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农民工’

中国城乡体制的精妙设计

2017年8月8日 67 comments

作者:达斯.窝也不硕

中国的城市,不允许农民工的孩子上城里学校,也不允许他们在城中村办农民工子弟的学校,制造大量留守儿童和老人,留守儿童大规模被性侵拐卖,甚至沦为犯罪分子已经非常普遍。每年春运大批农民工不得不离开城市去和无法在城市安家等等子女父母见面,给铁路系统带来巨大压力。

农民工只是在城市奉献劳动力,但是因为户籍,无法享受他们建造的城市的各种福利。也无法把自己的子女接来和自己一起生活,中国很多城市的人口里面流动人口都是无法在城市安家的。

曾经我也为此感到愤怒和不解,但是我现在已经明白了国家的良苦用心。

如果取消户籍,允许农民工子弟,来城市上学,那么,城市就要在享受廉[……]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中國第一代農民工真要老無所依?

2017年5月15日 6 comments

華爾街日報

就在61歲生日快要到來時,王鳳合花了三天時間來到這座地處哈薩克斯坦邊境的貿易站阿拉山口市。這個地方風雪彌漫,而他所在的施工隊將為這裡的一個銅廠舖設屋頂。

在零度以下的環境中作業加劇了他的關節炎疼痛。王鳳合幾乎沒有退休金,他奔著這個每天33美元收入的活兒而來,他所在的施工隊接替了前一個施工隊,那組人已經逃離了這片冰天雪地。

王鳳合是第一代進城務工的農民,為了中國的現代化建設走出了農村。他們中的大多數人沒能力在務工的城市主張權益,也無法從社會保障體系中受益。現在,他們面臨著在人生暮年仍要繼續工作的前景。

王鳳合說,能幹到70歲我也得幹,我不幹活沒人養我。[……]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一方面我接触大量随迁子女,另一方面我在贵族学校教书

2017年5月15日 5 comments

文 / 张轶超

大家好,我叫张轶超。我是一个公益组织的负责人,这个机构叫作上海久牵志愿者服务社。

2001年的时候当时我还是复旦大学的在校研究生。当时我来到了杨浦曲江湾镇的一个地方,那里聚居了很多所谓的外来工。有很多专门给这些外来工的子弟提供教育的,所谓的农民工子弟学校。

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小女孩,那边有一条臭水沟,她们家用木板用石棉瓦,简单地搭了一个房子,就住在那个臭水沟旁边。

我印象很深的一点是,因为上海经常会下暴雨嘛,特别是夏天的时候,每逢下大雨,他们全家就会拿出家里面所有的盆盆罐罐去接水,然后拼命地把进来的水给舀出去,就是这样一种条件。

她所在的那[……]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

詹膑:对不起,借个光,我也想要消费一下“范雨素”

2017年4月28日 没有评论

范雨素老师突然就火了,原本是想规避热门话题,所以我只是在小密圈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只是写着写着,就还是忍不住整理出来,消费一下“范雨素”。

那年 Instagram 还没有被封,智能手机才刚开始普及,我们 OFPiX 和一个名为木兰的女工组织合作了一个很有趣味的项目,我们募捐了些智能手机,邀请摄影师志愿者对她们进行手机摄影的培训,以及 Instagram 和 微博 的社交网络应用培训。项目周期比想象的长,有教学、讨论和彼此的分享。

大家做得应该算是很开心了,看到了很多美好的日常照片,分享了她们的生活和情感,然后帮助她们形成了朋友圈,并基于社交媒体做一些小的社交扩展。我们也和[……]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正午》我是范雨素

2017年4月27日 6 comments

去年,我们曾发表过范雨素的文章《农民大哥》。范雨素是湖北人,来自襄阳市襄州区打伙村,44岁,初中毕业,在北京做育儿嫂。空闲时,她用纸笔写了十万字,是两个家庭的真实故事。

她说,当育儿嫂很忙,若把这十万字手稿整理出来敲进电脑,“要猴年马月,我很忙,没时间。” 但她觉得,“活着就要做点和吃饭无关的事。满足一下自己的精神欲望。”

她文笔轻盈,有种难以模仿的独特幽默感,有时也有种强烈的力量喷薄而出。她像位人类学家,写下村庄里的、家族里的、北京城郊的、高档社区生活的故事,写下对命运和尊严的想法。今天这篇文章,是她自己的故事。

我是范雨素

文 范雨素

1

我的生[……]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端传媒:互联网下仍无新事,外卖背后的中国劳工困境

