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宪政’

盛洪:是有天道这么回事儿

2018年2月10日 17 comments

《摩西五经》(基督教《旧约》)中有一个故事,叫做“约伯记”。约伯很信耶和华,但是突然天降灾难,他的亲友遭到不测,他的财产全都丧失,他自己也饱受疾病折磨。他就问,我这么信神,这么小心翼翼地侍奉神,为什么还要遭受如此灾难?别人就说,你信神到底是因为获得某些好处才信,还是绝对的信?我就不继续往下讲了,我把它作一个开头。

我想说的是,人们可能经常会碰到这样一种情境,大家问有没有天道?有。为什么有天道,我们还要经受这样的苦难?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这个问题其实古今中外都有。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境况?有天道为什么我们不能享受天道带来的好处,或者为什么不能受到上帝的庇护?

回到我的题目,其实[……]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金融时报》中国酝酿修宪

2017年12月28日 7 comments

中国共产党将于明年1月召开会议,讨论研究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这将标志着中国自2004年以来的首次修宪。

作为官方通讯社的新华社(Xinhua)在一篇短讯中称,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由200余名最有权力的中共高官组成)将于明年1月讨论宪法修改,具体情况未在短讯中说明。

分析人士称,任何改动都很可能将是相对例行公事的,比如正式将“习近平思想”写入宪法序言,或者为合并国家和党的反腐机构铺路。但这一消息还可能引发外界猜测习近平将寻求取消国家主席两届任期限制。

在今年10月召开的标志习近平中共中央总书记第二个五年任期开始的中共十九大上,对中共党章的修订进一步增强了习对政治权[……]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德国之声:靴子落地?十九届二中讨论修宪

2017年12月28日 8 comments

中国官媒宣布,中共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将于明年一月召开,主要议程是讨论研究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早有分析认为,除将习近平思想写入宪法、确立国家监察委的制宪地位外,此次修宪还可能修订国家主席任期。

中国上一次修宪是在2004年。内容包括在序言中加进“三个代表”思想,加强对“合法的私有财产”的保护,加入“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条文等等。中共十八大虽修改党章,写入了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但之后并未将此写入宪法。

中国历史学家章立凡认为,中共十九大后的此次修宪可能涉及四个方面的内容,一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可能写进宪法,二是对社会主要矛盾的表述,第三涉及国家监察[……]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台湾需要一部爱国法案

2017年12月26日 5 comments

作者: 洪博学

本以为穿着旧中国《宪法》大衣的新政府,粉墨登场,初试啼音,期待表现,虽不必然,如公鸡一啼,天下大白,但是再不济事,至少也会惊醒部分装睡的人民。没想到,一年啼叫到年尾,声音卡来卡去,天还黑,声已歇,实在令人扼腕。本想这整年,春暖乍寒,就此将过,没料到,却冒出来一场“四少造反捉放谍”大戏,变成2017年底压轴,此戏也暴露出:不忍脱下旧中国《宪法》大衣的政府,在面对敌友共同体的老共,捉襟见肘的两难处境。

台湾遭受中华民国旧《宪法》捆绑,是台湾无法成为正常国家的主因,但是,寄望民进党突破僵局,恐怕力有未逮,甚至还需要漫长时间等候。因此,坐等年轻人,在国家认同问题上,逐渐迷失[……]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RFI:北京驱逐外来人口后,八学者提请违宪审查

2017年12月25日 10 comments

北京市郊大兴区11月18日严重火灾之后,北京政府在寒冬之际以排除安全隐患为名的驱赶外来人口行动引发了国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继百余名知识界人士联名致信中共中央及全国人大等国家机关提出抗议之后,包括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在内的八名中国学者和法律界人士12月19日联名上书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建议对北京市政府驱赶外来居民的行动,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并进行合宪性审查。我们就此电话采访联署人之一、北京人权律师莫少平先生。他表示,据他所知,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经接到了他们的联名申请。

(联署发出「对北京市政府驱赶外来居民的行动及其依据的行政文件提请合宪性审查」建议的八名学者分别是:中国政法大[……]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

《纽约时报》中国法学界激烈批判国家监察法

2017年11月30日 18 comments

北京——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正在推动一个新的反腐败机构的成立,该机构将拥有大范围的权力,可以绕开法院将任何从政府领工资的人拘留好几个月,让他们无法与律师接触。这个计划出人意料地遭到中国一些著名法律学者直言不讳的反对。

