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女权’

举报人贤启法师说明举报历程

2018年8月13日 7 comments

、诸位同学吉祥!

师父怎么能是这样的人呢?如果师父因此而倒掉,对佛教会有什么影响?龙泉寺何去何从?我这十二年追随师父,竟然是跟错人了吗?我这十二年的光阴就这样被否定了吗?未来我能去哪儿?

这些是我的痛苦之处。我只是一个想要修行的凡夫,内心有烦恼,也有恐惧。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恳请同学们了解贤启的心声:

2018年1月11日,贤甲法师约我通电话,表达要么还俗、要么去其它道场。她没有讲具体原因,只是非常恐惧、紧张。我没逼她讲原因,就为她推荐了几个女众道场,同时劝她在精舍拜佛、静坐,先稳定身心。2月6日,贤甲法师决定离开极乐寺系统。7日我们见面后,通过反复质疑,我和律师们发现:[……]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

王五四:三十年前你对女学生做的事,任继长校长你还记得吗?

2018年8月3日 3 comments

非常感谢这位三十年前受害者的信任,她有勇气站出来,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帮她。跟她的交谈中,我能感受到,三十年过去了,她依然没有从那件事情的阴影里走出。见她时,几天里她只睡了几个小时,满脸疲惫。当她决心站出来诉说时,她受到了很恶劣的攻击,各种辱骂和污蔑,我一直试图安慰她,但她比我想象的坚强。我能做的有限,她也能做的有限,但我们希望能通过这件事,让这个国家的孩子特别是女童,能得到足够的重视和保护,这是我们唯一的心愿,因为我们清楚,从法律上,我们无法惩治恶人,甚至还会被恶人反咬一口,但是我们不怕,因为有你们。

以下是受害者的正文:

我要讲诉的是30年前发生在我身上真实的事,杭州一位知名教育[……]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德国之声:MeToo遇朱军 删你没商量

2018年7月29日 9 comments

春晚老面孔、央视主持朱军被曝光骚扰女实习生受到热议,相关新闻很快就被删除,微博上也找不到关于朱军猥亵、骚扰相关的话题,好像一切都没发生。

近日中国爆出不少学术圈、媒体圈人士被指控性骚扰、性侵的报道,其中包括中央电视台当家主持人朱军。他被指猥亵女实习生,揭露事件的文章出现在微博后立刻得到广泛转发、讨论。不少媒体也做出了相关报道。但很快相关文章被删除。

台湾自由时报报道,新浪新闻、财新网、凤凰网、以及官媒环球网最初都报道了朱军事件,但文章很快就全部被撤,原本的微博文章也被删,发文举报的用户表示不是自己删除的:“自己能看到,但其它人看不到。”微博上,与朱军事件有关的热搜以及话题都被撤除。[……]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韩十洲:法盲刘瑜

2018年7月28日 12 comments

刘瑜女士一出场就造成舆论场的一次大分裂,且到了伤感情的份上了。不过,若是为了感情而伤了是非,那不就成了像鄢烈山那样的乡愿了嘛。所以,该说还是得说,该怼还是得怼。作为一位有女儿的父亲,必须为女儿的未来负责。

闲话少说,亮我的观点:

一、刘瑜女士《关于 metoo》一文,重点突出,描述失当,逻辑混乱,简直就是一个法盲。据我的理解,她的重点无非就是两条(或者说是前后连贯的一条):一是,给#MeToo贴上“大鸣大放大字报”的标签,二是,主张“法律的路径”,其他的基本上可视为是包装,观点既不新,也没有逻辑质量。但是,这两条都存在描述失当和逻辑混乱的毛病。

二、刘瑜女士介入#MeToo运[……]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米兔(Me Too)的初衷不是为了报复,而是……

2018年7月28日 10 comments

作者:破破的桥

不得不说今天真是见识了刘瑜老师在知识分子这个圈子里自带流量的能力,整整一天朋友圈里,有公号的发公号,没有公号的用锤子便签,到处是长文章贴来贴去,可见我的圈子里闲人太多。就像前几天有人转了篇假新闻,还要写篇文章检讨自己为什么转。我这种连吐槽也要熬个夜的人看着真是羡慕不已。

米兔这个运动的初衷不是为了报复谁,报复有很多更有效的方法,比如说去别人单位里狂贴小字报,比在网上发个帖精准多了。米兔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就是“我也一样”。有个女孩说“我遭遇过性骚扰”,然后其他女孩纷纷站出来说“我也遭遇过”。这样的场景,证明遭遇骚扰后选择忍气吞声的女性很多。这些女人的地位、性格、学识各[……]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性骚扰这事情