2017年3月25日 13 comments

早上9:30,沃增成身著“蜂鸟配送”招牌的蓝色棉袄和蓝色头盔,来到上海浦东的一个美食城门口集合,与他的11位工友一起高喊四句口号:“对客户态度友好,不推托敷衍,不损害客户利益,不可主观揣测。”喊完之后,他们分别骑上电动车,开始自己一天的孤独的“战斗”。
3月的上海依然寒冷,沃增成习惯性的踡缩著身体,佝偻著背,说话有浓重的乡音。他来自河南,年届30岁已在上海已经打了七八年工,皮肤黝黑、粗糙,脸上的褶子是长期日晒雨淋的印证。
沃增成此前在工地上做水泥工,随著网络叫餐平台在中国大陆的火热发展,一大批像他这样的外来民工也投身这个行业,成为了外卖送餐员。
送外卖时间相对自由,收入也相对较高。外卖平[……]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标签: , ,

《纽约时报》被劳动法遗忘了的中国快递员

2017年2月14日 4 comments

北京——张恒(音)闯进一间诊疗室,吓着了里面的医生和病人。他没时间敲门。对他的业务来说,每一秒钟都很重要。

“你必须直接交给收件人,”张恒说。他是北京的包裹快递大军的一员,他们帮助为中国的网购繁荣提供了动力。他飞快地在手术楼、药品储藏室和病房之间穿梭,给医生和护士们递送或大或小、或软或方的包裹,努力确保送对人。

“否则,”他说,“可能会被罚钱。”

中国的电子商务产业是建立在张恒这样的快递员肩膀上的。据一项调查显示,中国共有120万名快递员,阿里巴巴等在线零售商依靠他们通过电动自行车或三轮电动车把包裹送到顾客手中。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快递市场。在中国各地,快递员会在门口大喊“快[……]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21世纪经济报道》中国“建筑之乡”非典型嬗变: 南通建筑工人谁来接班?

2017年2月6日 没有评论

我的家乡在江苏南通的农村,他和许多东部地区的农村一样,从父辈开始,人们不再从事农业,陆续与土地失去了联系。

外出打工成为人们的一致选择,有意思的是,南通的外出务工者高度集中在建筑行业,为这个有着“中国建筑之乡”称号的长三角北翼城市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不过,随着农民工子女教育水平的提高,建筑行业这个曾经靠着祖辈和父辈们“传帮带”的活计,开始发生着非典型的嬗变——家乡像很多地方一样,迎来了农民工的返乡潮,与此同时,一线建筑工人的人才断档也日渐显现。

很难说这些现象是好或者不好,究其原因,还是新一代人“想法”和“活法”的转变。如果回到20年前,妻子们能够忍受孤独和辛苦打理一个家,等[……]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外卖大战中的送餐小哥:撑起300亿市值,却为一碗面落泪

2016年12月28日 10 comments

1.5亿中国人在吃外卖,但他们可能不知道外卖员身处的江湖,是一个阶层分明、硝烟弥漫、事关生计和荣誉的战场。

文 / 小 安

1次接6单。

这曾经是外卖员周武的极限。

如今这个数字变成了8单。这意味着,1个小时里他最多要连续跑遍3公里内的8个不同地点。

“一到高峰期,订单直接塞给你,跟系统后台打电话说受不了都不行。”自从今年6月份以来,周武感觉到工作强度更大了。

送餐时他共出过3次车祸,“都没敢跟公司说,说了不光没有医药费,还要扣你钱”。

所幸都是小车祸。最轻微一次是撞到了树上,最严重一次是避让对面过来的一辆三轮车,结果“整个人带车飞到了马路牙子[……]

继续阅读

赵晗:既然在京读不了书 你们为何不回老家?

2016年11月5日 4 comments

经常有“北京人”质问我为什么要为“非京籍”上学呼吁,骂声也不在少数。他们委屈:“大北京都被外地人占领了,都是因为外地人,北京的城市病如此严重。”

与那些在春节叫嚷“这帮孙子可走了,这才是北京”的人一样,我也没有户籍压力。我算是三代“北京人”,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有北京户口,父母都在北京出生——相信现在很多以“大北京”人自居的,也不过是第二代,更少有祖宗八辈都是北京的。

在我年幼无知的时候,也会在发现自行车又丢了时埋怨一句:“准是外地人干的。”好事,都是咱北京人干的;坏事,都是他们外地人干的。

直到我大学出国留学,也成为流动人口,当“北京户口”的优越感不复存在时,当我感到身份困惑[……]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我的父亲是农民工

