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司法’

周泽:对有关小河案争议的若干情况说明

2017年8月15日 4 comments

​​​​​ 【按:本文写了好些天。要不要公开发表,我也犹豫了好些天。我听取过一些师友的意见。有人提醒我:本文的发表,可能会引起陈有西律师的不满,甚至与我绝交。考虑再三,我还是决定公开发表。毕竟我已经写了,我心里的想法就是这样,不公开,对陈有西律师就是不坦诚。但我真心不希望失去陈有西律师这样的朋友。】

我注意到,最近一些律师与陈有西律师就刑事辩护的风格问题发生的争议中,谈到了小河案,涉及包括陈有西在内的诸多参与小河案辩护的律师的社会评价。作为众多律师参与小河案辩护的发动者和协调人,我自感有责任出来说话。同时,争议还涉及到北海案及李庄案,作为北海案辩护的参加者,以及李庄案的持续观察者,我也想[……]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美国之音:中国阅兵中党旗先于国旗,网民批违反国旗法

2017年7月31日 15 comments

中国解放军7月30日在内蒙古的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庆祝建军90周年阅兵的行列中出现了三面旗帜,其中中共党旗领先于国旗,有网民指出,这违反了中国国旗法。
这次阅兵中,出现了中共党旗。在有些人记忆里,中国过去的阅兵中没有党旗。
护旗方队乘车接受检阅,军人举着三面旗帜,党旗在前,国旗居中,军旗在后。这彰显了中共党指挥枪,军队忠于党,反对军队国家化的原则。但是这里有个问题,叫做国旗法。

人大曾立法:国旗领先其他旗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第十五条规定:“列队举持国旗和其他旗帜行进时,国旗应当在其他旗帜之前。”
这一法律在1990年6月28日由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通过[……]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陈有西:该认真反思了

2017年7月29日 14 comments

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律师和社会人士明白,死磕律师作为一个失真标签,已经成为严重破坏中国律师形象的一个祸害。也是导致中国官方将律师列为社会五种不安定因素之首的直接原因。严格依法坚持法律原则,同司法不公和程序违法抗争,不是死磕,是律师作为民权捍卫者的本分。用非法律的手段鼓动上访、静坐、抱团、示威、送墓碑、点蜡烛、雇水军网上炒作,期待海外民运力量声援,这不是法律人的本份,不是三大诉讼法的法律框架。这些事没有学过法律的老百姓也能干,街头革命家才能干,不需要专业法律人,更不需要专业训练的律师。律师的战场在法庭。在于在法律框架内、法庭内,用事实、证据、法理说话。他的强大力量在这里。中国司法现状有很多问题,有[……]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

博谈网:官派律师与死磕律师 绥靖与对抗哪个更有未来?

2017年7月29日 5 comments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中国知名律师陈有西,日前成了709家属李文足口中的官派律师。曾经的死磕律师陈有西近日连续发文批“死磕律师”,引起人们的关注。

请谁抓谁

7月28日,709家属李文足、王全秀、王峭岭等人再到最高法接待大厅,第11次控告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非法阻止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王全璋,但她们再次吃了闭门羹。她们表示,在入口处,法警顺利放行其他人,却选择性特殊对待709家属,几个法警用壮硕的身体堵着入口,使709家属最终不得进入最高法。

709家属无法得到公检法机关的公平对待,代理709案的律师们饱受各种打压与阻扰,是709案两年来的一个常态。而被当局指派官派律师,也[……]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杨名跨:官派律师乃律师制度及国家法治的真正祸害

2017年7月29日 5 comments

北京盈科(昆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杨名跨:

1、有追诉必须有辩护,这是起码的程序正义。在国家拥有强大警察权追诉权,甚至本应中立的法院都变态成“刀把子”的当下,被追诉公民最核心的权利–辩护权这块领地绝对不该由官方侵蚀和占领。否则,这样的环境绝不可能会有公正审判及人权保障可言,只能是对辩护律师这一制度文明的公然忤逆。

2、被国家刑事追诉者的律师帮助权,是公民社会典型的私人自治权,被追诉者及其家人相信谁委托谁,理应由其自主决定,这是信托的基础,而绝非官方之权力。

3、何以屡见自主委托的律师被非法拒绝,官派律师却畅通无阻的状况?那肯定是相关案件本身,或实体或程序存在严重非法而[……]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官派律师之争,权力信任的律师,会见多是顺利的

