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农民工’

人民性:让诚实劳动者踏踏实实回家过年

2018年2月10日 7 comments

唐映红

安徽阿姨上海打工连续6年没回家过年,孩子“生气记仇”不肯叫“妈妈”,是孩子的错还是家长的错?

上海火车站一位来自安徽的保洁阿姨,她有两个孩子,夫妻俩都在火车站工作。一个月赚3000的她,为了不被辞退,已连续6年没回家过年。赚的钱自己不用都寄给了孩子们。可儿子觉得父母不关心自己了,甚至不肯叫她“妈妈”。

(《悟空问答》用户提问)

不同意题目问题的提法,一个含辛茹苦的劳动者因为担心朝不保夕的微薄资薪工作失去而六年不能回家,以致家中孩子不识父母,为什么要问无辜的劳动者以及他们孩子孰对孰错?他们都没有错!

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1948年的上海,媒体会怎么说?“旧社[……]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国务院动员农民工返乡创业被指新版上山下乡

2018年1月18日 15 comments

中国国务院周二开会,“确定进一步支持返乡下乡创业的措施,激活农村资源要素促进乡村振兴”。但不少网民把这一说法与毛时代的上山下乡做比较,也有人认为这是驱逐城市“低端人口”的变相版。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7日主持召开的国务院会议决定,“进一步支持农民工、高校毕业生和退役士兵等各类人员返乡下乡创业、推动更多人才、技术、资本等资源要素向农村汇聚”。北风评论:这是习近平版的“上山下乡”,是当局一举两得之计:经济崩溃是缓解城市就业压力,防范因急剧通胀和大量失业导致社会动荡。

微博上报道很多,但评论极少,显然是被删去了。偶尔见得到一条两条,比如有一条写道:“去乡下盖一座房子吧,去过无忧无虑的乡[……]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纽约时报》被“驱逐”的孩子:北京关闭多所农民工子弟学校

2017年12月26日 11 comments

北京——来自中国农村的卡车司机丁飞(音)在一个拥挤不堪的农民工社区里找到了一所学校后非常高兴,他觉得自己七岁的女儿可以在这所学校里茁壮成长。他以为,儿女终于能学习认字、写字了,也许还会像孩她妈希望的那样,有可能当医生或护士。

然而,政府进行了干预。在上个月的一个寒冷日子里,北京官员告诉家长和老师,这所学校不安全,而且是非法办学。在几小时里,这所为来自农村地区的200多名学生服务的学校被关闭了,还被标上了“拆”字。

北京正在展开一次最近历史上最激烈的驱逐农民工行动,政府已将成千上万的人赶出了住所,把整个社区夷为平地,场景让人想起战争的破坏。维权人士说,驱逐行动也在越来越多地针对几十所[……]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

北京大清理:寒风中被驱逐者写下两首诗

2017年11月24日 18 comments

据新京报报道,11月18日18时许,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二村,聚福缘公寓发生火灾,事故共造成19人死亡,8人受伤,遇难者里有8名儿童。

这场大火加速了北京对外来务工人口的清理。

​拆除出租屋、断水断电、停止地暖供应、关闭工厂……这座城市正在用一切办法将“低端人口”驱逐出去。外来工为北京贡献了劳动力,却没能享受安全有尊严的生活,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还在事故发生后被视作城市隐患。

面对火灾所反映的出租屋消防隐患,官方采取的做法不是规范市场管理,建设更安全的廉租公寓,而是简单粗暴地关停“事故源头”——出租屋。至于居住其中的打工者之后的去向问题,我们还没有看到解决方案被提出。[……]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

《新京报》大兴火灾中的生者与死者

2017年11月21日 4 comments

一切都因一场大火改变了。

11月18日18时许,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二村,聚福缘公寓发生火灾,事故共造成19人死亡,8人受伤,遇难者里有8名儿童。

这处东西长80米,南北宽76米的公寓里,租住着400多名外来务工者。低廉的租金、靠近打工地的位置、周边林立的小商铺,加之毗邻一所小学、两所幼儿园,聚福缘成了这些租户们的临时落脚地。

火灾中四溢的浓烟,熏染了墙壁,也摧毁了他们的生活。有人失去了亲人,有人守在ICU等待希望,有人在冬夜赤脚穿着拖鞋,找寻下一个栖息之所。

这片在11月初就已经开始拆除腾退的村子,因为这场火灾,拆违行动加速推进,也助推了这里外来务工人口的迁徙。[……]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 ,

