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刘晓波’

卢峰:刘晓波坚持的才是历史潮流

2017年7月21日 36 comments

官话特别是官媒的说话有的时候真是比“粗口”、脏话更难听,更令人反感。

刘晓波先生逝世后,一级官媒如《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紧遵北京当权者封锁一切相关消息当没事发生的指示,向来爱斗争斗嘴的《环球时报》则仍禁不住要来个冷嘲热讽,不但把坑死刘晓波的罪行推得一干二净,不但振振有词的坚持拘捕、监禁刘晓波做法有理,还无耻的一再批评刘晓波自己做了“被西方带入歧途的牺牲品”,是在西方势力支持下对抗国家主流,从而决定了他人生的悲剧。官媒又说,刘晓波先生从一开始就看错了时代潮流,误识了中国方向,从而一生做了西方力量试图撬动中国的杠杆。

官媒对刘污蔑迹近无知

大底对官媒写手来说,今次批评刘晓波先生[……]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余英时:谈刘晓波事件

2017年7月19日 8 comments

刘晓波得肝癌大概已经到了晚期,所以共产党把他从监狱里放到医院,但是还是有看守看得很紧。我们在国外的只看到刘霞去跟他问病的一个镜头。不过看出刘晓波非常消瘦。所以我想他这个病已经相当严重了。刘晓波之所以在关了多少年之后得了肝癌,我想跟共产党对他在监牢里对他的压力和种种欺压有关系。他的心情非常坏,因为癌症往往跟心情有关。虽然刘晓波只叛了11年,事实上等于判了死刑。共产党不会让他在监牢里过好日子的。继而久之,不是心脏病就是其他的病,就是癌症。现在癌症到了晚期,那是非常难办的事情。共产党对他还是有非常多的限制,第一不会早放他,还是等于关在监牢里。不过从监牢换成医院。

可见共产党的心狠手辣。刘晓波事[……]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陶杰:谭嗣同与梁启超

2017年7月17日 39 comments

刘晓波严正指出:中国人自我编导演悲剧,并自我欣赏,“可能是人种问题”。

戊戌维新,谭嗣同丢了性命,梁启超没有。像康有为找到英国领事濮德兰庇护,梁启超东渡日本。

梁启超对于中国人种问题,认识高于谭嗣同。其论文“历史与人种之关系”,分析了为何世界文明的主人,是希腊与罗马,又以“地理与文明之关系”,指出:“寒带热带之地,其人不能进化者,何也?人之脑力体力,为天然力所束缚,而不能发达也。”至于中国地处温带,曾有春秋战国的短暂文明,为何人种反而退化?梁启超又严正指出,皆因“自为奴隶根性所束缚,而复以煽后人之奴隶根性而已。”

梁启超比较世故,不会做什么烈士,他知道死一百个谭嗣同,也不可能[……]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纽约时报》刘晓波被海葬,遗孀刘霞仍遭严密控制

2017年7月17日 10 comments

北京——中国周六火化了本国唯一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遗体,但警惕的官员们只允许他的遗孀和为数不多几名哀悼者与这位中国最著名的政治犯告别。

当天晚些时候,在一个简单的仪式上,刘晓波的骨灰盒被放入大海,以确保陆地上没有坟墓能成为吸引针对共产党的抗议活动的地方,特别是在每年四月的传统清明节扫墓时。

“在莫扎特安魂曲的伴奏下,刘晓波的妻子刘霞首先站到了他的遗体前,”据中国外交部用电子邮件发来的官方对遗体告别仪式的描述。“她长时间地凝视着他,向丈夫喃喃地道别。”

官方描述说,悼念者在刘晓波的遗体前三鞠躬,然后,刘霞及其他家属再次三鞠躬。并说,火化后,“刘霞接过骨灰盒紧紧抱在怀中。[……]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自由亚洲电台:刘晓波遗体待火化 德国欢迎刘霞刘晖办签证赴德

2017年7月15日 37 comments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罹患晚期肝癌,7月13日在沈阳病故。刘晓波的遗体将在沈阳西鹤园殡仪馆火化,现场戒备森严,前往采访的记者被便衣跟踪。北京天安门母亲群体接到公安警告,不得前往沈阳。刘晓波生前好友野渡称,德国政府已通知驻华使馆,欢迎刘霞及弟弟刘晖随时办理签证。

