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北京’

博谈网:天安门离奇车祸,白色车牌引民议论

2017年2月4日 3 comments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2月3日早晨,在天安门广场上发生一起不寻常的车祸,肇事车为一辆疑似军用车的吉普车。事发后,当局低调通报,少有中国媒体报导,网上删除相关现场视频及禁止留言评论。

警、媒低调

据网上流传的视频显示,天安门城楼、金水桥前的长安街上,有辆黑色吉普车四轮朝天,冒出大量白烟,并伴有火光,周围站满装备齐全的警察,交通被封锁,还有不少经过的民众围观。

视频中可听见有现场民众称“爆炸了”,也有人说“成心(冲撞)的”。另有网友发现,肇事车为红色字体开头的白牌车,属军警牌照,疑为军用车。但在境内社交网上,相关视频多遭删除。

事发后,北京交警在官方微博通报这起车祸,称车[……]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标签: ,

潘石屹:纪念刘晓光

2017年1月17日 4 comments

突闻刘晓光走了。周围的朋友都在惊讶和悲痛中。最痛苦的是他的家人,他的亲人们。我妈妈走了之后的六个月里,我常在噩梦之中惊醒。晓光家人和亲人们的悲伤和痛苦,我想在朋友们的关心和爱护中会得到一些减轻和释放。

那年大概是1992年,我们来到北京开发第一个房地产项目。刘晓光当时是专管批文的官员。好像是中央又有什么政策,要压缩投资。我们项目批文一直在等待中,我十分着急。半夜一点多钟,我还在北京市计委的门口等着。刘晓光加完班出来看到我,说大冬天的别冻着了,明天下午你来我办公室吧。结果,第二天我就取到了批文。这是我第一次认识刘晓光,跟他打交道。

那之后不久,北京市副市长开枪自杀,此副市长当时还兼北[……]

继续阅读

我来告诉你们保利、京仪和蓝黛到底是什么情况,以及北京夜场的内幕

2016年12月28日 5 comments

我来告诉你们保利、京仪和蓝黛到底是什么情况,以及北京夜场的内幕。

工作原因,这三家我都去过,其中京仪一个月我要去10次,主要根据我邀请的人的级别定义去哪,好了开始。

保利,不用多说,人均消费3000-5000,妹子小费1500-2000,女孩身高不错,但整容的太多,有的女孩看你年轻或者还能约(也是收钱的,同样都是睡,睡个她喜欢的,约的费用6000起,那种偶尔约的要价会高),甚至还会装醉占你便宜,以及想跟你回家,至于原因无外乎敲你一笔,或者找个包养他的,如果没看对眼的话,他们就会很高冷,高冷到什么地步呢,跟你玩个色子都不乐意,这样的我直接给钱换人,他们的高峰营业时间是9-12点,也就是要不9[……]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

自由亚洲电台:雷洋案持续发酵,警方扫黄转移舆论

2016年12月27日 7 comments

北京检方宣布对雷洋案涉案员警免于起诉后,民间舆论持续澎湃。官方周一(26日)密集发放北京扫黄的消息,以新的舆论热点削减雷洋案的舆论震荡。本台记者获悉,类似的舆论危机处置模式,是近年来官方维稳政策的重要部分。

北京市公安局周六(24日)公布了扫黄的资讯。北京警方的通报显示,行动开始于23日夜,包括被指具有红色权贵背景的保利俱乐部在内的多家北京高级会所被查,并带走数百名相关人士。随后消息指,被查场所系投资和互联网界大亨云集的场所,该事件迅速成为网论热点。

一名调查记者指出,北京警方在在检方公布不起诉决定的同一天扫黄,这只能说他们在示威,并试图转移雷洋案的舆论焦点。

这个说法也得到[……]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

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

2016年12月10日 13 comments

童享部落

写下这篇文章的妈妈,是我临床心理学的同学。尽管这件事已经在我们同学群里充分讨论过,但看到她整理全过程写下的这些文字的时候,还是觉得特别的难受和愤怒!

多数人没意识到,孩子的力量能造成多大的伤害。

多数人没意识到,校园欺凌远比你以为的广泛和频繁。

借用一句话:“孩子之所以是孩子,不仅因为他们没有自我保护能力,还因为他们对作恶毫无自控能力。你不告诉他那是恶,他能把别人逼死。你不告诉他要反抗,他能被别人逼死。”

今天是儿子十岁的生日,是个大日子。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顶着星星早起去上学,而是睡到太阳透过窗帘缝隙,刺到了眼睛。起床后,我又开车排在四环一点点向前[……]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赵晗:既然在京读不了书 你们为何不回老家?