中国城乡体制的精妙设计

2017年8月8日 67 comments

作者:达斯.窝也不硕

中国的城市,不允许农民工的孩子上城里学校,也不允许他们在城中村办农民工子弟的学校,制造大量留守儿童和老人,留守儿童大规模被性侵拐卖,甚至沦为犯罪分子已经非常普遍。每年春运大批农民工不得不离开城市去和无法在城市安家等等子女父母见面,给铁路系统带来巨大压力。

农民工只是在城市奉献劳动力,但是因为户籍,无法享受他们建造的城市的各种福利。也无法把自己的子女接来和自己一起生活,中国很多城市的人口里面流动人口都是无法在城市安家的。

曾经我也为此感到愤怒和不解,但是我现在已经明白了国家的良苦用心。

如果取消户籍,允许农民工子弟,来城市上学,那么,城市就要在享受廉[……]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中國第一代農民工真要老無所依?

2017年5月15日 6 comments

華爾街日報

就在61歲生日快要到來時,王鳳合花了三天時間來到這座地處哈薩克斯坦邊境的貿易站阿拉山口市。這個地方風雪彌漫,而他所在的施工隊將為這裡的一個銅廠舖設屋頂。

在零度以下的環境中作業加劇了他的關節炎疼痛。王鳳合幾乎沒有退休金,他奔著這個每天33美元收入的活兒而來,他所在的施工隊接替了前一個施工隊,那組人已經逃離了這片冰天雪地。

王鳳合是第一代進城務工的農民,為了中國的現代化建設走出了農村。他們中的大多數人沒能力在務工的城市主張權益,也無法從社會保障體系中受益。現在,他們面臨著在人生暮年仍要繼續工作的前景。

王鳳合說,能幹到70歲我也得幹,我不幹活沒人養我。[……]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一方面我接触大量随迁子女,另一方面我在贵族学校教书

2017年5月15日 5 comments

文 / 张轶超

大家好,我叫张轶超。我是一个公益组织的负责人,这个机构叫作上海久牵志愿者服务社。

2001年的时候当时我还是复旦大学的在校研究生。当时我来到了杨浦曲江湾镇的一个地方,那里聚居了很多所谓的外来工。有很多专门给这些外来工的子弟提供教育的,所谓的农民工子弟学校。

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小女孩,那边有一条臭水沟,她们家用木板用石棉瓦,简单地搭了一个房子,就住在那个臭水沟旁边。

我印象很深的一点是,因为上海经常会下暴雨嘛,特别是夏天的时候,每逢下大雨,他们全家就会拿出家里面所有的盆盆罐罐去接水,然后拼命地把进来的水给舀出去,就是这样一种条件。

她所在的那[……]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

詹膑:对不起,借个光,我也想要消费一下“范雨素”

2017年4月28日 没有评论

范雨素老师突然就火了,原本是想规避热门话题,所以我只是在小密圈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只是写着写着,就还是忍不住整理出来,消费一下“范雨素”。

那年 Instagram 还没有被封,智能手机才刚开始普及,我们 OFPiX 和一个名为木兰的女工组织合作了一个很有趣味的项目,我们募捐了些智能手机,邀请摄影师志愿者对她们进行手机摄影的培训,以及 Instagram 和 微博 的社交网络应用培训。项目周期比想象的长,有教学、讨论和彼此的分享。

大家做得应该算是很开心了,看到了很多美好的日常照片,分享了她们的生活和情感,然后帮助她们形成了朋友圈,并基于社交媒体做一些小的社交扩展。我们也和[……]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正午》我是范雨素

2017年4月27日 6 comments

去年,我们曾发表过范雨素的文章《农民大哥》。范雨素是湖北人,来自襄阳市襄州区打伙村,44岁,初中毕业,在北京做育儿嫂。空闲时,她用纸笔写了十万字,是两个家庭的真实故事。

她说,当育儿嫂很忙,若把这十万字手稿整理出来敲进电脑,“要猴年马月,我很忙,没时间。” 但她觉得,“活着就要做点和吃饭无关的事。满足一下自己的精神欲望。”

她文笔轻盈,有种难以模仿的独特幽默感,有时也有种强烈的力量喷薄而出。她像位人类学家,写下村庄里的、家族里的、北京城郊的、高档社区生活的故事,写下对命运和尊严的想法。今天这篇文章,是她自己的故事。

我是范雨素

文 范雨素

1

我的生[……]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端传媒:互联网下仍无新事,外卖背后的中国劳工困境