2018年7月28日 11 comments

@笑面土狼

性骚扰这事情,我经历过四次,全部来自于周遭熟人,有俩甚至还是我父亲生前的朋友、看着我长大的叔叔伯伯、德高望重的行业精英。结果却在“好兄弟”尸骨未寒之时,威逼利诱上下其手要做兄弟女儿的“干爹”,要“视如己出”、“提供资源和平台”、让人“一飞冲天”

想起这些事来真特么能恶心我一辈子…

事后想过很多次报复,但苦无办法——

报案?我当时自己就是做公诉的,也办过强奸案猥亵案,证据标准心里门清,我的情况别说走到公诉了,立案都不可能——首先人家都没得手,其次强行摸亲搂抱的过程中没造成一点点伤痕,再次也没有任何录音录像微信聊天记录等其他证据…[……]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莫之许:不能假装不是墙上一块砖

2018年7月28日 3 comments

这个题目是长平先生用过的,此为致敬,因为没法比他说得更好。在极权社会里,男性和女性都是无权者,但在社会建构上,极权社会与男权社会又是高度重构的,在极权社会中的男性就同时兼具权利被剥夺者同时又是社会建构的优势得利着这双重身份。

因此,吊诡的事情就可能会出现,当一名男性在反对极权社会,追求自由民主的时候,他是抗争者,是被打压者,而当涉及到与性别相关的问题时,他却可能成为一名压制者、维稳者,如长平所言:“我清楚地知道,在一个极权社会,每一个男人都是天生的男权分子。父权制是这个社会的根基,我们的衣食住行、思想语言、社会规章、工作成就都由它塑造。否定它,诸事都得推倒重来。因此,人们尤其是男人们,都[……]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北大飞:米兔不是保守主义守贞运动,也不是搞文革

2018年7月28日 16 comments

中国正在进行中(但也面临突然死亡危险)的米兔运动引发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讨论。今天看到我尊敬的刘瑜老师写的一篇观点。感觉她对这场运动的方方面面存在误解。

刘瑜老师文章开头略有勉强的肯定了metoo运动。她说:

“如果一定要对#metoo 运动做一个“好”或者“不好’‘的判断,我会说这是好事,”

看到这里很感激,但再看下去,又发现自己似乎自作多情了。因为她接着说的是:

“因为它是一场教育运动,对男人而言,教育他们节制与尊重,对女人(以及某些男同)而言,教育她们(他们)自我保护,尤其是尽可能第一时间清楚 say no或甚至报警。”

所以她对米兔运动的赞赏似乎正好是因为她[……]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北大飞:妇女节,聊聊中国大陆自由派群体的直男癌问题

2018年7月28日 11 comments

三八妇女节,发一篇之前的思考。其实笔者本人摆脱直男癌,接受女权主义理论也有一个(漫长的)过程。日后会就此话题,再写一写自己的经历。

对这样的现象我们已经屡见不鲜:网络上一些比较著名的,中国语境中通常意义上的自由派人士(和美国语境中的”liberal”是不同概念,这些人大部分其实相信美式保守主义,为行文简便,以下”自由派“均指大陆版本的自由派),有的人甚至可能还有过一些令人佩服的公共行为,但是一涉及女性,女权话题,就成了不折不扣的直男癌。有的人出口成脏,面对女性嘴上不挂着生殖器语言就不会说话;有的直接了当拒绝承认“女权”概念,对女性平权,反歧视努力(例如同工同酬)嗤之以鼻;还有的大言不惭的[……]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刘瑜:关于metoo

2018年7月28日 3 comments

1. 不想评论具体个案。个案千差万别,不可能一概而论。而且,很可能是出于一种可以被称为”妇人之仁”的心态,我更关心“罪“,而不是”罪人”。
2. 如果一定要对#metoo 运动做一个“好”或者“不好’‘的判断,我会说这是好事,因为它是一场教育运动,对男人而言,教育他们节制与尊重,对女人(以及某些男同)而言,教育她们(他们)自我保护,尤其是尽可能第一时间清楚 say no或甚至报警。从这场运动中“落网”的很多男人其实还是维权一线的“斗士”可知,这场教育 — 尤其在中国 — 有多么匾乏和必要。
3. 好,讲完政治正确的,现在开始讲政治不正确的。#metoo作为一场运动也有我不喜欢的地方,最[……]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长平谈男性女权者:不能假装自己不是墙里那块砖

