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农村’

于建嵘:农村黑恶势力与基层政权退化

2018年1月29日 11 comments

本文原刊《战略与管理》2003年第五期

《农民有组织抗争及其政治风险》发表后,我本无意在近期就相关问题再发表意见。但由于新闻媒体、学术界和执政者的关注,文中所陈述的事实和某些观点被赋予了超越学术探讨的社会意义,成为了”公众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对有关问题提供更多的证据并作出更加明确的解释就成为了任何有责任的研究者必须做的事情。这其中,首先要回答的就是,农村黑恶势力侵入基层政权等重要问题。
一、农村治理性危机的主要标志
我之所以认为中国农村出现了严重的治理性危机,主要依据有三个方面:其一,近十年来,全国乡镇政府普遍出现了财政危机,目前全国65%的乡镇共负债达3200多亿元,其中以中西部[……]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标签: ,

弃如敝履走狗烹:村里的计生员老了

2017年12月28日 28 comments

新浪·看见

摄影 | Stamlee 编辑 | 马俊岩 新浪图片出品

从1980年到2015年,中国实行了35年的独生子女政策。政策背后,是一支强大的计生队伍,其中乡村计生员是一个饱受争议的人群。他们为执行计划生育国策工作了几十年,曾经扒房牵牛、强制人流。政策的变动,成为他们命运沉浮的一部分。如今,他们老了,正在退出历史舞台,很多人在困苦、孤独和委屈中艰难度过余生。这是我在云南的大山里遇到的7位乡村计生员的故事。背对着镜头的是其中之一——严文献。

严文献在村一级计划生育宣传员岗位上工作了27年,曾是昆明市计划生育先进工作者。现在村里关于计划生育的宣传标语已经很少见,这[……]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图片, 资料 标签: ,

天下第一村滑铁卢,华西集体企业经济模式遇历史考验

2017年12月27日 16 comments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中国晚清大文学家曹雪芹的这几句《红楼梦》判词淋漓尽致地写尽了人世间兴亡。

近日,一篇题为《中国最富村负债389亿 天下第一村华西村到底经历了什么?》的文章在互联网上持续发酵。该文称,截止到2016年第一季度,华西集团总负债高达389.0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8.78%,有息负债245.7亿元。

即使按照最新的集团财务数据,据大公国际于2017年7月17日的信用评级显示,华西集团截止2017年3月止,总资产541.26亿元,利润总额仅为0.55亿元,资产负债率[……]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路透社:在中国的“民主村”里,没人想再说话了

2017年11月13日 9 comments

(博谈网记者赵亮编译)本文译自《路透社》2017年11月10日的报道。每个主要街角都有监控摄像头监视着村民。村民们说,告密者无处不在。十多位村民正在监狱里或拘留所里受煎熬。

中国南方的乌坎村曾是中国草根民主的象征。一年前,当局镇压了村民们因夺地而发起的抗议,监禁了一名乌坎领导人。现在,乌坎被锁在令人窒息的安全局势之中。

路透社的一个小组罕见地到了乌坎,采访了6位村民和熟悉情况的人,他们披露了乌坎村及周围地区仍处于严厉的警方管治,政府试图不惜一切代价把守。

乌坎村民曾经热烈欢迎媒体,但现在很多人因害怕报复,不敢说话。

‌‌“这里什么都不剩了‌‌”,在乌坎村,一名年轻男子紧[……]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

回乡见闻

2017年10月6日 8 comments

农村合作医疗和医疗改革是恶政

1. 有病不能瞧

过去村医上门瞧病,自从合作医疗后,只能自己去大队卫生室。现在农村平常没有年轻人,老人生病后行动不便,没有人送去卫生室只能在家等死,前些年不明显,随着农村老人年龄逐渐变大,这种情况越来越多

2. 有医不能瞧

近些年在搞禁止卫生室打针挂水,只能去很远的镇医院,一些年迈老人合理需要打针挂水又很常见,能跑的动、有人送的还能跑过去,其他的在只能在家等死。农村交通不便,因没有市场私人中巴早就没了,平常都早上花二十搭去市里的顺风车,工作时间算包车要七八十,一些老人为了省些路费,只能在家抵着。

3. 无医可瞧

过去文一革时期培[……]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宋英杰:关于“不许冒烟”