即使按中国共产党的标准来衡量,这个计划也很大胆。虽然中国共产党有依靠秘密拘留的恶名,但也宣称依法治国对现代经济至关重要。数十名中国律师和来自中国主流学术界的法学教授冒着遭受报复的风险,公开反对这一计划,这是对习近平第二任期议程的首次重大公开挑战。

习近平在自己的第一个任期内发动了一场影响深远的反腐败运动,用这场运动把竞争对手送进监狱,让党内领导层人心惶惶,并把自己塑造成了[……]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瑞华:《监察法》草案存在的七个问题

2017年11月11日 28 comments

1 未经修改宪法,就改变政体,改变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将人大领导下的一府两院制改为“人大领导下的一府一委两院制”,有违宪之嫌。
2.监察委员会由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选举产生,接受其监督,却不向人大报告工作。
3.监察委员会对人大及其常委会进行监察,违背人民主权原则。
4.监察委员会对涉嫌职务犯罪人员进行调查,可以采取剥夺自由的强制措施(如留置),可以采取剥夺财产权的强制处分措施(如查封、扣押、冻结、拍卖等),有从事刑事侦查之实,却不受刑事诉讼法的约束。
5.监察委员会在没有启动立案和侦查程序的情况下,调查所得的证据全都可以被移送为提起公诉的证据,等于这些证据的收集过程不受正当程序约束,无法[……]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美国之音:中共史学者何方辞世 官方羞提宪政但承认其敢于直面历史

2017年10月9日 4 comments

曾被当局指责为仇视毛泽东的资深中共党史学者、原《炎黄春秋》杂志编委何方10月3日突然逝世,终年95岁。何方先生遗体告别仪式10月8日在北京协和医院举行,当天官方首次公开承认何方生前在学术研究中敢于直面历史,反思自我。也有评论认为,一批敢说真话的救党派老人日渐凋零,他们曾经寄望于现任中共领导层推行宪政,但现在对于体制改革的议题可能已经无话可说。

何方突然逝世的消息近日在海外中文媒体获得广泛报道,但中国大陆除了官方媒体澎湃新闻网站刊登一则简短消息外,其他媒体甚少关注。何方曾任原炎黄春秋杂志编委。而这份以反思中共历史错误、对当政者敢于批评建言的期刊去年7月被当局彻底调换编辑人员,并更改其法人代[……]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晚清宪政二三事

2017年9月5日 5 comments

作者: 半醉汉

中国的宪政梦,在晚清就开始做了。而且有过实践。但直到现在,一百多年过去了,仍然还是个梦。

悲哀啊!

光绪三十四年,是一九零八年。当年,宪政编查馆、资政院王大臣奕劻、溥伦等会奏,进呈宪法、议院、选举各纲要,建议朝廷在议院未开以前,逐年应行筹备。光绪皇帝与八月初一日钦命:“该王大臣所拟宪法暨议院、选举各纲要,条理详密,权限分明,兼采列邦之良规,无违中国之礼教,要不外乎前次迭降明谕,大权统於朝廷,庶政公诸舆论之宗旨。将来编纂宪法暨议院、选举各法,即以此作为准则,所有权限悉应固守,勿得稍有侵越。”

从“兼采列邦之良规,无违中国之礼教”数语,可见光绪皇帝在当时便有[……]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雪珥:中国最大危机 再度跌落激进的悬崖

2017年4月9日 75 comments

又是新的一年。问候诸位雪亲。

2017年,最为重要的纪念之一,应该是俄国十月革命100周年。1917年的十月革命,是俄国在寻求现代化进程中,走向激进主义的巅峰,它既是此前激进主义运动的结果,又是此后更大的激进主义运动的开端。俄国的激进主义,对中国影响至深至远。

中国当下所面对的危机,无论经济危机,还是治理危机,从列强诸国的现代化进程看,都有相当的共性,不必大惊小怪。我们只是需冷静承认,自己并没有什么所谓的“后发优势”,人家当年跌落的坑,咱一个不拉,全部跌落进去,都没能绕过;我们当然也不必自怨自艾,人家后来都爬出了这些坑,咱们照理应该能爬出来。

但是,我们真能爬出来吗?从我民族[……]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江棋生:我看周强的政治表态 —— 一篇迟来的政论短文

