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官僚’

六神磊磊:有的事情不适合拿来表忠心

2018年8月9日 11 comments

我们继续来聊武侠小说。

表忠心,是好事。在一个门派里,做弟子的当然要忠心,不能全是些叛徒,门派才能发达兴旺。令狐冲对华山派就很忠心,这值得我们学习。你看我自己,蹭金庸老爷子一碗饭吃,所以就经常对老爷子表忠心。

大家都忠心,门派的管理成本也就会比较低。如果一个门派里全是赵志敬、劳德诺这种鸡贼的,那就很麻烦,大家你阴我、我阴你,每个人都会提心吊胆活得很累,师父也睡不着觉,生怕谁又叛变了,管理成本就很高。

忠心是要表的,人心隔肚皮,你不表,别人就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看小说、电视剧都觉得令狐冲忠心、觉得沙僧忠心?还不就是因为他们表得多。“俺老沙誓要往西天去”,这就是沙僧在对师[……]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BBC:“网络沙皇” 鲁炜被公诉 “化妆师”不为人知的一面

2018年7月31日 4 comments

新华社今日通报, 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鲁炜涉嫌受贿一案,由浙江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移送浙江省宁波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近日,宁波市人民检察院已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中国最高检察院公布的起诉指控中说,被告人鲁炜利用其担任新华社党组成员、秘书长、副社长、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北京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利用本人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依法应[……]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RFI:徐麟传出掌宣传部对外工作领导,庄荣文新晋“网络沙皇”

2018年7月28日 2 comments

南华早报根据两个不同消息来源报道,中国将改组宣传和互联网部门的领导称,企图改善中国对外的形象,并确保网民言论紧紧依从中国共产党的路线。

这次人士改组也是北京试图在前网络沙皇鲁炜倒台之后,处理及善后饱受贪腐影响的网络宣传和审查制度。业已落台的鲁炜被北京冠以“暴君”和“无耻”等谴责的标签。

中共党总书记习近平在这次人士变动中,将安插亲信重要的职务。中国此举是希望能改善国家在国际上的形象,尤其是华盛顿和澳洲的坎培拉政府对中国的一举一动,已是严加防范。

报道指,曾经与习近平在上海共事的徐麟,很可能出任中共中央宣传部负责国际宣传的领导。现年56岁的徐麟,从2016年6月开始,是中央网信[……]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标签: , ,

财政专家回应徐忠:金融机构真是地方债中的傻白甜?

2018年7月17日 9 comments

财政政策为谁积极?如何积极?

文|青尺

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博士发表专栏文章,认为积极财政政策不够积极,财政对防范金融风险有更大责任,并要注意一些问题。总的来看,不少观点是值得借鉴的,但是可商榷之处也有很多,有的引起了较大争议。本文简要进行几点探讨。

积极财政政策等于提高赤字率吗?

财政赤字通常理解就是收支差额,但是各国财政收支的口径有一些差别,赤字口径因此亦有所不同。简单地用赤字率衡量积极财政政策,可适用于一般经济评论场合,但对于专门研究财政体制和政策来说,是不够严谨的。

媒体、学术界和金融机构对中国财政赤字口径的讨论由来已久,一些“看不懂财政报表”的人大代表[……]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

迷雾解读:央行和财政部如何开始了新一轮的互怼?

2018年7月17日 6 comments

作者 | 前沿风向

最近,央行研究局的徐忠像一门大炮,炮口对准了财政部。

这本来也没什么奇怪,他就是这风格。而且,上个月底他在一个公开论坛的演讲,也已经开始把火烧到了财政部。当时市场的关注度不高,我的公号专门作了分析。

但我没想到的是,才隔了十来天,他的火力更猛了,央行和财政的混战明显升级。

半个月前,他的主要出发点其实等于是为央行挡子弹,也就是去杠杆给市场的压力越来越大,市场呼吁央行货币放松,但是他把火烧到了财政部。

现在,他的最新的文章,显然不仅仅是“烧”到财政部,而几乎是对财政全面开火,对财政政策的许多问题提出了批评,包括减税、预算管理等等。

那么,这半个月里发生了什么?为何[……]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

青年教师:我快被学校的因公出国审批逼疯了

2018年7月15日 22 comments

我想,这或许不是我一个人乃至我所在的一个学校存在的问题,一定会有其他高校老师和我一样或多或少遇到这样的无奈。我写此文,只求更多人能知道现在办理因公出国过程的辛苦,最终能够得以改观。