2017年9月20日 5 comments

距离北京的采暖季只有50天了,我去远郊走村。

今年冬天,村里“不许冒烟”是一条环保“红线”。

取暖,煤改电。

前两年试点,因为电取暖设备选型不甚科学,96%基本闲置。今年政府加大了补贴力度,但新设备的购置费依然超出部分村民的承受力。另外,对于特困户如何“兜底”,这些问题尚未完全解决。

养殖业全面清理,加工制造业一律歇业。

以前每年厂子平均停工两三个月,现在“电闸一封就没日期了”。企业主和工人都明白,早晚要转型,但要挺过这一段确实有点难。所以冬天“喝西北风”这句话,市民和村民会有不同的理解。

体谅归体谅,但牢骚归牢骚。大家最气不过的是一位基层干部说:“这时候关[……]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罗斯高:63%的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农村儿童的发展怎样影响未来中国

2017年9月17日 30 comments

大家好,我们之前一直讨论要用中文还是英语来演讲,后来我说,到今年9月1日,我已经学了50年的中文,所以还是用中文讲吧。

我今天希望跟你们分享一个我觉得中国面临的最最最大的大家不知道的问题。我想,我讲完了以后,你们会觉得我说的这句话是对的。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可以解决的,而且为了中国很健康地发展,必须得很快解决。

我已经在中国做了37年科研,我们团队的主要的目标——我们是经济学家,我们想缩小城市跟农村教育的鸿沟。

你可能会说,经济学家为什么要做农村教育呢?因为我认为,农村的教育水平太差的话,会影响到整个中国的发展,所以必须得解决。

我们的团队是在斯坦福大学的各大学院——医学[……]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集体土地建租赁房 解开房地产“死结”关键一步

2017年8月30日 14 comments

  【财新网】/火线评论(记者 汪苏)8月28日,国土部、住建部一则消息,再令房市掀起大波。北京、上海、广州、沈阳、南京、杭州、合肥、厦门、郑州、武汉、佛山、肇庆、成都13个城市,将首批试点,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主要供给新市民。两部委表示,此举是要构建购租并举的住房体系,以及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

  也就是说,1998年以来,城市住房由政府征地、垄断供应国有土地建设这个套路被打破了。以后,集体土地也可以供应城市住房。城中村、城乡接合部的村子,可以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名正言顺地发展为外来人口提供住所的“瓦片经济”。

  长期以来,除了零星试点,集体土地供应城市住宅都是禁区[……]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

《金融时报》老徐和他的农村“新消费”

2017年8月23日 2 comments

老徐喜欢把自己定义成一名职业“农民“。“农民组织起来非常难,但有方法,想做农村生意必须让自己成为农民。”他说。
实际上,早在差不多20年前,老徐作为联合创始人一起创办了五星电器——苏宁和国美之外中国排名第三的家电销售卖场,并且顺利在2009年的将公司卖给美国百思买,他对“城里人”的生意轻车熟路。
但第一次创业结束后的第二年,2010年,他就跳进了被认为是纷繁复杂、很难成功的三农产业——汇通达,一个服务农村和8亿农民的电商生意。截至2017年8月,汇通达已经服务全国45600个乡镇的三分之一,直接对接71000家乡镇的“夫妻老婆店”。老徐在一片看起来贫瘠的土地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谁也没想[……]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电子商务 标签: ,

《新京报》毒品侵蚀的乡村:有些农村红白喜事,约着一起吸个毒

2017年4月29日 3 comments

陈敏在自己的知乎主页顶端放了一张图,纯黑的底上是6个白色毛笔字:“与毒品的战争”。

自从去年10月回答第一个问题开始,半年时间里,他在知乎上回答了335个问题,获得 33347 次赞同、3204 次感谢和7307次收藏。

“我的合租室友在家吸食可卡因,劝阻无效,我该怎么办?”“哺乳期吸毒女性,孩子吸食其乳汁后也会染上毒瘾吗?”

