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农村’

封面新闻:对话张扣扣

2018年2月26日 6 comments

记者 沈轶

2月15日,农历大年三十,除夕,发生在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王坪村14组的三人被杀害案引发广泛关注。

据南郑区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南郑宣传通报,当天,该村居民张扣扣持刀将邻居王自新(男,71岁) 及其长子王校军(47岁)当场杀死,王自新三子王正军(39岁)被刺伤后抢救无效死亡。2月17日,张扣扣投案自首。

此后,22年前的一份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揭开了尘封已久的往事。当年,死者王正军正是此案的被告人。于是,围绕张扣扣作案动机争议持续刷爆网络。

2月23日,张扣扣的辩护律师殷清利在看守所会见了张扣扣。封面新闻记者委托殷清利律师,对社会各界关注的问题,向张扣扣本人[……]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中传女硕士发长文曝父亲大年初三遭“村霸”砍死

2018年2月23日 23 comments

2月21日,中国传媒大学17级硕士女生李金华发长文《原谅我保卫祖国两年却因村里恶霸孟现忠无法保护你——给刚去天堂的爸爸》,讲述大年初三当天,在内蒙古兴安盟突泉县,其父亲遭村民持斧头连砍3刀,斧头正中头部,最后致死的经过;她和妹妹在这个过程也受到攻击,其母看到满地鲜血直接昏倒;凶手事后在屯子里的微信群里发了句,“我把李长银砍了,应该是砍死了”。该文在社交媒体热传,阅读量10万+。

全文如下:

进入尸体冷冻室,看到爸爸就在失去生命体征之后被放进了那个小箱子。爸爸,那里面冷么,你一个人孤单么。从尸体冷冻室出来风打在脸上没有任何感觉,爸爸,原谅我让你自己一个人待在里面,法医不知何时鉴定,刑[……]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标签: ,

水木社区:回乡见闻

2018年2月22日 13 comments

老家是革命老区 国家级贫困县
问周围的人,说精准扶贫做的还是比较实在的
山上的村和山下合并了,村小学楼前些年修的还很新,但是没人了,现在改成了一个道家文化馆,里面有个道士坐着。不知道有没有人来山上静养。
小学门口搞了个小光伏发电站,是扶贫项目,据说一年产值六万元的电。
旁边建了个贫困户新居,建的很好,住了三四户贫困户。
路都很好走,三十年前集全村之力修了十年才修成到山上,现在路面硬化到各小村庄,不过大部分都没人住了。

豫东地区农村
1、车辆普及,一个17户的小村子16个车
2、镇上开了几个大超市,什么进口樱桃车厘子都有,人山人海,很多小超市都被抢了生意。
3、打工的年轻人[……]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春节返乡,我们目睹了农村经济的衰落

2018年2月22日 4 comments

作者: 孙骁骥

春节假期结束。有一部分打工者早已提前启程,从偏远的家乡回到大城市;另一些准备在春节假期后稍作停留的人,想必有更多时间亲身体会到,在光鲜的大城市之外,中国的远郊以及农村地区最真实的一面。

这既是牵连着大多数中国人故土乡愁的一面,同时也是中国经济的高增长背后隐而不显的一面。这平时不易看到的农村经济状况,恰恰与我们每个人的利益最息息相关。

或许你会质疑说,自己并不是农村人,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坦白讲,这种看法实在是肤浅。中国自古乃是农业大国,历朝历代的农民数量都大大超过了城镇居民数量,经济基础也是以传统的农业为根基。

即使是现在所谓的“城里人”,往上倒腾三代,[……]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乡村暴力史

2018年2月22日 14 comments

在黎明到来之前,我要写一写我的暴力乡村。农村是暴力的天堂,是失管的飞地,至少
北方农村是这样。这与社会制度无关,暴力潜藏在隐秘的基因里。

从我记事起,到18岁离开乡村,我们村发生的自杀事件不下十起。也许为自证清白,也
许为家庭矛盾,也许灰心懊丧,他们用一根绳,一瓶药,结束了一生。我记得,我小学
女同学的母亲口吐白沫被抬上拖拉机,两天后,同学穿着白鞋、臂戴黑纱出现在课堂上
。她姥姥家为了出气,把她父亲的家砸个稀烂。