2016年10月19日 5 comments

作者: 葱哥

那次,接到父亲的电话,他要我帮他在网上订一张去昆山的火车票。

我很惊讶:‌‌“你不是在长沙吗,怎么要去昆山?‌‌”他说,长沙的工地完工了,工友说昆山有活干。我叫他休息几天再去,他恁是不肯,说怕去晚了人家不要。

我看有16个小时的车程,要给他买卧铺票,他坚决反对,说有位置座就可以了。

我说你知道昆山在哪吗?他说,跟着火车走就是了。他根本不知道他要去的昆山在哪里,有多远。

最后,我订了一张硬卧票,240块钱。这可能是他坐的最贵的一趟车了。之后,他再也没有叫我给他买票。

父亲今年58岁,小学三年级文化,是中国万千农民工中的一员。从我读小学起,他就在外[……]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美国之音:苹果代工厂的中国劳工,日子艰难谁之过?

2016年8月27日 9 comments

他们生产着世界上最先进的电子产品,他们的雇主是全世界最赚钱的企业之一,但是他们的工资却只相当于当地十年前的水平。 美国一家长期关注中国劳工权益的非政府组织发布的最新调查报告再次剑指美国科技巨头苹果公司。

还没进厂就被骗了几百块钱

几个月前,台湾仁宝电脑旗下的吉宝通讯有限公司出现在“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任李强的“雷达”上。这家位于南京的工厂有2万多员工,是美国苹果公司在中国的一家组装工厂,主要生产iPad系列产品。

苹果公司目前在全世界20个国家雇用了160万劳工。在中国,像吉宝通讯这样的组装工厂一共有14家,大部分为台资企业。

或许因为和苹果建立合作关系的时间不长,吉宝[……]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传统工业不景气,农民工会去哪?

2016年8月16日 没有评论

作者: 童大焕

据媒体报道,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7月新增贷款4636亿元,其中,住房部门贷款增加4575亿。也就是说,新增贷款几乎全部去买房了。

但如果我们不看一枝独秀的楼市,反过来这也说明投资渠道正在继续收窄,对传统工业预期不看好的预期依然占主流。而伴随着传统工业的衰退,背后则导致投资和人口进一步向大城市转移的趋势格外明显。从人口流动角度解局楼市变化、制造业衰退等经济下行期间面临的问题,我们或能窥见中国经济未来走向的侧影。

2015年底,我就曾经提出过一个问题:传统工业不景气,农民工会去哪里?大部分人对我提出这个问题感到新鲜,事实上这是后工业化时代正在发生的大事。我给出[……]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这次我爸真的失业了

2016年7月24日 2 comments

我家所在县城是一个紧邻兰考县的国家级贫困县,这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县。虽然他在上世纪八九十年有两个品牌文明全国,但仍然是农业为主的大县。这两个品牌分别是长城葡萄酒和冰熊制冷,这些曾经上过cctv广告。前者因为商标被抢注,吃败了官司,长城品牌拱手让人;后者因经营不善,几近濒临倒闭。
我爸是一个地道的农民,10几岁开始种地,直到50岁,已经是一个种地的老把式。
在他18岁到25岁这几年里,他的主业并不是种地,而是县长城葡萄酒厂里的临时工,偶尔帮助家里打理田地。他一直干到车间主任,依然是临时工,并没有机会转正。到后来,酒厂被抢注了商标,几经几次换品牌,也没能挡住颓势,然后厂里就清退了几乎全部的临时工[……]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史文恭:随便说说基层派出所和新一代“无产阶级”生活

2016年6月15日 10 comments

这个帖子是随便聊聊的,河里的讨论目前天上飞的很多,落地的稍微少了一些,俺就凑个热闹吧。。哈哈

1,某个基础派出所,对口辖区人口20万。。

首先,这“20万”人口,是指 一个特殊人群,即“流动人口”,其实就是一个工业开发区的派出所,属地大概有近千家企业。企业员工,员工家属,围绕员工的第三产业人员,加起来其实要比20万都多一些。而且,这个20万可以说是一个数目,但人员是流动的,也就是说,年初在这个派出所的20万人,年终可能要一小半会去别的所辖区,也有一部分其他所的流动人口会到这个所来。

2. 然后就要说说,为啥这些“流动人口”的犯罪率会比较高。

基本有几个原因

第一,[……]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