笔者是一名在京高校“青椒”。快暑假了,我想我可以稍微有点时间,来回顾下这次因参加国际会议而办理因公出国的奇葩经历了。

事情的缘起要从去年说起。

去年夏天,一位同我们有着科研项目合作的国外教授来访。他带来了两个好消息,第一是合作的课题被国外甲方认可结题了,两万美元尾款会很快到账;第二是邀请我和同事今年去欧洲参加一个业内的国际会议,他作为分会主席,希望我们能去讲讲这个合作项目最新的研究成果。

于[……]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张鸣:当马屁成了运动

2018年6月29日 9 comments

拍马屁,是各个朝廷的常态,因为皇帝几乎没有不喜欢人家拍的。尽管哪个皇帝都知道,拍马屁的人,很可能不是个好饼。但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偶尔有例外,是因为拍的言辞实在太低劣,或者没有拍正地方,所谓马屁拍在了马腿上。所以,做臣子的,苦练嘴巴和笔上的功夫,实在是太必要了。难怪老外说,你们古代的王朝,满朝都是文学硕士。

不过,一般来讲,正经的王朝,皇帝倒没有这个必要,发动一场拍他马屁的运动,让朝臣们争先恐后,一个接一个地出来拍,比着拍。即使是好听的话,猛着听,连着听,耳朵里灌多了,也是会腻的。就像爱吃红烧肉的人,连续几天猛吃下来,也受不了。正经八本的皇帝,自信心也比较足,有的人,偶尔听两句不好听的,[……]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中国数字时代:中国使馆官员向澳洲节目组怒吼要求撤档被拒

2018年6月20日 18 comments


澳州《60分钟》脸书页面截图

以下内容由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根据澳大利亚《60分钟》节目官方报道编译(所有对话内容均按原文完整翻译):

2018年6月12日,当地时间约下午6点,澳大利亚《60分钟》节目执行制片人 Kirsty Thomson 接到了一通电话。“一上来就气势汹汹,语带威胁,还很大声,” Thomson 回忆说,“她朝我大吼,‘把它[节目]撤了,去找你们领导!’”电话的另一头是中国驻澳州堪培拉使馆的新闻参赞曹赛先女士。“你要听我的,”这位使馆官员从电话那头大叫,“以后不能再出现这样的失职行为。”

其实一开始,曹女士企图施压的对象是这家电视台的高层,但她的电话很快[……]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严夫人传

2018年5月19日 9 comments

作者: 夏夜追凉

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她本来姓李。2011年11月,她跟一个姓严的人结为夫妻。直到最近,大家在茶余饭后讨论她的时候,偶尔会称她一声‌‌“严夫人‌‌”。

在网络上,她还有丰富的称呼。比如安徽人叫她石乐志,上海人叫她十三点。

她有一个正在上幼儿园的女儿。网上透露这是成都的一所高档幼儿园,一个月的学费据说要一万。这似乎很契合她的身份。

在一张被成都记者偶然拍下的一张照片上,她的穿着十分醒目,鞋子是Roger Vivier,衣服是burberry。

照片上的她站在一所英语培训机构的门外,双手背在身后,目不转睛地透着玻璃往里看。也许是已届中年,她的身体看起来微[……]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纽约时报》习近平治下官僚体系的危险隐患

2018年3月19日 21 comments

北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要求北京减少人口,他的亲信便下令铲平数万名民工的家园。习近平要求中国北方各省减少雾霾,于是干部们拆掉了暖气和煤炉,让居民在家中挨冻。

这些天来,当习近平讲话时,从共产党最高层的官员到最低级的村委会成员都在聚精会神地聆听。由于扫清了宪法中对他国家主席职务任期的限制,加强了他对国家的控制,这些人面临的压力会有所增加。