乡村暴力有两种发泄渠道,针对别人,或者针对自己。山东人性格暴躁,但性情内敛,
加上不善言辞,拙嘴笨腮者居多,因此暴力成为一种通行的语言。村里一个孩子,从小
姥[……]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谈打击村霸:二元结构下隐蔽矫饰的村霸更可怕

2018年2月20日 10 comments

  中央要打击的村霸是哪一群体

  推进乡村公共事务管理与盈利性经济活动相分离,打破村庄一级的“政社合一”体制,这对于防止隐蔽村霸产生有釜底抽薪之效。

  近期国家部署了“打黑扫恶”专项行动,引起舆论高度关注。这项行动在农村具体体现在打击以“村霸”为代表的恶势力犯罪。另一方面,近年国家在乡风文明建设中,倡导新乡贤的积极作用。把这两件事真正做好,需要对相关问题有一种相对深入的认识。

  明火执仗的村霸不难对付

  个别乡民干了一两件坏事很难成为村霸。典型的村霸成立的要件,一是其横行乡里,欺男霸女,劫财害命,破坏乡村公序良俗;二是其聚敛不义之财,罗织自己的经济组织;[……]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于建嵘:农村黑恶势力与基层政权退化

2018年1月29日 11 comments

本文原刊《战略与管理》2003年第五期

《农民有组织抗争及其政治风险》发表后,我本无意在近期就相关问题再发表意见。但由于新闻媒体、学术界和执政者的关注,文中所陈述的事实和某些观点被赋予了超越学术探讨的社会意义,成为了”公众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对有关问题提供更多的证据并作出更加明确的解释就成为了任何有责任的研究者必须做的事情。这其中,首先要回答的就是,农村黑恶势力侵入基层政权等重要问题。
一、农村治理性危机的主要标志
我之所以认为中国农村出现了严重的治理性危机,主要依据有三个方面:其一,近十年来,全国乡镇政府普遍出现了财政危机,目前全国65%的乡镇共负债达3200多亿元,其中以中西部[……]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标签: ,

弃如敝履走狗烹:村里的计生员老了

2017年12月28日 30 comments

新浪·看见

摄影 | Stamlee 编辑 | 马俊岩 新浪图片出品

从1980年到2015年,中国实行了35年的独生子女政策。政策背后,是一支强大的计生队伍,其中乡村计生员是一个饱受争议的人群。他们为执行计划生育国策工作了几十年,曾经扒房牵牛、强制人流。政策的变动,成为他们命运沉浮的一部分。如今,他们老了,正在退出历史舞台,很多人在困苦、孤独和委屈中艰难度过余生。这是我在云南的大山里遇到的7位乡村计生员的故事。背对着镜头的是其中之一——严文献。

严文献在村一级计划生育宣传员岗位上工作了27年,曾是昆明市计划生育先进工作者。现在村里关于计划生育的宣传标语已经很少见,这[……]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图片, 资料 标签: ,

天下第一村滑铁卢,华西集体企业经济模式遇历史考验

2017年12月27日 16 comments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中国晚清大文学家曹雪芹的这几句《红楼梦》判词淋漓尽致地写尽了人世间兴亡。

近日,一篇题为《中国最富村负债389亿 天下第一村华西村到底经历了什么?》的文章在互联网上持续发酵。该文称,截止到2016年第一季度,华西集团总负债高达389.0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8.78%,有息负债245.7亿元。

即使按照最新的集团财务数据,据大公国际于2017年7月17日的信用评级显示,华西集团截止2017年3月止,总资产541.26亿元,利润总额仅为0.55亿元,资产负债率[……]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路透社:在中国的“民主村”里,没人想再说话了

2017年11月13日 9 comments

(博谈网记者赵亮编译)本文译自《路透社》2017年11月10日的报道。每个主要街角都有监控摄像头监视着村民。村民们说,告密者无处不在。十多位村民正在监狱里或拘留所里受煎熬。

中国南方的乌坎村曾是中国草根民主的象征。一年前,当局镇压了村民们因夺地而发起的抗议,监禁了一名乌坎领导人。现在,乌坎被锁在令人窒息的安全局势之中。

路透社的一个小组罕见地到了乌坎,采访了6位村民和熟悉情况的人,他们披露了乌坎村及周围地区仍处于严厉的警方管治,政府试图不惜一切代价把守。

乌坎村民曾经热烈欢迎媒体,但现在很多人因害怕报复,不敢说话。

‌‌“这里什么都不剩了‌‌”,在乌坎村,一名年轻男子紧[……]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

