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埃及’

郭建龙:埃及来信(11-12完)

2014年8月19日 1 条评论

从穆巴拉克到西西,埃及变了多少

三年的革命,让埃及的政治天平向民主的一侧倾斜了微弱的一点点。但人类真正的历史,就是在如此微弱中逐渐前行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埃及的革命并没有白费。

从穆巴拉克下台,到西西上台,在这整整一个循环中,埃及人经过了无数的希望和失望,那么,到最后,他们到底得到了什么?

军人马木留克依旧存在。

腐败和警察国家依旧存在。

2014年5月26日,选举投票当天,解放广场里拿政府的钱“上班”的旗手。他们鼓励人们去投票,与警察和谐相处,与三年来的游行示威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郭建龙摄

和穆巴拉克时代相比,埃及的监狱里关满了各式各样的罪犯,[……]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郭建龙:埃及来信(8-10)

2014年8月2日 没有评论

【埃及来信之八】选错了方向的执政

埃及这个庞大的政治机器只能由熟悉他的人掌握,而复杂的形势却没有给政治新人们留下熟悉机器的时间,就将他们匆忙地推向了岗位。

事实证明,穆斯林兄弟会对经济完全缺乏经验,无法应对财政赤字、外汇下降、经济收缩、失业问题等诸多问题。甚至他们的执政目标都没有放在经济上,而是放在了政治斗争上。当然他们也想保持稳定,但却是以排挤反对派、加强集权来完成的。对于新手来说,当从地下状态突然变成执政状态时,首先想到的是攫取更多的权力。

穆尔西上台后,想维持强力统治的决心在一开始就显露无疑。在他上台之前,埃及的军政府以陆军元帅Mohamed Hussein Tan[……]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埃及来信(1-8)

2014年7月27日 3 comments

郭建龙(旅行者专栏作家)

【埃及来信之一】革命三年后

在把民选的穆尔西赶下台之后,埃及正又滑回革(ge)命(ming)前的状态。而人们经过三年的革(ge)命(ming),除了想找回当初的稳定之外,其他的似乎已经不怎么考虑了。

2014年5月26日,埃及开罗,解放广场。

身在开罗的我,这天一早就受到了警告。买早餐的时候,一位小贩抓住我的手,示意我不要出门,他用食指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意思是:这两天不要出来,否则有人可能要杀了你。

回到旅馆,我的房东也比比划划地警告:不要出去!他告诉我,这几天,甚至这一两个月,一定会有人制造些麻烦,例如爆炸什么的,如果我赶上就倒霉了。[……]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周轶君:埃及革命死了吗?

2014年6月17日 没有评论

远离开罗市中心的新城,一栋私人别墅正举办泳池派对。眼前的景象很容易让人相信:埃及革命完蛋了。曾经在解放广场摇旗呐喊的中上阶层青年,穿着清凉,嬉戏水中,打开整箱整箱酒精饮料,高声讨论烧烤用哪种酱汁更好吃。除了熟人介绍,参加派对还有一个条件:不谈政治。

“通往自由的大门是红色的”

即便一年多前,具有穆斯林兄弟会背景的总统穆尔西执政时期,这群年轻人还常常聚在一起讨论时局。他们的年龄在22-32岁左右,有记者、商人、公益活动者、音乐人以及反对党党首阿曼·努尔的儿子。穆巴拉克执政晚期允许一定程度的公民社会,聚而议政并不陌生。但是2013年夏天,军队铁血镇压穆兄会,废黜民选的穆尔西,接着推出自[……]

继续阅读

埃及:塞西的民主或专制

2014年6月11日 没有评论

陶短房

6月8日开罗当地时间11时,埃及退役陆军元帅、当选总统阿卜杜尔.法塔赫.塞西,在开罗南郊最高宪法法院宣誓就职。在宣誓中,塞西“向全能的真主起誓,维护共和制度,尊重宪法和法律,保护埃及人民利益,维护国家独立和领土完整”,从过渡政府领导人曼苏尔(Adly Mansour)手中正式接过了埃及未来4年的最高行政权。
然而正如一些评论者所言,这一幕不过是虚应故事的程序:曼苏尔自始至终不过是一个象征性人物,他交权与否,自去年6月30日军方带头推翻兄弟会穆尔西(Mohamed Morsi0政府起,埃及实际上的当家人就一直是塞西;场合固然神圣,严肃词固然庄严,但所有场景、台词,都和两年前穆尔[……]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等待果陀-應如何理解後兄弟會的埃及?