这335个问题全部和毒品有关。

34岁的陈敏是湖南一家自愿戒毒医院的行政人员,帮助吸毒人员戒毒、知乎上答题,并不是他的本职工作。

但他和毒品有着“公仇私恨”。公仇是指,在戒毒医院工作的两年间,他看见了太多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而私恨,是因为[……]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

《每日人物》当外乡人涌入雄安时,雄安人正准备告别家乡

2017年4月6日 2 comments

当炒房客们在‌‌“新区‌‌”二字的感召下潮水般涌向雄县、安新、容城三地时,当地土生土长的养鸭人,则正在准备告别鸭子,告别家乡。

家住河北安新县大王镇的老袁头从没见过自家村里来过这么多外地人。

4月4日这一天,他看到各种牌照的车从眼前驶过。‌‌“北京的、天津的、山东的、甘肃的……以前可没这么多车。‌‌”车辆排着队依次从老袁头的屋前驶过时,院子里上千只鸭子焦躁地叫了起来。

2017年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新区由河北省保定市所辖雄县、容城、安新3县组成,通知中称:‌‌“这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

在随[……]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陈柏峰:乡土逻辑变异与农村社会灰色化

2017年2月20日 3 comments

全文阅读:陈柏峰:乡村混混与农村社会灰色化

【摘要】: 本文以两湖平原的三个乡镇为田野,以乡村混混与村庄生活的互动为研究对象,展示和理解转型期村庄社会性质的变迁。 1980年代,当农民从人民公社体制中解放出来,青春期的“无聊”年轻人走到一起,组成了独特的乡村江湖。乡村江湖中洋溢着畸形的英雄主义,争勇斗狠、爱慕虚名是其最主要的特征。但年轻人并不敢在村庄内过于放肆,因为熟人社会能对他们及其家庭构成约束。当乡村江湖危及村庄基本秩序时,国家便开始治理,治理遵循了熟人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念,利用了熟人社会的“本土资源”,乡村江湖因此衰落了一段时间。 不久后,1990年代的乡村“混混”重组了乡村江湖。[……]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标签:

贺雪峰:没有村庄政治,给农民做好事都难

2017年2月13日 3 comments

一、

阎云祥《私人生活的变革》一书提出“无公德的个人”,以描述农村中出现的那些只讲权利不讲责任和义务的人。这种“无公德的个人”看似在争取个人权利,具有与现代社会公民相似的气质,实际上却只是过度功利的个人主义的畸形发展。阎云祥认为,“无公德的个人”出现原因是“私人生活的充分自由与公共生活的严格限制”的结果。

阎云祥关于“无公德的个人”出现原因还可以讨论,“无公德的个人”在当前中国农村却有相当的普遍性。

除了“无公德的个人”以外,还可以有更多造词,比如“无约束的个人”、“无敬畏的个人”、“无底线的个人”、“无责任的个人”、“无义务的个人”、“无集体的个人”,等等,所有这些造词,都[……]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孙旭阳:故乡已成垃圾场

2017年2月11日 15 comments

幼年时,我家土坯房后,有一口半亩多的池塘。池塘西南角,一条小水沟从岗上蜿蜒而下,把雨水引入塘中。塘的东南角,也开了一条沟,曲曲折折,通到村东一里多远的曲河里。曲河又走七八里地,是现在已成知名景点的习营。过习营几十几百里之后,曲河先流入湍河后汇入汉水。

对一个小孩来说,这池塘不浅。我妈一直害怕三个孩子中谁给淹死了,就禁止我们近水玩耍。我最大胆的一次,是在大人塘边乘凉的时候,学别的小孩,晃悠悠走到一棵扎根在塘边,主干横入水面上空几十厘米的一棵槐树上,上下晃了几晃,就赶紧退下来。

这棵槐树勤勤恳恳服务好多年。小孩们上去蹦跶玩耍,妇女们洗东西也踩着它坐着它。池塘最忙的是夏秋两季,在西边临大[……]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春节回乡见闻及投资思考

2017年2月10日 4 comments

上善若水

刚过完春节,大家陆续都回到工作岗位。回家乡呆了一周,感触还是很多的。家乡看似不变,其实每年都在变,一不留神变化还挺大。以下就是我的回乡十大见闻,里面也许预示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重大变迁或者拐点,拐点发生的时候总是蕴含着重大的投资机会。看看这些能否给大家带来些启发。

这次回家给老人买了一部华为智能手机,终于把老古董手机给淘汰了。这里免费给华为做个广告,华为手机拍照功能很强大,电池很强大,系统操作也很人性化,老年人很快能上手。现在花1300元左右就能买到一部不错的华为手机,这个价格和4年前的低端版三星手机是差不多的。但是现在华为手机这个性价比是相当高的。国产手机[……]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