但正如近期这些案例所表明的,习近平令人生畏的权力可能会削弱有效的政策;底层官员为了达到或超额完成任务而紧急行动起来,往往亦会导致过度和混乱,从而引发公众愤怒。

“每当中国进行自上而下的大规模运动或行动时,过度热忱的官员和过度服从都会导致问题[……]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岳飞还是秦桧,这是一个问题

2018年3月6日 3 comments

作者: 张鸣

在南宋建立之初,岳飞和秦桧,代表着两种选择。岳飞总是提靖康耻,提恢复,迎回二圣。这在当时,绝对是政治正确的。岳飞能不能做到,当然是一回事,但这样的提法,代表一种堂堂正正士人潮流。岳飞虽是武夫,但这样的武夫,令人振奋,也很提气。

只是,这样的主张,却碰着了宋高宗的心病。从他的角度,根本不想这么干,恢复中原当然好,但迎回二圣,宋钦宗和宋徽宗,一个是他爹,一个是他哥哥,他这个皇帝还怎么做呢?况且,以当时南宋的军力,要想恢复中原,基本上不可能的。只要军事对抗存在一天,他就有再次登上楼船,海上漂泊的风险。逃难的苦,他已经吃够了,不想再吃。

聪明的秦桧,吃透了宋高宗赵构的心[……]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我和鲁炜的一点往事

2018年2月24日 11 comments

鲁炜出事了,对巢湖人的感情上来说还是有点复杂的。因为他是巢湖庙岗乡鲁集村的人,又有柘中毕业的,很多巢湖人都认识他,有的还很熟悉。作为从农村走向高级领导岗位并且学历不高的人来说,鲁炜其实也是一个传奇。

我和鲁炜有过一段交集,彼此还是很熟悉的。从内心来说,我对鲁炜的评价并不高,当然现在说这些话有点墙倒众人推或者落井下石之嫌,说多了还会令人不齿,但有的事有的话不说实在令人不快。

大概是2005年,我在居巢区政府工作。人民日报副刊发了一篇文件,叫巢湖市政府搞封建迷信,出资200万为一朵神花办节,搞得当时的市委、市政府很尴尬。因为牡丹节是县级巢湖市政府开始举办的,到地级巢湖市延续下来了,其目[……]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两面人”鲁炜的要害与中国官场的阳奉阴违

2018年2月22日 10 comments

作者: 未普

2月13日,中纪委宣布,中宣部原副部长、中央网信办原主任鲁炜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移送有关国家机关依法处理。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中国网络沙皇”彻底终结了他的政治生命。不过,很多人不明白,鲁炜被双开到底是为了什么?

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历数鲁炜的种种罪状,口气史无前例的严厉。该网称他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阳奉阴违、欺骗中央、目无规矩、肆意妄为、妄议中央、理想信念缺失、毫无党性原则、对党中央极端不忠诚、“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大纪律”项项违反,是典型的“两面人”,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相互交织的典型,性质十分恶劣、情节特别严重。但鲁炜究竟因何事而被双开,中国官方并未给出[……]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我们重新发明了石碑

2018年2月20日 10 comments

分类: 传闻, 笑话 标签:

头拱地嗷嗷叫:官腔的困境

2018年2月16日 18 comments

文/六神磊磊

一个朋友发给我的,说打赌我会写。其实之前没打算写的。

只是简单调侃嘲弄这事的话,没太多意义。理性地讲一点分析和建议吧。

事情是这样的:朋友圈近期有一张很好玩的截图,来自“诸城新闻网”,当地的领导说,要大家“头拱地嗷嗷叫”。

然后这句话就有点火了。

其实地方领导的意思是好的,就是说,要大家努力干,嗷嗷地干。

可实话实说,它也确实会让我们联想到一种动物,具体地说,就是脊索动物门哺乳纲真兽亚纲偶蹄目猪形亚目的一种动物。

我觉得,这个事情反映了我们个别一些地方所面临的困境,可以叫做“官腔的困境”。

话说,一个江湖[……]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