2017年7月27日 3 comments

文/谭敏涛

近日,官派律师之争引发律师界热议,我在围观的同时,免不了充当一回吃瓜群众,但看的多了,就不得不说几句。一来,对于律师之争,我向来喜围观;二来,对于律师权益保障,我向来多关注;三来,对于律师的官派和民间之争,我向来认为,律师本就是分层和分化的,何必搞得那么团结呢?看起来不假吗?下来,针对此事,我谈几点陋见,求教于各方。

1、陈是官方信任的律师,这一点,无可辩驳。别的律师两年无法会见王律,陈可立马会见。王律在这两年中,多半也要求见其他律师,但却不被许可,而要求见陈,官方许可,因为,官方充分信任陈律师。

2、那么,一位律师如何获得官方信任呢?这个问题,从我的角度出发,听[……]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天佑:没当成律师,天佑要感谢当年不用功的我

2017年7月11日 9 comments

今天,深圳天气特殊,一边阳光灿烂,一边乌云密布。这种天气正如人生,幸运的话你可以在阳光下生活,品味香茗,欣赏美人,坐拥豪宅;如果你做了错误的选择,你非常可能要在狂风暴雨下瑟瑟发抖,甚至可能会被命运将你推向未知的危险。所以说,站在窗前,天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对了,是选择!

当年天佑在高考的时候,是文科。那时候学文科基本上没什么好的专业供我们选择,无非就是经济、会计、中文、历史、哲学这类的专业,其中最受欢迎的就是法律。高考时,我们哪个同学如果考上黑大、吉大、厦大或者中国政法,那绝对是让人羡慕的,最漂亮的女生都会给他写情书。当年法律系的分数非常高,就连黑大这种学校的法律[……]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刑不上头等舱,礼不下庄稼汉?

2017年6月29日 8 comments

法律也是神奇了。80岁的头等舱老太把硬币投进飞机发动机免于行政处罚,79岁的农村老头自制烟花被获刑三年。 ​​​​

王铜根:论语说“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意思是70岁的时候想怎么作都可以,不会有事。现在随着老百姓人均寿命提升,咱们的执法部门把这个赦免门槛提高到了80岁,体现了我国法律法规与时俱进的优秀品格。烟花老头还差1岁才到80岁于是被判刑,可以说“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了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宋志标:彭宇案重燃激辩,法院十年没治好受害者心态

2017年6月17日 3 comments

最近,因为驻马店那起影响很大的车祸冷漠世相,一支舆论一骑绝尘,独自发酵做大。那就是将路人的冷漠和无措,归结为十年前南京彭宇案的社会影响。更要命的是,最高法主动“领受”这份舆论,发文《十年前彭宇案的真相是什么》,成功地把法院抛入自杀式舆论漩涡。

这篇受到最高法加持的文章,属于驳论的一种,所驳斥的观点就是“因为法院判了彭宇案所以没人敢见义勇为”。应该说,见义不为、不敢为的集体心态确实存在,而且屡有新闻证实被帮助的人讹诈救助者。最高法试图要翻案,甩掉舆论批评的这口黑锅。

从效果上看,这篇驳论不仅没有达到平息舆论的大目标,就连说清楚道理这个小目标也没有实现。实际上,是一次失败的蹭热点之作,[……]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P社视角看十年前彭宇案

2017年6月17日 4 comments

谢邀。

世间一切皆有代价。

政策:倡导见义勇为;
效果:民众维护法律积极性上升,治安增益+5%,公民意识+3%,维稳成本-5%;
成本:需激活“基层法务支持”政策,行政成本中法治成本+3%。

你嘬着牙花子想了半天,不乐意掏钱,花政策点,你仔细地翻了一遍政策树,发现角落里有个分叉:

政策:鼓吹见义勇为;
效果:民众维护法律积极性期限内上升,治安增益+3%,公民意识+1%,维稳成本-3%…

效果里好多东西,你懒得看,但你注意到这样一句话:

成本:需要“宣传机关”存在,无需政策点数。

哎呀我就知道有不花钱的,点了!