被中国政府监禁的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病逝。沈阳医院称,刘晓波在最后的遗言中要求妻子刘霞“好好生活”。刘晓波的好友野渡7月14日在接受香港电台的电话访问中表示,德国政府已通知在北京的驻华大使馆,欢迎妻子刘霞和她的弟弟刘晖随时办理签证。野渡凌晨和刘晓波在沈阳的亲属联系上,托亲属转告刘霞。野渡又说,刘晓[……]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刘晓波遗体告别仪式秘密举行 今日十二时海葬

2017年7月15日 20 comments

刘晓波遗体告别仪式秘密举行 国保数量多过亲友

据香港01报道,沈阳市政府于当地时间2017年7月15日上午8点30分举行记者会,称刘晓波遗体已火化,刘霞、刘晓光等亲属及其生前好友参加了火化前的简短的遗体告别仪式(政府通稿见文末附图),并称三日内火化符合当地习俗。

然而有刘晓波生前好友在推特表示,当局对遗体告别仪式进行了严密封锁,除了个别亲属外,其余都是疑似国保人员,现场没有一位刘晓波或刘霞的生前好友。刘霞亲属至今仍未能与其取得联系。

【#突發:劉曉波於今午12時被海葬..】

7月15日下午約5時的記者會上,人們被告知,劉曉波已於中午12時[……]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标签:

法国前驻京记者评刘晓波死讯:经济强国大手一挥抹去历史回音

2017年7月14日 90 comments

有关刘晓波的死,前驻京法国记者皮埃尔-阿斯基Pierre Haski 在“观察家”网站刊文,以下为原作者文章的综合编译,不代表本台观点。

“异见哲人、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为了一生致力中国民主而付出最大代价。”

“椅子从今永远空置了。刘晓波没能前去奥斯陆参加自己的2010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因此他的位置象征性地被摆上了一把空椅子。他7月13日周四死于肝癌,死时还处于11年的服刑期。”

“这个61岁的男人为了中国民主付出巨大牺牲。无可置疑的是,这个曾经闪光的北大出身、任职北师大的知识分子身上透着牺牲,他从未妥协自己的理想民主之梦,也不像其他一些牟利的活动人士那样如今钱包鼓[……]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何清涟:刘晓波与非暴力抗争的中国困境

2017年7月14日 26 comments

7月13日,刘晓波先生去世。对中国来说,不仅是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生命终结,还意味着非暴力抗争这一政治理念在中国将进入尘封状态。

《零八宪章》宣示的非暴力抗争路线

在国内时,和刘晓波始终缘悭一面。他作为文坛“黑马”横空出世之时,我正在复旦大学经济系读研究生,限于专业,对当时弥漫全国的“文化热”感受远不如文学圈深刻,但听到不少有关他的传闻。90年代末,因为包遵信先生的关系,距离似乎近了一些。一次是接到刘晓波从北京家中打来的电话(老包将我的电话号码给了他),谈他对《现代化的陷阱》一书的感想。其中一些感想片断,他写在与王朔的对话录《美人赠我蒙汗药》里了,其中那位“老侠”就是刘晓波。多年[……]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鲍彤:刘晓波和他的政治主张

2017年7月14日 21 comments

1986年底安徽、南京、上海、北京的学生运动期间,我知道了刘晓波的名字,没见过面。2007以前刘晓波找过我两次,两次都被警察阻拦,不让进来,他只好回去。我同刘晓波熟悉起来,是2007和2008年的事,我们很快成为好朋友。

刘晓波的专业是文艺理论,在学校里研究过杜勃罗留波夫、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一派的学说,但是他不满足。

他喜欢自由自在地生活,喜欢交友、聊天。就性情而论,他不是政治人。同他聊天,平民琐事,天南海北,古往今来,几乎不涉及政治。顺便提一笔,我们喝茶聊天时,总有人在边上听着。

熟悉以后,我们每月必喝一次茶聚聚。因为种种原因,并不是每次都能聚成。他知道我每天在玉渊潭[……]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长平:刘晓波生命已逝,我们还在等什么?

2017年7月14日 33 comments

我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刘晓波已处于弥留之际。有多少人数夜不眠,陪着他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大家都期待这段时间无限延长,同时又担心它会随时终止。有一个和他的家人关係较近的朋友,在微信发了一句「泪飞倾盆」,立即引发纷纷猜想,我对她说,不要乱哭,大家都悬着一颗心,她反问:「等他死吗?」

也许我不能准确地理解这位朋友的悲愤和痛恨,但是她的问题给了我沉重一击 – 是啊,我们在等什麽专制政权的残忍,我们还需要一个新的噩耗来确认吗?