2016年11月5日 4 comments

经常有“北京人”质问我为什么要为“非京籍”上学呼吁,骂声也不在少数。他们委屈:“大北京都被外地人占领了,都是因为外地人,北京的城市病如此严重。”

与那些在春节叫嚷“这帮孙子可走了,这才是北京”的人一样,我也没有户籍压力。我算是三代“北京人”,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有北京户口,父母都在北京出生——相信现在很多以“大北京”人自居的,也不过是第二代,更少有祖宗八辈都是北京的。

在我年幼无知的时候,也会在发现自行车又丢了时埋怨一句:“准是外地人干的。”好事,都是咱北京人干的;坏事,都是他们外地人干的。

直到我大学出国留学,也成为流动人口,当“北京户口”的优越感不复存在时,当我感到身份困惑[……]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北京中介反馈的真实的声音

2016年10月7日 7 comments

下午,到朝阳门内朋友哪里转了一圈,随便到附近的熟悉中介店面去坐了一会

时间:2016年10月6日下午4点半
地点:朝阳门内链家门店、我爱我家门店
整体状况:两个中介店面挨着,认识里面的几个中介朋友,坐了将近2个小时,中介都在电脑旁边,没有一个顾客

中介A反映:这个限购,影响太大,10月1日到现在,店里带看总计10次不到,大多客户只是询问一下,市场情况,了解一下价格,基本上没有深谈的意向,后续电话回访,都说市场这个样子,不会出手,只是了解一下情况。了解一下户型。店里已经通知,叫争取做好上面要求的带看记录,今天带我看,就是为了完成规定要求。

中介b反映:现在市场,即使有客户有[……]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

昌平名媛生活指南

2016年10月2日 6 comments

起初神创造昌平名媛,昌平名媛说,要有昌平,于是便有了昌平。——题记

历史上的第一个昌平名媛出生于1451年。热那亚人哥伦布,从驻马店出发,辗转七十个昼夜来到昌平。啊!北京!他感叹,遍地黄金!一直到他死去,他都以为所到之处是北京的腹地。

五百多年后,更多昌平名媛涌入昌平,占领霍营、龙泽、回龙观和天通苑。斗志昂扬,蓄势待发。

在谈及昌平名媛的生活方式之前,有必要澄清:昌平名媛的工作日和生活二字没有半点干系。昌平名媛大都是职场上的小狼狗,自愿把青春献给公司献给党。

所以说工作日的昌平名媛,没有生活。只有当零星的不加班的周末来临,名媛们才一个个浸泡重生,飘然下凡。

即便如此,昌平[……]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端传媒:你的京城,我的废都

2016年9月18日 3 comments
Screen-Shot-2016-09-17-at-上午6.40.06


中国北京,工人们正在废品堆里搜索可回收品。废品回收种类繁多,曾经什么东西都可以卖钱。摄: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北京街头不起眼的巷落,间或有三轮车哐当驶过,车上高高摞起各式各样的“破烂儿”,旁边一张海报大的硬纸壳,歪歪扭扭地写着:废品回收。紧跟其后,经过这座城市的繁华与浩瀚,便会进入一个巨大而隐匿的世界──垃圾的王国。

北京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提出了“垃圾分类”,但时至今日,市民尚未养成习惯。去年,北京的垃圾产生量已经达到790万吨,400多个垃圾场,如同“七环”,将北京团团围住。

每天,散发着恶臭的垃圾山上,成百上千的拾荒大军爬上爬下,熟练地[……]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北京式“教育控人”:用赶走孩子来赶走家长

2016年8月30日 6 comments

端传媒

为了孩子留在身边上学,一众非京籍家长曾抗争三年,最后领头者被判刑,更多家长们的唯一出路是小心爬过28道关卡。

要么孩子失学,要么离婚。

这个夏天,北京忽然给外地人林谦(化名)出了一道家庭伦理题。林谦是个“70后”,到北京16年,成家立业,而今已在北京四环外有房、开奥迪车、人脉广泛,称得上典型中产。家里的小儿子要上小学了,和大多数焦虑的家长相比,他是一位淡定的父亲,既不挤破头去抢名校聚集的西城东城海淀等区动辄十几万元一平方米的学区房,也不送红包走关系找领导誓要将孩子塞进名校,他觉得,儿子在家附近,上一所普通的公立学校,快快乐乐就好。