2017年2月28日 2 comments

对最高法院院长周强1月14日的政治表态,我其实早就有话要说。之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才发声,除了需将问题弄得更明白和通透之外,主要原因是我心存顾虑,觉得自己的看法会多少煞一下万炮轰周强的亮丽风景。

猴年岁末的中国民间舆论场中,那么多人以可贵的公民身份站出来,依凭普世价值行使表达权,蔚然而成一幅说真话、批高官、贬赵家的政治景观,实在是件很让人痛快、解气的事。尤其是,它出现在统治集团公然威胁要“亮剑”的当口,其价值和意义就更不寻常了。于是乎,我就把要说的话给憋回去了。

不过,憋得了初一,憋不过十五,该说的话早晚还得说。特别是,当自己觉得心里确有重要的话,就更该把它说出来。

在2017年[……]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大清立宪为何会沦为笑话?

2017年2月9日 6 comments

作者: 弧度度

大清末年,形势逼人:

一、西狩归来后,老慈禧算是彻底认清了大清与列强之间的真实差距,不得不下定决心仿效西方,奋发图强地进行富国强兵的改革;

二、改革、立宪、共和已成为大清举国上下的精英们的共识,饱受列强欺凌的大清积重难返,除了改革体制已别无它途;

三、孙中山、黄兴等人领导下的刺杀与起义进行得如火如荼,国际友邦更是希望大清能变成一个正常的有丰足油水可捞的国家。

诸此种种,由不得慈禧不改革啊!老慈禧认为:“凡是敌人反对的就是我们必须拥护的,与其坐等敌人的共和革命,倒不如自己率先来个宪政改革,这样不但可以堵住国内外舆论的嘴,甚至还可以让那些革命者找不到割[……]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刘尔目:中国最需要宪政民主的是体制内官员和公务员

2016年12月6日 7 comments

按:有不少朋友留言,认可我的文章但是不敢转朋友圈,因为担心圈里的体制内朋友看到,这是一篇不怕被体制内的朋友看的文章,过去有忌讳的这次可以放心转了,体制内朋友越多的越可以转,哈哈。

昨日在我在《不要贩卖迟来的正义的政治鸡汤了》一文的结尾处如此表述,“不该停留在聂树斌无罪,而是要追究那些无视生命的罪犯,同时追究这个把人逼成罪犯的体制。”确实那些为了自己一个饭碗无视事实草菅人命的,聂树斌案子所有经办人员都有罪,都该绳之以法。接着看到一个新闻深圳福田区委大楼一男子24楼坠亡,死者名字叫廖吉安,刚卸任该去房屋租赁管理局局长职务,传闻有抑郁症。

那些聂树斌案的恶警和法官,还有这个局长,他们和大[……]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卢麒元:法未宪则难依

2016年11月30日 4 comments

  都是中国人,都在说中文,却越来越难沟通了。“解读”一词颇为神奇,莫非有谁在说“神话”?我无意于解读“神话”,说几句人话以鉴“神话”。

  我一直感到困惑。说要“依法治国”,必然有谁不“依法治国”。其实,此谁是否“依法”并不重要,要点是此谁凭什么“治国”。关键的问题出来了,是谁同意此谁“治国”的?同意这个动作,就叫做立宪。宪未立,何来法?依法从何谈起?再进一步,人民共和国怎能用一个“治”字?共和者,宪之谓也!有宪则无王法,何治之有!

  共同信守之约为宪。宪,法之本也;法,宪之末也。依宪立法,依法行政。既然如此,何来“治国”?非要治国,则宪法无存矣!立宪的本意在于限政,限[……]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当下中国的历史位置 —— 纪念柏林墙倒塌

2016年11月11日 4 comments

作者: 陈奎德

中国宪政主义的日出

据报载,今天,“有深度改革的历史意义”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开始在北京举行;同时,今天又是柏林墙倒塌24周年,不知何故,联系这二者以及此前的宪政辩论风波,笔者的思路竟窜回到了一个世纪前的京城,浮现出了当年国会请愿宪政运动如火如荼的场景……

今天的中国,恐怕已没有多少人知道103年以前的中国那场惊天动地的风云涌动了。

1910年,正处于清廷自1906年肇始的预备立宪阶段,光绪慈禧相继于前年去世。立宪的热望如火山一样在国民中爆发了出来,人心沸沸,血脉贲张。当年的基本态势是,向清廷要求立宪的,不仅有民众,还有各省咨议局、地方督抚乃至中央资政院[……]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