等来最终的消息,除了哀歌恸哭,我们还能做什麽?这麽多年来,一个又一个渴望自由的灵魂,一代又一代智慧闪烁的思想,林昭,遇罗克,张志新,「六四」英灵,李[……]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于建嵘:永别

2017年7月13日 33 comments

我是非常不希望写这篇文章的。这是由于,这些年来,我除了为母亲写过此类文字外,许多亲朋好友的离世,如陈子明、蔡定剑、高华等等,我都没有表达过生离死别之类的心情。不是我不热爱和尊敬他们,而是感到他们有许多朋友,我想倾诉的悲哀,大家都在诉说,我成为一位听众就行了。当然,您有更多的朋友。您将离去,已经引起了全世界的震撼和悲伤。可我还是决定,与正在病危的您,有一个正式的告别。

我们相识是在三味书屋组织的一次演讲会上。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天,我是主角。我应邀向数十位听众讲述农民抗税费的维权行动,呼吁应取消农业税。您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里,听着、记着、思考着,但始终一言不发。待我讲完要离开时,您才过来[……]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图片, 传闻, 网文 标签:

BBC:中国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病逝

2017年7月13日 54 comments

中国著名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于2017年7月13日因病去世,终年61岁。
沈阳市司法局在其门户网站上确认了这一消息。
刘晓波是中国知名作家,曾任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讲师。他是中国著名持不同政见者,曾任独立中文笔会主席,是《零八宪章》的发起者和起草者。
2009年,刘晓波因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2010年10月,刘晓波因其多年来”推动中国民主化的努力”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主要经历

刘晓波于1955年12月28日生于吉林长春。曾当过知青,建筑工人等。
1977至1982年,他在吉林大学中文系学习,获学士学位,随后进入北[……]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纽约时报》支持者捍卫刘晓波的精神遗产

2017年7月12日 13 comments

北京——随着中国最有名的异见人士和唯一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生命逐渐衰弱,一场围绕着他的生命、遗产、言论,也许甚至是他的遗体的战斗正在形成。

其他国家大都是这场战斗的旁观者,这反映了中国的强大崛起,以及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纪录压力的退却。

中国政府已将刘晓波隔离在中国东北一家医院的病房里,拒绝了他希望出国治疗的要求,称那是为了确保他在患晚期肝癌期间得到最佳照料。

但刘晓波的支持者说,自2008年以来一直羁押他的政府希望控制他最后的日子,不让他实现他为之奋斗终身的目标:每一个人在免受专制控制和审查下生活、说话和记忆的权利。

“关键是控制他说话。他们不希望他能够自由地说[……]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BBC:抢救刘晓波,德国使馆批评中国“破坏信任”

2017年7月11日 12 comments

德国驻华使馆周一(7月10日)发表罕见声明称,中国方面对为刘晓波会诊的德国医生进行录音录像,并选择性地泄露给一些国家媒体,有损(外界)对中国当局处理刘晓波案例的信任。

德国使馆还说,这一做法违反了德方的意愿,并似乎显示“是安全机关引导(治疗)进程,而非医学专家。”

周一,罹患肝癌晚期的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的医生说,刘晓波“病情危重”,医院方面正“进入积极抢救状态”。

这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在当天的网站通报中这样表示的。医院称,上述情况,刘晓波的家属已知情。

出国治疗?

此前,刘晓波和家人提出希望出国治疗。中国方面一直说:病太重、走不成了;外国专家今天说:还能走[……]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念晓波﹕告别的日子

2017年7月11日 2 comments

这个夏天,始于悲凉,因为必须面对一场被隔绝的、却又时时可以被感知的死亡。

这是种煎熬,对垂死之人和所有与之共命运的人来说都是。是的,我说的是刘晓波,一个正在死亡边缘、等待死亡降临的人,一个标志着这个时代的苦难与抗争的人,一个必将不朽,并会永远存活于历史和记忆中的人。

先说记忆吧。

我曾经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有过一段文学写作的经历,当时晓波对所谓「新时期文学」的批判性解读,对我产生过巨大的冲击。这种影响,既关乎于审美,也关乎于对写作价值本身的认知,从这个意义上说,晓波首先是和我的文学记忆相关。

但是,于我印像最深的,却不是他那些厚重的[……]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