过了一会,系统提示:[……]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中国数字时代:按需“逆转”的彭宇案

2017年6月15日 3 comments

【编者注】彭宇“承认撞人”的内容,最早出现于2012年“小悦悦”事件发生之后一篇题为《彭宇案大逆转:当事人承认与徐老太碰撞》的报道。南京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刘志伟在接受《东方早报》采访时称,彭宇和徐寿兰在二审前达成了庭前和解协议,主要内容为“彭宇一次性补偿徐寿兰1万元;双方均不得在媒体(电视、电台、报纸、刊物、网络等)上就本案披露相关信息和发表相关言论;双方撤诉后不再执行鼓楼区法院的一审民事判决。”


网页截图

然而从这篇为为法院系统辩护的文章中,仍能清晰地看出一审判决结果的不合理处:

1. 警方丢失了事发时对双方的询问笔录

2. 法院声称能证明彭宇承认撞人的“报警[……]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统治之法与正义之法

2017年6月15日 3 comments

彭宇案的社会影响是不是很大?如果是,为什么不积极挽回?

友善君

为什么不积极挽回?怎么挽回?

彭宇案最值得深思的,是案件发生后,中国的法律界都做了什么。做了什么呢?可以认为什么都没做。

有分析法理的,有反思的,有大唱高调号召道德的,但是,法官们依旧在判葫芦案,一个又一个叹为观止的判决依旧在冒出来,这是为什么呢?

这就要说到根上,因为中国法律是统治之法,而非正义之法。中国法律的传承,从古时候起,是皇帝的王法,自然是帮助皇帝统治百姓的,而到了新中国,又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法律是统治阶级的意志,暴力工具。

懂了?所以中国法律的根子,在于中国法律是用来统治的,怎么统[……]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斯伟江:体制的抵消

2017年6月10日 3 comments

昨天有人问我,体制内是否有人真心推进法治,我说,当然有,但又怎么样呢。

我想起广州李天福涉嫌受贿案,老浦和我都要复制检察院的讯问录像,毕竟是交到法院的证据。结果检察院不同意,后来广东高院的法官不错,请示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批示,可以复制。这个应该是点滴进步了,毕竟讯问录像,虽然是讯问人员录像时已经很小心了,但依然会透露很多问题,如果复制给律师了,对促进检察院公安文明办案,多少都会有点作用。结果,有了最高院的批复,在很多地方,依旧不行,问了半天,是最高检出台了一个文件,说讯问录像不是证据,不能复制,所以,目前大部分的法院,讯问录像就不复制给律师了,就让在法院慢慢看,折腾律师。有的检察院干脆[……]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博谈网:“自行解聘”律师后 江天勇被正式逮捕 

2017年6月3日 7 comments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维权律师江天勇于去年12月1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在今年5月31日期限届满之际,其代理律师被告知已遭江天勇自行解聘。6月1日,江天勇的妹妹及律师到长沙公安局要求会见仍被拒,公安局并表示江天勇已被正式逮捕。

时间矛盾的邮戳

律师6月1日下午16点收到长沙公安局所出示的挂号信件收据

江天勇律师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后,6个月以来都无法与家属和律师会见,除官媒记者外。在6月1日,江天勇妹妹和代理律师覃臣寿一同到长沙公安局,要求会见江天勇,却得到江天勇已被正式逮捕的消息。公安局还提供一张挂号信件收据,表示已向江天勇父亲邮寄逮捕通知书。

覃臣寿律师向媒[……]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博谈网:国家情报法扩至境外 疑防内斗爆料

2017年5月19日 10 comments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正当外界仍关注北京“一带一路”国际峰会所抛出的经贸利益和风险隐忧等议题时,中国官方于5月16日低调公布首个《国家情报法》草案。为维护国家安全,该草案授权官方在调查国内外个人和团体时,可监控嫌疑人、突袭住所,并扣留车辆和设备。但中国的“国家安全”定义一向模糊,因此该草案引来不少质疑。

披上合法性的外衣

中国最高立法机关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16日在官网发布《国家情报法(草案)》,供民众在6月4日前提供意见反馈。

该草案指出,“国家情报工作应该为维护国家安全和保护国家利益提供支持”,而国家利益包括国家权利、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

草案称,情报工作施行范围包括中国境内外,[……]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