问苍生问鬼神 大日金刚(李小琳)拜佛遭“攻讦”

2015年7月29日 10 comments

  北京时间7月24日,内蒙古哈音海尔瓦寺住持赤仁波切在其微信公众号上透漏,李小琳拜访了哈音海尔瓦寺,并已受戒皈依了佛门。李小琳获称“格丹央金措姆·李小琳女士”,获得“大日金刚”的封号。一石激起千层浪,李小琳的礼佛动作也引发舆论热炒,甚至有评论指李小琳的动作有悖其共产党员的身份。因为三宝加持,皈依佛门,这已不是简单的参拜寺庙,而是遁入空门的意思,李小琳已经是佛门的俗家弟子。

  据悉,赤仁波切和李小琳多年前在北京大学佛教文化研究生班上相识,李小琳此次拜访哈音海尔瓦寺可能是为其父亲李鹏祈福。

  参拜佛门遭热议

  李小琳参拜佛教寺庙引起了网络的热议。李小琳是大唐集团的副总,是[……]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博讯:李小琳遁入佛门求大师为父李鹏祈福延寿

2015年7月27日 11 comments

【博闻社独家】中国藏传佛教著名高僧金刚法王·满自喜日布扎赤・仁波切,前天(24日)在微信透露,前总理李鹏的大女儿李小琳专程到内蒙古寺院,拜访赤·仁波切上师,并和大师一同参拜佛祖。而本社获悉,李小琳已遁入佛门受戒,并获赐法号“格丹央金措姆”,她此程参拜大师,是求大师为其病危的父亲李鹏祈福延命的。

凤凰网昨日转发了大师有关李小琳参拜的微信,以及大师所发的多张照片,但很快就删除。报道没指李小琳是在哪个寺庙参拜、为父亲祈福,但大唐集团官网的报道显示,李小琳23日在大唐国际托克托发电公司调研,该公司位于内蒙古,显示她参拜的有可能是位于内蒙锡林郭勒盟境内的哈音哈尔瓦广益寺,赤·仁波[……]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