2018年7月27日 没有评论

长平是中国的男性媒体领导者中,较早关注女权议题并付诸于新闻实践的,身为报人的种种坎坷,也让他有了更多反思和学习的自觉。而养育女儿的过程,让他不断从生活和孩子的成长中体悟和反思女权主义,基于日常生活的实践,他对自由主义和女权主义进行了政治反思。长平在笔谈中强调,作为有着特权的知识分子男性,成为女权者和自由主义者,必须经历一个“废学”的过程,自我否定之后,才能推动那堵自己也有红利在其中的威权之墙。

我认为男女应该平等,各种性别的人都应该平等,而现实距离这个目标还很遥远,我愿意为它做些事情。因此,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

不过,作为一个男人来说,这样回答太过轻巧,好像自己是一个慈善家似的。我[……]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每日人物》不到24小时,我们收到了1700多个性侵故事

2018年7月27日 11 comments

本周之内,因为数位女生选择站出来勇敢地袒露自己曾被性侵的经历并指控当事人,「ME TOO」运动终于在中国变成了一股真实的能量,从高校到公益界再到媒体圈,鼓励着更多的受害者为自己发声。

昨天,我们在「人物」公众号发布问卷,试图探讨性骚扰、性侵在中国的存在状况,以及,身为弱势的女性在其中又面临着怎样的困境。不到24个小时内,我们收到了超过1700个和性骚扰、性侵有关的故事,在这些故事中,女性是遭受侵害的绝对弱势群体、而她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沉默。

通过这些故事,我们可以看到性骚扰、性侵在中国社会中普遍存在,而性教育的缺失,传统文化中的男权思维、人情关系的禁锢、制度的[……]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腰线:zhu军,最后一颗子弹献给你

2018年7月26日 21 comments

为什么说是最后一颗子弹?

因为中国ME TOO运动的野火已经烧到了城门外,再往里打,就需要榴蛋炮了。

这是我见过撤得最快的热搜,早上zhu军二字还排在第5名的位置,几乎是一霎那,魔法般烟消云散,只留下他德艺双馨的艺术.人生。

究竟发生了什么?

原来,zhu军也沦陷了。

如果没有耐心看女生自述长图(回复“猪猪”提取原图)的朋友,我简单复述一下事情经过:

一个大三女生,在央、视艺、术人生组实习,自述遭到zhu军.性侵(单方证词)。

在化妆室里,zhu军反复提到自己有各种权力,包括“让你留在电视台”,

随后隔着衣服开始试图猥亵,丝毫不顾姑娘的推[……]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黄蕉风:烧向自由派的那把火——Me Too运动与世代之争

2018年7月26日 6 comments

Me Too运动引发自由主义者担忧

近半年来,美帝传来的Me Too(反性骚扰)运动,在中国内地愈演愈烈。流风所及,学术圈、媒体圈、公益圈、公知圈、同志圈,纷纷中招,几无幸免。上述圈子在当代中文语境中都属广义上的自由派(反对派、异见者),其中诸多大佬、大V和知名人士,亦常以公共知识分子、意见领袖的面目出现在公共场域。于是有人质疑,中国版的Me Too运动可能是官方用来浑水摸鱼、转移公众对重大议题(如疫苗事件)之注意力、借以污名化自由主义群体的“白手套”工具。

很多公知圈大佬都持上述观点,他们认为在当下疫苗事件未有完结的时候,突然曝出这么多自由派阵营的性侵事件,背后肯定存在一个有组织[……]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从Me Too到You Too,非关正义

2018年7月26日 13 comments

关不羽

我支持抓色狼,但反对白莲圣母和红灯照。正义有多廉价,就会多扭曲。
​​​

一、魔幻

美国的Me Too传到法国遭遇了白眼,两国很多文化差异,对女性权益的理解、性观念很不同,正常分歧。再到吃货国,又成了另一个模样,比较魔幻。

大吃货国有很多圈,三国圈、红楼圈、水浒圈往来比较多,而且属于高档小区,围观率很高。自大Me Too来了,抓色狼成风气,三国圈先出事。曹操好人妻,被too;孙权爱萝莉,无悬念被too;刘备一向有搞基嫌疑,以为自己安全,出来打哈哈,不好意思,也被too。哥仨落马,政治家多明白啊,赶紧道歉赔罪,换个宽大处理,顺便还来点“知错就改”的美誉[……]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