提前半年,林谦开始筹备儿子的入[……]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

极客公园:郝景芳夺雨果奖——被折叠的北京和断裂的中国社会

2016年8月23日 8 comments

北京时间21日上午 9 点,第 74 届雨果奖颁奖典礼在美国堪萨斯城举行,80 后女作家郝景芳凭借《北京折叠》摘得中短篇小说奖。这是继 2015 年刘慈欣《三体》获奖之后,中国作家再一次摘得雨果奖。

相信对于熟悉科幻文学的国内书迷们来说,郝景芳的名字应该并不陌生了。在今年年初雨果奖提名揭晓之后,已经有很多报道介绍过了这位之前不太为人所知的科幻小说家。由于她本科在清华大学学习物理,而后来却改学经济学,这让她在科学与社会的双重知识领域都有很扎实的基础。

事实上,在之前的采访中,郝景芳曾经透露过由于自己的作品「更关注个体、人心」,这也让她的作品带上了「软科幻」的标签。于是传统文学刊物会觉[……]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

北京折叠

2016年8月23日 4 comments

作者:郝景芳

(1)

清晨4:50,老刀穿过熙熙攘攘的步行街,去找彭蠡。

从垃圾站下班之后,老刀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衣服。白色衬衫和褐色裤子,这是他唯一一套体面衣服,衬衫袖口磨了边,他把袖子卷到胳膊肘。老刀四十八岁,没结婚,已经过了注意外表的年龄,又没人照顾起居,这一套衣服留着穿了很多年,每次穿一天,回家就脱了叠上。他在垃圾站上班,没必要穿得体面,偶尔参加谁家小孩的婚礼,才拿出来穿在身上。这一次他不想脏兮兮地见陌生人。他在垃圾站连续工作了五小时,很担心身上会有味道。

步行街上挤满了刚刚下班的人。拥挤的男人女人围着小摊子挑土特产,大声讨价[……]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别让弱势没路可走

2016年8月15日 6 comments

作者: 张鸣

北京的马路很宽,但很宽的马路,留给行人和自行车的却不多。一般来说,人行和自行车道,都会从中间再画上一道线,切下一半给了机动车。那么,另一半按说该给行人了吧?错,这一半经常会被停着的机动车占着。你要是骑自行车或者步行,每每只能走划给机动车那一半。走着走着,后面的喇叭就催了。赶紧躲开,有的车擦着你的身子就过去了。还有些时候,根本就走不过去,你得等,因为机动车堵成一团,如果你有急事非要过的话,替机动车擦车是必须的了——硬挤过去的时候,蹭了一身的灰。

我家附近,有一个室内的市场,里面有菜市场和杂货市场,还有一个室外的菜市场。现在,室外的菜市场给关了,那个地方一直空在那里。所有[……]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不吹不黑,聊聊“首都特区”

2016年6月14日 3 comments

To be honest,本人多少听到过几耳朵消息,但估计也不比水木上各位大神知道的多。胡扯几句,不吹不黑。
一、背景分析
关键词:形象&执行力;
X经天纬地,很爱面子。从一带一路、大月饼、国际大单这些事情上都能看出来。北京可是党国招牌,如现在这般肮脏、拥堵、低端密集、严重超荷,绝逼是没面子的事儿。回想一下93、APEC时,不惜损失若干个亿也要搞出来短暂的北京蓝,不就是为了在万国来朝时有面儿嘛。但长此以往不可持续,总得有个一劳永逸的办法。这个思路主导下,接下来的疏解、迁府、央区等等动作,一概围绕这个目的:优化首都环境。人口降下去,环境搞上来,至少要保证一个拿得出手的首都形象。
在中国想[……]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师傅,首都离北京近吗?”以后再也不是笑话了:北京不再是首都,首都还在首都

2016年6月12日 12 comments

我给你捋一捋:通州,未来的北京,就是北京市政府的所在地,现在的北京主城区就是首都特区,凡是北京市政府直属产业通通搬郊县,中央直属产业不动。未来的北京和首都特区的关系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关系。

原北京六区改名叫赵家庄,只有真赵才能住。

以后北京特区了,直逼香港 澳门,特区里实行资本主义制度。通州是社会主义北京(东北京),四九城是资本主义北京(西北京),大型你国自然选择,二环是柏林墙。

首都特区里面住了什么样的人?在中央政府任职的人?

说的真好听,其实人家包子只想回复当年生活的北京的样子而已。那时候,通州还是通县。
能住城里的都是[……]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