2014年6月3日 没有评论

在穆爾西被攆下台十一個月後,埃及終於舉行重新選舉,結果也是毫無懸念--軍方授意的塞西將軍(General AbdelFattah Sisi)取得98%的壓倒性勝利。大選前夕,選舉委員會幾乎在乞票,又將選期拉長來催谷投票人數,連恐嚇和罰款都出動,結果投票率還是低得可憐的44.4%。在兩場廣場風暴,兩個被民眾的怒哮轟下台的總統和軍方對穆兄會餘黨的大規模清剿後,埃及已經不可能是原本的埃及。這場政府機關不中立,又沒有公平競爭的選舉,已足證軍事統治的陰霾,最終還是回到埃及的土地上,然而是否代表當年茉莉花革命的成果已盡成煙塵?在「選舉」之後,或許我們應梳理埃及從伊斯蘭政黨上台,到軍方重新奪權的脈絡,來嘗試[……]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王丁楠:埃及——“民主”有负于我

2014年5月29日 没有评论

5月,夏天的热风吹过埃及土地,期待已久的总统大选也拉开了帷幕——虽然大选过程中还出现了些波折:本应5月27日截止的大选,却临时延长了一天,结束时间改为28日晚上9时。然而,自2010年以来席卷埃及的“阿拉伯之春”早已春意阑珊。

前些日子,观察者网编辑约稿说,能不能谈谈民主在埃及革命后的发展?走在开罗的大街上,我不禁想,现在还有几个人愿意谈论民主?!电视、报纸、社交网站,还有人们的街头巷议,充斥的关键词是黑白分明的“打击”、“消灭”、“战争”、“死刑”、“全部杀掉”……还有谁相信民主呢?

穆尔西的支持者如今还时常和我谈起民主。但自从政变和清场后,他们从内心深处怀疑民主。绝望分子由此认[……]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

BBC:多一點穩定 少一點自由

2014年5月28日 没有评论

埃及總統大選之際,BBC中東記者康納利記者回憶埃及人抗議示威的歷史,審視經歷長期政治政治動蕩之後選民的心態。

在埃及,好像總有人深更半夜躺在牀上,置身蒸籠,如臥針氈,提心吊膽,害怕警察找上門來。

好像很難想像。但是,我們真是來採訪一位老人。

現在,他依然腰板硬朗、目光矍鑠。是那類會仔細選好一套西裝、認真打好一條領帶,然後才出門到自己最喜愛的咖啡館去的那種退休老人。

老者算不上這兒年齡最大的人。咖啡館的一位服務生1942年阿拉曼戰役之後幾個月就開始在這裏工作了。但是,在我們身邊的廣場和街道上,老者目睹過的歷史,超過大多數其他人。

他回憶起第一次被捕,就好像其他人回憶[……]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我在埃及的见闻

2012年3月25日 没有评论

简单介绍,本人大四,10年12月被送往埃及开罗大学进行阿拉伯语交换学习,一直到11年6月份回国。可以说我和中国绝大部分人不同的是我有着一段在异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生活的经历,这个也给我一个将两个国家进行对比的机会。我出生在江苏南通市海门县,一个江苏的中等县城,现在是上海市户口,二岁就在上海长大,但是我一直回海门,还是比较了解那边的生活。  本人不大泡论坛,文笔不好,请大家见谅。  最近,我发现了中国出现的一个现象就是和两三年前相比,对政府不满,对国家不满的人在网络上呈几何倍数的增加。我想其中的原因很大,主要是因为网络的高速发展,微博的兴起给所有人一个表达自己想法和遭遇的机会。而中国作为一个有着[……]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标签: ,

种植园土:埃及对中国的启示

2011年2月12日 没有评论

昨天到今天,俺一直在关注埃及变局。没想到和朋友吃了顿饭,回来埃及就变天了……虽然俺也不是没有心理准备,但是还是觉得快了点,冲击太强烈了点。谁赢了呢?老百姓?虽然预言大众生活改善还为时太早,但老百姓现在高兴着呢。军方?或许吧,现在看不出纳赛尔体系(军人专权)有溃崩的迹象。虽然,很少有人问,如果继续军人专权,和穆巴拉克有什么两样?美国?大概是。中情局长亲自公开预测穆巴拉克下台,没有把握的话,他哪里会乱说?美国人在埃及军队中的渗透力不是一般的强,且不说埃军受美国培养的少壮派,埃及军事委员会中一多半是70多岁受前苏联培训的老将,也照样倒向美帝。GOOGLE的一个员工成了倒穆行动的风头浪尖人物,[……]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又少了一个了…