回乡见闻

2017年10月6日 8 comments

农村合作医疗和医疗改革是恶政

1. 有病不能瞧

过去村医上门瞧病,自从合作医疗后,只能自己去大队卫生室。现在农村平常没有年轻人,老人生病后行动不便,没有人送去卫生室只能在家等死,前些年不明显,随着农村老人年龄逐渐变大,这种情况越来越多

2. 有医不能瞧

近些年在搞禁止卫生室打针挂水,只能去很远的镇医院,一些年迈老人合理需要打针挂水又很常见,能跑的动、有人送的还能跑过去,其他的在只能在家等死。农村交通不便,因没有市场私人中巴早就没了,平常都早上花二十搭去市里的顺风车,工作时间算包车要七八十,一些老人为了省些路费,只能在家抵着。

3. 无医可瞧

过去文一革时期培[……]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宋英杰:关于“不许冒烟”

2017年9月20日 5 comments

距离北京的采暖季只有50天了,我去远郊走村。

今年冬天,村里“不许冒烟”是一条环保“红线”。

取暖,煤改电。

前两年试点,因为电取暖设备选型不甚科学,96%基本闲置。今年政府加大了补贴力度,但新设备的购置费依然超出部分村民的承受力。另外,对于特困户如何“兜底”,这些问题尚未完全解决。

养殖业全面清理,加工制造业一律歇业。

以前每年厂子平均停工两三个月,现在“电闸一封就没日期了”。企业主和工人都明白,早晚要转型,但要挺过这一段确实有点难。所以冬天“喝西北风”这句话,市民和村民会有不同的理解。

体谅归体谅,但牢骚归牢骚。大家最气不过的是一位基层干部说:“这时候关[……]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罗斯高:63%的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农村儿童的发展怎样影响未来中国

2017年9月17日 30 comments

大家好,我们之前一直讨论要用中文还是英语来演讲,后来我说,到今年9月1日,我已经学了50年的中文,所以还是用中文讲吧。

我今天希望跟你们分享一个我觉得中国面临的最最最大的大家不知道的问题。我想,我讲完了以后,你们会觉得我说的这句话是对的。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可以解决的,而且为了中国很健康地发展,必须得很快解决。

我已经在中国做了37年科研,我们团队的主要的目标——我们是经济学家,我们想缩小城市跟农村教育的鸿沟。

你可能会说,经济学家为什么要做农村教育呢?因为我认为,农村的教育水平太差的话,会影响到整个中国的发展,所以必须得解决。

我们的团队是在斯坦福大学的各大学院——医学[……]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集体土地建租赁房 解开房地产“死结”关键一步

2017年8月30日 14 comments

  【财新网】/火线评论(记者 汪苏)8月28日,国土部、住建部一则消息,再令房市掀起大波。北京、上海、广州、沈阳、南京、杭州、合肥、厦门、郑州、武汉、佛山、肇庆、成都13个城市,将首批试点,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主要供给新市民。两部委表示,此举是要构建购租并举的住房体系,以及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

  也就是说,1998年以来,城市住房由政府征地、垄断供应国有土地建设这个套路被打破了。以后,集体土地也可以供应城市住房。城中村、城乡接合部的村子,可以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名正言顺地发展为外来人口提供住所的“瓦片经济”。

  长期以来,除了零星试点,集体土地供应城市住宅都是禁区[……]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

《金融时报》老徐和他的农村“新消费”

2017年8月23日 2 comments

老徐喜欢把自己定义成一名职业“农民“。“农民组织起来非常难,但有方法,想做农村生意必须让自己成为农民。”他说。
实际上,早在差不多20年前,老徐作为联合创始人一起创办了五星电器——苏宁和国美之外中国排名第三的家电销售卖场,并且顺利在2009年的将公司卖给美国百思买,他对“城里人”的生意轻车熟路。
但第一次创业结束后的第二年,2010年,他就跳进了被认为是纷繁复杂、很难成功的三农产业——汇通达,一个服务农村和8亿农民的电商生意。截至2017年8月,汇通达已经服务全国45600个乡镇的三分之一,直接对接71000家乡镇的“夫妻老婆店”。老徐在一片看起来贫瘠的土地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谁也没想[……]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电子商务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