2017年3月25日 13 comments

早上9:30,沃增成身著“蜂鸟配送”招牌的蓝色棉袄和蓝色头盔,来到上海浦东的一个美食城门口集合,与他的11位工友一起高喊四句口号:“对客户态度友好,不推托敷衍,不损害客户利益,不可主观揣测。”喊完之后,他们分别骑上电动车,开始自己一天的孤独的“战斗”。
3月的上海依然寒冷,沃增成习惯性的踡缩著身体,佝偻著背,说话有浓重的乡音。他来自河南,年届30岁已在上海已经打了七八年工,皮肤黝黑、粗糙,脸上的褶子是长期日晒雨淋的印证。
沃增成此前在工地上做水泥工,随著网络叫餐平台在中国大陆的火热发展,一大批像他这样的外来民工也投身这个行业,成为了外卖送餐员。
送外卖时间相对自由,收入也相对较高。外卖平[……]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标签: , ,

《纽约时报》被劳动法遗忘了的中国快递员

2017年2月14日 4 comments

北京——张恒(音)闯进一间诊疗室,吓着了里面的医生和病人。他没时间敲门。对他的业务来说,每一秒钟都很重要。

“你必须直接交给收件人,”张恒说。他是北京的包裹快递大军的一员,他们帮助为中国的网购繁荣提供了动力。他飞快地在手术楼、药品储藏室和病房之间穿梭,给医生和护士们递送或大或小、或软或方的包裹,努力确保送对人。

“否则,”他说,“可能会被罚钱。”

中国的电子商务产业是建立在张恒这样的快递员肩膀上的。据一项调查显示,中国共有120万名快递员,阿里巴巴等在线零售商依靠他们通过电动自行车或三轮电动车把包裹送到顾客手中。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快递市场。在中国各地,快递员会在门口大喊“快[……]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21世纪经济报道》中国“建筑之乡”非典型嬗变: 南通建筑工人谁来接班?

2017年2月6日 没有评论

我的家乡在江苏南通的农村,他和许多东部地区的农村一样,从父辈开始,人们不再从事农业,陆续与土地失去了联系。

外出打工成为人们的一致选择,有意思的是,南通的外出务工者高度集中在建筑行业,为这个有着“中国建筑之乡”称号的长三角北翼城市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不过,随着农民工子女教育水平的提高,建筑行业这个曾经靠着祖辈和父辈们“传帮带”的活计,开始发生着非典型的嬗变——家乡像很多地方一样,迎来了农民工的返乡潮,与此同时,一线建筑工人的人才断档也日渐显现。

很难说这些现象是好或者不好,究其原因,还是新一代人“想法”和“活法”的转变。如果回到20年前,妻子们能够忍受孤独和辛苦打理一个家,等[……]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外卖大战中的送餐小哥:撑起300亿市值,却为一碗面落泪

2016年12月28日 10 comments

1.5亿中国人在吃外卖,但他们可能不知道外卖员身处的江湖,是一个阶层分明、硝烟弥漫、事关生计和荣誉的战场。

文 / 小 安

1次接6单。

这曾经是外卖员周武的极限。

如今这个数字变成了8单。这意味着,1个小时里他最多要连续跑遍3公里内的8个不同地点。

“一到高峰期,订单直接塞给你,跟系统后台打电话说受不了都不行。”自从今年6月份以来,周武感觉到工作强度更大了。

送餐时他共出过3次车祸,“都没敢跟公司说,说了不光没有医药费,还要扣你钱”。

所幸都是小车祸。最轻微一次是撞到了树上,最严重一次是避让对面过来的一辆三轮车,结果“整个人带车飞到了马路牙子[……]

继续阅读

赵晗:既然在京读不了书 你们为何不回老家?

2016年11月5日 4 comments

经常有“北京人”质问我为什么要为“非京籍”上学呼吁,骂声也不在少数。他们委屈:“大北京都被外地人占领了,都是因为外地人,北京的城市病如此严重。”

与那些在春节叫嚷“这帮孙子可走了,这才是北京”的人一样,我也没有户籍压力。我算是三代“北京人”,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有北京户口,父母都在北京出生——相信现在很多以“大北京”人自居的,也不过是第二代,更少有祖宗八辈都是北京的。

在我年幼无知的时候,也会在发现自行车又丢了时埋怨一句:“准是外地人干的。”好事,都是咱北京人干的;坏事,都是他们外地人干的。

直到我大学出国留学,也成为流动人口,当“北京户口”的优越感不复存在时,当我感到身份困惑[……]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