2011年2月12日 没有评论

埃及总统穆巴拉克辞职 权力移交军方

埃及副总统苏莱曼11日通过国家电视台宣布,穆巴拉克已经辞去总统职务,并将权力移交给军方。穆巴拉克及家人当天已离开首都开罗。军方声明称将保证穆巴拉克之前承诺获得执行,保证宪法改革和举行自由公正的总统选举。

分类: 新闻 标签:

郭君:埃及这场火..

2011年2月3日 没有评论

今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九了,明天就是除夕,后天就是大年初一。街道上的人明显多了很多,到处充斥着年临近的热闹和喜庆。而我的注意力却被远隔万里的埃及人民诉求民主的聚会所吸引,每个早晨就盼着夜幕的降临,上网络直观埃及人民聚会的进展。埃及持续一个礼拜的聚会逐渐朝着民众一方倾斜,而这种有利于民众的倾斜,明显来自于军队的表态和中立。军方明确表态;‘我们站在人民的一边,支持人民追求自由的合法诉求’。并且军队到处在散发传单,上书‘我们将保护人民’。看到此情此景,我不禁唏嘘不已….遥想当年,我们勇敢的人民军队在对付广场上静坐的学生时,那气势,那手段,怎一个残忍能概括。那种果敢,那种勇猛怎一个丧失人性所能赘述…穆巴拉[……]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新闻, 政治 标签:

经济笔记:埃及

2011年1月31日 没有评论

一个多月前,圣诞节附近吧,秘书报来一堆文件。秘书说,管埃及的那个人度假去了。根据名单,你是替补,这些埃及文件你帮着看一下吧。我当然从来不知道我是替补,我当然更不知道任何有关于埃及经济的事情。不过既然是放在桌上了,那就只能硬着头皮看。硬着头皮的意思是指我不了解这个国家,因此怕自己说蠢话,提蠢意见。作为一个始终充满好奇心的人,我并不介意花几个小时,去最粗略的了解一个自己从来没有关注过的国家。埃及的经济很有趣。它的增长率很高,这是很出乎我意料的。在过去这些年,增长率一直在6-7%,危机其间也只是降到5。当然,这个数字对于中国人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但是放在整个世界看,这是很可以骄傲的数字了。我至[……]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司马南:埃及动乱与中国稳定

2011年1月31日 没有评论

本文提要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穆巴拉克政治生命已经结束,其个人性命及家族性命家族得以保全就不错了。我对此人没有更多的好感,也没有更多恶感。但是,穆大爷耄耋之年稀里糊涂做了美国颜色革命的政治的牺牲品,他的个人命运对于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具有重要的参介作用:其一,切不要以为美国处于战略收势就意味着不会打主动进攻战;其次,切不要以为经济上互通有无彼此难分就意味着战略互信增强;其三,切不要以为美国主导的颜色革命浪潮如今仅存余波荡漾,勿忘贼偷方便随手牵羊;其四,切不要忘记政治体制改革主旨,谨在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今天美国大哥借力打力“西化、分化”势头不减,“中国自己的带头大哥”表情尴尬话里有话,党的指导思想已[……]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埃及是如何封杀互联网的?

2011年1月30日 没有评论

2011年1月27号,一件前所未有的事情发生了:埃及关闭了因特网。举国八千万人立刻进入了失联状态。这,这,这埃及政府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一个电话就搞定了没有想象中巨大的操作杆和大大的红色按钮,实际上操作这件事情还是相当容易的:埃及政府只需要简单地发布一个关掉服务器的命令给ISP们(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因特网服务提供商)就行了。“在埃及法律下,威权统治者有权力发布这样的命令,而我们不得不服从它。”埃及的Vodafone(沃达丰,世界上最大的移动通讯网络公司之一)公司解释道。除Vodafone以外,埃及其他的三大主要ISP们: Link Egypt,Telecom E[……]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网络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